有关寒冬的故事

丹佛的早晨相当寒冷,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待在家里,适合感冒,然后等着妈妈端上一碗热汤。当然,整天听着新闻,想像自己被暴风雪困住也不错。一天就该这样过。但碰巧这天我要在丹佛会议中心向几百人发表演说,这些人跟我一样,无法因感冒鼻塞留在家里等妈妈端上热汤。我的无线麦克风因我一时偷懒,少装了一个电池。更糟糕的是,我竟然也忘了带个备用电池。别无选择之下,我只得竖起领子,缩头缩脑地钻进寒风中,以普通的薄皮鞋疾步而行去买电池。每走一步,强风都把单薄的裤管拖向背后。这种布料不暖和,如果让母亲知道我穿得这样,她铁定不让我走出大门。我在街角看到不远处有家7-11(便利店),只要我能快步走,放宽脚步,我就可以大气不喘一下地到达商店门前,免得冷风刺痛肺部。便利商店里有两个人。站在柜台后面的人戴着一张工作牌,她叫罗贝塔,说不定她就希望能留在家里,为孩子端上热汤,说些安慰的话。然而,她却在几乎无人的丹佛市中心,站在商业的前哨过一天,对在这种天气出门的少数人而言,她就像是个避难所。另一个来避寒的是位高挑的老先生,他看来怡然自得,一点儿也不急着踏出商店门。我不得不想这个老人不是疯了就是迷路了,不然谁会在这种天气出门,到7-11买东西呢?我无暇关心这个老人,我只需要一个电池,而且还有几百个重要的人在等我回会议中心,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但不知怎么的,老人竟比我早站在柜台前,罗贝塔露齿而笑,他却一语不发,罗贝塔拿起他买的小东西,把价钱打入收款机,天啊!这个老人走入丹佛的寒冷早晨,竟然只为了一个小蛋糕和一根香蕉,多么不值呀!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小蛋糕和一根香蕉,一个正常人会等到天气好的时候再漫步到街道上选购物品,而这个人不是,他在大风雪中拖着他那把老骨头上街,好像没有明天似的。或许他真的没有明天,毕竟他已经很老了。罗贝塔结完账后,老人干瘦的手伸进雨衣口袋搜寻着。快点,我想,你可能还有一整天的时间闲荡,可是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老人终于掏出一个跟他一样老旧的零钱包,在柜台上丢下几个硬币和一张皱巴巴的一元纸钞。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放进塑料袋后,奇妙的事发生了。老人一语不发,干瘦疲惫的手慢慢伸向柜台,起先颤抖,然后稳住。罗贝塔把塑料袋轻轻地挂在老人腕上。罗贝塔微笑着。她把老人两只疲惫的手包住,放在脸上捂热,从上到下。然后她伸手去抓老人的围巾,此时围巾几乎快掉下他的肩膀了,她把围巾绕在他的脖子上,老人仍然一语不发,只是僵立不动,似乎要将此时此刻凝结在他的记忆里。罗贝塔又帮老人扣上一颗扣子,然后看着老人的眼睛,似乎用半开玩笑的口气责备他:“琼森先生,你要小心点哦。”她顿了一下,接着诚恳地说:“明天我们再见。”老人听到最后几句话,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蹒跚地伸出一只脚,另一只脚再跟上,再次踏上丹佛寒冷的早晨。这时我才终于了解,他来这里不是为了一个小蛋糕和一根香蕉,而是为了获取心中的温暖。我说:“哇!罗贝塔,这顾客真是特别呀!那是你叔叔或是你邻居吗?”罗贝塔有点生气,因为我以为她只给特别的人提供特别的服务。事实上,对她而言,每个人都是特别的。
寒冬里的温暖
各种形式的招聘会一场接一场,其中不乏被人戏称为“骡马集市”的、上万甚至几万人参加的大型招聘会。面对形形色色的招聘会,应届毕业生王丹向笔者道出了她的困惑。大四以来,王丹已经参加了三场招聘会,但总是高兴而至,败兴而归,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暂且不说,投出的20多份简历也都石沉大海,至今没能与任何一家单位达成就业意向。事实上,王丹的遭遇并不是个例,中华英才网今年年初进行的一项针对招聘会的调查表明,现在大部分求职者对招聘会感到失望及不信任。对于招聘会的效果,65%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意,33%的受访者认为一般,只有2%的人认为满意。