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官司的故事

意外(小小说)
这天,约翰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从屋外传来了一阵大声的争吵,他开门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只见两位小伙子站在路旁,争吵得很是激烈,看样子,在他俩之间发生了不小的矛盾。而那两位小伙子,约翰认识:一位叫汤姆,一位叫杰克。约翰知道,汤姆和杰克不但是邻居,而且是一对好朋友,他经常看见他俩一道散步、打篮球,相处得非常融洽,从来没有吵过架,今天他俩这是咋啦?约翰听了一会儿,听出来了:爱画油画的汤姆,把一幅自己画的油画借给杰克欣赏,而杰克一不小心弄坏了那幅油画,汤姆为此大发雷霆,要求杰克赔偿,而杰克不愿意赔偿,为此,两人在路边争吵了起来。听明白了事情的原由,约翰觉得汤姆有点过分:虽然他借给杰克欣赏的那幅画,一定花费了不少的心血,但既然他与杰克是好朋友,那么就不应该为了画被损坏这件小事伤了和气,更不应该要求杰克赔偿。想到这,约翰连忙走上前去,劝汤姆不要为了区区一幅画与杰克闹翻脸。汤姆一听,差点跺起了脚:“区区一幅画?约翰,你知道那幅油画值多少钱吗?不行,杰克一定要赔偿我的损失……”约翰劝解了半天,也没能说服汤姆放弃赔偿的要求……最后,汤姆冲着杰克道:“杰克,如果你不赔钱,我就将你告上法庭,让法官判你赔偿我的损失!”说着,汤姆扬长而去。约翰以为汤姆只是说说气话,不会真的跟杰克打官司,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第二天上午,他看见汤姆急匆匆地走进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汤姆去找律师,显然为了同杰克打官司。约翰连忙把汤姆的举动告诉了杰克,并劝说杰克也聘请一位律师,有备无患。杰克却显得毫不在乎。约翰好心地再次提醒道:“杰克,如果你不进行认真的准备,在法庭上你会吃大亏!”杰克却仍然无动于衷。杰克的态度不禁让约翰替他感到担心:汤姆正紧锣密鼓地准备打官司,而杰克却一点儿也不采取应对措施,甚至连律师也不聘请,这也太掉以轻心了,看来,这场官司杰克凶多吉少!一星期后,汤姆果然起诉了杰克,约翰心想:这下该引起杰克的重视了吧?他该忙着聘请律师,认真准备应诉了吧?可出乎约翰意料的是,杰克依然显得很悠闲,甚至经常在街上一身轻松地散步。不久,汤姆起诉杰克一案开庭了。暗暗替杰克捏着一把汗的约翰,来到法庭旁听。汤姆显然进行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他坐在原告席上,先绘声绘色地述说杰克怎样毁坏了他的一幅油画,然后说自己画的那幅油画,非常精美,充满了艺术气息,具有非常高的艺术水准,它的毁坏,导致他蒙受了重大的损失……听着汤姆的话,坐在旁听席上的约翰不禁感到很生气,心说:汤姆啊汤姆,你难道忘了,你与杰克既是邻居,也是一对好朋友吗?你为了一幅画,将杰克告上法庭本已不该,现在又如此咄咄逼人,哪里还有一点邻居、朋友的情分可言?真是太过分了!半个多小时后,汤姆才结束了陈述。紧接着,汤姆聘请的律师开了口,他引用了许多法律条文,振振有词地阐述杰克毁坏汤姆的画,是多么的不可原谅……约翰注意到,在汤姆和他的律师慷慨陈词的时候,杰克坐在被告席上,脸色苍白,显得很是手足无措,以前那种悠闲、漫不经心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约翰忍不住在心里头责怪起杰克来:杰克,现在知道汤姆的厉害了吧?如果你事先聘请个律师,认真地准备应诉,此刻,你哪里会这么手足无措?约翰正在心里头嘀咕着,这时,汤姆的律师代表汤姆向法庭提出,要求杰克赔偿5万美元!约翰吃了一惊:这汤姆,真是狮子大张口,区区一幅油画,竟要杰克赔偿5万美元,简直不可理喻!汤姆的律师发完言后,便到了杰克进行辩护的时间,约翰暗暗在心里头鼓励杰克:杰克啊杰克,你一定要好好地辩护,让一点儿也不顾及邻居、朋友情谊的汤姆空手而归!杰克开了口,他先说自己何时借了汤姆的画,拿回家去欣赏,然后,他将自己于无意之中毁坏了汤姆的那幅画的过程,详细叙述了一遍。约翰一边听着杰克的辩护,一边忍不住摇起了头,心说:杰克啊杰克,你如此说话,哪像是在替你自己辩护,倒像是在替汤姆作证——杰克,你这是咋啦?