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在行的故事

《列女传》:“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征舒之母,御叔之妻也。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一句话道出了夏姬的外貌,她是众多男人争相追逐的对象,看到她美貌的人没有为之倾倒、迷惑的。夏姬是春秋时期艳名远播的美女,她生得明艳不可方物,尤其是落泪的时候,梨花带雨,尤为楚楚可怜。这样的女人不仅有漂亮的外表,还有着高超的房中之术,尤其是后来陈灵公听说了夏姬,容颜不老,面容如十七、八岁的女子模样,而且精通房中之术,交接之妙。陈灵公听说之后便极其向往,恨不得立刻见到夏姬。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少年时期不懂得男女之防就和庶兄发生了关系,三年之后庶兄公子蛮去世,郑穆公将爱女嫁给了夏御叔,夏姬和夏御叔一起生活了十二年,这十几年时间,她是一个普通的主妇,为油米酱醋操心,而夏姬成了株林的女主人后,似乎也在她的身上看出了一个贤惠人妻的影子。好景不长,夏御叔病故了。郑国派人将她的儿子接回去,她一送走儿子夏徵舒,又沉浸在株林,偌大的株林夏姬一个人主,难免冷清,于是宁静的株林逐渐热闹起来。她生命中的第三个、四个、五个男人继续出现,当时陈国的国君是灵公,陈灵公是个好色的君主,他在孔宁口中听说了夏姬的魅惑,见识夏姬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两个大臣孔宁、仪行父和国君公然子在朝堂上拿出夏姬赠送的贴身衣物,畅谈株林艳事。正直的大臣泄冶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夫泄冶劝谏陈灵公,三人不仅不听,孔宁、仪行父还杀了泄治。“胡为乎株林从夏南,置酒欢会兮,从夏南。”这是收录在《诗经》里的一首诗歌,讲述的是陈灵公的车频繁出入株林,夜夜笙歌,说是为了见夏徵舒实则是在与夏姬私通,《诗经》里没有明说私通之事,但是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此时的夏征舒18岁了,史书上记载说他力大无比,沿袭了父亲的官职。夏徵舒本来就知道这些民间的风言风语,对母亲的做法不满,对陈灵公这几个人不满,结果陈灵公偏偏撞在了枪口上,有一次,陈灵公对仪行父说:“你看看,夏徵舒眉眼间挺像你的。”又将三人和夏徵舒做了个对比,还哈哈大笑,夏徵舒听到这里,觉得气愤又耻辱,对陈灵公恨之入骨,他二话不说,转身走进屋子里,拿起了弓箭就射向了陈灵公,陈灵公一命呜呼,孔宁、仪行父吓的赶快逃亡,就逃到楚国去了。逃跑到楚国的二人,请求楚王做主制裁夏徵舒。公元前599年,楚国出兵伐陈,夏徵舒被五马分尸,夏姬作为战利品被带到楚庄王面前,夏姬的到来惊艳了楚王,楚王想将夏姬纳入后宫,却被大臣劝止,此女是不详之物,会祸乱国家的。楚王听进去了,便将夏姬赐给了一个丧偶的老贵族连尹襄老。不久,这位老臣战死,他的儿子占有了夏姬,当然夏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黑要也不是她的最后一位男人。十余年后,楚王去世,夏姬此时也已经老去,而有一个男人却对她说:“归,吾娉女。”回来吧,我娶你。这个男人就是巫臣,也是夏姬生命中最后一个男人,夏姬最后的归宿。夏姬前半生有过很多男人,后世人都称她为祸水,她是不幸的,成为男人手里的玩物,她又如此幸运,遇上了真心对她好的人。即使她前半生与诸多男子纠缠不清,但即使是这样,到最后还是有个人愿意对她说,回来吧,我娶你。何其幸运!
