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女警官张君:我在科索沃当保镖的故事

首个考入要人保卫部的中国女警官3月的科索沃还在下雪,夜里的气温都在零下二十摄氏度,并且经常没有电,她从国内带去的电暖气、电热毯什么的根本派不上用场。一天,张君在一家超市里看到有当地不多见的生菜,就赶紧挑了一篮子,但到收银处却被告知:这里的生菜不是按斤出售的,而是按棵出售的,不论大小,都是1欧元(相当于10元人民币)一棵。最后她挑了3棵大点的生菜,回去炒着吃了。她说:“这是我吃过的最贵的一盘生菜。”但适应力极强的张君还是很快就在各国维和警察中脱颖而出了,她雄心勃勃地报考了当地的要人保卫部(简称CPU)。CPU在科索沃声名显赫,任务区有来自各国的上千名维和警察,但只有大约50名CPU成员。CPU的入门考试共4项。第一关是射击测试;第二关是体能测试。过关之后才能参加下两个项目的测试:在一分钟内完成40个俯卧撑和在一分钟内完成40个仰卧起坐。罗马尼亚教官用英语讲解了整个考试流程。由于张君的配枪是有击锤的,在国内训练时,通常都是先扳击锤,然后射击,非常容易。但是教官却禁止她先扳击锤。尽管她一口气能做上百个俯卧撑,但她用尽了所有力气,单凭一根右手食指硬是扣不动扳机。她有0.1秒不知所措。突然间她灵机一动,又加上了左手的食指,终于扣动了扳机。11个3秒射击。向左走、向右走、90度转身、180度转身射击,每射击完一次,还要收枪入套;中间还得紧急更换弹夹,那一刻她的感觉就像是在拍电影,紧张、刺激。最后,她终于以21+1(21发击中目标,1发紧挨着目标)的优异成绩通过了第一关测试。第二关是5公里越野跑。测试跑道设立在远离市区的崎岖山路上。一半下山,一半上山。山路高低不平,坡陡弯多,碎石密布,脚踩在上面令人疼痛难忍,跑起来吃力,没有2008年,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随后,美、德等国家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关于“科索沃仍是塞尔维亚领土”的决议,承认了科索沃独立,激起了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塞族人的强烈愤慨。科索沃北部更是发生了大规模的武装暴动,一名乌克兰维和警察被当场炸死,多名联合国工作人员被打伤。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3月11日,作为中国维和警队的一员,张君来到了科索沃。强健的体魄和坚强的毅力,很难在30分钟内跑完全程,通过射击考试的很多应试者都在这一关被淘汰出局了。考官一直开车跟在后面,无形中给张君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开始的一半路程她没有很好地分配体能,前半程上坡就已用去了70%的体力,时间虽然只过了12分钟,但她的体力已明显不支。后半程上坡到半公里时,她的小腿已胀痛难忍,大腿痉挛……张君开始自己跟自己讲话,她在心里默念着“我是中国人,中国人无所不能”给自己打气加油。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她的速度开始加快了(也许是身体适应了这种强度),虽然还是走,但是很快,而且越来越快,最后竟重新跑了起来。那时候,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大腿的酸麻。最后1000米,开车跟在张君后面的教官说:“你还有3分钟。”那一瞬间,她突然像机器人一样,飞奔了起来。疲惫感仿佛突然消失了,呼吸也不再困难,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天,耳边还是有风呼啸而过。最后,张君用了29分48秒的时间通过了这个测试。开车跟在她后面的意大利教官问她:“上坡的时候,你好像在跟自己讲话,你说什么?”张君答道:“我在跟自己说,我是中国最帅的女警察,我能做到……”次日,张君仍像平常一样在原单位上班,CPU的第一负责人亲自来向张君表示了祝贺。9月22日,CPU第92期培训开始,共有来自中国、美国等国的12名学员,张君是此次受训人员中唯一的女性。经过19天的魔鬼训练,张君正式取得了CPU成员资格证,成为一名CPU女战士。毕业典礼上,CPU最高行政长官为她颁发了证书,并邀请她将中国国旗和她身穿中国警服的照片悬挂在CPU总部的标志墙上。那一刻,张君激动得热泪盈眶,她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维和警察的优秀综合警务素质。初到CPU,张君的那些欧美维和警察同事都不认为她真的能担当此任,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能干得了的工作。但在与她合作保护了29号(联合国规定,必须为要人保密,所以,人名和职务都要由数字来代替。下同)后,他们都改变了自己的看法。29号那天是要到一个教堂为居住在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送福音。当天,张君他们要在早上8点之前把29号送到教堂。根据事先做好的安排,张君7点30分就要赶到29号住的地方接人。那天一大早,张君就驾驶着一辆已被改装成防弹装甲车的陆地巡洋舰越野车上路了。开车前,她先将自己的MP5冲锋枪放好,又调试一下车载对讲机,然后便用清晰的声音报告指挥官道:“一切准备就绪,请求出发!”指挥官下达了出发的命令。开始的20公里,张君非常紧张,她一边开车一边手心冒汗,渐渐地,她终于放松了下来。一个半小时后,张君他们来到了29号所居住的科索沃最古老的东正教堂。