让约翰更加感到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杰克叙述完自己毁坏那幅画的过程之后,顿了顿,然后又开了口,说起了汤姆那幅画的价值。要不是在法庭上,约翰肯定会大声提醒杰克,把汤姆的画贬得一文不值——只要让法官相信汤姆的画一文不值,那么,法庭便不会作出让杰克进行赔偿的判决。毫无疑问,这是杰克的一个机会。而让约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是,杰克竟然大谈特谈起了汤姆的画的艺术价值,甚至说正因为汤姆的画让他如醉如痴,所以他才一不留神毁坏了那幅画。哪有这样替自己辩护的?约翰急得差点跺起了脚。这时,杰克清了清嗓子,又说道:“汤姆的那幅画,确实至少值5万美元!”由于有了杰克这样的“辩护”,法官毫不留情地判决杰克赔偿汤姆5万美元。走出法庭,约翰不禁很是感慨:汤姆真是幸运,遇上了杰克这样的蠢货,非常轻易地赢了官司,获得了5万美元;而杰克只是个小职员,5万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上哪里才能弄到那么多的钱赔偿给汤姆?这时,一群电视台、报社的记者一拥而上,采访起了汤姆和杰克,面对着话筒和镜头,汤姆和杰克侃侃而谈……在约翰想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杰克因为要筹集那5万美元的赔偿款,肯定会整天愁眉苦脸,而他与汤姆的友谊,因为这场官司绝对会一去不复返。然而出乎约翰意料的是,杰克仍然整天笑嘻嘻的,一身轻松,而且,他与汤姆仍常常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一点也不像刚打过官司的样子。约翰百思不得其解,一天,他悄悄地问杰克:为何一点儿也不记恨汤姆?杰克满不在乎道:“我为什么要记恨汤姆?其实,我赔偿给汤姆的那5万美元,是汤姆事先给我的——我只是帮他打了一场官司而已,并没有一点儿损失。那天我在法庭上有点儿惊慌,那是努力装出来的,为的是让这场官司看起来更像真的。”约翰大吃一惊,连忙询问究竟。杰克说:“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汤姆喜欢画画,并想依靠卖画赚大钱,但一直苦于没有名气,没人买他的画。不久前,汤姆苦思冥想一番后,想出了一条计策:让杰克假装毁坏了他的画,然后,他将杰克告上法庭。汤姆说服了杰克,两人依计而行。汤姆先与杰克吵上一架,造出声势,然后,汤姆将杰克告上法庭,杰克则在法庭上“配合”地陈述自己毁坏了汤姆的一幅画,而那幅画非常具有艺术价值,至少值5万美元。如此一来,法官只能判决杰克赔偿汤姆5万美元。这场官司引起了许多记者的关注,他们纷纷进行了报道,汤姆的名气因此一下子就上去了,市民们据此认为,汤姆的画画得很棒。而汤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因为这样一来,他的画就不愁没人买了。听完杰克的一番话,约翰不禁恍然大悟……
离奇的官司
2008年台湾富豪王永庆过世后,家族争产不断。但王永庆的子女争得最多的不是股权和房产,而是他生前收藏的8.5吨树瘤。这树瘤可不是普通的树瘤,是有着两亿年历史的贝壳杉树瘤,因其吸收日月天地精华,拥有难以匹敌的耐久性,所以价值连城。那群人为了区区8.5吨树瘤斗得头破血流,这里却有一对新西兰的瑞文·博德和葛瑞·博德兄弟,守着世界上十分之一的贝壳杉,坐拥着亿万财富。如今,这对兄弟的日子也不好过,还摊上了官司,这是为何呢?负债累累到一夜暴富2010年,是32岁的瑞文·博德和34岁的葛瑞·博德的倒霉年。兄弟俩贷款100多万新西兰币,在奥克兰租了100多公顷土地,养了300头奶牛。新西兰的气侯被公认是世界上最舒适的,可是这一年,却出现了五十年不遇的干旱。奶牛们渴得饿得直叫唤,产奶量比以往缩减了六成。2010年年底,瑞文和葛瑞急得团团转,可老天还是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奶牛们瘦得皮包骨,银行的还贷期迫在眉睫。兄弟俩想把奶牛卖了,可因为干旱有太多人在卖奶牛,市场价格极低。就算把奶牛宰了卖肉,他们也还要欠下60万巨额贷款。怎么办?瑞文和葛瑞不甘心去申请破产。毕竟,那以后就永远是彻底的无产者了!