夏姬对房中之术很在行吗 夏姬
2008年9月17日,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派出所接到一名年轻女孩的报案,称有人对她实施了迷奸。随后,警方根据她的证词和所提供的证据迅速拘留了3名犯罪嫌疑人。让办案民警感到惊讶的是,施暴者竟是兰州一位赫赫有名的千万富翁!而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有协助强奸嫌疑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女孩的亲生父亲和哥哥。小保姆竟成家人最大“靠山”甘肃省榆中县鲁家沟村的农民孙孝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女儿孙玉梅有一天竟会成为他们这个穷家的最大“靠山”。今年56岁的孙孝发和王腊香夫妇育有一子一女,1983年出生的孙玉海比妹妹孙玉梅大4岁。2001年8月,孙玉海考取了兰州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的财会专业,可每年几千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却让孙孝发愁眉苦脸。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孙玉梅主动提出辍学打工供哥哥读书。她在县城当过服务员,2003年3月又在省城兰州找到了一份做保姆的差事。雇主董丽文是全职主妇,她丈夫周国安是兰州市科兴建筑材料公司的老总,他们有一个11岁的女儿。周国安总是很忙,董丽文找保姆其实也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所以,周家的家务活儿并不算多,但每月500元的工资在当地却不算低。逢年过节,董丽文还会把公司发的一些福利品送给孙玉梅,周末还允许她去看望哥哥。孙玉梅对周国安夫妇非常感激,做事更是尽心尽力。她不但做事手脚麻利,还跟董丽文很谈得来,深得她的欢心。2004年7月,孙玉海从兰州市工业学校毕业后,发现用人单位连本科生都不想要,何况大专生呢!无奈,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得知举全家之力供出来的大学生儿子在城里竟然找不到工作,孙孝发又气又急,跺着脚说:“你爹土里刨食一辈子,就指望你在城里找个好工作,光宗耀祖,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孙玉海闷声说:“要怪就怪你!人家的老爹要么有钱,要么有权,你既然什么路子也没有,当初凑什么热闹,非送我读什么大学呀!”一句话噎得孙孝发几乎背过气去。气归气,第二天孙孝发还是决定学人家去走走“路子”。可是孙家世代务农,他跑断了腿,才打听到一个远房叔伯兄弟的儿子在兰州市财政局当科员。他赶紧买了两瓶五粮液,两条中华烟,一路打听来到了那个远亲家,可被人家婉言拒绝了。孙孝发十分沮丧,他突然想到女儿也在兰州打工,便小心翼翼地拨通了周国安家的电话。碰巧电话是孙玉梅接的,她听说父亲进城了,连忙叫他下午来家里坐坐。因为董丽文刚好去美容院了,家里没人。来到周国安家豪华气派的大房子里,孙孝发惊得嘴都张成了“O”字形。当女儿得意地给他介绍周国安的建材公司是兰州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资产少说也有上千万时,孙孝发更是肃然起敬!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脑海,他试探地问孙玉梅:“梅梅,要不你求求周总,让你哥去他的公司上班,成不?”孙玉梅一听吓得头摇得像拨浪鼓:“爸,亏您想得出来!我不过是个保姆,人家凭什么要给我哥找工作呀!”孙孝发声泪俱下地对女儿说:“梅梅,咱家八辈子都找不出个有钱有势的亲戚,你叫爹求谁去呀!你跟周总说说,他万一答应了,你哥下辈子就有靠了,难道你忍心看着你哥没工作吗?”看到父亲这样,孙玉梅迟疑着答应说试试。第二天,孙玉梅找了个机会,把这件事先跟董丽文提了。晚上周同安回家后,董丽文便对他说了。