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生机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架美军飞机由于机械故障迫降在太平洋上,机上3名飞行员乘坐一艘充气的救生筏逃生。在经历了死里逃生的短暂兴奋后,他们陷入了新的困境中。他们随身携带的食物和水最多只能支撑3天,更要命的是,他们没有指南针,没有地图,谁都知道,这在漫无边际的太平洋上,意味着什么。有限的食物和水很快用完了,求生的本能迫使他们想出各种办法应对所面临的威胁:没有食物,他们钓鱼充饥;没有水,就收集雨水解渴。就这样,靠着这种最原始的生存方式苦撑着,他们在海上漂流了一个多月。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面前依然是无边无际的海水,获救的希望越来越渺茫。这时,两名飞行员奇怪地发现一名同伴在用手指蘸着海水品尝,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尝上一两口。“可怜的埃里克,如果你实在渴得受不了的话,这里还有一点儿水。”一个同伴有气无力地说。埃里克淡淡一笑说:“不,我在试着寻找生机。”又是几天过去,奇迹还是没出现。无边的海水无情地吞噬着他们求生的信念,把他们折磨得越来越虚弱。两个同伴对获救已不抱任何幻想,他们显得很平静,慢慢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只有埃里克还在倔强地重复着那件似乎毫无意义的事。一天,在尝了海水之后,埃里克忽然兴奋地大叫起来:“我们有救了,我们快到陆地了。”“埃里克,你是不是在说梦话!”“不,他已经疯掉了!”两个同伴同情地看着他。“不不,我没疯,我很清醒。”埃里克激动地说,“从昨天开始,我发现海水的味道没有以往那样咸了,现在这里的咸味更淡了,这是河水把它冲淡的缘故。伙计们,我们有救了,附近就是陆地!”终于,一路尝着海水,他们在第三天到达了大河的入海口。凭着埃里克不屈的抗争,他们得救了。身处绝境,我们需要做的不是认命,而是在绝望的边缘顽强地寻觅出那一线生机。
寻觅那最后一线生机
桌面背景是一片绿色的草,生机勃勃的一片绿。这种草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校园整片整片的,翠绿翠绿的,生机盎然,但是这不是招我们喜爱的原因记得那时闲暇的时候我们喜欢蹲在那里寻找,寻找一片不是四个叶子的,需找一片与众不同的,许愿那时候我们喜欢管这种草叫许愿草。我们对着那五片叶子的草,许下一个个小小的心愿。我固执的叫着它许愿草,直到刚才我百度了一下,发现其实这种草的名字叫做四叶草。很好听的名字,可是我没有很多心思去欣赏,因为我今天觉得很难过难过可以有多种原因,却只有一种难过,闷闷不乐我想起看到的一本书,讲的是一个小三的故事,我是突然想起这个故事的,因为那个小三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小鱼儿。小鱼儿,长的不属于很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很耐看,眼睛里流淌的清澈。那种清澈,是很多在社会上呆久了的人很难看到的,很迷人。故事里的那个男主角是小鱼儿的一个同事,小鱼儿刚刚参加工作,说话总是怯怯的,但是和懦弱绝对是两个概念。小鱼儿在公司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孩,浅浅的微笑总是挂在嘴角。那个男主角是个叫君的男人,不胖不瘦的,有着很磁性的声音。君和小鱼儿本是两个部门的,在小鱼儿上班了半年后,因为某次的业务打电话给君的,君说话很可亲,但是这并没有引出小鱼儿和君的相识。大概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当小鱼儿回访公司的某项业务时,就很意外的和君聊了很多。君很会说话,他说小鱼儿,你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别人都不懂的忧伤,小鱼儿很意外,这个男子可以子简短的沟通中读懂她的疲惫。虽然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可是直到这时,小鱼儿和君还是从未谋面的。