接上29号,在去29号所要去的教堂时,张君换到了狙击手的位置上,她手持MP5,两只眼睛不停地向四周扫来扫去,随时准备迎击来犯之敌……那一天,教堂内外聚集了很多人。根据东正教的传统,前来祈福的人要亲吻29号手上的戒指,以得到福音。此时,张君的任务是要认真观察每一个上前来亲吻29号手上戒指的人是否携带有武器,或者企图刺杀他。当时她戴着墨镜,端着枪,一副不容侵犯的样子跟在29号的后面。但她的亚洲面孔和女孩子的特征还是引来了很多围观者。一位塞尔维亚姑娘跑过来强烈要求与她合影,被她委婉地拒绝了……就这样,一直到下午3点半,张君还没有吃饭也没有机会喝水。而接下来,张君他们还要从这里返回首都普锐斯丁那,然后赶到米特罗维察,再从那里翻越科索沃高山,到达边境1号站,时间至少需要4个小时。就在这时,路上突然出现了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车,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快它也快,他们慢它也慢。张君很警觉,马上将情况报告给了指挥官。指挥官命令张君鸣枪示警,第一次鸣枪,嫌疑车并没有放弃。指挥官又命令她用手电筒给予对方第二次警告,如果对方还是不离开,就准备战斗。与此同时,指挥官已经端起了他手里的MP5冲锋枪……就在张君紧张地用手电筒第二次示警的时候,那辆车的司机看清楚了她的指示,立马来了个急刹车。原来,这辆嫌疑车只是想跟着车队快速通过而已,虚惊一场。遭遇黑手党跟踪,从容化解了一场危机张君曾跳过几年健美操,还教过近八年的现代舞,所以在有电的时候,她常会放上音乐,跳会儿舞,以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不过,在她保卫过11号之后,竟许久都放松不下来了。11号是个意大利人,由于她的工作关系到很多人的利益,因此她有很多敌人。她曾在刚果中过三枪,差点性命不保。那天早上,张君被指挥官派到了11号身边,担任她的贴身警卫。贴身警卫就是无论她要到哪里,你都不能离开她,即使是上洗手间,你也要抢前一步先进去,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爆炸物或可疑的人。早上8点5分,张君已经站在了11号的门口。8点10分,张君准时听到了开门声。但是,门开了却没有人出来。原来,是11号自己很警觉,开门后要先确定有自己的人站在门口,才会出来。11号是一个与张君个头相当的约五十岁穿着干练的女士。她很亲切也很惊讶地看着张君,所有第一次看到张君的要人几乎都是这种表情。她问了张君很多关于中国的话题,说张君是第一个保卫她的中国警察。11号的办公室在顶楼,在她开始工作后,张君就要坐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等她。其他同事则在楼下待命。这一天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张君得不时地起立检查那些要进入她办公室的人是否带有武器。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张君开始有点坐立不安,虽然天气已经不是那么炎热了,但由于穿了防弹衣,她还是出了很多的汗。中午,张君护送11号去吃饭,但她们刚一进入餐厅,就有两名男子一前一后也走了进来,并选了11号和张君之间的桌子坐了下来。那两名男子看上去都很干练,目光也十分犀利敏锐,感觉不是普通人。他们坐下以后,那个面对11号的男子开始说话了,并时不时地打量着11号,背对11号的那个男子则拿出纸和笔来记录。由于张君穿的是便装,其长相也不会让人怀疑她是警察,更不会怀疑她是要人保卫。为了确保安全,张君借上洗手间之机通知了外面的同事把车准备好,然后通知了增援。从洗手间出来,车子已经在门外等候了,张君不动声色地走到11号身边,悄悄告诉了她情况不妙。11号很配合,没说什么就站了起来,拿起手袋就往门口走。那两个人假装没有在意,但是张君从正对着11号的那个男子的眼睛里,还是看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到1分钟时间,张君已经将11号安置在装甲车里,并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了。后来经过查实:那两名男子均为当地黑手党成员,经过专业培训,难怪他们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同于常人。事后,11号在听说了事情的真相后,专门致电张君的指挥官,对她的敬业精神和专业素养表示谢意,并为她在保卫自己的过程中,以女孩子特有的细致和体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中国警察表示敬佩。在以后的工作中,张君与11号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十个月的维和,张君成功参与了保卫要人行动四十余人次。最后,在她的个人工作鉴定上,CPU最高行政长官给予了她这样的评价:“维和警察张君作为CPU集训班里唯一一名女警察,不仅出色完成了所有集训内容,并成为班里最好的狙击手之一。她是CPU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了入门测试和集训考核的中国维和警察。她的祖国应该为拥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复合型维和警察而感到骄傲。”
女警官张君:我在科索沃当保镖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