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开着的故事

马大勇是湖北省阳新县的一名农民。上世纪90年代末,他离开阳新到武汉打工,学到了抓老鼠的技术,养成了随时拿手电筒找老鼠洞的习惯。初中文化的他好不容易有了一门手艺傍身,顿时觉得只要有老鼠洞的地方就有商机。2001年5月,马大勇在武汉注册了“清波灭鼠公司”,开始准备大刀阔斧干一场。然而武汉的捕鼠业发展得很早,那里的市场已经饱和,马大勇从同行们手上根本抢不到什么生意,生活都难以维持。屋漏偏逢连夜雨,马大勇有一次好不容易接上一单活儿,结果凌晨回家的时候遇到了打劫的。在武汉没挣到钱,又被劫匪砍得满身是伤,马大勇心灰意冷,他决定另找地方开辟战场。每个城市都有老鼠,他就不信自己会饿死。2001年,马大勇来到了湖南长沙。马大勇一到长沙并没有急于抓老鼠,而是整天在各个大街小巷转悠。在位于长沙市五一路一家做餐饮的百年老店附近,马大勇一待就是3天。他从门前转到门后,每一个缝隙都没有放过。第三天等人家下班的时候,马大勇进去了,一开口就是要帮这家店免费抓2个月的老鼠。这家百年老店以前也花钱找过人抓老鼠,可效果并不理想。这会马大勇提出免费抓老鼠这么好的事,经理自然乐得死马当活马医,当晚就找了人监督马大勇抓老鼠。经理对马大勇第一晚就抓了21只老鼠的战绩赞赏有嘉,当时就决定和马大勇签下合约,1个月150元抓2次老鼠。马大勇也早就打好了主意,一定要使出绝招,在长沙的餐饮业一炮打响。那么,马大勇究竟有什么绝招,能比别人抓到更多的老鼠呢?老鼠是一种相当狡猾的动物,一只成年老鼠的智商就相当于一个7岁的孩子。一旦发现外界的环境稍有改变,它们就会变得相当警觉。要想抓到狡猾的老鼠,除了老鼠夹、粘鼠板、慢性鼠药等工具,还要用一些非常手段。马大勇首先让人沿着墙角在地板的缝隙中钉上铁钉,然后缠上细细的铁丝,厨房里就布置成了一张天罗地网。只要接上火线,打开电源,一旦碰到铁丝,老鼠就会被打晕过去。使出了绝招,马大勇最多一晚上在一个餐厅里抓到过101只老鼠,这让他在长沙餐饮业名声大振。他不但和百年老店成了固定的合作关系,3个月之后,他又签了5家中等规模的餐厅。半年之后长沙的抓老鼠行业就发生了变化,同行渐渐多了起来,有的甚至掌握了他的绝招。面对同行在餐饮业的竞争,马大勇想到的第一步就是开拓餐厅外的业务范围。他把目光盯向超市,练就了在超市货架上一眼就能看到老鼠脚印的本事。除了一对辨认老鼠足迹的火眼金睛,马大勇还大胆地跟超市提出了一个承诺:如果说发生老鼠咬坏超市货架的商品,经双方核实以后,那就按照进价进行赔偿。马大勇的这两招让他顺利地争取到了很多超市的业务。抓老鼠按面积收费,小超市几百元不等,5000到1万平米的大超市每个月抓一次老鼠,至少收费1000元。马大勇的公司发展得很快,但是马大勇却始终在为一个问题担心。抓老鼠不需要多大成本,技术也不难掌握,如果这些员工想要自立门户,那岂不是有了更多的竞争者?怎么才能解决竞争和发展的关系呢?马大勇想出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办法:员工到公司有一定的成绩以后,就让他出去做。马大勇说的出去做,就是指想要自立门户的员工,他都主动出资,支持他们去湖南以外的地方建立分公司。这样既能阻止他们成为湖南市场范围内新的竞争对手,又能把公司的品牌迅速打到全国去。2010年,马大勇参加了广州一个总裁学习班,他花了16800元在这个总裁班学习了3天的时间。总裁学习班要求每个同学根据自己的职业写一句广告词。一想到老鼠,马大勇很快交出了答案——“开着奔驰灭老鼠”。总裁学习班回来后,马大勇买下了一辆豪华奔驰轿车,并刻意在车身上喷上醒目的“开着奔驰灭老鼠”的广告词。马大勇说他这句广告词,是想告诉面临就业难题的年轻人,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行行都能出状元。马大勇的成功创业经历和豪迈之言激励人心,让人振奋。如今他在全国16个省建立了16家分公司,员工多达上百人,业务遍及中国多个城市,一年的总收入超过了2000万。