但是莫名的温暖,让彼此在工作之余多了一下交流,工作起始,生活结束。君说小鱼儿,手冷的女孩子有人疼;君说小鱼儿,我们真有缘分;君说小鱼儿,我借你一个肩膀给你哭泣吧!小鱼儿很开心,有一个人能读懂她,小鱼儿很甜蜜,可以有个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小鱼儿很慌乱,因为小鱼儿觉得一切来的太快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太容易失去。君说小鱼儿,我请你吃饭吧。小鱼儿很兴奋,却还是拒绝了。第二天,君又说小鱼儿,下班等着我,知道吗?我请你吃饭。小鱼儿真的不知道怎么拒绝了,鬼使神差的就在下班后等了君。小鱼儿很激动,她不知道君会长着怎样的一个面孔,会不会就像梦里的白马王子,嘴角有着温暖的笑,眉目间有跳跃的阳光。看见君的那一刻,小鱼儿已经整颗心都慌乱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君会有着她所想象的所有美好,帅气,阳光,文质彬彬,最重要的是君的嘴角有着小鱼儿希望的温暖的笑,眉目之间有着跳跃的阳光。那一刻,小鱼儿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君暖暖的笑着说,外面快冻死了,上车啊。小鱼儿是稀里糊涂的坐上君的车的,因为在看见君的那一刻,小鱼儿已没有了思想。小鱼儿激动的笨拙的关了两次都没有关上车门,君的嘴角是刚好的微笑弧度,说小鱼儿笨死了。小鱼儿听着君这样说,竟然忘记了平时的伶牙俐齿的反驳,却在心里暖暖的感动了,小鱼儿想真好,终于可以在一个人面前笨笨的,傻傻的,不用伪装着坚强,做着简单的真实的自己。还可以听到他柔柔的声音飘进耳朵,那语气里似乎充满着疼爱:笨死了!小鱼儿努力的隐藏所有的思念,每天在工作之余用所有的时间,思念!傻笑,发呆,那每个眼神,每个表情里满满的都是对君的爱,爱,一定是爱,才会让一个女孩,没有了自我。君很少和小鱼儿见面,或者说大家虽同在一个公司,却没有见面的机会,每天晚上小鱼儿以为君至少会发条短信道声晚安的,总傻傻握着手机等着那短信的滴滴声响起,直到在夜里醒来,看见钟表显示:2:30,4:20;5:30。。。一次次的醒来,一次次的失望。小鱼儿是在5:30之后才会真正安心的睡着的,因为天快了凉了,小鱼儿确定君不会发短信过来了!如果说小鱼儿不难过,那一定是假的,但是小鱼儿很想帮君多考虑一点,再多考虑一点,君照顾爸爸好累的,君工作好忙的,君心里一定是想自己的。。。一个个理由,小鱼儿为君寻找着,有些时候理由是很牵强的,但是也似乎只有理由才能让疼痛的心不那么疼痛。小鱼儿还是忍不住了,发短信给君告诉她自己的悲伤,她不懂为什么同在一座城市的恋人只见过一次面,小鱼儿说君我都忘记你的脸了,小鱼儿好想每天都可以看到你啊,小鱼儿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你!君的那条短信是这样的:我懂小鱼儿,对不起以后我一定注意别多想了,听话!只是简单的一条短信,小鱼儿竟然笨笨的好开心,原来他的王子是懂得的,他要小鱼儿听话,小鱼儿要乖乖的,这样才不会给自己的王子添麻烦吧!第二天下班,小鱼儿就开始了漫长而激动的等待,感冒的不适并没有影响小鱼儿兴奋的心情,8,9,10。。。时间即将走向11点的时候,小鱼儿终于拨通了君的电话,君说乖,我喝醉了,过来接我吧,我不开车了。小鱼儿打车赶过去的时候,街上已稀稀落落的没有了行人,小鱼儿站在酒店楼下打君的电话,说我在楼下,君让小鱼儿上去,可是,那灯红酒绿的地方,小鱼儿深圳不知道怎么踏进脚步,小鱼儿说我在楼下等你吧。君下来了,那是小鱼儿第二次见到君,很冷的夜,君没有穿外套,指间一只香烟在燃烧。小鱼儿扑进君的怀里,像是迷失的孩子回家的感觉,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和甜蜜。君说乖陪我一起上去吧,再等会我们一起回家,小鱼儿拒绝了,君让小鱼儿在大厅等他,说,等着我知道吗?我等会就下来。那一刻,小鱼儿突然害怕了,或者说突然想逃走了,他的王子没有醉,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君上楼后,小鱼儿逃跑了,她想半夜来找他只是为了看到他安好,既然他没有醉,我也见到了他,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打车逃离的那一刻,小鱼儿关掉了手机。