周国安公司的财务部确实缺人手,可他问了问孙玉海毕业的学校和从业经验,不禁有些犹豫。然而董丽文说:“嗨,年轻人不都是边干边学吗?再说梅梅在咱家做得挺顺的,你就不打算让她多干几年?”周国安一向听妻子的话,便让她去告诉孙玉梅,让她哥下星期就来公司财务部报到,对外则称是人事部门从人才市场上招来的。得知哥哥能顺利进入科兴公司财务部,孙玉梅惊喜万分。她马上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人。孙玉梅帮哥哥在城里大公司找到了工作!这件事顿时在村里引起了轰动,当大家问起她为何有如此能耐时,孙孝发谎称女儿在科兴公司当“总经理助理”。2004年12月,孙孝发趁农闲到后山炸石头,想赚点零花钱,不想被飞起的碎石砸伤了胳臂,顿时鲜血直流。同去的人劝他:“你女儿那么有本事,你用得着拼死拼活挣这点小钱吗?不如叫她帮你在公司里找个轻松活儿啊!”一句话点醒了孙孝发:为何不让女儿再求求周总,让他给自己也安排一份工作呢?这一次,孙孝发打了杀好的半头生猪,直接找到了周国安家。一番寒暄后,他便提出,想在公司找点小活干。恰好这时公司门卫室有位老门卫退休了,周国安就安排孙孝发顶了这个缺,每月工资900元钱。虽然没有正式职工的福利,可是风吹不着日晒不着,收入比种地还强。孙孝发喜不自禁,3个月后,便在附近租了间房子,把老婆也接来了,家里的地租给别人种。虽然只是和老婆儿子一起挤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但孙孝发一家毕竟离开了土地,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对此,他们感到异常满足。再回村里时,大家看他们的眼光全是钦佩和羡慕的神色。有些也想去城里打工挣钱的人,甚至开始巴结孙家,赔着笑脸求他女儿也帮自己找份工作。孙玉海学历不高,却一来就被老总安排在公司的核心部门。当有人旁敲侧击地打听,他与周总到底是什么关系时,孙玉海就笑而不答。看着他神秘的样子,别人更以为他与周国安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2007年4月,有人给他介绍了新来的女大学生林婷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很快陷入了热恋,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儿子马上要娶城里的媳妇了!孙孝发感到自己家的日子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一切当然离不开他们家的“大恩人”周国安,他叮嘱女儿要好好侍候周总一家。可是,孙玉梅已经20岁了,很渴望出去闯荡一番。于是便向父母提出,想辞职去南方打工。女儿要离开周家?孙孝发意识到:她这一走,就等于自己家跟周家没有了任何联系,不但以后想求周总关照不好开口,就连眼前的一切,也未必能长久呢!于是,他苦口婆心地劝女儿再在周家干一段时间,等哥哥把嫂子娶进门,再走不迟啊!孙玉梅本来就孝顺,听到父亲近乎哀求的口气,就禁不住点头答应了。2007年12月,一向保养得当的董丽文突然月经紊乱,下身流血不止。在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她子宫内长有多个直径为3至7厘米不等的多发性肌瘤,且单侧卵巢功能已经丧失,根据她的病情,只能做切除全子宫及双侧卵巢手术。为了保住妻子的生命,周国安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手术非常成功,可是董丽文出院后,需要长期服用雌激素药物。时间一长,她出现了燥热、盗汗、眼睛干涩等药物反应。不仅如此,一向爱美的她皮肤也变得暗黄、松弛。看到自己一天天变老变丑,董丽文的脾气越来越大,不但常常找周围安无理取闹,还经常在家里摔东西发脾气。2008年3月,周围安从海南出差回来,特意花高价给妻子买了几盒副作用较小的进口雌激素药品,可没想到董丽文打开一看,就开口骂道:“这些天你在海南快活够了,回来看我不顺眼了是吧,给我买这些东西!”周围安一番好心却被她一顿抢白,也急得嚷了起来。结果当天晚上,周围安就抱着被子睡进了书房。