开着奔驰灭老鼠
他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开着一家有名的心理咨询室,来咨询的,常常是情感遇到问题的年轻人。他接手的案例从来没有一次失手。口耳相传,他的名气越来越响,在杂志和电视台都有专栏,人们都把他当成爱情专家。很多时候,他自己也这样认为。但是,他心里知道,有一个案例,他一直没弄明白,虽然花了比任何案例都多的时间和精力。这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就是朝夕相处的她。他对她的喜欢,就像园丁喜欢一朵花,不由自主地呵护,再多也不觉得多。她对他的喜欢,全放在眼睛里,怎么盛都盛不住,满满地溢出来。但是,他确定,她不爱他。不爱的人,宁肯上床,也不肯亲吻。睁着眼睛亲吻的,绝不是爱情。她越来越冷漠的态度、永远睁开的眼睛,令他备受伤害,终于弃城而逃。她固然倾城,却不是他的倾城。他爱她,用尽力气。离开她,更是用尽力气。她以为他在开玩笑。他以一个心理专家的冷静说:“分手吧,你不爱我,有一天你会知道,当你找到一个可以令你闭上眼睛接吻的男人时。”他走的时候,她低着头坐在那里哭。3天后他回来取东西的时候,她仍坐在那里哭,姿势都没改变一点儿。他觉得伤心突然减轻了。一个人不伤心,往往因为另一个人最伤心。离开他之后,她喜欢上工作和酒。3个月后,他接到她的电话。她说,救救我。他像子弹一样冲上车。开车的时候,他想,她还是爱他,离开他根本活不下去。他看到她的时候,她奄奄一息,面前是一碗面条和一碗鲜红的辣椒。那碗面条的颜色,和那碗辣椒没什么分别。他把她送到医院,是胃出血。医生惊叹:她到底吃了多少辣椒,活活把胃穿出一个洞!他细心而体贴地照顾她,她好了以后,对他说:“谢谢。”他缓过神来,说:“不客气。”转眼10年。他终于又爱上一个女人,而且她和他接吻的时候,闭着眼睛。他马上结婚,不敢错过机会。一次工作的机会,他偶然碰到当年的她。她仍然美得令人心跳。她静静地看着他笑,说:“你好。”他有点儿慌,下意识地摸摸婚戒说:“你好。”他请她在一家安静别致的小饭馆里午餐。“吃什么?”他问。“不辣就好。”他想起她的胃。他们聊天,他知道她结婚了,心里怪怪的。想:那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她喜欢和他接吻吗?和他接吻的时候,也睁着眼睛?恍惚间,他突然把手伸出去,握住她细腻的手指。她垂下眼睛看着他的手,用拇指点点他的手背,说:“我第一次看见他就知道,我可以放心地告诉他一个秘密:12岁的时候,我吃错药,从此再也没有味觉。我知道接吻是美妙的,但是,到底有多美呢?是不是就像我永远不知道辣椒有多辣?”他猛然惊醒!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对食物完全没有意见,吃东西都随着他,随便什么味道。吃麻辣火锅时,他咝咝地吸着冷气,她却泰然白若。她常常在他面前大勺大勺往食物里浇辣椒。甚至他买的怪味豆,都不能令她表情皱一下。她希望他能注意,假如他能问一句,她就有勇气说出来。他却忽略一切,只以一个心理学家的敏感,看到她睁大的眼睛。当所有人都可以用唇齿的缠绵表达爱的时候,她只能用眼睛,看着爱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他和她,只差了一碗辣椒的距离。
一碗辣椒的距离
