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亲密爱人的故事

大学校园举行了一次摄影大赛,一幅名为《亲密爱人》的照片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照片上是两株参天古银杏树,周围是一片云海,仿佛两棵无根之树相依相伴。有人质疑这图片是PS出来的,怎么会有如此绝妙的景色?拍照片的人是校花严丽丽,她平时就不爱说话,对照片更是不作任何解释,这样一来,这幅照片显得更神秘了。所有作品在网上放了半个月,通过全校同学投票选出冠军。严丽丽拥有众多追随者,这些护花使者争先恐后站出来支持她。然而,持反对意见的人也不少,一时间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眼看选票结果就要出来了,校摄影协会副会长潘晓军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是这次摄影大赛的负责人。为了大赛的公平公正,他特意找到严丽丽,单刀直入地问:“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严丽丽看着潘晓军道:“你也怀疑我?”潘晓军坚持追问照片的拍摄地点,严丽丽最后含糊地说了个地名——秀里。潘晓军决定亲自去秀里看看,如果自己能拍出同样的照片,不就能还严丽丽一个清白了吗?经过一番打听,有朋友说知道秀里在哪里,不过很偏僻。潘晓军才不怕偏僻不偏僻呢,立刻背上摄影包出发了,想不到他坐着汽车,绕着盘山公路足足跑了六个多小时,肠子都快颠出来了。村口设了路障,有两个绕着铁丝的大木架拦在那里。一个像是村干部的人走了出来,对潘晓军说:“进村收费二十!”潘晓军不情愿地掏了钱,换回一张手写的收条。这是门票吗?他心里暗笑。他在村里绕了一圈,找到了那两株古树。只见两棵上千年的古树相依相伴地立着,在地面上仰望,树梢仿佛插入了云端。潘晓军看好地形,选了最佳拍摄地点,架好相机对着那两棵古银杏树,就等着起雾了。这时,一个穿着破旧军大衣的老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走到潘晓军的身边,瓮声瓮气地说道:“交钱。”潘晓军说:“进村口我已经交过钱了。”“军大衣”一脸的不耐烦:“那我不管,你踩在我家的地里,就得给我踩青费!”潘晓军懒得跟他纠缠,就问:“多少钱?”那人张口说道:“十块。”潘晓军生气地拿出钱,叫他快点走。山风一吹刺骨寒,潘晓军边等边跺着脚。这时,一个小小的人影走近了他,潘晓军有点火大:“干什么?又来收钱?”话音刚落,他才看清是个小男孩。孩子仰着头,一脸天真地问道:“哥哥,你在拍照片吗?”潘晓军点点头。男孩子叫小宝,话挺多,缠着潘晓军问这问那。他说自己是上山来采茶的,他姐姐也喜欢拍照片……这种天气,这个时间,城市里孩子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呢。潘晓军不由对小宝生出几分怜爱。等了好久,也没有一丝雾出现,潘晓军照出来的照片根本没有无根之树的感觉,更别谈什么美妙的感觉了。小宝凑上前,一个劲地夸好看。潘晓军摇头说道:“要再冷点就好了。”他知道只有冷天才起雾。小宝望着潘晓军说:“哥哥,明天晚上一定会冷,你就再等一天吧!”潘晓军问:“你怎么知道明天会冷?”小宝得意地说:“我会算啊,山里的天气,我都知道。”潘晓军听后决定再等一天。这时,后面草丛里忽然发出细微的声响,潘晓军急忙喝道:“谁?”小宝看了看,说道:“没事,是野兔,它跑了。”有那么大的野兔吗?潘晓军觉得有点奇怪。第二天清晨,温度突然下降了好几度。应该能起雾了,潘晓军心里暗喜,他耐心地等在那里。小宝又来了,在潘晓军身边跑来跑去的。他歪着脑袋问潘晓军:“哥哥,你要吃红薯吗?”潘晓军心里咯噔一下,这孩子不是想赚他的钱吧?于是他回道:“不用了,你到一边玩去。”小宝听话地走开了。这时升起一层薄薄的雾气,虽然不多,但也够了。