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小虎的故事

小虎鲨一出生就在大海里,很习惯大海中的生存之道。肚子饿了,小虎鲨就努力找大海中的其他鱼类吃,虽然要费力气,却也不觉得困难。有时候,小虎鲨必须追逐良久,才能猎食到口。这种困难度,随着小虎鲨经验的长进,越来越不是问题,猎食的挫折并能不对小虎鲨造成困惑。很不幸,小虎鲨在一次悠游追逐时,被人类捕捉到了。离开大海的小虎鲨还算幸运,一个研究虎鲨的单位把它买了去。关在人工鱼池中的小虎鲨,虽然不自由,却不愁猎食。研究人员会定时把食物送到池中,都是些大大小小地鱼食。有一天,研究人员将一大片玻璃放到池中,把水池隔成两半,小虎鲨看不出来。这一天,研究人员把活鱼放到玻璃的另一边,小虎鲨等研究人员将放下鱼之后就冲了过去,小虎鲨撞到了玻璃上,痛得它头眼昏花,结果什么也没吃到。小虎鲨不信邪,等了几分钟,看准了一条鱼,又冲过去,这次撞得更痛,差点没昏倒,鱼还是吃不到。休息十分钟之后,小虎鲨饿坏了,这次看得更准,盯住一条更大的鱼,又冲过去,情况没改变,小虎鲨被撞得嘴角流血。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虎鲨
小虎鲨的遭遇
他和小虎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上同一个小学、中学,一起逃课去游泳。十多岁的时候,他们学武侠小说里的样子,结拜兄弟。小虎问他,我们现在是兄弟,你会怎么对待我?他说,如果有人用刀砍你,我就替你挡着。小虎说,你净拿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誓,谁一辈子老遇到刀砍啊?他想一想,就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替你养你爹妈和你弟弟。小虎于是和他笑着打成一团。谁也没想到,玩笑话竟然成了真的。他从医学院毕业,当医生的第二年,有一天深夜,有人敲门。他打开门,门口站着小虎的弟弟小江,他浑身是伤,缠着绷带。小江告诉他,他们全家人,包括小虎在内,在这天早晨去郊游的时候,遇到了车祸,只有小江幸存。从此,他在这世界上没有亲人,也没有人可以投奔,只有来找他。12岁的小江,带着他的游戏机,还有一双破球鞋,来投奔他。他大哭着,留下小江。那一年,他24岁。他的女朋友问:“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走?”他大怒:“他还能到哪里去?”温室长大的女孩子,没有被人这样吼骂过,转身离开,再也没回来。他没去追她,从此下定决心,如果要结婚,就必须是个能接受小江的女子。此后的16年,他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他爹妈接受了这个孩子,但是很多问题,还是要他解决。他没想到,家里添个上学的孩子,真不是添双碗筷那么简单。他拼命加班,生活还是紧张。有一天,他去学校看小江踢球,这孩子穿着一双绽了口的球鞋,已经破了很久,不敢跟他要新的。他转身去卖血,用那钱买了5双球鞋。那年,他28岁。小江高中毕业,死也不肯考大学,怕给他增添负担。他绑着小江,把他送进考场。那一年,他30岁。小江快要毕业的时候,他得到一次机会,去美国进修。他放弃了。这一年,他34岁。电视台和报社知道了他们家的事,要他上一个“人间真情”之类的节目,他拒绝了:“我把弟弟养大,很正常啊,怎么就要上电视了?”这年,他36岁。小江有了女友,带回家给他看。那女孩子明知道他的身世,事后却还问他:“你这个所谓的哥哥怎么还不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小江站在街上,悲哀地看看这个纯洁清白的女孩子,转身离开,任她在背后连哭带叫。小江从此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一个能够接受哥哥的女子做妻子。这一年,小江25岁。终于遇到一个善良的女孩子,是一年后。在28岁那年,小江结婚。这个女孩子和小江本不打算举行婚礼,但是,他不愿意。他拿出他十年来积攒下的所有加班费、手术费,为他们操办了婚事。婚礼上,新娘和小江郑重地叫他“哥哥”,全场安静了整整一分钟。那天晚上,他被闹新房的人灌醉了,新人让他睡在新房里。恍惚中,他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这一年,他40岁。
替你当哥哥