从这以后,周家经常发生类似的争吵。孙玉梅听出来,手术后董丽文与周国安的夫妻生活可能不像以前那样协调了。看到董丽文哭得泪人一般,孙玉梅心有不忍,便找了个机会想劝劝周国安。没想到她刚开口,他便极不耐烦地说:“你懂什么!你一个保姆,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家的事!”孙玉梅愣住了,哭着拉开门冲了出去。孙玉梅回到家,哭着对母亲说,自己再也不去周家了!孙孝发得知女儿竟然“得罪”了周总,简直吓得魂不附体,立刻就要拉着女儿去周家赔罪。孙玉梅死活不去,孙孝发气得跺着脚骂她:“你这个不识相的死女子,周总要是辞了你,你哥的房子和媳妇可都黄啦!”原来,2008年初,科兴公司为职工建了一批内部福利房,价格只有市场价的一半。由于数量有限,公司采取量化评分的方式。林婷婷放出话来,只要孙玉海能要到一套房子,就跟他结婚。孙孝发正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让女儿再找周总说说呢,在这节骨眼上,她居然得罪了周总!要是房子黄了,林婷婷自然也得跟儿子吹!晚上,孙玉海回到家,孙孝发便忧心忡忡地跟他说了这件事。当听说周总夫妻关系不好时,孙玉海突然说:“这还不好办,梅梅没有男朋友,周总身边又缺个女人……”儿子的话让孙孝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迟疑地说:“你是说,让梅梅跟周总……那她董姨能同意吗?”孙玉海不屑一顾地说:“她要是不同意,周总就得跟她离婚!你想,周总那么大的家业,她舍得?再说这对梅梅也是件好事,她要是跟了周总,人家会亏待她、亏待咱家吗?就是不知人家周总看不看得上她呢!”儿子的话让孙孝发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他决定明天就去拜访周总。“里应外合”难逃法律制裁2008年9月2日,孙孝发特意买了点好烟好酒来到周国安家,代女儿向他道歉。周国安也为自己那天的失态感到有些歉意,便不停夸奖孙玉梅,希望她早日回来帮忙。末了,孙孝发拐弯抹角地说:“听梅梅说,她阿姨做了手术后,你们……”周国安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他烦不胜烦地说:“唉,人到中年了,还不就那么回事。”孙孝发凑近他,小声说:“周总,您不嫌弃的话,让梅梅陪着您吧!我们一家人都蒙您的大恩大德,就算让她替我们报恩!”周国安听了孙孝发的话浑身一震,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这怎么使得,老孙,你糊涂了!”孙孝发却“扑通”一声跪在了周国安面前,十分“诚恳”地说:“周总,没有您,哪有我们一家的今天!再说,我们今后要您关照的地方还多着哪!”周国安这才听出了孙孝发的弦外之音,但他仍有些疑虑,不知孙玉梅本人是什么意思?孙孝发连连保证:女儿绝对听我的,过两天一定把她送回周家!周国安听罢没说什么,算是默许了。孙孝发回到家后,对孙玉梅谎称周国安承诺年底让她走,他们去家政公司再物色一个新保姆。听父亲这么说,孙玉梅便答应过几天就回周家去工作。看到女儿答应了,孙孝发赶紧去找儿子,两人一致认为只要周国安与孙玉梅木已成舟,她大不了哭闹一番,时间长了,就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怕孙玉梅反抗,孙玉海还去买了一瓶安眠药,偷偷放在身上。而周国安这边,也开始了与董丽文的“谈判”。他以董丽文不能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为名,提出只要她同意让孙玉梅代替她尽妻子的义务,这个家的女主人就还是她,经济大权依然由她掌握,否则便与她离婚!董丽文经过一番痛苦的权衡之后,竟然荒唐地答应了!2008年9月8日,孙玉海陪着妹妹来到了周国安家。孙玉梅因为自己前些天负气出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周国安却以为她在害羞。看到孙玉梅回来,董丽文也显得十分“开心”。周国安把孙玉海兄妹和妻子女儿都请到乐天宫饭店,席间周国安告诉孙玉海,这回公司的分房名单上确定有他了。