直到临睡觉前才开机,他以为会有君的短信或者电话的,但是看着开机后的安静,竟然很失落。调了静音,小鱼儿睡觉了,第二天醒来,手机上有两个君的未接来电。小鱼儿忍不住回拨了过去,君说在忙,有时回头说,就挂了小鱼儿的电话。临近中午的时候看见君的飞信上线,小鱼儿说对不起,昨天晚上我不舒服。君很生气,你看我喝醉了就不管我吗小鱼儿?小鱼儿说对不起,可是君似乎真的很生气,小鱼儿就吐出了一句:你昨晚真的喝醉了吗?君下线了,小鱼儿知道君真的生气了,君,为什么不懂,小鱼儿是真的很在乎你的呢?小鱼儿趁工作之余和君的一个员工聊起天来,旁敲侧击的提起君,说那个男孩子好帅,是不是很多女孩子追啊?然后就看见一句让小鱼儿几乎窒息的话:已婚男士。小鱼儿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那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又是怎样和那个君的员工结束谈话的。小鱼儿只觉得,心碎了,像被敲碎的水晶,碎了满地。以为自己可以若无其事的,心疼却那么清晰。
逝去的悲伤,不忘的爱情
春带着勃勃生机,悄然而至。小城里最先觉醒的是丁香树,它们生长在马路的两旁,树身开满了洁白的小花。在绿叶的簇拥下显得美丽、淡雅。风一吹,那幽香被送得很远很远……就在这个丁香花泛滥的季节,王允初识了美美,她就像丁香花一样美丽清纯,带着那沁人心肺的幽香,闯进了他的心田。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王允和同胞哥哥王润还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美梦。突然他们被一阵叩门声惊醒,王润在被窝里粗鲁地吼道:“找谁?”叩门的声戛然而止,接着门外传来一个温柔纤细的声音问道:“王润在吗?”王允抻了一个懒腰,将头探出蚊帐笑嘻嘻说:“哥!找你的。”王润也不答话,飞快地套上他的臭袜子,箭步趋前。要开门的时候突然停住,回头对王允低吼道:“赶紧起来……”说完开门走了出去。趁哥哥和来人在外面说话的时候,王允穿好了衣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趴在门缝偷看他们聊天,哥哥发现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王允尴尬地打开门冲着他们嚷嚷着:“哥!请人家进来坐嘛!”哥哥听罢,笑着对身边的女孩说:“要不……进屋坐一坐?”女孩到很大方,也没推让,微笑地随哥哥进了屋。王允殷勤地帮女孩般来的凳子,趁机偷偷地打量着女孩,发现她很漂亮,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的皮肤粉白粉白的,就好似室外盛开的丁香花,她笑起来更是清纯动人。似乎是王允的目光过于火辣,女孩觉察地向他看过来。王允的脸立刻红了,他笑嘻嘻地说:“你们坐,我出去一下。”说完冲着哥哥眨了眨眼,人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哥哥似笑非笑地,偷踢了他一脚之后说:“愣着干嘛?不是要出去吗?”王允面色更红了,急忙答应了一声跑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女孩已经走了,哥哥悠闲地躺在床上听着歌。王允一屁股坐在哥哥床上问道:“哥!你女朋友吧?”哥哥急忙说道:“别胡说,她叫美美,是我们车间新来的。车间主任让我收她做徒弟。没别的关系,你别瞎想。”王允听哥哥这么一说,心里似乎松了一口气。初见她那短短的一瞬间,她的影子就留在了他的心中,怎么挥也挥不走了。甚至王允觉得她坐过的地方,都有着那么一股幽幽的丁香花味儿。他使劲闻了闻,心想哥既然和她没什么,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他有机会哪?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心里却是甜丝丝。打那以后美美成了他们家的常客,她每次来王允都会甜甜的叫她一声美美姐,她似乎也非常喜欢和王允聊天玩笑,但是在哥哥面前就显得有点拘谨。也许是哥哥总板着一张脸的缘故吧!美美有一次偷偷问王允:“你们长的很像,怎么性格差的那么多?