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千千的故事

十七岁那年上大学,母亲本说好了要送我,但在临走的那一刻却变了卦,兴高采烈、满怀着闯世界念头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挥完手转过身去眼角的那一瞥闪光。父亲送我到车站,我还穿着那个夏天一直穿着的短裤和背心,脖子上挂着一串钥匙,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种孩童似的想装潇洒的幼稚。父亲把钥匙从我的脖子上摘下来,说:“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要学会照顾自己。”这时开车铃响了,父亲朝我挥手,然后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淡,变成我十七年中一直不变的风景。那一路上我有初脱樊笼的快感,一直与人侃着,少年老成的似的。而火车离父母是越来越远了。第一学期有着新生通常的求知冲动,把饭钱省下来买书,弄得面色黄黄的,头发又很长时间未理,在脑后飘着。寒假回家,母亲来接站都没有认出我,直到我走到她身边,哑着嗓子喊了声“妈”,她才回过神来,接着便是夺眶而出的眼泪了。在这个冬天里,母亲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集贸市场买肉,给我煨最喜欢吃的排骨汤补身子。当我狼吞虎咽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坐在对面看着我,露出高兴和满足的样子。然后便是暑假、寒假、暑假……,岁月悠悠而过,让我历练出几分自以为是的“成熟”,有了几次离别之后,便对这套仪式看得比较淡了,每次都不要送,但他们每次都坚持要送,这似乎也成为一种仪式,没有的意义,在我看来。某次快放暑假的一天,我穿过午后的校园,广播里响起了这首《千千阙歌》,心的硬核被音乐冲触出一个漏洞,并从那一点上开始破碎,那是我一直都萌动着的一种感觉,一丝情愫。在缠绵悱恻的音乐声中,我的眼前浮现出母亲眼角的闪光,父亲摘下我的钥匙串,冬夜里的排骨汤,我十七岁那年夏天的短裤、背心……音乐陪伴着我走过整个午后校园,那结尾的Repeat还在一直响着,响着,使我感觉自己从未像今天这样长大,在我生命里一直回旋着这首歌曲。原来离别总是美丽的,即使是眼泪,也“祈望可体恤兼见谅”,幼稚和无知也许是感触不到这种美丽的唯一错误。过去的十几年总以为自己已长大得足以去忽视这种[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情感,这种美丽在父亲看来,只要他们在,我就永远是孩子。母亲听取批评而浓浓的爱,父亲严厉而淡淡的爱,纵使远隔万水千山,也一直伴随着我,激励着我,只是自己感觉不到而已。这以后的几次离别都让我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每次坐在38次列车上,我总听到列车播音室播放这首《千千阙歌》。也许以前一直有,只有我感觉不到而已。每次我总会在心底轻轻合唱着,以前那些在父母膝下承欢的美丽岁月,如花一样地在脑海中次第绽开,是一生中最最美好,最最温柔,最最无瑕的回忆。上次寒假为了一件小事和父亲怄气,并且粗暴地拒绝了他的“讲和”。到上车的时候,本想一个人偷偷溜走,却不知父亲已把行李包背在身上,去火车站的路显得如此漫长,父亲不停地叮嘱:“回去后一定赶快来信,免得我们挂念”,“要注意身体,晚上十一点钟睡觉,别熬夜”,“要舍得吃,营养要跟上,钱不够家里寄”,同样的话听了五年,我都听烦了,只是机械地应和着。上车后,我检查背包,发现里面偷偷塞了一袋水果和饼干,知道我有洁癖,不喜欢在火车上吃东西,父亲特地用消毒液把浸泡一遍,还有一篇我即将要写的论文的参考书目,是父亲的笔迹,怕被水弄湿,他细心地用一个塑料皮套起来。我几天来努力营造起的矜持与冷漠一瞬间如破碎的面具簌簌落下,我急忙朝车窗外望去,是一片黑暗,已离开站台很久了,我又忽视了父亲的道别。我静静地坐了许久,列车上的“点歌台”开播了,如同往昔一样,又有那道《千千阙歌》,又是那熟悉的曲调,我哭了,像个孩子似的,流着泪大声唱起来,周围的人都以诧异的眼光看着我,而我却并不在意,我为无知的冷漠而流泪,为平时觉得很“婆婆妈妈”的爸爸的细心流泪,为我迟到的愧疚流泪,让我在歌声中大声地再哭一次,再重温属于我们的彼此的晚上,不管明天怎样,就让我再做一回不懂得事的孩子,一个创造性的孩子,一个穿着短裤和背心,挂着钥匙串上大学的孩子……歌声越来越弱,渐至消失,但在我模糊的泪眼中,整个的晚上、整个的天空、整个的我二十一年的岁月都充溢着这首歌曲,唱上千千遍,永不停止,阙阙回复……来日纵使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歌声越来越弱,渐至消失,但在我模糊的泪眼中,整个的晚上、整个的天空、整个的我二十一年的岁月都充溢着这首歌曲,唱上千千遍,永不停止,阙阙回复……来日纵使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千千阙歌