他和小虎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上同一所小学、中学,一起逃课去游泳。14岁的时候,他俩学着武侠小说里的样子,结拜兄弟。小虎问他,我们现在是兄弟,你会怎么对待我?他想了想,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替你养你爹妈和你弟弟。于是小虎和他笑着打成一团。没想到这句戏言成了真的。他医学院毕业当医生的第二年,有一天深夜,有人敲门,他打开门,门口站着小虎的弟弟小江,他浑身是伤,缠着绷带。小江告诉他。他们全家人,包括小虎在内,在这天早晨去郊游时,发生了车祸,只有小江幸存。小江在这世上没有亲人,只好来找他。12岁的小江带着游戏机和一双破球鞋来投奔他,他悲恸地哭着,留下小江。那一年,他24岁。他的女朋友问:“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走?”他大怒:“小江还能到哪里去?”温室长大的女孩子,没有被人这样吼过,转身离开,便没有再回来。他没去追她,从此下定决心,如果要结婚,就必须是个能接受小江的女子。此后16年,他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他的爹妈接受了这个孩子,但是很多问题还是要他自己解决。他拼命加班,生活还是紧张。有一天,他去学校看小江踢球。这孩子穿着一双绽了口的球鞋,已经破了很久,不敢跟他要新的。他转身去卖血,用那钱买了5双球鞋。那年,他28岁。小江高中毕业,死也不肯考大学,怕给他增添负担。他绑着小江,把他送进考场。那一年,他30岁。小江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他得到一次去美国进修的机会,但他放弃了。这一年,他34岁。电视台和报社知道了他的事,要他上一个“人间真情”之类的节目,他拒绝了:“我把弟弟养大,很正常啊,怎么就要上电视了?”这年,他36岁。小江有了女友,带回家给他看,哪女孩知他的经历,却还问他:“你这个所谓的哥哥怎么还不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小江站在街上,悲哀地看看这个女孩,转身离开,任她在背后连哭带叫。小江从此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一个能够接受哥哥的女子做妻子。这一年,小江25岁。小江终于遇到一个善良的女孩,是一年后。在28岁那年,小江结婚。这个女孩和小江本不打算举办婚礼,但是他不愿意。他拿出自己十年来攒下的所有加班费、手术费,为他们操办了婚事。婚礼上,新娘和小江郑重地叫他“哥哥”,全场安静了整整一分钟。那天晚上,他被闹新房的人灌醉了.新人让他睡在新房里。恍惚中,他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这一年,他40岁。
把兄
唐小虎还是知道了我下岗的事。那天我帮着别人送货的时候,在那个小公园的门口,碰到了逃学的唐小虎和他的两个“小死党”正在路边跑得兴高采烈,差点儿撞到我的三轮车上。当时我们都愣了一下,看着他,我竟然有种狭路相逢的感觉。要是平常,我肯定会二话不说抓过他来暴打一顿,但是那天我心虚,所以撞个正着之后,也只是下意识喊了他一嗓子,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唐小虎先是无比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然后是质疑地打量着我,再然后目光竟然变得无所畏惧起来。他狡黠地拉过躲在身后的那两个小家伙,大大方方地说,爸,你又做好事帮我常爷爷送东西啊,我们数学老师病了,下午没课。然后两只小手一挥,兄弟们,过来帮我的雷锋老爸推一段。不等我反应过来,3个灰头土脸的小孩子在后面帮我推起了三轮车。我被唐小虎这招简直给弄蒙了,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被他们推着飞快朝前跑去。心里想,唐小虎这小子,比他爹厉害多了,戏演得像真的一样。但是那天晚上,我还是和唐小虎进行了一场严肃的对话,在我们将一锅西红柿鸡蛋面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唐小虎同志主动进攻了。老唐,你是不是下岗了?他心平气和地说。我把碗放下看着他,看着我9岁的儿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点了点头。我不想骗他。哦。他应了一声。然后不等我讨伐,主动承认了错误。今天我逃课了,我不喜欢数学课。你是不是经常逃课?也不经常,就是数学课。不过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逃课了,我说到做到。