孙玉海喜出望外,连连敬酒,连孙玉梅也被劝喝下了半杯白酒。看着孙玉梅面若桃花不胜酒力的样子,周国安不禁心旌荡漾。晚上孙玉海开车把他们送回家,他亲自给孙玉梅倒了一杯水,并偷偷放进了几颗安眠药。本来就有些醉意的孙玉梅喝下水后,觉得有些困乏,孙玉海亲自搀扶着妹妹回到她的房间。他走的时候,故意没有锁门,并向周国安挤了挤眼睛。晚上10点多钟,周国安偷偷走进孙玉梅的房间,将睡梦中的她强奸了!第二天早晨孙玉梅醒来后,发现了这一切,她又哭又喊,直骂周国安是个禽兽!周国安急忙说:“你爸和你哥不是亲口说你愿意跟我吗?你放心,只要你跟着我,我会对你好,也会好好关照他们……”周国安的话,让孙玉梅惊呆了!董丽文这时也出现在门口,她“关切”地对孙玉梅说:“梅梅,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我们一起好好过吧!这样闹对你一个姑娘家也没什么好处。”然后,她拿出一张5万元的银行卡,硬要塞给孙玉梅。周家夫妇软硬兼施的做法,让孙玉梅十分气愤!这时周国安已经跟她家里人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劝劝孙玉梅。然而,不管这些人如何苦苦相劝,孙玉梅仍然无法接受这一切,她咬紧牙关,决定要将这些人绳之以法!9月17日,她趁其他人不注意,悄悄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派出所的民警接警后,立刻出动,根据孙玉梅本人的叙述和她留下的物证,将涉嫌强奸和协助强奸罪的周国安、孙孝发和孙玉海执行拘留!目前此案目前已经移交西固区人民法院,正在审理阶段。自从孙孝发父子被抓后,孙家立刻断了经济来源,林婷婷再也不登孙家的门了。而失去了丈夫依傍的董丽文把孙玉梅恨得咬牙切齿,扬言要找人收拾她!甚至有人猜测:孙玉梅说不定早就当了周国安的二奶,现在告他,只是因为“逼婚”不成,恼羞成怒罢了!这些议论让孙玉梅百口莫辩。更让她伤心的是。连母亲王腊香也骂她是个“白眼狼”,让她“滚”出家门!这一切使得孙玉梅无法继续在家乡生活下去,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打点行装,含泪踏上了南下的列车……然而孙玉梅离开之后,人们对她的议论却愈演愈烈。有的人认为孙玉梅压根不该报案,现在的社会谁还会傻到为“贞操”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她应该与父兄联手,靠牢周国安这棵“大树”!而有的人则认为她可以告周围安,但是不必揭发自己的亲人,现在这种家离人散的现状对她来说,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更多的人却对孙玉梅不畏强权和亲情施压,对不法侵害敢于说“不”的行为表示赞赏和敬佩!他们认为,周国安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默许孙孝发父子“借女报恩”的自私,以及孙家父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撕裂亲情的龌龊,都应该受到道德的鞭挞和法律的制裁!
一场傍富阴谋在行动
篮球橄榄球他都在行今年27岁的洛夫,出生在美国北卡罗洛纳州的夏洛特。洛夫曾经就读于美国名校杜克大学,专攻政治学。在学校,他以球技精湛出名,曾是篮球队队员。在2000年到2001年度全国冠军赛季上,他频频露面,风头十足。除了篮球,他打橄榄球也很出色。2004年,洛夫从杜克大学毕业。但此后,他的球星路走得磕磕绊绊。他在美国职业橄榄球联赛中受挫,加盟“绿湾包装工”队也不顺利,甚至得不到比赛机会,“我为此挣扎了很久,最终决定不再坚持做职业球员”。2006年,洛夫申请到时任联邦参议员的奥巴马那里当实习生。洛夫笑着说:“那时,奥巴马给我的年薪还不足3万美元。”但洛夫凭着文武双全的才华、谦虚的品质和恪尽职守的态度,很陕得到奥巴马的赏识。2007年1月,奥巴马提拔洛夫担任自己的个人助理。飞身接往扔来的玉米奥巴马宣布竞选总统以后,洛夫顺理成章地担任他的贴身保镖。在美国,正式负责总统和总统候选人保安的是特勤局特工,但贴身保镖的作用更关键。这个角色很低调,却是美国政治传统的一部分。