魏娴和高斌烨从大学二年级就开始恋爱,毕业后又同居了四年,她曾多次向高斌烨暗示自己想结婚了,可高斌烨却一直未能给她明确的答复,他们一直在进与退中徘徊着,是结婚还是分手?这是他们一直回避的话题。用她自己的话说,他们的爱情患上了忧郁症。魏娴知道高斌烨心中一直还保存着一份纯美的记忆,正是那份记忆使他一直在犹豫。那是他高中的一个女同学,叫雪儿,她是个像雪花一样美丽的女孩,当年他们同在一个苏南的小城里学习。虽然他们之间一直没有承诺,但他们一直用眼神交流着。填报高考志愿时,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所学校,但是事与愿违,雪儿因为三分之差而名落孙山,之后她便一直躲着他。那天高斌烨满怀愁绪地踏上远行的车站时,她突然出现了,塞给他一条亲手织成的纯白色的围巾,只说了一句:“听说北方冷,带上吧!”就含泪跑开了。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后来他也找过她,不过听说去南方打工了,再后来便没了消息。这些年高斌烨一直珍藏着雪儿送的围巾,没事就拿出来看看,魏娴也看到过,那是一条白色开司米织成的围巾,除了针法不匀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想到这里,魏娴起身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拿出七条围巾来,这是她听了高斌烨的故事后偷偷织的,每年织一条,却一直不敢送给他,怕他说自己东施效颦。魏娴正在抚摸着这一条条爱的围巾,门口传来了高斌烨的脚步声,他回来了!魏娴连忙慌张地将她的围巾统统收了起来。她起身去端饭菜,她每天上下班都比高斌烨早一小时,早上,她为他准备好早餐再离开,晚上,在他回来前做好可口的饭菜。吃饭时,魏娴试探着问了声:“我妈又催了,问咱俩什么时侯结婚?”高斌烨想也没想,就说道:“不是说过了吗,今年不行。”魏娴听了心里不由一痛,像堆积的火山一样,她突然间爆发了:“我受够了你这不冷不热的样子!尤其讨厌那条围巾!你没事就把它拿出来当着我的面思念她,你当我是透明人?我没感觉吗?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要走,一条是结婚,一条是分手!你好好想想该选哪一条!”高斌烨听了她的话显然吃了一惊,确实,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错了吗?可这些你一开始就知道,你当时不是喜欢听我说这些吗?”“听着!高斌烨!我一开始是喜欢听,可那时我们还不是情侣!现在我是你的女朋友,你应该顾及我的感受!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考虑,不行的话我们只有分手了。”高斌烨不再说话,魏娴说得对,他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份感情,这正是他们的问题所在。但他又舍不得跟魏娴分手,他并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七年了,他早已习惯了魏娴。魏娴走了,她的离去让高斌烨有些惆怅,考虑再三后高斌烨决定去趟老家,去见雪儿一面。他开始跟高中同学们打听雪儿的下落,有人说雪儿嫁到东北了,有人说雪儿离婚回乡了,有人说雪儿南下经商了……高斌烨便一会儿飞东北,一会儿回家乡,一会儿南下到深圳,就像在童年时代找一个捉迷藏的小伙伴一样,每一次的失望都会被下一个消息的喜悦所代替,他没来由地相信任何关于她的消息。这天,有个同学告诉他说上个月刚在黄山市老街见过雪儿,她在那儿开了一个店。他赶到机场买了一张去黄山的机票,但就在登机前一刻钟,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领导突然发病住院,让他赶回去撑场子。没办法,他只得调转方向,回北京去了。半个月后,高斌烨终于飞到了黄山市。因为不是旅游旺季,老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有几个游客在这儿路过,买东西的人也特别少。他在一家叫“雪儿针织”的店面停下了脚步,他看到店铺里挂着好多用手工织成的帽子、线衫、情侣装……还有——围巾。