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两三点的故事

你有没有在半夜两三点被死党电话叫醒,然后哭哭啼啼地倾诉一大堆烦恼?相信很多人有这样的经历。许多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两个倾诉狂朋友,代表着城市生活压力的越来越大,纠结的情绪弥漫夜空。小其是女性朋友中倾诉欲较强的一个。她给你打电话一般开口就是:哎哟,这回要死了。这使得我必须准备一套挽救一个要自杀的女孩儿的说辞。接着她会告诉你烦恼的原因:同时有两个男的约她出去吃饭,她不知道该选哪个。习惯了之后,小其一说“哎哟,我要死了”,我就很兴奋。小付是朋友中最经常给我打电话的,特别是我们在一起混的两年,我们每天都有通话记录,而且十有八九都是废话。第一种废话,到了吃饭的点,他会打个电话过来:“你吃了吗?”我说没有。他电话就挂了。我以为是断线,又打过去,问:“你是不是叫我过去吃饭?”他说:“没有呀。”我说:“没准备请我吃饭问我干什么?”“不,我就是问下你吃饭了没有。”这种叫做纯废话。第二种,比如说他在某个酒吧打过来:“我对面坐个女的特别漂亮,你肯定没见过……”“你想干啥?”“没想干啥,就想告诉你,分享一下嘛。”这种电话最多,见到美女,看到一部好片子,见到稀奇古怪的事,都要浪费手机费,且管它叫分享型吧。第三种,半夜打来,问“你在干吗,跟谁一起呀”诸如此类,一一回答完,我反问:“你有什么事?”“没事,就是睡不着。”这种就叫骚扰型。第四种,就是所有工作上、生活上的问题,怎么解决,都要跟我汇报一下,目的显而易见,他说出来,明显可以把压力分担过来。小付有次跟妻子闹很深的矛盾,持续几天电话吵架,每次跟妻子吵架完毕,必定跟我重述内容。有一天他灵机一动,对妻子说,你把这些话直接跟李师江倾诉吧。他的妻子真听话,直接打电话给我,控诉他的种种不是,最后请求我将这些内容写成小说,把小付塑造成一个千夫所指的反面人物。很奇怪,他的妻子跟我控诉之后,战争戛然而止。我很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效果。小付道:“这不奇怪,每次我心里有苦恼,跟你说完就很平静了。她也一样,需要一个宣泄情感的垃圾桶吧――你是一个相当合格的垃圾桶。”
倾诉狂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