就在两人急得想去抢银行的时候,他们88岁的爷爷罗汉尼想到个办法:“要不把咱们家的那块森林卖了吧,换点儿钱!”原来,博德兄弟的老家非常偏远,算得上是深山老林。其实兄弟俩早就想过把那块带森林的土地卖了。可是几百公顷土地叫价30万新币,最后还是无人问津。2011年4月的一天,罗汉尼幼时的好友弗兰克来家里做客。兴奋的罗汉尼驱车带着弗兰克到他们家的原始森林里转了一圈。看着那些无人打理却生长繁茂的百年树木,已是新西兰考古界权威的弗兰克惊奇地发现,这些树木可不是一般的树木,而是全世界都罕见的贝壳杉!贝壳杉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神奇的树木。若把这种树木沉没于沼泽中,即便经过长达四万五千年岁月洗礼,它仍然不会腐朽。而且,其价格也是万树之王。据弗兰克估算,以现在的森林价值,最关键是里边贝壳杉的价格,他们家拥有着应该是上亿元新西兰币的财富。瑞文和葛瑞之前从没关注过“贝壳杉”这个词。在他们查了众多资料后,发现自己竟然是亿万富翁,惊喜得多天睡不着觉。因为幸运的贝壳杉,瑞文和葛瑞觉得命运来了大转弯,从负债累累的银行欠贷者,转瞬变成了坐拥数亿元财富的富翁。不仅他们自己,就连两人的妻子和孩子也跟着沾沾自喜,梦想着日后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亿万富翁的窘困生活作为考古学家,弗兰克把自己的巨大发现透露给了媒体。“新西兰发现了960公顷的贝壳杉,一对兄弟由负翁成了富翁”,立即成了最传奇的新闻。有媒体记者访问瑞文如何对待这笔从天而降的财富时,瑞文说:“我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用一小部分贝壳杉换成钱,先把银行的贷款支付了!”不料,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和环保组织者的注意。几名警察先后登门,出示了相关文件:贝壳杉为国家和世界级保护资源,不得私自砍伐和买卖,否则就是违法。暴躁的葛瑞急了:“我不砍伐不买卖,我怎么能有钱。我们欠着巨额贷款不说,每年还要为这片森林缴纳上万元的地税。我拿什么交税?”警察为他想出了个主意,贝壳杉是国家乃至世界珍稀资源,应该可以向政府申请地税减免。这招果然有效。这1万元的地税,瑞文和葛瑞终于不用付了。兄弟俩曾有过短暂的“天上掉馅饼”的幸福感,可结果发现这块馅饼不过是掉在了纸上,纸上的馅饼顶多能起精神安慰的作用,不能当饭吃。由于贝壳杉无法砍伐和买卖,他们只能看着自己的那笔巨额财富流口水。为了还迫在眉睫的银行贷款,两人又相继去农场做工了。可是,即便如此,“亿万富翁”的身份还是给兄弟俩带来了麻烦。在这之前,由于他们的收入低,孩子们是可以领牛奶津贴的。若省吃俭用的话,一家人维持生活也总还绰绰有余。可现在,由于他们“资产过亿”,自然不能领牛奶津贴这种穷人福利了。两家人的生活,反倒比原来还艰难了。2011年底,葛瑞看着两家过得寒酸的圣诞节,又看到黑市上水涨船高的贝壳杉价格,决定铤而走险。他去劝瑞文:“你看,网上总有人要收购贝壳杉,现在全世界货源都稀缺。不如,我们也砍几棵树卖吧!”一向遵纪守法的瑞文立即拒绝了。理由是:就是饿死,也决不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当来自印度的木材商人洛塔来到瑞文家的时候,看着他们家住着简陋的小木屋,每个孩子都光着脚,裤子全都磨出了洞,不禁感慨唏嘘:“你们是亿万富翁啊,全世界的贝壳杉不超过1万公顷,你们就拥有十分之一。你怎么能揣着金子挨饿呢?”他还为瑞文支招:“警察说不让你们砍伐,那纯属胡说八道。若有人敢私自踏入你的森林,你拿枪打死人都不算犯法。新西兰不是有法律规定,私有土地和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吗。所以,警察是无权干涉你们处理自己的森林和树木的!除非他们先推翻国家的宪法!”瑞文的老婆维尼亚也不停劝说他:“那么大的原始森林,你在中间砍下几十上百棵树,谁能发现啊!那一点儿树对整个森林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再说,我们自己森林里的一点树木,用来解决自家的燃眉之急也是天经地义的。你怎么就那么呆板呢?”