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千里追杀女记者的故事

一、雪天困地谁能相信,一个月薪五千块的女人,身边有一个年薪二十万的保镖!谁又能相信,这个生活优渥的女人,居然只身犯险,来到千里之外的城市,然后被圈禁在一个陌生之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看守都觉得,在冰天雪地中,一个身无分文的弱女子,绝对跑不出他们的手掌心。所以,他们放心地去一个有暖气的房间里吃火锅喝酒。黄昏时分,通往开发区的一条公路上,没有一辆车,一人一狗却从雪雾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目光锐利。突然,他身边那只高大的狼犬冲着一个工厂“汪汪”地叫了起来。年轻人立刻向工厂奔去。大门那里没有人,门卫也跑去吃火锅了。厂区很大,狼犬只是一嗅,便冲厂后方奔去。在一处铁丝网前,狼犬停止了吼叫。年轻人大喊一声:“乔小姐,乔安娜!”屋里的女人一听,眼泪夺眶而出,她轻轻叫道:“李军,快,弄辆车来!”这个李军,就是那个年薪二十万的保镖。带着狼犬循声找去,看到女人的刹那,他脸色一凛,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机。他铁青着脸问道:“小姐,他们在哪儿?”乔安娜很着急,没有谁比她更痛恨那帮人,但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强龙不压地头蛇,人生地不熟的,较什么劲啊!李军犹豫了一下,这时,“呼啦啦”从另一个库房里蹿出几个醉汉,个个步履踉跄,但他们手中拎着的黑黢黢的长棍却很是慑人。醉汉们配合默契地进攻,李军在围攻中大施拳脚,展现出了“二十万”的价值,令乔安娜看得眼花缭乱。终于,对手只剩下一人,那人筋疲力尽,瑟瑟发抖,他瞪着乔安娜,愤恨地说,即便你离开龙城,我们老大也不会放过你的……话还未说完,李军手掌劈下,大汉歪倒在地。李军带上狼犬,拉上乔安娜就走。一路小跑,快走出泥泞大路时,厂里那辆破捷达吼叫着追出来了。乔安娜大急,李军却不吭声,奔到一个洼地后停下,然后跳下去,随着一声轰鸣,奔出一辆越野车。乔安娜大喜,因为她对这辆车很熟悉,知道是男友胡金刚重金买的座驾,正宗美国货,特费油,但是马力巨大。捷达开过来了,李军不慌不忙地启动车,然后迅速向后倒车,捷达司机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刹车不及,“砰”的一声,捷达在高速状态下跟越野车结结实实地碰撞,然后,李军下车,走到已经变形了的捷达跟前,车上三个男人正满脸是血地往外爬,李军冷冷地说道:“我应该扭断你们脖子的……”三人拼命地求饶,李军又冷冷地说道:“以后,不要再纠缠乔小姐。”说罢,他照例一个劈手,将那三个人逐个劈晕,确认之后,才重新上车,开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乔安娜趴在车窗前,怔怔地望着远去的工厂,鼻子一酸,差点落泪。过去的这四天,真是不堪回首。李军开着车一路疾驰,他在后视镜里看着乔安娜抹眼睛的动作,说:“后悔了吧?不听我的,偷跑出来做什么采访,真是的,他们这些人你惹得起吗?铁丝网上写的‘危险重地,请勿靠近’是随便写的?”乔安娜不想解释那么多,但念在李军火速救援的情分上,她淡淡地说:“你不明白,我的世界你不懂。”李军撇撇嘴。这个姓乔的记者如果不是长得漂亮而被胡老板看中,她恐怕就得在这冰天雪地里待上一阵子了。李军开着车,拐到了另一条路上。乔安娜很是吃惊:“为什么不去机场?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了,我们赶紧回广州。”李军冷哼一声说:“去机场?那除非你想找死。乔小姐,你要学会换位思考,因为对手同样在换位思考,他们知道你迫不及待地想回去,所以不会乘火车只会乘飞机,所以,他们肯定会在去机场的路上拦截我们。”