一天天黑后,我开着车拉着艾未未从长岛出发,沿着495号公路一头扎向百十公里以外的曼哈顿。那段时间,我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在拍戏的间歇叫上艾未未,开着车到处乱窜。只要有艾未未在身边,去布鲁克林黑人区我都不怕。我不懂英语,刚开始时也不认识路,所以老问坐在旁边的艾未未。他有时烦了,就不好好指路,该拐弯时也不说话。我就一直往前开,开到哪儿算哪儿。一次,我赌气一直开到海边,对他说:“你要是还不说拐弯,我就开到海里去。”他闭着眼睛躺在车座上说:“把玻璃摇上,等车完全被水淹没了再逃生。”我脑袋一热,差点一踩油门轰到海里去。在岸边刹住车后,他认真地对我说:“我特别想体会一头扎进海里的感觉。”平常开车,他也老说:“撞一次吧,求求你,快点,再开快点。”久而久之,弄得我心里也跟着了火似的,老觉得自己开的是装甲车。那段时间,艾未未的出现使我的心里充满了野性,对秩序的破坏欲与日俱增。要不是我天生怯懦,又对未来充满憧憬,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后来看到库布里克的电影《发条橙子》,我一下子就理解了那些混蛋的所作所为。艾未未是北京人,大学读了不到两年,觉得没劲,毅然放弃学业来到纽约。我认识他时,他已经在纽约待了12年。他是一个前卫艺术家,住在曼哈顿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之间的第七街上,那一带集中了很多像他那样不着调的艺术家。他喜欢搞恶作剧,善于随心所欲地把两种不相干的事嫁接到一起,使它们产生一种新的含义。他会把篮球装进编织袋中,从楼顶抛下。一只编织袋在街道上弹跳,令行人纷纷驻足观望,百思不得其解。艾未未为人仗义,朋友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一年圣诞节的前夜,我在他的地下室留宿,遇见一个韩国人来串门。那人刚坐下,就被他从后面用塑料袋套上脑袋,憋得满脸通红。艾未未对我说:“这小子是个贼,好好搜搜他,身上一定有好东西。”韩国贼拼命挣脱,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子,说了一串韩式英语,把纸袋包着的一瓶酒郑重地送给他,诚恳地说:“我今天没偷东西。这瓶酒是我自己花钱买的,送给你作为圣诞节礼物。”事后,艾未未对我说:“我来纽约12年,有两件事让我体会到人间尚有真情在:一个是每年过生日,我自己有时都忘了,但大西洋赌城从来没有疏忽过,一准寄来生日贺卡,再有就是这个圣诞节,收到贼的礼物。一个贼,能自己花钱买礼物送人,可见这种感情是多么的真挚。”说到艾未未和贼的感情,我想起一件事。一天,我们在他的地下室拍戏,负责外联的李争争突然跑进来,说他车上价值200美元的音响被人敲碎玻璃盗走了。艾未未听后,出去转了一圈,他只花十美元就从一个黑人手里买回一台音响送给李争争。李争争惊呼:“这就是我丢的那台!”那时,我们两人经常开着车在长岛盲目地东游西逛。艾未未常常指着一座座花园洋房说:“这些都是垃圾,应该炸掉。”看到我露出不胜向往的贪婪目光时,他一脸坏笑地补充:“可以给你留下一幢。”他反对建筑和装修有任何抒情的倾向,喜欢冷酷、简单。他曾经对我说:“你回到北京以后买一块地,我给你设计一座房子,保证花钱不多,又非常牛。”他说,“你买四个加长的集装箱货柜,彼此衔接,组成一个‘口’字形的建筑,从外面看不到一扇窗户,甚至找不到门,就像一个金属方块,所有房间的采光都从里面的天井获得。”我听了。热血沸腾,到处打听买一个最长的集装箱得花多少钱。12年后,艾未未终于在中国找到―个勇敢的实践者,此人就是北京房地产界另类潘石屹先生。潘石屹被艾未未蛊惑,在长城脚下投巨资造了十几幢巨冷酷的房子,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前往参观者生怕自己不识货,异口同声地说:“牛。”