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亲情故事的故事

我可以向你买一个小时的时间吗
有一种爱叫舍得
很久以前,有一棵大大的苹果树,一个小男孩每天都喜欢到这儿玩。他爬到苹果树上吃苹果,躲在树阴上打个盹儿……他爱那棵树,那棵树也爱跟他玩。时光流逝,小男孩渐渐长大,不再来树下玩了。一天男孩回到树旁,一脸的忧伤。树说:“和我一起玩吧!”男孩回答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再爬树了。我想要玩具,我想要有钱来买玩具。”树说:“抱歉,我没有钱……但是你可以摘下我的苹果拿去卖,这样你就有钱了。”男孩手舞足蹈,把苹果摘了个精光,开心地离去了。男孩很久没回来。树很难过。一天,男孩回来了,树喜出望外。树说:“和我一起玩吧!”“我没有时间玩。我要做工养家,我们要盖房子来住。你能帮我吗?”“抱歉,我没有房子,但是你可以砍下我的树枝来盖房子。”男孩把树枝砍了个精光,开心地离去了。树心满意足地看着男孩的背影。然而,从那以后,男孩再也没有露面。树又陷入寂寞和难过。一个夏天,男孩回来了,树雀跃万分。树说:“和我一起玩吧!”男孩说:“我很伤心,我想去划船,让自己悠闲一下。你能给我一条船吗“用我的树干造一条船吧。你可以开开心心地想划多远就多远。”男孩锯下树干,造了一条船。他划船而去,很久很久没有再露面。”终于,多年以后,男孩又回来了。树说:“抱歉,我的孩子,可惜我现在什么也没法给你了,没有苹果给你吃……”男孩回答道:“我也没有牙去咬。”“没有树枝给你爬……”“我太老再也爬不了。”“我实在什么都给不了你了……我惟一留下的就是我的枯老的根了,我太累了。”男孩回答道:“好吧,老树根是歇脚的最好的地方了。”“来吧,坐在我身上歇歇脚。”男孩坐了下来,树开心得热泪盈眶……。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树就是我们的父母。当我们年少时,我们喜欢跟爸爸和妈妈玩;当我们长大后我们就离开他们;只有当我们有求于他们或遇到麻烦的时候,我们才回家。无论如何,父母总是一如既往,想方设法让你开心。你可能觉得男孩对树太无情,然而想想我们又是怎样对待我们的父母的呢?
树的故事
屋漏又逢连阴雨1988年,吴伟兰的丈夫因病去世,把三个未成年的女儿留给了只有43岁妻子。当时,最大的孩子只有18岁。村里的单身汉王德利看到这娘儿四个的日子没法过,于1989年主动承担起了这个家庭的重担,与吴伟兰结婚成家。尽管孩子们没有了亲生的父亲,但她们并没有受苦,继父有如亲生父亲一样疼爱她们,把她们抚养成人,并一个个都找到了如意的郎君。大女儿马雪芹1990年结婚嫁到高丽营村,自己在一家毛织厂上班,她丈夫自己用四轮拖拉机给人家运煤挣运费。结婚第二年,小两口爱情的结晶岳小凤出生了,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畅想。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5年的一天,妻子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天休息的机会,在家里干家务,丈夫一大早到煤厂排队拉煤。快到中午的时候,街坊来到马雪芹家告诉她:“你丈夫好像是出车祸了,你去看看吧!”她听说后,没顾得上换双鞋和锁门,穿着拖鞋就骑着自行车沿着街坊说的方向找了下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交通事故现场。她想,也许是街坊看错了。正在调转头要回家的时候,她看到在不远处的另一条路上围着许多人。她赶忙加快了骑车的速度直奔那里,她的心慌极了,简直要从喉咙中跳出来。到跟前,惨状令她目不忍睹:一辆大卡车把拖拉机剐到了马路沟中,装有整车煤的拖拉机侧压在丈夫的身上,血流得到处都是,丈夫已经断气了!早已经受过失去亲人打击的她,再也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当场昏了过去。“闺女,你回家来吧!”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还带着一个5岁的小姑娘没法过日子,就把女儿接回了娘家。马雪芹继续在那家厂子上班,她母亲为她看孩子、做饭。女儿再次成家母亲因为自己女儿的遭遇而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得了脑血栓。马雪芹当时只有28岁,还带着一个5岁的孩子,今后怎么生活呀?街坊也为这个家庭操着心。