李军开车上了高速,一路上风驰电掣,在如此高速的情况下,李军还摸出了手机,在线订票。赶到两百多公里处的另一个机场时,两人将车往停车场一扔,火速办理登机手续。等到飞机升空时,两人同时长舒了一口气。乔安娜忽然想起了那条狼狗,留在车上怎么办?李军说,会有人去接走它的。这次能找到乔安娜,狼犬立了大功。李军说,为了让它的嗅觉更准确,胡总连你的内衣都拿出来让它闻了。乔安娜大窘,她赶紧转移话题:“他们不会追杀到广州吧?”李军呵呵一笑,语气却冰冷得很:“敢?!”二、生死追杀两个多小时就到广州了,下了飞机,乔安娜立即打开手机联系胡金刚。电话没打通,李军要送她回家,她拒绝了,说要自己打车回去。等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倏地停下,一个黑胖男人下来就拉乔安娜。乔安娜失声尖叫,危急时刻李军忽然出现,并且手里多了一把刀,旋风一般冲过来,黑胖男人的半个手掌掉落在地。然后,奥迪飞速地在滚滚车流中逃逸。李军倒吸一口凉气:“咱们真是碰上硬茬子了,乔小姐,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啊?对方可真下本钱,居然请了本地黑帮的人……”“那个受伤的男人不会报警吧?那你会不会进去?”乔安娜惊魂未定。“不会,就是卸他一条腿他也不会报警。因为我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我现在洗脚上岸了,这还要感谢胡总给我这个洗白自己的机会,所以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做一个称职的保镖。”李军开车送乔安娜回去,乔安娜却死也不愿意回家了。因为她住的地方,知道的人还挺多。她虽然刚毕业四年,但靠着敢拼敢闯的精神,推出了十几篇重量级的深度报道,被评为广州市“十佳记者”。广州的记者群体是非常庞大的,一个小女生四年时间能打拼出自己的名声,付出的努力和经历的风险是旁人难以想象的。很多凶险的调查行动,乔安娜都挺过来了,她的心理素质逐渐强大起来,小风小浪根本惊扰不了她,但是这次新闻调查,她却感到比以往的任何调查都要凶险。最起码,以往调查时遇到的人再凶,也没有拘押人的,更没有敢派人追杀到广州的。那家工厂,到底是干什么的?李军只是直觉不好惹,对他们做什么根本不关心,他的任务是保证乔安娜的安全。四天前,乔安娜在不跟他打招呼的情况下一个人去了大连。他完全不知道她的行踪,到报社里找领导询问,领导也迷糊,因为乔安娜最近报了好几个选题,都批准了,也不知道乔安娜进行的是哪一个选题。最后李军花了老大力气才找到了她的踪迹,然后火速去龙城,将她解救了出来。现在,李军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乔安娜躺在沙发上,异常疲惫。这是广州市郊外的一个打靶场,李军的一个朋友在这里工作,他有一间宿舍空着,李军就借来安置乔安娜。这个地方条件虽然不好,但绝对安全。在这里,乔安娜解释说那家工厂是做蛋白质粉的。李军很意外,看那工厂傻大笨粗的,说是机械厂他倒还相信。再说了,即便是生产蛋白质粉的,只要规范生产,也用不着囚禁记者啊。看那些人穷凶极恶的样子,就好像刨了他们祖坟似的……对方到底干了什么,这么害怕被记者曝光?三、惊人内幕原来,乔安娜是在进行一个关于保健品的新闻调查。这款中文译名为“美宝韵”的保健品宣称是美国进口,内含十多种有机成分,尤其是采用了特殊的工艺制造,跟大西洋深海鱼油完美融合,白领吃了精神百倍,老人吃了强身健体,小孩吃了脑瓜聪明……李军对“美宝韵”非常熟悉,因为一年来,这个产品在各大卫视上大做广告。乔安娜说,这款产品不仅是国产的,而且还采用了转基因粮食做材料。国产的只要质量好,也没什么;采用转基因粮食做材料,也不是大问题,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实转基因食品对人身体有危害。