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盘古之争的故事

近年来,各地挖掘文化资源,以此为切入点,提升本地知名度、大力发展旅游经济、为招商引资创设环境等,成为时髦。一些投入不大、收益颇丰的成功案例,吸引越来越多的地方参与其中,似乎一旦被冠以“某某之乡”之名,不费吹灰之力,经济效益就滚滚而来。在我国,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千百年来广为流传。这个民间神话也引起了河南桐柏、泌阳两县学者的纷争,并挑起全国首例神话传说著作权纠纷案。“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盘古是我国历史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始祖。他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以自己的生命演化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为千秋万代的后人所敬仰。千百年来,盘古故事流传不息、延续古今、传播世界。开天辟地的神话很久很久以前,宇宙黑沉沉的,寂静得很。世界像个大鸡蛋,飘悬在那里;盘古蜷缩着身子,孕育在里面。经过一万八千年,盘古长成了。他睁开眼睛,只见周围混沌、黑暗一片,同时也觉得憋闷的很,于是抓把不知哪来的斧子,要砍开这黑暗和混沌。他砍呀,砍呀,砍得浑身大汗淋漓,但有些地方还是粘连在一起。于是他左手执凿,右手持斧,将这地方奋力凿开。终于蛋卵“咔嚓”分成两半,他站起来,用双手将砍开的上部用力挺举,同时,蛋卵内轻清的东西上扬变为天,阴浊、沉重的东西下沉变为地。他继续用力举着,使它们不会再合在一起。他又神奇地日长一丈,天也随之日高一丈,地也日厚一丈。这样又经过一万八千年,清亮的高高的蓝天终于形成了,极厚的沉重的大地也形成了。但盘古这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却因体力消耗太大,突然倒地死去。他的四肢和身躯变为崇山和五岳,血液变为江河湖海,筋脉变为丘陵和道路,肌肉变为良田沃土,毛发变为草木和森林,牙齿、骨头、骨髓变为金属、岩石、珍珠和星辰,气息变为了风云,声音变为雷霆,汗水变成了雨露,双眼化为了太阳和月亮。盘古的魂灵也冉冉升天了……桐柏泌阳两县争打“盘古”牌桐柏县与泌阳县相邻,两地都流传有丰富盘古文化。2005年5月30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命名桐柏县为“中国盘古之乡”,并于当年10月授牌。泌阳得知消息后很是恼怒,心想,盘古山在我这里,这里有更为丰富的文化遗址来印证,而民间艺术家协会却将“中国盘古之乡”之名授予他人,这也太失面子了。于是,泌阳也启动了盘古文化遗产的收集、整理工作。桐柏县挂牌“中国盘古之乡”两个月后,泌阳县也通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取得了“中国盘古圣地”的称谓。2006年农历三月三,盘古山所在的陈庄乡被更名为了盘古乡。当年下半年,为配合“盘古圣地”的宣传,泌阳县文化局原副局长张正、泌阳县史志办副主任王瑜廷编辑出版了《盘古神话》,记述了泌阳的盘古山名胜古迹、盘古庙会、地方风俗及盘古故事。闹上法庭2006年8月,国际神话学学术研讨会在泌阳县举行。会上,泌阳方面给每位参会人员发了四本书,介绍该县的民间盘古文化,其中包括《盘古神话》一书。翻看《盘古神话》一书后,与会人员、桐柏县文联马卉欣发现这本书和自己编的《盘古之神》的内容高度一致。1993年8月,马卉欣曾出版《盘古之神》一书,较为系统地记录了中原盘古神话及神话群、盘古神话的源流等。该书在每篇文章后,均注明了讲述人、时间、地点和搜集整理人。让马卉欣不解的是,《盘古之神》里的故事流传地都在桐柏县,在《盘古神话》里流传地则变成了泌阳,故事记录人的名字也由马卉欣变成了其他人。2007年6月,马卉欣以著作权被侵犯为由,将《盘古神话》的作者张正、王瑜廷及出版单位中州古籍出版社、印刷单位南阳寰宇印务有限责任公司起诉至南阳市中级法院,要求四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5万元。2008年1月6日,南阳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书称,对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发掘、整理和研究的成果,一经发表,就可视为一般文学作品,按一般文学作品保护其著作权。法院判决张正、王瑜廷等四被告停止出版、印刷、销售《盘古神话》,并在省级报纸上公开向马卉欣赔礼道歉。张正、王瑜廷赔偿马卉欣经济损失5万元,中州古籍出版社、南阳寰宇印务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收到判决书后,张正、王瑜廷等提出上诉。8月6日,省高级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但未判决。提起这场官司,王瑜廷说,《盘古神话》引用了《盘古之神》的部分内容,但马卉欣并不具备诉讼资格。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具有独创性,即融入了作者的创造性劳动,体现了作者独特的艺术风格。盘古神话是在泌阳地区流传久远的民间故事,经过千百年口口相传传承下来,不存在版权之说,任何人都可以进行整理、再创作,即使内容完全一样,也不是剽窃。正是基于此,《著作权法》未对民间文学作品保护做出规定,只提到由国务院另行制定保护办法,但该办法一直没出台。《盘古之神》系他人讲述而来,故事的构思、人物的刻画、情节的安排多来源于讲述人,整理人付出的只是普通而简单的劳动,没有投入其独创的智力劳动,所以不应拥有著作权。同时,泌阳方面表示,很多讲述人讲盘古故事像背书一样流畅,正是因为讲述人或流传故事相同,导致了两书很多内容相似或相同。而且,他们如果因此输官司,以后别人都不敢涉足盘古神话了,这样会阻碍神话故事的传承。各自为证关于盘古文化归属,桐柏和泌阳两方面各自给出了自己的支撑意见。桐柏方面盘古祖殿位于桐柏县城西南盘古溪上游,一座规模宏大的圆顶式殿宇依山而建,坐北朝南,庄重肃穆,殿中安放着高大的盘古铜像。殿前台阶正中镶嵌着巨型黑色花岗岩云龙图案。殿下中间摆有石质供案,右立伏羲堂,左立女娲堂。堂下是拼有八卦图的盘古广场。嵌文精美的盘古文化墙建于广场南端。宋代编修的《元丰九域志》中有“桐柏山,淮水所出,淮渎庙,盘古庙”的记载,可见宋代或再早时期桐柏县境内就已有盘古庙及其祭祀活动。据悉,盘古祖殿系2005年复建仿古建筑。桐柏盘古神话于2008年6月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寻根谒祖,胜迹历历。据记载,盘古与桐柏发生联系言之有据。明代董斯张著《广博物志》卷九引述三国吴人徐整《五运历年记》说:盘古死后“血为淮渎”,揭示了盘古当年著迹桐柏、血脉化为淮渎的神奇故事。清朝乾隆十八年(1753)编修的《桐柏县志》收录明代学者李梦阳著《大复山赋》说:“昔盘古氏作兹焉,用宅。是以清浊判,三纪揭,
盘古之争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