这时,热心的街坊给她介绍了一个来自河北的单身汉王殿中,接触一段时间后,马雪芹看他具有农民的纯朴厚道的品质,也就欣然接受了这个新的丈夫。1996年底,他们又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王殿中是一个勤快的人,除了在一家企业上班之外,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把自己家门口用扫帚打扫一遍。每到冬天下雪的时候,整条街道就他家附近的雪清理得最早。“挨着勤人没懒汉”,在他的带动下,整条街道的人家都行动了起来,这条街成为了全村最干净的街道。“大大”真心爱女儿马雪芹的女儿岳小凤,一直随着自己姨家的孩子一起称自己的继父为“大大”,尽管继父早已经承担起了父亲的担子,但孩子却没改口,其实孩子的心里还是很认可这个父亲的。继父也像疼爱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疼爱着小凤。继父每次下班回家之前,总是先到商店为自己的女儿买一些她爱吃的小吃,与她一起做游戏,当看到小凤有些近视眼的倾向时,他特别着急。一天,他看到电视中播放着“背背佳”的广告,不顾妻子的反对特意到北京的商场为小凤花400块钱买回来穿上。妻子跟他没好气地说:“咱们家哪有富余钱给她买这东西,这钱快到我一个月的收入了。”王殿中说:“我们现在过日子紧一些没关系,但孩子真的近视、驼背了是一辈子的事情,就没法挽回了。”小凤上学的学校离家有5里地远,王殿中总是起大早把女儿送到学校,然后再去上班。这天,他正在带着女儿骑车在上学的路上,一辆汽车向他们横冲直撞地开来,把他们爷俩都撞到了沟里。女儿的右小腿骨头被撞得粉碎性骨折,他的腿也失去了知觉。女儿在医院做了钢板内固定手术,他也在腿上打了石膏。当时,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为了能够保证女儿恢复健康,他在医院打完石膏后,不顾医生的劝阻毅然出院在家中养伤,还经常架着双拐到医院去看望小凤。他们放弃了“指标”“你们俩人关系那么好,该再要一个孩子了,你们符合再要一个孩子的政策。”热心的人这样对王殿中说。“是啊,我到这个家庭难道就只付出吗?我也得要一个自己的亲骨肉。”王殿中这样想。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妻子,妻子说:“行!不过咱们先等两年,经济条件缓缓再要吧。”妻子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从村委会那里领取到了“准生证”。然而女儿小凤的表现却让王殿中放弃了要孩子的想法。女儿每天放学早,她知道“大大”有下班后喝茶的习惯,每到“大大”快要下班的时候,懂事的小凤都会为他把茶水沏好。洗衣服的时候,她也总把“大大”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一天中午吃饭时,小凤看到桌子上没有酒,她知道自己的“大大”一向是个爱喝酒的人,小凤二话没说,蹬上自行车用自己的零花钱就到商店给“大大”买了一瓶酒和两盒烟。王殿中看到女儿这么知道心疼自己这个继父,当时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酒尽管不是什么名酒,但他喝在嘴里,却感觉格外香醇,因为这是女儿的爱心凝聚成的琼浆玉液呀!那天晚上,他就跟妻子商量:“别再要孩子了,咱们还是把全部精力用在培养小凤的身上吧。这孩子对我这么好,比亲的都强呀!”就这样,他们把村委会给的生育指标退了回去。其实女儿很想叫爸爸在他们家里笔者看到了这样的镜头:丈母娘要从床上下地,姑爷王殿中赶紧从床下拿出鞋来说:“我妈要下地。”然后给丈母娘穿上鞋子,搀着她走出屋子。那天中午,天空正在下着小雨,小凤放学后把自行车支在院子中就往厕所跑,边跑边说:“大大,把我自行车推到棚子里去。”当笔者单独问小凤,你最想对你的“大大”说什么的时候,小凤回答,最想说的是“爸爸,我爱你!”听小凤的母亲说,小凤其实也很想改口叫爸爸,但是由于多年叫“大大”叫习惯了,改不过来口。三年前,小凤就曾经把一张写有“爸爸”的字条塞在了继父王殿中的衣兜里。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一家五口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那种自然而然的亲情,时时打动着笔者,使人觉得,这个五口人四个姓组成的特殊家庭,生活得是那么幸福、那么美满。
特殊家庭的亲情故事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