你哥严肃做事认真,而你整天嘻嘻哈哈,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王允嘻嘻笑着说:“我哥样样都比我强,我呀!懒散惯了。”其实王允想对她说我不是什么事都不在乎,我在乎你,喜欢你,是你感觉不到罢了。不过这话打死他也不敢说出口,因为他感觉到哥似乎也喜欢美美。转眼半年过去了,他们三人越来越熟悉。一次王允开玩笑问:“哥!你咋不追美美姐呀?”哥哥当时就撂下脸摔门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哥哥那么不高兴,他分明看见了哥哥眼里的悲伤。这悲伤让王允心疼,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哥哥想要的东西他绝不会去占有。于是他开始帮哥哥和美美牵线搭桥,每次在美美来他们家玩的时候,他借故留她玩到很晚,这样再叫哥哥送她回家。有一晚美美要走的时候拽住他的衣角说:“王允,你送我回家吧!”王允假装打了一个哈欠说:“别,我又累又困,哥……”临走时美美瞪了他一眼,脸上明显带着失望眼神,那眼神让王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谁料到王润回来的时候突然把他从床上揪了起来,骂他是个笨蛋,王允被骂得莫名其妙的。非常无辜地说:“哥!这是咋了?”哥哥的脸涨得通红,狠狠地把他推到在床上,转身点燃了一支烟。沉默了半晌说:“美美喜欢你。”“什么?美美喜欢我?怎么会?”王允心里是又惊又喜。但是当他抬头看见哥哥一脸的悲伤时,他脸上的喜悦瞬间消失了,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哥!别开玩笑了,她喜欢的是你,要不怎么会老和我打听你的事。”哥被他一说仿佛重新看见了希望,他扔掉烟蒂说:“难道是我误解她的意思了?也可能是她害羞,对我的表白一时间无法接受。”王允心里一沉重重地躺在床上说:“哥!别想了,明天问清楚了就行了。”哥哥突然问道:“小允,你不会喜欢美美吧?”王允苦笑着说:“怎么会?我一直当她是我大嫂的。”躺在床上的王允听见哥哥笑了。那一夜,王允辗转反侧,难以人眠,心一阵阵疼痛。不久,美美再来他们家的时候,王允注意到她和哥哥牵着手走进来,俩人挨得很近,亲亲热热,有说有笑。美美再不像以前那样主动和王允说话,而是仰脸望着哥哥一脸的幸福。而王允呢?面对他们既不能表现出难过,更不能避而不见。只能忍着心里的痛,看着他们幸福的笑。很快美美成为了他的嫂子,他们结婚后还住在这间小屋里。王允开始有些尴尬,渐渐的他们又像以前一样说话聊天,她常拿王允开玩笑:“小允,什么样的女孩才能得到你的心?”唉!王允心想我当然不能告诉她,我爱的就是你,恐怕,这一句话会永远烂在他的肚子里,每次说到这里王允都会非常沉默地走到一边。偶尔,美美会请她的女同事来他们家玩,王允知道嫂子的用意是想帮他相亲,每次王允都会表现出吊儿郎当的样子,说话随便,不拘小节,鞋什么的乱放乱扔。等客人走了之后,美美总是阴阳怪气地说:“喂?我说你怎么回事!”王允瞪着她说:“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别老替我乱配鸳鸯!”他刚说完,突然看见美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忧郁。她低声说:“小允,我现在越来越想不明白了,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开心,可和你哥在一起常常不快乐,我觉得他好像一点也了解我……”说完用一种幽怨地眼神看着他。这一刻王允终于明白了美美的心,可是一切都晚了,他们若有爱,也只能让这爱擦肩而过……王允尽量掩饰自己的慌乱,说:“哥,样样都好,你没发现他多在乎你吗?多爱你嘛?”美美的眼神黯淡了,她转头说:“我知道你哥爱我!算了,吃饭吧!”王允大大咧咧地笑了笑,心中却针扎般疼痛。不久公司要调人去外地的分公司,王允积极地报了名。他想只有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才能活得自在,不必用笑来掩饰着内心的痛苦。王允身处异地,每当他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总会哼起那首“丁香花”,忆起那个清晨,那个笑脸……
若爱只能擦肩而过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