机不可失,潘晓军忙调好镜头,就等着第一缕阳光透过来时按动快门。突然,一阵烟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镜头前的景色一下子模糊起来。潘晓军一看来了气,这还怎么拍啊。他回头一看,小宝正在点着一个火堆。这孩子太有心机了,不买他的红薯,他居然就想出这个点子来干扰潘晓军!潘晓军冲过去,使劲踩了几脚,等他踩灭火时,太阳已跳出云层,雾一下子全散了,拍什么都迟了。潘晓军气急败坏地冲小宝叫道:“你想干什么?”小宝委屈极了,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时有个人冲了过来,使劲推了潘晓军一把,居然是严丽丽。她像只母老虎,瞪着潘晓军问:“你干啥欺负我弟弟?他是好心烤红薯给你吃!”潘晓军看着从天而降的严丽丽,这才想起来,这几天他总感觉背后有人,原来就是她。严丽丽生气地说:“你就是不相信我,认为那照片是PS出来的,对吧?”潘晓军对严丽丽笑笑:“就是因为我相信你,才要照出相同的照片来还你一个清白。”严丽丽脸红了,柔声说道:“没想到你还真能找到这里。”潘晓军说:“照片虽然是真的,但你一直瞒着大家,是因为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你家在这里吗?但你怎么能有钱买相机拍照片呢?”小宝在一边听了,急得都快哭了:“照片真是我姐拍的,我可以作证。”秀里村是个秀美的小山村,几年前来了位老台胞,老人以前是秀里村的人,后来去了台湾。老人拿着相机,把村里村外拍了个遍,好奇的严丽丽和小宝跑前跑后,也学了不少摄影的知识。这天严丽丽央求老人把相机借她拍一下,老人同意了。严丽丽一口气爬到山顶,拍了许多张照片,其中一张就是《亲密爱人》,老人直夸她有摄影天分,不但鼓励她以后要当摄影家,还资助她上了大学。潘晓军看着被自己踩灭的火堆,惋惜地说:“我好不容易等到这雾,现在啥都拍不到了。”小宝怯怯地说:“哥哥,原来你是想拍雾啊,这个容易。”小宝转身跑下山去。没过一会儿,果真从山下升起了雾气,一阵一阵,越来越厚,在半山腰形成了一片雾海。接着,小宝跑了上来,一边欢叫着:“有雾了!有雾了!哥哥你快拍。”潘晓军连忙按快门,不断地拍着,一阵风吹来,雾慢慢散开,还带着炊烟的味道。潘晓军立刻意识到,这不是雾,这是人为放的烟。小宝见被识破了,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说道:“哥哥要等雾,所以我就叫爸爸把村里每家的火灶都点起来了。”拍完雾景后,潘晓军、严丽丽和小宝一起下了山,看见满头大汗的“军大衣”,这才知道,原来“军大衣”就是严丽丽的父亲。这么短的时间,生这么多个灶可真不容易。潘晓军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严丽丽的父亲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你是我家丽丽的同学,怎么不早说啊。”说完这话,重重地叹了口气,“让你笑话了,我家丽丽说过很多次,不让我们收钱,可村里穷,外出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不靠这个收点小钱,小宝怎么上学?”严丽丽解释说:“照片是我几年前拍的,那时候村里各家各户生起灶来,炊烟袅袅,可真美啊。眼下实在太穷了,年轻力壮的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干脆搬走,就成了现在只剩下老弱妇女的‘空心村’,我不说出来,是知道同学们就是来了也拍不出《亲密爱人》。”潘晓军这才明白其中原委,这时他又听严丽丽坚定地说:“我不会走的,我毕业后一定要回来建设好家乡,让《亲密爱人》的美景再现!
亲密爱人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