你以前也说不打架了,前天又跟前楼的孩子打起来了,还把人家的裤子撕烂了,你没信誉。以前是以前。他表情严肃地看着我,现在不一样了,形势严峻。你下岗没工资了,可是还得养活我,我应该好好念书,不给你添麻烦,不让你多花钱。我的鼻子忽然一酸,眼泪差点儿就被这小子给骗了下来。接到下岗通知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自然也困顿,但一个30多岁的男人,有技术有力气,不至于觉得丢了一份工作天就会塌,因此也没有告诉唐小虎,虽然曾经我们有过协议,家里的事情要公正、公开、民主。到底他只是个毛孩子,顽皮过分,我有什么可以同他公开的。却没想到唐小虎心里竟然有着这样的气魄。忍不住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儿子,你这话说得挺有哲理的。唐小虎很自豪地拍拍胸脯。那当然。还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关系的。我笑,笑着掩饰心里的那股酸楚。老唐,说实话,咱们还饿不着的,是不是?唐小虎忽然站起来看了看空了的碗,有些狐疑地问我,声音明显小起来。当然,就是你爸10年没工作也饿不着你的,再说了,爸真的不行了,不还有你妈嘛……爸,我跟着你。儿子打断我,斩钉截铁毋庸置疑地说。这小子到底把我的眼泪骗下来了,赶快低头收拾桌子。唐小虎没有察觉,飞快跑去厨房拿了笤帚出来,在我收拾的时候认真地扫起地来。唐小虎让我哭了两次这是唐小虎第二次让我落泪,第一次,是在3年前,我和妻分开的时候。这场维持了7年的婚姻并无大的争端,我没有给她曾经许诺的幸福生活,因此只能允许她离开。分开时我们为儿子争执不下。但没想到决定了最终结果的是唐小虎,他在那个时候表现出了一个6岁孩子所不具备的从容镇定和坚决,他说,我一定要跟着老唐。一语定乾坤。那晚我们也如这晚一样亲热地躺在同一个被窝里,我讨好地给他讲了半天故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他为什么要跟着我?唐小虎说,妈妈那么漂亮,会有很多人喜欢的。你不行,不好看又没有钱,如果我再不要你了,那谁还要你?就是儿子的这句话让我在那个晚上不顾面子地抱着他疯狂掉泪。在这个小人儿的心里,他一米八高的爸爸是个弱者,弱到需要他像个救世主一样来同情和爱护。可是那晚我没有否认,在生活的那道关口上,小小的唐小虎是我的救世主。为此,我很是将唐小虎捧在天上过了一段日子,带着他好吃好喝,玩遍了大大小小的娱乐城,每天恨不能把他举在头顶上,宝贝得一如太上皇。内部矛盾内部解决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生活渐渐寻常,除了少一个人,日子还得从天上回到地上。唐小虎顽劣的天性很快又开始以各种形式体现。那时候他已经读了学前班,一天中很多时间并不在我的眼皮底下,于是拥有很多的自由跟小孩子打架,砸教室玻璃,藏老师的帽子,带着小朋友滑楼梯扶手……每次我去接他,如果没有老师和家长告状,我便会觉得那日格外扬眉吐气。只是唐小虎能让我扬眉吐气的日子真的太少了。如此,救世主也好太上皇也好,我也不会总把他捧在头顶上了。教育,训斥,头皮被我的手指戳了无数次。有次实在被逼急了,抓起鞋子一鞋底抽在他的小屁股上,抽出的青紫好几天没有消。通常这样的时候唐小虎不会哭更不会逃,只站在那里对抗一般地看着我。用鞋底抽他屁股那次,我被他看得火气上升,忍不住就一嗓子,找你妈去吧,她会对你好不会骂你更不会打你。唐小虎好半天没说话,依旧看着我,看得我从愤怒到颓丧,把鞋子一扔坐在了沙发上,这时候他摸着屁股走过来说,咱们不是人民内部矛盾吗?那就内部解决吧。简直让我哭笑不得,心却又酸了一回。爷儿俩的日子就在好好闹闹中度过,但用唐小虎的话说,始终是内部矛盾,没有让外界来干涉。慢慢地也有好心的人开始给唐小虎找后妈,人见了不少,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有的我看不上,有的看不上我,有的唐小虎看不上,有的看不上唐小虎。唐小虎在这件事上表现得极为热情向上,只是态度存在一定问题,他希望我们家未来的女主人,最好能长得像“粉红女郎”中的哈妹,不仅好看,还能带他玩。但正如他所说,我没有钱,又不好看,想找个让他满意的很艰难。也有两次我和唐小虎都决定点头了,可是对方却私下温柔地问我能不能把唐小虎送给他妈,结果差点儿让我抽过去。唐小虎不听话也好气我也好,在我的生活中,没有别的人能够代替,而且他这样爱我,我能感觉得到,虽然有时候我被他爱得手足无措,可是唐小虎的爱很纯粹,没有水分。小虎,我不会辜负你的但我无论如何没想到,唐小虎会因为我的下岗,忽然坚决地把他的顽劣就收敛了起来。