这―座房子,―方面,极大地满足了潘总的虚荣心;另一方面,也把他的资金牢牢地冻结在八达岭的寒风里。现在,冷酷和简约已经在北京蔚然成风。我老想告诉那些自认为很酷的人:“你们太落后了,要知道,12年前的艾未未就已经很冷酷、很简约,非常水泥了。”只要提到纽约的事,就不能不说艾未未。有他在纽约,那里就是―个充满刺激和活力的城市。许多年以后,我再次回到纽约,发现缺少他的城市竟变得非常平庸。现在,冷酷和简约已经在北京蔚然成风。我老想告诉那些自认为很酷的人:“你们太落后了,要知道,12年前的艾未未就已经很冷酷、很简约,非常水泥了。”只要提到纽约的事,就不能不说艾未未。有他在纽约,那里就是―个充满刺激和活力的城市。许多年以后,我再次回到纽约,发现缺少他的城市竟变得非常平庸。
缺少你,纽约变得平庸
清晨6点,任子安已经开着出租车行驶在大街上。今天的活很顺,快12点时,任师傅已经拉了30多个人,进了200多块钱。送完一个赶火车的中年妇女,任师傅把车溜到“天府小吃店”去吃第一顿饭。没等开口,老板就给他端上来一盘辣子豆腐、一碗米饭。匆匆忙忙吃完,任子安和哥们儿打个招呼,把三块钱放在空碗边上,起身就走。正是中午生意旺的时候,任子安不想耽误活儿,每天总是在这里简单的对付一下,“谁和钱过不去啊”,每当妻子含着眼泪埋怨他时,这是任子安说的唯一的一句话。自从开上出租车,任子安的一日三餐就从来没有正常过。中午吃早饭,晚上吃午饭,深夜回家吃晚饭。明知道对身体不好,可是为了早日把借来的钱还上,任子安也只有玩命。妻子是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但是在巨大的经济压力面前,除了每天等到深夜给他做顿可口的饭菜、为他端来洗脚水给他洗去一天的疲乏,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很多时候,妻子细腻的手还在为他搓洗时,任子安就已经睡着了。一点整,任子安从电脑城拉了一位客人,刚开出不远,收音机交通频道的“真情对话”节目开始了,女主持一番开场白之后,是打进直播间的电话。任子安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主持人阿姨,我要对我爸爸说话。”“小朋友,你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吗?他叫什么名字?”“我爸爸叫任子安,他开的是富康出租车。中午放学时,老师说今天是父亲节,叫我们回家后多陪陪爸爸。可是我爸爸每天早晨6点就开车拉活儿,夜里10点多才回家,我已经两天没有见到我爸爸了。”“哦,是这样。你爸爸现在可能正在收听我们的节目,你有什么话要对你爸爸说吗?”“我知道我爸爸很辛苦,他到中午才吃早饭,每顿只花三块钱。天这么热,他连瓶冰镇可乐也舍不得买,我们要还借来的买车钱。星期六我再困也不敢睡,我怕看不见爸爸回家。我和妈妈一起等爸爸,妈妈给他洗脚,我就给爸爸捶背。”主持人哽咽了,半晌才说:“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小朋友?”“我叫子毅,上三年级。”“你,你还有什么话要嘱咐爸爸没有?”子毅大声地说:“爸爸,今天是你的节日,你一定要吃好点。以后我不花零钱了,你每天买瓶可乐好吗?等我长大了,我帮你开车。爸爸,记得今天早点回家。”任子安静默了很久,动作僵硬地握着方向盘。接下来收音机里说的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进去。他突然感觉开出租车很幸福,踩油门的时候,还打了个口哨,却没有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幸福的出租车
