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引起的故事

我环顾周围的钓鱼者,一对父子引起我的注意。他们在自己的水域一声不响地钓鱼。父亲抓住、接着又放走了两条足以让我欢呼雀跃的大鱼。儿子大概14岁左右,穿着高筒橡胶防水靴站在寒冷的河水里。两次有鱼咬钩,但又都挣扎着逃脱了。突然,男孩的鱼竿猛地一沉,差一点儿把他整个人拖倒,卷线轴飞快地转动,一瞬间鱼线被拉出很远。看到那鱼跳出水面时,我吃惊得合不拢嘴。“他钓到了一只王鲑,个头不小,”伙伴保罗悄声对我说,“相当罕见的品种。”男孩冷静地和鱼进行着拉锯战,但是强大的水流加上大鱼有力的挣扎,孩子渐渐被拉到布满旋涡的下游深水区的边缘。我知道一旦鲑鱼到达深水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逃脱了。孩子的父亲虽然早把自己的钓竿插在一旁,但一言不发,只是站在原地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一次、两次、三次,男孩试着收线,但每次鱼线都在最后关头,猛地向下游窜去,鲑鱼显然在尽全力向深水区靠拢。15分钟过去了,孩子开始支持不住了,即使站在远处,我也可以看到他发抖的双臂正使出最后的力气奋力抓紧鱼竿。冰冷的河水马上就要漫过高筒防水靴的边缘。王鲑离深水区越来越近了,鱼竿不停地左右扭动。突然孩子不见了!一秒钟后,男孩从河里冒出头来,冻得发紫的双手仍然紧紧抓住鱼竿不放。他用力甩掉脸上的水,一声不吭又开始收线。保罗抓起鱼网向那孩子走去。“不要!”男孩的父亲对保罗说,“不要帮他,如果他需要我们的帮助,他会要求的。”保罗点点头,站在河岸上,手里拿着鱼网。不远的河对岸是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树丛的一半被没在水中。这时候鲑鱼突然改变方向,径直窜入那片灌木丛里。我们都预备着听到鱼线崩断时刺耳的响声。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男孩往前一扑,紧跟着鲑鱼钻进了稠密的灌木丛。我们三个大人都呆住了,男孩的父亲高声叫着儿子的名字,但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河水的怒吼声中。保罗涉水到达对岸,示意我们鲑鱼被逮住了。他把枯树枝拨向一边,男孩紧抱着来之不易的鲑鱼从树丛里倒着退出来,努力保持着平衡。他瘦小的身体由于寒冷和兴奋而战栗不已,双臂和前胸之间紧紧地夹着一只大约14公斤重的王鲑。他走几步停一下,掌握平衡后再往回走几步。就这样走走停停,孩子终于缓慢但安全地回到岸边。男孩的父亲递给儿子一截绳子,等他把鱼绑结实后,弯腰把儿子抱上岸。男孩躺在泥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但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自己的战利品。保罗随身带着便携秤,出于好奇,他问孩子的父亲是否可以让他称称鲑鱼到底有多重。男孩的父亲毫不犹豫地说:“请问我儿子吧,这是他的鱼!”
这是他的鱼
赤着脚丫,踩在夕下的沙滩上,身后的脚印,引起无限遐想。浪花玩不厌的来来去去,卷走一粒粒沙。风轻轻吹过,玩弄着我的披肩,我的长发。一块高耸的礁石在血红的夕阳下闪着金色的光,顶端有一样东西?带着疑问,踏着浪花,走进一看,是盒子。陈旧却又黑亮,古老的花纹闪烁着神秘的光。轻轻打开,一阵清幽的乐曲随着盖子的开启流窜了出来,瞬间,我泪流满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首乐曲令人如此悲伤?哦!不,这不只是乐曲,其中还夹杂了歌声,是听不懂的声音。轻抚盒盖,拂去了尘埃,一排字显了出来。浪打在礁石上打得好高好高。仿佛要重现一次那个故事,那个悲凉凄美的故事,那个关于王子与人鱼的故事……人鱼公主,完全是动物性的,或是说是凭本人的心——肚子锇了就吃,困了就睡觉。王子的事情,一定也是因为喜欢,所以想在一起……没有犹豫,纯粹因为想见到王子,就喝下了药。渐渐地,渐渐地,针刺般痛楚的脚、无法说话的焦急遍布全身,后来……“用这把剑杀了王子,然后你就会活下来,不会变成泡沫了!”拿着姐姐用秀发换来的剑,来到王子身边,悲伤笼罩着我,有一瞬间,想要杀了你,想要活下去!可是,我下不了手,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因为这比自己死去,还要更加、更加的悲伤!你看起来如此幸福,我真的非常高兴,因此,我放弃了!然后呢?我望着最后一抹夕阳没入大海,就仿佛看到了那带走人鱼的第一抹朝阳。突然我笑了,但泪却不停的流“王子啊,你可曾看见她柔柔的爱意?”人鱼在变成泡沫的瞬间,不断的涌出了对王子的爱意与别离的悲哀。面对着死亡为什么还能笑得如此满足与坚强?也许这就是爱吧,用痛苦换来的……浪,打得好高好高,盒子就如王子在忧愁时扔进海里的竹笛;就如人鱼公主扔进海里的短刀,以美丽的弧线,没入了海潮。人鱼的歌啊,在再次有人用心倾听之前,在海浪的摇晃中入睡吧!……我仿佛听到她没入海底的声音:“要这样沉睡下去吗?”我在心中默问:“那永别了,我的人鱼。”
人鱼
今年刚二十出头的黎涛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广东仔。他十分爱好旅游。今年五一放长假时,他来到了滨海城市大连。这一天,他在星海公园游玩后,感觉有些饿了,便随便走进了一家饭店。一进饭店,他见一个漂亮的小姐端着盘子走了过来,眼睛顿时一亮,忙上前笑盈盈地撇着广东普通话问:小姐,请问睡觉一晚多少钱啦?小姐一听,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一个巴掌就甩在了黎涛的脸上,并开口骂道:流氓!滚出去!打得黎涛莫名其妙,正要辩解,又冲过来一个保安把他扭送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黎涛大喊冤枉,经民警仔细询问,才知黎涛并非要耍流氓,而是当时问的是:小姐,水饺一碗多少钱。民警方明白是误会了,一边大笑,一边说:难怪世面上流传着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黎涛回到广东后,把这个笑话对他当市长的父亲说了。他父亲黎田到底不亏为市长,从儿子所讲的笑话中意识到了广东人说好普通话的重要性。第二天,他就专门在电视上号召全市人民学好普通话,以促进更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并从这天起,身体力行地带头学讲普通话。这一天,一个在某部委的部长来到了黎市长所在的市视察,黎市长曾与他在中央党校同过学,在陪同他视察完毕后,便热情地邀请他到自己家去坐坐。部长随便地问道:你家里现在有什么人呀?黎市长便撇着广东普通话说:我们家现在没什么人,就一个老婆,一个妓女!部长听了,顿时一脸严肃地说:黎市长,你身为一个高级干部,可不能乱开玩笑哇!黎市长忙一本正经地说:部长,我没有乱开玩笑哇!部长说:那你家里真有一个妓女?黎市长这才明白部长误会了,忙在一张纸上写到:我家只一个老婆和一个侄女!部长一看,方知刚才将他说的侄女听成了妓女,便哈哈大笑起来道:黎市长,你这个广东普通话还得请人翻译呀!
由话引起的笑话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