作为毕业生求职的一个重要平台,招聘会一度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成就了不少求职者的梦想。但笔者发现,近两年,一些招聘会表面看起来人山人海、红红火火,但真正通过招聘会找到工作的求职者却并不多。时间一长,很多求职者对招聘会的失望感不断增加,招聘会竟然渐渐沦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举办招聘会的最初目的是为求职者和用人单位搭建一个便捷的平台,让求职者能与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面对面的沟通,进一步了解企业和岗位信息。但如今大多数招聘会场面混乱、分类粗糙,有的甚至成了用人单位的“秀场”。在这种环境中,求职者只能盲目地赶场、投简历,难以和用人单位交流。另外,一些招聘会的商业化也给求职者带来了不小的经济负担,门票、交通费、简历制作费,一场招聘会下来,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最后落得个无功而返,让求职者怎能不寒心。对招聘会的现状,北京市已出台政策,将大型招聘会改为小型专业化的双选会,使之更加专业化和人性化。此举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借鉴,但如何创新招聘会的方式,提高招聘会的效率,使之更好地为求职者和用人单位服务,笔者认为相关部门责无旁贷。
经济寒冬,请不要让求职者寒心
寒冬的一天,我在小超市里等候埋单,透过玻璃幕墙,见一只可爱的小狗趴在外墙上,鼻子被挤压得瘪瘪的,巴不得破墙而入。此时,我后面的一个女人对狗说话了:“贝贝不急,我马上就出来了,一歇冷一歇热,要感冒的。”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转过头去看,咦,这不是以前的邻居阿青吗?记得她以前一直说:“真搞不懂那些养狗的人,养小孩都吃力,还养狗。”她又啥时候养狗了呢?我一脸疑惑。阿青在寒暄中道出了她养狗的原委。原来她的宝贝女儿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公司落了脚,又听说公司要精简人员,小姑娘思忖,自己一不搞技术二不做销售,不过是普通办事员,心里七上八下的,回来便哭哭啼啼。于是,阿青决定亲自出马去会会女儿的老板。阿青获悉,这是一对温州夫妇开办的公司,当时老板正要出差,老板娘原本要一起去的,只是被家里的宠物狗给“绊”住,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托付这只宝贝狗狗。阿青立马揽下了这个很“重要”的活,以后他们出差或是回老家,阿青的家就是“贝贝”最合适的家。女儿的工作稳定了,而且还加了薪。阿青挺幽默,说以前自己在菜场工作时经常要搭盆菜,现在孩子求职她也像盆菜一样给搭进去了。前不久,在某公司的一个品牌推广会上,我又看到了一位母亲助子求职。那天,这家公司负责销售的王女士身边站着一个大男孩,有点腼腆,恭恭敬敬地跟着她递名片。“啥时候带上了徒弟?”我问王女士,她对我悄悄耳语:“这是我儿子,中专毕业要找一份好工作蛮难的,还不如我自己带,扶他上马走一程,明年我也该退休了。”之后再与该公司老总聊起此事,他苦笑道:“早两年我们就让她带新人了,可就是带不出来,其实她就想等着带儿子。她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手上也积累了不少客户资源,只要孩子还行,就网开一面吧。”当然,王女士也一再表示,如果儿子今后在工作上有什么应对不了的事情,她这个老妈一定无偿“出山”。有道是“虾有虾路,蟹有蟹路”,出类拔萃的孩子终究还是少数,普通老百姓或许只能以一些力所能及的方式为子女的求职保驾护航吧。
求职也有“搭盆菜”