看着葛瑞已经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砍了十几棵大树,瑞文终于卸下了心理防线,加入到了一同砍伐贝壳杉的行列。官司之后反省深刻到2012年8月,瑞文和葛瑞相继砍了50多棵贝壳杉,同时加上收集森林中贝壳杉的树胶,两人的贷款终于陆续还清了,钱袋也变得鼓胀了。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们的私自砍伐行为还是被住在森林另一头的邻居伦勃朗发现了。伦勃朗有一个观测天文的高倍数望远镜。晚上他爱用这个观测星空,白天,他会偶尔借助它逡巡一下自己的领地和森林。这天,他就用这个高倍数望远镜看到了森林深处正在砍树的博德兄弟。为了收集证据,他还给兄弟俩录了像、拍了照,随后报了警。警察带走了瑞文和葛瑞。由于人证物证确凿,新西兰北岛地方委员会指控他们违反环境法院命令,在受保护湿地上非法排水并且采伐昂贵的沼泽贝壳杉,要求判处他们三个月监禁。博德兄弟的家人赶紧请著名的律师耐特·格林为他们申请无罪辩护。为了博取公众的同情和支持,耐特在媒体发布会上公开宣称:“宪法第一条就写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甚至不能受到强权和法律的侵犯!这对兄弟如若被判处监禁,那就是法律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若当局强行去干涉他们如何处理自己的私有财产,那就是强权滥用了,法律过界了!法律对这对兄弟俩的不公,那就会造成对所有公民的威胁……”耐特的话很有说服力,最开始时,很多人对他表示支持,对这兄弟俩表示同情:“自己的森林,自己无权处置又不能砍伐,这不合道理嘛!再说,他们还欠了银行几十万贷款,他们没申请破产,赖掉这笔帐,说明他们是好样的。贷款可是每年17%的利息啊,他们又不是砍光了整个森林,只砍了几十棵树,这总还情有可原、值得理解!”也有人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发表观点:“要是我坐拥亿万财富,却让我碰都不碰一下,这简直是折磨。”可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有虔诚的宗教徒说:“法律是规定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可在你土地上的就算是你的财产吗?比如说,我们花园中玫瑰花丛中的小鸟,比如说住在你家田地里的兔子和野鸡,比如说,长在我们土地上的百年老树。它们都不算是财产,它们是我们的客人和朋友,或者说我们是它们的客人。人类的生存应首先以遵守与万事万物的和平相处之道才行,而不是砍伐破坏它们!”新西兰有一个党派叫“绿党”,虽然绿党没有执政过,但绿党的“环保”理念,已渗透人心。绿党的发言人公开发表声明说:“虽然新西兰是世界上人类最晚涉足的地方之一,可人类的染指和涉足,还是对野生生物及其栖息环境造成了大量的损害。我们一定要努力把这种损害降到最低。”虽然媒体和舆论议论的热闹又激烈,可这还是左右不了法律的判决。尽管律师耐特死死抱住“法律自相矛盾”的说法不放,认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甚至不可以被其他法律条约左右”,但瑞文和葛瑞还是被法院判决。他们没有被判监禁三个月,而是被判到白雪皑皑的汤加里罗山公园做三个月的义工,而且法院不接受他们的上诉请求。瑞文和葛瑞无奈地来到了汤加里罗国家公园。在这个公园徒走一趟,需要七天时间。瑞文和葛瑞在三个月的工作期间,也只是像众多游客一样,沿路走了四个来回而已。白雪皑皑覆盖的山脉下,各种植物荫郁茂盛,湖水清澈见底,游鱼细石,尽览眼底。兄弟俩由最初的愤愤不平、唠叨抱怨到最后变得心平气和并不断反思起来。由于工作关系,这期间,兄弟俩救了30多棵要倒的树,8只受伤的鸟,3个被困在森林中弹尽粮绝的旅客,还收养了两个无家可归的小考拉。在3个月工作结束之后,瑞文在他的博客上写道:“我们曾经认为法律判决不公,我们曾觉得自己委屈,我们曾觉得坐拥亿万财富却不能染指是一件痛苦的事,可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们的财富归全人类所有!”葛瑞也说:“与做一个砍掉森林而换得金钱的富翁相比,我反倒认为做一个守住这个宝藏的穷光蛋,会更快乐、更有价值!”