真正的要害在于,她在调查时发现,这家公司生产车间卫生严重不达标,车间内老鼠乱窜,而且部分产品已经发霉变质……李军听得怒火万丈,前不久他还给老妈买了两盒美宝韵呢。他连忙打电话,让老妈赶紧把美宝韵扔了,老妈当然舍不得,李军急了:“下嘴的东西一定要慎重,我现在就跟记者在一起呢,记者亲眼目睹的还有假?您不要心疼这个钱,赶紧扔了!”挂了电话,乔安娜再看他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说实话,当胡金刚给她找来保镖时,她挺反感的。不是她不知道胡金刚在意自己,而是胡金刚在介绍保镖时,强调了这个保镖的价钱。二十万!她做记者一个月五千多块钱怎么了?职业幸福感难道仅仅是用金钱衡量的吗?现在,乔安娜看李军的目光变了。李军虽然没多少文化,看似冷冰冰的,但其实骨子里是个好人。李军挂了电话后仍然很愤怒,那家工厂设在千里之外,主要销售点却在华南一带,生产商一边将定价设得高高的,给人感觉是高档营养品;一边又极力压低成本,不惜用千里之外那家形似村办企业的工厂生产。估计他们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所以厂子找工人时也倾向于找泼皮无赖。这种厂子身在城郊小镇,当地即便知道厂子有问题,为了利税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华南的消费者吃出问题,因异地执法的难度,也不太容易追查到这个厂子。但他们没有想到,一个瘦弱的女记者,居然会找上门。这些人胆大包天,居然把她囚禁起来,企图恐吓她放弃调查。当乔安娜被李军解救后,他们就通知了广州公司,广州公司又找到了当地的黑道人物,企图解决这个麻烦。四、脆弱爱情李军在屋子里烦躁地踱步,这种垃圾企业,该怎么治他们呢?说到惩罚,乔安娜哈哈大笑起来。她得意地告诉李军,这家保健品的幕后生产商,控股人居然是美国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她把这个丑闻披露出来,那家美国上市公司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李军不解,一篇新闻报道的威力那么大?乔安娜举例说,近来新快报记者陈安洲报道中联重科涉及虚假交易,一则报道就让中联重科在香港的股票市值蒸发了近百亿。现在陈安洲的报道被证明是虚假的,是竞争对手为了整中联重科买通了他搞的假数据,但中联重科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还有美国浑水公司指责中国互联网公司网秦披露信息不实,网秦在美国股市的股票一天就被腰斩了。李军感叹,舆论这么厉害啊!乔安娜也同样感叹,是呀,舆论的杀伤力是很强大的。尤其在美国股市,一家公司如果涉及欺诈坑害消费者,那就是灭顶之灾。肯德基因为咖啡太热烫了一个老太太,就被罚了几百万美元。光一个虚假广告就能让这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跌到死,更别说产品危害消费者健康了。李军明白了,正是这件事影响过于巨大,所以对方才不惜在广州堵截乔安娜。想到这里,李军不禁紧张起来。乔安娜疑惑地问:“难道,这里也不安全?”李军点点头,说:“这个地方,还有一个人知道。胡总。”半个月前,李军带他来这里打过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会儿胡总会给你打电话,让你不要发那个报道……”乔安娜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她的电话就响了,果然是胡金刚。他在电话里说,刚才跟一个重要朋友见面,这个朋友准备入股他的公关公司,金额达三千万。“安娜,有了这三千万,我们的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咱们先移民,买个海边别墅,你不是最喜欢南非的海吗?