清晨6点,任子安已经开着出租车行驶在大街上。今天的活很顺,快12点时,任师傅已经拉了30多个人,进了200多块钱。送完一个赶火车的中年妇女,任师傅把车溜到“天府小吃店”去吃第一顿饭。没等开口,老板就给他端上来一盘辣子豆腐、一碗米饭。匆匆忙忙吃完,任子安和哥们儿打个招呼,把三块钱放在空碗边上,起身就走。正是中午生意旺的时候,任子安不想耽误活儿,每天总是在这里简单的对付一下,“谁和钱过不去啊”,每当妻子含着眼泪埋怨他时,这是任子安说的唯一的一句话。自从开上出租车,任子安的一日三餐就从来没有正常过。中午吃早饭,晚上吃午饭,深夜回家吃晚饭。明知道对身体不好,可是为了早日把借来的钱还上,任子安也只有玩命。妻子是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但是在巨大的经济压力面前,除了每天等到深夜给他做顿可口的饭菜、为他端来洗脚水给他洗去一天的疲乏,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很多时候,妻子细腻的手还在为他搓洗时,任子安就已经睡着了。一点整,任子安从电脑城拉了一位客人,刚开出不远,收音机交通频道的“真情对话”节目开始了,女主持一番开场白之后,是打进直播间的电话。任子安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主持人阿姨,我要对我爸爸说话。”“小朋友,你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吗?他叫什么名字?”“我爸爸叫任子安,他开的是富康出租车。中午放学时,老师说今天是父亲节,叫我们回家后多陪陪爸爸。可是我爸爸每天早晨6点就开车拉活儿,夜里10点多才回家,我已经两天没有见到我爸爸了。”“哦,是这样。你爸爸现在可能正在收听我们的节目,你有什么话要对你爸爸说吗?”“我知道我爸爸很辛苦,他到中午才吃早饭,每顿只花三块钱。天这么热,他连瓶冰镇可乐也舍不得买,我们要还借来的买车钱。星期六我再困也不敢睡,我怕看不见爸爸回家。我和妈妈一起等爸爸,妈妈给他洗脚,我就给爸爸捶背。”主持人哽咽了,半晌才说:“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小朋友?”“我叫子毅,上三年级。”“你,你还有什么话要嘱咐爸爸没有?”子毅大声地说:“爸爸,今天是你的节日,你一定要吃好点。以后我不花零钱了,你每天买瓶可乐好吗?等我长大了,我帮你开车。爸爸,记得今天早点回家。”任子安静默了很久,动作僵硬地握着方向盘。接下来收音机里说的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进去。他突然感觉开出租车很幸福,踩油门的时候,还打了个口哨,却没有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爸爸,今天是你的节日
有一天,鱼小鱼开着一辆宝马到一个加油站等一个朋友。朋友没有等到,一个加油站工作人员倒过来,说:“先生,你加油吗?”“不用”鱼小鱼不耐烦的说。过了半个小时后那个朋友还没来,鱼小鱼打了个电话,那个朋友说再等十来分钟。于是,鱼小鱼往四周看了看。刚好有个电视在直播足球比赛,鱼小鱼把注意力都放那里。这时那个工作人员过来说:“先生你加油吗?”“不加!”鱼小鱼开始生气了,那个工作人员也不在说了。比赛到了激烈的时刻,鱼小鱼不停的说:“加油!加油!好球!”那个工作人员这时又过来了,说:“先生,你加油吗?”“加油!”“加多少?”那名工作人员欣喜地说,“加满吗?”“好呀!”过了半个小时后,那个朋友还没来,鱼小鱼实在等不耐烦了,准备回家。“先生,你还没付钱呢?”“什么付钱”“加油的钱呀”“不可能,我又没说要加油?”“那你要不要看我的录音?还想赖账是不是?”没办法鱼小鱼只好付了钱,走了。走之前,他说出他的名言。“偶滴神呀!偶咋这么倒霉呀!”