兄弟负债累累吃官司,坐拥亿万
李敖大师的犀利是出名的,善于找证据、乐于打官司也是举世皆知。很多人都怕李敖,因为一旦惹了他,绝无好果子吃。近来,热播的谍战剧《黎明之前》不小心“走火”,竟然惹到了李敖头上。该剧有一集,出现了这样的镜头:特务齐佩林拿了一张全家福给局长谭忠恕看,而这张全家福的原始版正是李敖早年的全家福,只是李敖的头像被调包成了剧中人物“马蔚然”,而年幼的儿子李戡和妻子王小屯则“客串演出”。李敖大师的“粉丝”遍布大江南北,很快,这张ps过的全家福便被传到网上,并被广泛转载。一名北大的学生看见这张“全家福”,异常愤怒,他激动地说:“剧组擅自使用照片,并对照片进行改动,属于侵权行为,我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此人正是李敖大师的儿子——李戡。到底虎父无犬子,“法律”二字掷地有声。人们都猜测,《黎明之前》剧组可能要吃官司了。该剧导演刘江得知此事后,颇为忐忑,他承认确实是剧组的失误,并解释:“因为饰演马蔚然的这个演员不是每场戏都在,恰巧剧情又需要他的全家福,而他的妻子和儿子在剧中都没有出现过,所以道具师就偷懒,没有专门找人来扮成马蔚然的妻子和儿子拍照,而是顺手找来一张,谁知竟然是李大师的。”但不管怎样,《黎明之前》已经在李敖“头上”动土,李戡说过,他要把这件事告诉家人,李敖会怒发冲冠地发出律师函吗?事情似乎渐渐趋于平静。这一天,《黎明之前》剧组有关人员专程来到北京,希望能找到李戡并当面承认错误。他们本来做好了吃闭门羹或被拒绝原谅的准备,没想到,李戡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们,还欣然接受道歉,并爽快地表示,既然是误会,就不会放在心上。李戡的态度当然代表了李敖的意见。有记者就此事专门采访了李敖,李敖大笑三声,说:“国民党费尽心机,没能拿掉我的脑袋,现在一个剧组的道具师,却轻易地拿掉我的脑袋,真有意思。”在李敖的笑声中,冒用照片事件就此打住。人们不禁奇怪,李敖这次为什么没有打官司?原因大概可以从他说过的一句话中得知:得饶人处且饶人。在李敖犀利的背后,其实有一颗宽容的心。对于大是大非问题,拒不退让,较真儿到底,抗争到底,而对事关个人名誉、利益的小事,大可不必过分在意,尽可用包容来化解掉,这便是大师风范吧。
李敖竟然没有打官司
有一只狼,在狼群里找不到吃的,于是它就去找绵羊。看到绵羊身上那一团好肉,狼馋得口水直流,它对羊说:“喂,我想吃你身上的肉,成不?”羊说:“我每天要跑很远的路才能吃到草,我活得不容易啊!”狼说:“说那么多干吗?我是狼,要解决肚子饿,我不吃你吃谁呀!”说着猛扑上去咬下了羊的一条腿。绵羊少了一条腿,气愤地去找狐狸大律师讨公道。狐狸说:“这好办,你让我先吃了你另一条腿,好让我有力气去为你办事呀!我这会儿肚子正饿着呢,再说我也没有白吃你呀,对不?”绵羊为了告倒狼,所以只好忍痛舍了一条腿给狐狸。狐狸帮绵羊把状子递到了狮子法官那儿。狮子对绵羊说:“这案子看起来理是在你一边,不过要告倒狼也不那么简单,狼是比你高一级的动物,社会关系又多,如想打赢官司,你是否可以再牺牲一条羊腿,让我好去打点打点?”到了这个份儿上,绵羊也顾不得是否又少了一条腿,心一横就把另一条腿交给了狮子……后来,这场官司真的打赢了,狼被判故意伤害罪锒铛入狱!可是绵羊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它只剩下一条腿了……