我打听过了,南非那边的海边别墅不过两百多万美元……”“你是不是让我不要报道‘美宝韵’了?”乔安娜打断道,“这个线索当初还是你提供给我的!”胡金刚呵呵笑道:“是啊,这个报道是我鼓励你做的,不这样做,他们怎么肯平白无故地拿三千万来入股?这只不过是封口费而已。宝贝,出此下策,我也只是为了咱们俩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乔安娜愤怒地吼道:“胡金刚,你说你爱我,可你知不知道,我在那个破工厂被囚禁时多么害怕多么绝望,那帮人完全会杀了我灭口啊!”胡金刚叹口气说:“富贵险中求,要不然我们空口白牙的,能让人给三千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知道害怕了就会乖乖地付钱!好了,咱们不争了,你做记者这几年,出生入死,得到了什么?你一个弱女子真的能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得了吧,别在我面前装高尚了!听我的,不要报道。总编不是说了嘛,你的选题通过了好几个,你完全可以做别的……”乔安娜一直以为自己和胡金刚的爱情是不掺任何杂质的,现在却完全醒悟过来,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胡金刚,我的世界你根本不懂!”胡金刚呵呵一笑,笑中带着些许无奈些许残忍:“那就别怪我了。我知道你们在靶场,李军是我的人,他捏死你很容易。”胡金刚给李军打电话:“军子,你渴望发财,可是人无横财不富,我给你三百万,做掉乔安娜!”李军呵呵一笑,说:“胡总,还是你了解我,知道我爱财如命。同时,你还知道我头脑简单,我找不到乔小姐时,是你指点了我。我下了飞机后,机场停车场还停着你的越野车,哎呀,我怎么就想不到,背后是你在谋划呢……”尾声乔安娜脸色煞白,其实在她看到那辆越野车时,心中是闪过一丝疑惑的。她后来想,李军可能是开着越野车从广州来到龙城,毕竟现在高速公路发达。现在想来,那辆越野车,显然是事先有人准备好放在那里的。胡金刚很有信心地说:“靶场那里真是个好地方,杀个人根本没人注意。三百万啊,军子,这笔钱不是小数目,我相信你分得出轻重。”“你错了,”李军冷笑,话语如冰,“胡总,我的世界你根本不懂!”李军带着乔安娜火速离开靶场。靶场外,两辆轿车疾速驶来,刚刚见过的黑胖子手上打着绷带坐在副驾驶位上……李军马上带乔安娜折返回来,乔安娜不解地问:“你怎么往回走啊?”李军笑着说:“你忘啦,这里是靶场!打靶的地方会没有枪吗?”枪,真的比什么武器都好使。哪怕只是端着,就能令几个大汉不敢上前。李军以前就是混社会的,在道上也有些名气,这些人知道他的名字,也知道他的手段。他们是收了胡金刚的钱,但他们可不愿意为了钱而拼命。人们只知道这些人的凶狠,其实凶狠的另一面就是虚弱,遇弱则强,遇强,则马上弱得一塌糊涂。他们走后,乔安娜用手机编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华尔街日报驻中国办事处。一个月后,美宝韵早已经臭名昭著。乔安娜在食品安全上报道的卓越成绩,使她名声更盛,追求者也增加了不少,但她却对人说:“抱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对方讶异:“啊?你男朋友不是进看守所了吗?”在看守所里,胡金刚看到两人手上戴着的情侣戒指:“上面没有钻石,肯定是一两千块的货色。乔安娜,你居然会舍弃海边别墅和那三千万,跟这个小子在一起——看来,你们的世界我真的不懂!”乔安娜笑,很多人跟胡金刚一样看不起李军,但只有经历过危险的人才知道他是多么有魅力,经历生死的她已经爱上了李军。现在的李军成立了一家安保公司,他对胡金刚倒是挺感谢的,感谢他让自己洗脚上岸,感谢他制造机会让自己认识了乔安娜……
千里追杀女记者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