那是个素雪飘飞的寒冬,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裹上了一层白锦缎,一只幼小的白狐显然是忍受不了饥饿出外觅食时被突如其来的大雪阻隔在回家的路前。她那饿得乏力的身躯再无法挣扎着起身躲回自己温暖的小窝里避寒,冻得僵硬的小脚掌无力再挪动一分一毫。她慢慢地蜷伏在冰冷的雪地上期望能抵挡这凛冽的严寒,雪花慢慢地洒落在她身上,本就全身雪白的她似乎顷刻就已和天地融为一体,一色洁白,再分辨不出那是狐,那是雪。她用微弱的声音哀鸣着宣泄绝望的情感,正在她感觉了无生望的时候,一个好心的路人将她抱起,用温暖的怀抱再次给了她一线生机;小白狐微微睁开双眼,把他的摸样铭刻在脑海,他将小白狐带回了自己的家里,并精心地饲养她。天长日久彼此也都熟悉了双方的性情,一人一狐相处甚为融洽,更胜过伯牙子期。他一天天老去了,小白狐一直陪伴着他直至弥留之际,在他撒手离开人世后,小白狐才重返森林,并决心不管经历多少磨难和艰难都要坚持苦修化作人形,争得与他再次相逢的机会。历经千年艰辛的修行,她终于等到了可以幻化人形的那一天,而她心里只知道她要做的第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去找到当年的救命恩人报恩!不知道桃花红了几次,不知道梅子熟了几回,她找寻的足迹也踏遍了大江南北;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江南的一个小镇,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找到了他。无需证明,只一眼,她就已能确定那在梦魂中出现了千万次的容颜。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她只想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感激之意,不懂得什么叫做男女有别,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她奔向他,牵起他的手,自然得好像已排演了千百次的情景。他似乎已对她不复记忆,他惊愕,讶异,然而这一切情绪立刻就被一种惊艳的震撼完全覆盖,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个天上掉下来的仙子一样的美女,而且还对自己垂青。他们很快就厮守在一起,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般顺利。他爱怜她的单纯、疼惜她的善解人意;沉醉在她那似水的柔情里;可正因为她的单纯,来历不明,不谙世故,让他在爱情与仕途两者之中只能选择其一,他痛苦地挣扎,可却没办法做到两全其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对自己的仕途有利的对象成亲,白狐知道后虽然十分伤感,但她却仍然笑着表示对他的祝福。她知道他未来的妻子是无法容忍这种人妖之恋的,她也怕自己的存在会对他的仕途有不良影响,是有的吧,其实她早就觉察到他间歇性的愁眉不展。白狐决定为了他而牺牲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真爱!婚期终于到了,那欢天喜地的锣鼓声声让她心碎,那轰天震地的爆竹仿佛把她的整个人无情地撕扯,她感觉自己已经不再完整,东拼西凑的努力想找寻一些开心的事来让自己展颜欢笑,可旧日的欢爱却如同过眼的云烟让人难以挽留,那映入眼帘的满眼通红让她快要发疯,他现在在干什么?应该在拜天地了吧?他那只曾经爱怜她的手现在正拿着玉如意在挑开新娘的盖头吧?他们应该正在喝交杯酒吧?她不想去想这些让她崩溃的事,可她的脑子已经不受控制地不停地想。她无能为力,她能做什么,她只是一只幻化成人形的狐,人妖殊途,注定只能是分离的结局。她看着那高高的门楣上悬挂着的大红灯笼惨然一笑,是时候了,是离开的时候了;就让她再看最后一眼这曾经给了她无限温暖和快乐的地方,就让她再最后想一次那曾经朝夕相对,魂牵梦萦的容颜;她决定转身了,飘渺的身姿像跳跃着一曲诀绝的清舞,可惜舞姿再美也无人欣赏了,再不会有人在灯火阑珊处期待着那妩媚的嫣然回眸,而她也不会再回头。就这样,淡淡地没入她应该存在的世界,正如她悄然而来,此刻又悄然而去,她终于知道自己只属于森林,属于自由的森林!
白狐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