林老师挑战高难度了
阿辉开着三轮车下乡收棉花,就是那种转悠着买回来再卖出去的小商贩。话说这天,他来到了一个村口,刚想 减速喊哩,忽地窜出来一头猪,这猪不会脑筋急转弯,一个劲地往前窜,阿辉刹车不及,把猪撞了出去,“嗷”的一声,一下子倒下了。阿辉停下来,一瞅,四下里没人。心里话:我别下来了,自找麻烦,碰上省事的还好,若遇见难缠的主,可赖着了,不知要多少钱呢。我跑吧。于是重又启动马达,加速走了。这样行车,心里有事呀,和平常行车大不一样,生怕后面有人追上来,还总是往后瞧瞧。越是心急火燎越出差,这真是一点不假。刚想出这村,又撞上了人,一对小青年骑着摩托车进村,躲闪不及,挂了一下,摔了出去,还好没有直接轧上。阿辉更是着忙了,上了大公路全速就跑。就象是一个惹事的小狗,光怕有人拽着它去出事的地方,离那地方越远越好。他似乎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叫,他不敢回头了。可是,他在又转弯时,一下子窜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铺子里,三轮车进屋了,自己也受伤了,车上的妻子也碰着了。这回还往哪里跑?前面的一摊子一摊子的事,你逐个去理吧。
撞着人不要跑
一个宁静的夜晚,张伟开着出租车行驶在返回市区的公路上。刚转过一道弯,借着淡淡的月光,他发现前方有人来回挥舞着双手,在这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打的?是不是……抢劫的念头一闪现,张伟的心不由咯噔了一下,准备一轰油门急驰而过,来人似乎觉察到他的心思,边着急的挥舞双手边喊:“师傅,停下车!”近前一看,原来是个身着黑色长裙的漂亮女孩。张伟有点不放心,为了保险起见,他按下车门锁,环顾了四周,除了呼呼而过的风声,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摇下车窗,探出头问道:“要进城?”“是的。我的车在小路上抛锚了。”张伟皱了皱眉,为难地说:“可我要赶去交班呢!”“车费我可以加倍啊!”女孩伸出一个手指。“一百?”“不,是一千。”一千?!我的乖乖,相当于自己半月的工资呐!张伟眼睛瞪得溜圆,激动得有些眩晕:“那好,上来吧。”女孩赶紧上了车,感激地说:“师傅,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张伟嘿嘿两声,满脸的喜悦:“我们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缘分呐!”说话间,一个黑影嗖地蹿了过去,张伟一惊,急忙踩了刹车,透过车窗望去,一只猫瞪着绿幽幽的眼睛,呲牙咧嘴对着他,说不清是警告还是威胁,几声凄厉的叫声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中。黑猫,张伟心头没来由地打了个激灵,一种莫名的惊秫随之弥漫开来,难道这是什么预兆?他一阵紧张,眼睛下意识地往右瞟去,车内昏暗的灯光下,只见鲜血正从女孩鼻子里汩汩流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十分诡异。“鬼啊!”张伟大叫一声,吓得魂飞魄散,面如土色。“鬼?”女孩身子一颤,神情大变。“小姐,冤有头债有主,你的车费我不要了!”张伟浑身哆嗦,双手作揶,“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你?哈哈哈……”“需要什么?金钱帅哥,还是别墅游艇?我一定烧……”“你个混蛋,我要你的心!”话音刚落,张伟眼前一黑,当即昏了过去。“师傅,你别再吓我了!”女孩擦了擦鼻子,哭泣着说,“再给你加钱还不行吗?你看我又流鼻血了,我真急着上医院……”
惊魂一瞥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