我下意识地觉得他变了,每天早早回家,积极做功课,主动做家务。大约一个月没有接到老师的电话后,我甚至惶恐起来,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那天下午干脆活儿也不干了,去学校接他,趁机主动找了老师。我终于第一次因为是唐小虎的爸而骄傲了一回,那个一贯看到我就忍无可忍怒气冲冲的班主任,那天竟然和颜悦色地说,唐小虎最近表现真是好多了,上课不做小动作,不跟同学打架,今天数学考试考了80多分呢。我听得像做梦,唐小虎是个太固执的孩子,之前给我写的检讨书有一打了,每次发起誓来瞪着大眼睛让我觉得如果不相信他都是我的错,结果一次次上这小子的当。如此一乖,我将他自教室接出来,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看着他忍不住笑。看你傻的。我儿子说,有啥好笑的。我将老师的话跟他重复一遍,他很无所谓的样子。小事嘛,然后说,老唐,你要是很高兴就请我吃肯德基吧。说完又忽然问一句,咱们还能吃得起吗?当然。我像有钱人一样拍拍口袋,学他的口吻,小事嘛。唐小虎开心地笑了起来。为了不让唐小虎疑心我的经济问题,那天下午我奢侈地也给自己要了份套餐,虽然那东西我实在不爱吃。唐小虎是喜欢的,大口小口吃得不亦乐乎。
不能辜负唐小虎
他和小虎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上同一个小学、中学,一起逃课去游泳。十四岁的时候,他们学武侠小说里的样子,结拜兄弟。小虎问他,我们现在是兄弟,你会怎么对待我?他说,如果有人用刀砍你,我就替你挡着。小虎说,你尽拿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誓,谁一辈子老遇到刀砍啊?他想一想,就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替你养你爹妈和你弟弟。小虎于是和他笑着打成一团。没想到成了真的。他医学院毕业,当医生的第二年。有天深夜,有人敲门,他打开门,门口站着小虎的弟弟小江,浑身是伤,缠着绷带。小江告诉他,他们全家人,包括小虎在内,在这天早晨去郊游的时候,遇到了车祸,只有小江幸存。从此,他在这世界上没有亲人,也没有人可以投奔,只有来找他。十二岁的小江,带着他的游戏机,还有一双破球鞋,来投奔他。他大哭着,留下小江。那一年,他二十四岁。他的女朋友问:“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走?”他大怒:“他还能到哪里去?”温室长大的女孩子,没有被人这样吼骂过,转身离开,再也没回来。他没去追她,从此下定决心,如果要结婚,就必须是个能接受小江的女子。此后的十六年,他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他爹妈接受了这个孩子,但是很多问题,还是要他解决。他真没想到,家里添个半大的上学的孩子,真不是添双碗筷那么简单。他拼命加班,生活还是紧张。有一天,他去学校看小江踢球,这孩子穿着一双绽了口的球鞋,已经破了很久,不敢跟他要新的。他转身去卖血,用那钱买了五双球鞋。那年,他二十八岁。小江高中毕业,死也不肯考大学,怕给他增添负担。他绑着小江,把他送进考场。那一年,他三十岁。小江快要毕业的时候,他得到一次机会去美国进修。他放弃了。这一年,他三十四岁。电视台和报社知道了他们家的事,要他上一个“人间真情”之类的节目,他拒绝了:“我把弟弟养大,很正常啊,怎么就要上电视了?”这年,他三十六岁。小江有了女友,带回家给他看,那女孩子明知道他的身世,事后却还问他:“你这个所谓的哥哥怎么还不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小江站在街上,悲哀地看看这个纯洁清白的女孩子,转身离开,任她在背后连哭带叫。小江从此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一个能够接受哥哥的女子做妻子。这一年,小江二十五岁。终于遇到一个善良的女孩子,是一年后。在二十八岁那年,小江结婚。这个女孩子和小江本不打算举行婚礼,但是,他不愿意,他拿出他十年来积攒下的所有加班费、手术费,为他们操办了婚事。婚礼上,新娘和小江郑重地叫他“哥哥”。全场安静了整整一分钟。那天晚上,他被闹新房的人灌醉了,新人让他睡在新房里。恍惚中,他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这一年,他四十岁。
兄弟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