凭感觉,他就知道,这是他的雪儿,像雪花一样美丽的女孩。他悄悄地走了进去,无数次梦里相见的场景在眼前闪过,那会是怎样的浪漫温馨?但他很快被一阵粗俗的笑声给惊呆了,原来店里一女三男在打麻将。那个女人烫着一个爆炸头,脸上堆着厚厚的脂粉,嘴上涂着深色的口红,打扮得像风尘女子。她正是雪儿。几个人只顾嬉闹,有人进来也不招呼。有个光头看了他一眼,就被那女人伸手在光头上打了一下,骂道:“妈的,一进门眼睛像钩子一样盯着老娘,老娘没看你倒先看了?光头!快打牌吧!老娘今天输惨了!”高斌烨这才注意到她手上还夹着一支烟。这跟印象中的雪儿差得太远,但高斌烨还是有点不死心,从包里拿出了雪儿当年送他的围巾,问道:“请问这是你们店子里卖的吗?”他想好了,如果她真是雪儿,不会不认识这条围巾的。女人看了围巾一眼,然后冲他翻了一下白眼,显然是不记得他是谁了:“什么地方捡的破烂来冒充我的手艺?当我是好欺侮的?让你尝尝老娘的厉害!”说着她一下子站起身,操过身边的一把剪刀,发狠地剪烂了他手里的围巾。疯子!她简直是个疯子!高斌烨连忙逃了出去,女人手持剪刀追到了门口。她样子好凶,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像雪花一样美丽的女孩了。高斌烨走后,雪儿狠狠地哭了一场。之后,她洗净了脸上的脂粉,摘下了假发,露出一张素净的脸来。她结过婚,因为感情不合又离了,现在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她也知道高斌烨一直在找自己,对他,她还存在着一份美好的回忆,也曾幻想着能够和他再续前缘。她之所以故意毁坏自己在高斌烨心中的形象,都是为了那个女孩。前几天,她的店铺前来了一个年轻的都市女孩,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一种敌视的眼光打量着自己。那是怎么样的眼神哟!雪儿一辈子也忘不了,有醋意有哀怨有不甘,雪儿静静地回望着她,她早听说过高斌烨有个志同道合的恋人。眼光对视中,女孩低下了头,她扔下手里的一袋东西伤心地走了。看着女孩颓然的背影,雪儿打开了她的袋子,里面竟然是七条围巾!每条围巾的一角都用丝线绣出了一行小字“ILOVEBINYE”。这个女孩正是魏娴,前些天,她偷偷起动了高斌烨手机上的录音设备,知道了雪儿的地址。她也想见见那个让心上人朝思暮想的人是什么样,好让自己败得心服口服。她原本还想用这些围巾来打败雪儿,可没想到雪儿却把编织当作事业来做了,她认为自己输了,伤心地离开了。魏娴走后,雪儿看着她留下的围巾怔怔发呆。后来,有同学打电话告诉雪儿,说高斌烨就要来找她了。于是,她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从此,她每天浓妆艳抹,邀请一些朋友来打麻将,抽烟喝酒,朋友们惊异于她的变化,没有人知道她在等高斌烨,她要彻底颠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让他回到那个女孩的身边。高斌烨真的来了,当他拿出那条围巾的时侯,她差点就露馅了,她强忍着激动的情绪,表现出一副悍妇的模样吓走了他,她要让他死心,因为有个痴情的女孩在等他。可当他真的离开后,她又从内心感到失落。就在她伤心哭泣的时侯,陪她打牌的光头男人去而复返了,雪儿二话没说,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光头吃惊不小,他追求雪儿好多年了,可雪儿一直对他不冷不热。临走时他看雪儿情绪不大对,有些不放心,就赶回来了,没想到这一瞬间就打动了雪儿……高斌烨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北京,却发现魏娴已经在机场接他了。高斌烨这才惊觉:一月的期限已到。不过这次不用再想什么了,刚离开雪儿的他发现魏娴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也许她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不久,高斌烨和魏娴举行了婚礼,接受了亲人们的祝福。蜜月中,他们收到了一份礼物,打开一看,竟是七条围巾。至此,高斌烨才知道了魏娴曾经为他做过的一切,他感动地搂紧了她:“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爱情忧郁症!是你让我知道——想象的爱情有如海市蜃楼,只有抓住身边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千千心结为你解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