打官司
我和先生在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尔图郊区买了一栋别墅。不久,一个国内来的朋友张铁打来电话,说他开了一家家政公司。我想了想,决定帮他介绍一笔生意:“我的邻居西蒙太太好像缺个钟点工……”顺便把西蒙家的电话也告诉了张铁。两周后,我收到一封来自法院的信。打开一看,“西蒙太太控诉吴明明泄露她家私人信息,对她造成伤害……”张铁也随即给我打来电话:“你的邻居把我告了,说我打电话骚扰她,要索赔两万欧元。当时西蒙太太问我电话号码哪儿来的,我为了套近乎说是你给的。”不久,法庭开庭审理我的案件,判决如下:“吴明明泄露私人信息,处罚金5000欧元。”我不服,眼泪喷涌而出,西蒙太太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偶尔会有找西蒙家的电话打到我家来,每次我都会极不耐烦。直到有一次,一个同事打电话给我:“明明,赶紧去买点儿粉丝、香菇,周末我们上你家吃火锅。”我说:“好啊,都来吧。好久没有痛快过了,都是让隔壁给害的。”朋友说:“是西蒙太太吗?我觉得她挺好的。”我问:“她好吗?你怎么认识她?”“刚才我打错电话了,开口就叫她去买粉丝,她马上就说好,还问我都喜欢吃什么中国菜,我就把你平时给我们做的告诉她了,她又问中国人喜欢什么,我让她去问你。她很热情,一点儿也没责怪我打错电话。”过了几天,我下班时在门口碰到西蒙太太,她居然跟我说:“我得谢谢你,确切地说是谢谢你的朋友。”我莫名其妙。她说:“有一天你的朋友打错了电话,是我接的,我从他口中知道了中国人爱吃粉丝,正好我工作的超市开始经营中国食品,我主张他们进一些粉丝、香菇,现在生意特别好,老板对我另眼相看。”我一听,骨子里的热情劲又上来了,说:“这点儿小事,不值得谢,你要问我们中国人喜欢吃什么,我太清楚了,都可以告诉你,省得你再花钱做市场调查了。”西蒙太太如获至宝,一一记下。后来我收到一笔匿名汇款,刚好是5000欧元……•下一篇故事:一切都可以继续
我在葡萄牙吃电话官司
在一座山上有一棵树,树上住着麻雀,树下住着老鼠,他们是邻居。一天,他们吵了起来。老鼠说麻雀屎弄脏了他的粮食;麻雀说老鼠把树根挖空了,风吹来,差点把他的窝摇落。两人争执不下,都到猫那里去告状,让猫来评评理。猫听完他俩的陈述,说:“我从不空着肚子判案,不如把你们都吃了,免得你们再胡闹。”话音刚落,一口吞掉了麻雀,老鼠转身刚要逃掉,被猫一把抓住,也吃掉了。
老鼠和麻雀打官司
自从狐狸骗走了乌鸦的肉之后,乌鸦心里很不平衡,于是她决定去告狐狸。狐狸说:“伟大的法官大人,我非常冤枉,因为我根本没有偷骗它的肉,是肉自己掉下来的,正巧掉到我嘴里,我说的都是实话,如骗了你,我甘愿受罚”。猴子审判长被搞糊涂了,她就问山羊陪审员怎么办,老山羊说:“你去找大象教授,他会帮你的”。大象知道了说:“我这有一台测慌仪,你拿去用吧”。狐狸听了恐慌的说:“是我偷骗的我认输。”就这样,狐狸被活捉了,他们又回到的法庭,狐狸把肉赔给了乌鸦。乌鸦叼着肉,飞走了。
狐狸和乌鸦打官司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