陪伴奥巴马冲刺总统大选,是洛夫记忆犹新的一段经历:“那就像是在踢一个足球的赛季,只是时间拖得更久一点,内容也更为激烈和精彩。”洛夫陪伴奥巴马走遍全国拉选票,“每一天都不能放松自己的神经,要在自己的视野里确保奥巴马的安全,还要满足奥巴马的不时之需。”有一次,奥巴马去“玉米之乡”爱荷华州参加博览会。为了能跟更多的选民握手,奥巴马将支持者塞给他的成包玉米抛向身后。几米开外的洛夫眼疾手快,飞身上前接个正着。整个过程中,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默契至极。洛夫打趣说:“当然,我得重点看住总统的后背和腰部,以防被冲上来的女孩们抱住。”一天要忙18个小时2009年1月,洛夫跟随奥巴马走进了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这次,他又有了一个新头衔:总统个人助理。他的年薪超过75万美元,但每天休息的时间不到6个小时,成了“18小时行走在奥巴马的阴影里”的人。毫不夸张地说,奥巴马还没睁开眼睛,洛夫就得先醒来――他得把总统叫醒。每天,洛夫拿着奥巴马的黑莓手机,替总统拨号;总统中午吃什么喝什么,洛夫要通知白宫大厨,奥巴马要去开会,洛夫要准备好外衣,还得细心地把总统领带上细微的污点擦干净,因为奥巴马是个特别注重仪表的人,甚至还有点洁癖。洛夫还有一项重要的公关工作:对每个拜访总统的客人,洛夫都会亲手递上一副精致的袖扣,上面有美国总统的徽章。洛夫有一个黑色的粗呢背包,就像是一个神奇的“百宝囊”,总统可能用到的一切急需品几乎都在里面:感冒药、薄荷糖、药棉、牙刷、望远镜、咳嗽药……应有尽有。洛夫说:“我的工作就是准备好一切,让总统的生活更方便。”不过,面面俱到的洛夫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在陪同总统去机场的路上,奥巴马突然问:“我的公文包呢?”洛夫立即呆住不动,一言不发,汗水从他光光的脑袋上流下来――他忘记拿了。那一刻的洛夫,没有了往日的威猛,像个犯了错的大男孩。奥巴马说“洛夫比我不酷”作为和总统形影不离的人,与总统性情相投是非常重要的。洛夫自称是“最快乐的人”。他以前的教练巴巴拉・弗兰克回忆说:“洛夫在学校一直是个好学生。他在学生中一呼百应,很有号召力,这不是因为他的块头大,而是因为他脸上永远带着灿烂的笑容,永远有一颗孩子般天真的心。”即使做了总统保镖,洛夫也学不来那些职业保镖们目光冷峻、不苟言笑的样子。他和奥巴马在私人场合说话称兄道弟,也分享自己的爱好和兴趣。这种阳光的性格和广泛的兴趣,是奥巴马最喜欢的。奥巴马甚至说,“洛夫比我还酷”。洛夫和奥巴马虽然都喜欢听音乐,但口味不同。奥巴马为洛夫介绍艾瑞莎・富兰克林和约翰・克特兰的歌,而洛夫给奥巴马推荐了更时髦的说唱歌手杰尔瑞、里尔・韦恩和一些流行音乐艺人。奥巴马笑称:“多亏洛夫给我讲这些,我才没有成为不懂时尚的老古董。”不过,两人最大的共同爱好还是篮球。凭借当年叱咤球场的篮球技艺,洛夫成了奥巴马当仁不让的陪练和不可或缺的球友。晚上窝在房里一起看篮球比赛集锦,也是这两个球迷的保留节目。奥巴马曾称赞洛夫为“最好的运动员”,但偶尔也会不客气地拿洛夫开涮:“他的判断力也不是那么准的嘛,看,他以为自己能投个3分,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要把它盖下来!”洛夫和奥巴马虽然都喜欢听音乐,但口味不同。奥巴马为洛夫介绍艾瑞莎・富兰克林和约翰・克特兰的歌,而洛夫给奥巴马推荐了更时髦的说唱歌手杰尔瑞、里尔・韦恩和一些流行音乐艺人。奥巴马笑称:“多亏洛夫给我讲这些,我才没有成为不懂时尚的老古董。”不过,两人最大的共同爱好还是篮球。凭借当年叱咤球场的篮球技艺,洛夫成了奥巴马当仁不让的陪练和不可或缺的球友。晚上窝在房里一起看篮球比赛集锦,也是这两个球迷的保留节目。奥巴马曾称赞洛夫为“最好的运动员”,但偶尔也会不客气地拿洛夫开涮:“他的判断力也不是那么准的嘛,看,他以为自己能投个3分,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要把它盖下来!”
奥巴马的贴身保镖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