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迟迟的故事

是朋友,才敢放心把钱借给他。想不到,那钱,却迟迟不见还。借条有两张,一张五千,一张两千,已经在他这儿,存放了两三年。他和朋友是在上中学的时候认识的,两人有着共同的爱好和理想,慢慢地亲近,终至形影不离。后来他们又考上同一所大学,读同一个专业,这份友谊就愈加深厚。毕业后他们一起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城打拼,两个人受尽了苦,却都生活得不太理想。朋友似乎比他要稍好一些——虽然朋友只是一个小职员,可那毕竟是一家大公司,薪水并不低。可是那次朋友找到了他,向他借钱。他猜最多也就两三百块钱罢了。可当朋友说出五千这个数字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对朋友说,虽然这两年来我只攒下了五千块钱,但我仍然可以全部借给你。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借这五千块钱做什么。朋友说,有急用。他问,有什么急用?朋友说,你别问行吗?最终,他还是把钱借给了朋友。他想既然朋友不想说,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追问,是对朋友最好的尊重。朋友郑重地写下一张借条,借条上写着,一年后还钱。可是一年过去,朋友却没能把这五千块钱还上。朋友常常去找他聊天,告诉他自己的钱有些紧,暂时不能够还钱,请他谅解。可是突然有一天,朋友再次提出跟他借钱,仍然是五千块,仍然许诺一年以后还钱。于是他有些不高兴,他想难道朋友不知道“讲借讲还,再借不难”的道理?他再次问朋友借钱做什么,朋友仍然没有告诉他。朋友只是说,有急用。他说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如果是朋友,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他说暂时还不能——现在我只能向你借钱。他当然听不懂朋友这句逻辑不通的话。他听不懂,却仍然借给了朋友两千块钱,然后收好朋友写下的借条。为什么还借?因为他相信那份珍贵的友谊。往后的两个月里,朋友再也没来找过他。他有些纳闷,去找朋友,却不见了他的踪影。朋友的同事告诉他,朋友暂时辞了工作,回了老家。也许他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他等了两年,也没有等来他的朋友。他有些急了。之所以急,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窘迫与贫穷。他想就算他的朋友永远不想再回这个城市,可是难道他不能给自己写一封信吗?不写信给他,就是躲着他;躲着他,就是为了躲掉那七千块钱。这样想着,他不免有些伤心。难道十几年建立起来的这份友谊,在朋友看来,还不如这七千块钱?好在他有朋友的老家地址。他揣着朋友为他打下的两张借条,坐了近一天的汽车,去了朋友从小生活的村子。他找到朋友的家,那是三间破败的草房。那天他只见到了朋友的父母。他没有对朋友的父母提钱的事。他只是向他们打听朋友的消息。他走了。朋友的父亲说。走了?他竟没有听明白。从房顶上滑下来……村里的小学,下雨天房子漏雨,他爬上房顶盖油毡纸,脚下一滑……他为什么要冒雨爬上房顶?他心里急。他从小就急,办什么事都急,比如要帮村里盖小学……您是说他要帮村里盖小学?是的,已经盖起来了。听他自己说,他借了别人很多钱。可是那些钱仍然不够。这样,有一间房子上的瓦片,只好用了旧房拆下来的碎瓦。他也知道那些瓦片不行,可是他说很快就能够筹到钱,换掉那些瓦片……为这个小学,他悄悄地准备了很多年,借了很多钱……他走得急,没有留下遗言……我不知道他到底欠了谁的钱,到底欠下多少钱……他向你借过钱吗?你是不是来讨债的?他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他不敢相信他的朋友突然离去,更不敢相信他的朋友原来一直在默默地为村子里建一所小学。他想起朋友曾经对他说过:“现在我只能向你借钱。”现在他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朋友分两次借走他七千块钱,原来只是想为自己的村子建一所小学;而之所以不肯告诉他,可能只是不想让他替自己着急。你是他什么人?朋友的父亲问。我是他的朋友。他说,我这次,只是来看看他,却想不到,他走了……还有,我借过他几千块钱,一直没有还。我回去就想办法把钱凑齐了寄过来,您买些好的瓦片,替他把那个房子上的旧瓦片换了。朋友的父亲老泪纵横。老人握着他的手说,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他在地下,也会心安。回去的汽车上,他掏出那两张借条,想撕掉,终又小心翼翼地揣好。他要把这两张借条一直保存下去,为他善良的朋友,为他对朋友恶毒的猜测。你是他什么人?朋友的父亲问。我是他的朋友。他说,我这次,只是来看看他,却想不到,他走了……还有,我借过他几千块钱,一直没有还。我回去就想办法把钱凑齐了寄过来,您买些好的瓦片,替他把那个房子上的旧瓦片换了。朋友的父亲老泪纵横。老人握着他的手说,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他在地下,也会心安。回去的汽车上,他掏出那两张借条,想撕掉,终又小心翼翼地揣好。他要把这两张借条一直保存下去,为他善良的朋友,为他对朋友恶毒的猜测。
对朋友恶毒的猜测
□文/春日迟迟记得初入职场,和一美女同事共处。她是一个爱抱怨的女孩。而且每每抱怨都有所收获,连部门领导都要看她脸色。但是我只抱怨过一回,就立刻受到严厉的批评。我觉得不公平,于是更加抱怨,并且扩大抱怨范围,给自己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后来经职场前辈点拨,我才知道,原来职场中的同情心犹如人世间的钻石,是非常非常稀有的资源,你不能要求别人那么慷慨大方地给你。而至于为什么我的那位美女同事拥有抱怨优先权?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她是美女,而且她老爹不是普通的老爹。而这两样,我一样都不占。“为什么林姑娘一哭,就备受重视,而祥林嫂落泪,反倒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因为林姑娘毕竟是贾府老太太的亲外孙女,而祥林嫂不过是寻常的死了老公和孩子的穷寡妇而已。所以,人们对林姑娘的耐心总是要好一些的。而至于祥林嫂,就没那么幸运了。”于是我懂了―有些女孩子是可以把泪落到上司肩上,但我是不可以的。我唯有任劳任怨―就像生在种族歧视严重时代的赖斯姑娘,当年她想进肯尼迪音乐厅听演出,但因为身为黑人,被拒之门外。她感到强烈不公平,这时她的父母告诉她:你和那些白人是平等的,但你必须比他们多付出两倍,才可能和他们平等,你必须多付出4倍,才可能超过他们。赖斯后来做了美国国务卿,她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我要求自己多付出8倍。”所以,即使你在职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即使你因为工作受了这样或那样的委屈,但是,你不要做职场祥林嫂―你要咬紧牙关,不要抱怨,不要诉苦,更不要以为你可以靠在上司的肩上哭泣。你必须把自己当做暴风雨中的海燕,像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国务卿赖斯一样―只有那样,你才可能有一天,能够随随便便走进世界上任何一家音乐厅,甚至会有人巴巴地求着你,送给你演出票,求你百忙之中拨冗去听一耳朵。(李想摘自《易友》社区)
不要在上司肩上哭泣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