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场面的故事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场面很是轰动,小区里沸沸扬扬的,几乎家家户户都出动了,院子里有警察,还有记者,她就在这群人中间站着,揉搓着手,一脸的惶恐。等到别人把我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倒有些愣了,试探着叫我的名字:“秋和,秋和。”见我没什么反应,她咧开嘴巴便哭了。有人说:“小娣,这是你的妈妈。”于是,我在被拐卖了5年之后,见到了我的生身母亲,恢复了我的“本名”———沈秋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家是快乐的,但是,她的男人只要一回来,家便是冷的。她一个人以超常的热情张罗着,向她的男人絮絮叨叨地说我又考了第一名,或者是哪个菜是我特意为他做的。男人不正眼看我,最多哼一声,鼻子眼睛里冒出来的都是不屑。她宽慰我:“你爸爸就这德行,其实很疼你。”她买了很高级的文具盒和各种零食,说是她男人买给我的,要我下次在他回来的时候乖巧一点。半年的时间,她就这样来来回回地在我和那个男人之间折腾着。后来,她的男人一回来,她便把我送到邻居家,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们聊点大人的话。”我知道不是,因为她每次眼睛都是红的。有一次,我跑出来贴着墙根听,听到她说:“把她扔哪儿啊,做人哪能那么狠心?”然后便是她的哭声,一声接一声的。等到她把我往回接的时候,她跟邻居有说有笑,丝毫看不出伤心。有几次,夜里听到她哭,我心里难过得很,想跟她聊聊,我刚张口,她便说:“晚上别提伤心事,难过的事情留到明天再说就不算什么了。”她的身子背对着我,肩单薄而瘦小。我伸过手去想摸摸她,她却推开我,嚷嚷让我快睡。两三个月后,她离了婚,她说:“还是现在轻松,省得整天挂念。”我越发惊骇于她的冷静,她宽慰我说:“这世上,满是生了病还不想死的人,别瞎操心,我还有你呢。”好在她开了个百货店,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我要结婚的时候,她忽然又变了,仿佛得了婚前恐惧症的是她,看什么都不顺眼,同样的话,搁她那儿说出来总是难听得很。我让她先去吃饭,她说:“又不是猪,等你一会儿饿不死。”我让她别太累,她说:“不累,不累吃什么去?”那么亲的人,忽然间又陌生了。我结婚的前一夜,几近黎明的时候,她坐在我的床边,像18年前那样,叫我的名字“秋和”,声音低低的,全是不舍。我装作睡着了,泪湿了整个枕巾。在她身边呆了18年的惟一的亲人,在天亮的时候,却要由她披上婚纱送出门去。后来,我生下儿子,在医院里待的3天里,她一点都没合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外孙,抽空便絮叨:“谁谁家的女人看孩子的时候,让孩子在身后追着跑闹,再一回头孩子就没有了;谁谁家的孩子,有人说可爱要抱抱,抱上车就跑了……”我有时会说她,请给点有新意的说法,她就瞪着眼睛着急,说:“抢孩子还有什么新意的说法?你安心坐月子吧。”今年年初,她跟我来到省城,一天下午我回家,一进门,她便扑上来“呜呜”地哭了,她说:“你没事吧?”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孩子还在她怀里,也被吓得直哭。这些年,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样紧张。原来,有人给她打电话说我出了车祸,急需5000元的手术费,她急坏了,拿出自己的存折取了一万元钱给人汇过去。我责备她傻,她说:“你没事就好,那钱算什么。”看着她一脸释然的表情,我进了房间便哭了:这个为了我犯傻的女人。其实,我早知道,她犯了一个最大的傻,就是在发现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之后,没有把我送回去。其实,回家的时候,她便知道弄错了,我的胳膊上没有她熟悉的胎记;我偶尔的北方口音,跟他的南方小镇上的言语更是差得很远。她只是看到我身上被养父母打的伤,不忍心再把我送回去。即使她丈夫因为她收养我这个不是亲骨肉的女儿同她离婚,她也没有离开我,她说:“这辈子,有个女儿疼就够了。”
有女儿疼就够了
想到这,小兮哭了。安离去的场面,她还记得清清楚楚。那个黄昏,小兮任性的和安吵架了,小兮甩开安的手,脚踏出了那个还闪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突然,一个大手拉过她,却没想到一辆货车辗过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身体。鲜血、吵闹、哭声…"兮,对不起,我又让你生气了,是我不好。我爱你,永远都爱你!我好痛,我可能不能再陪你了,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我在那边会一直保护你的。兮,不哭,不要难过,找一个跟我一样爱你的男生,去完成我们的梦想,和他去我说要带你去的地方。答应我,你要幸福快乐。”“安,你不要离开我,我不会再任性了,我会乖乖听你的话,安…”哭喊再也叫不回那个最爱自己的男生了。小兮觉得世界是黑的,天空是灰的。安不在了,他彻底离开了。他去了一个叫天堂的地方,那里冷吗?那里有人陪他吗?安,小兮会为你好好活下去的,带着我们的梦想…小兮永远记得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说的话。小兮进入了那所和安都渴望进入的大学,她并不孤单,她知道安会一直在。小兮认识了很多新朋友,生活很开心。也有很多追求者。但是,她都没答应,因为安说过:“兮,要找一个跟我一样爱你的男生,去完成我们的梦想。”又是一个黄昏,那个身影好熟悉,可是,小兮知道永远都不会是他了。这个男生,有着安一样180的个子,有安一样的笑容,都是那么腼腆。特别是眼睛跟安好像,典型的双眼皮。连眼神都那么像,还有那副鼻梁上的墨蓝色框的眼镜。安,是你吗?为什么跟你那么像?后来,小兮认识了宇,那个跟安很像很像的男生。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都让小兮想起了安。她想,一定是安派宇来这所大学陪伴她的,因为安知道小兮很害怕孤单。安,你知道吗?宇跟你一样那么喜欢篮球,跟你一样那么喜欢唱歌,跟你一样那么喜欢看海,跟你一样那么温柔体贴,甚至你们名字的笔画数都一样。安、宇。连名字都这么像。小兮愣住了,外表像,连性格爱好都那么像。怎么会?安的感觉。安的味道。不久,小兮发觉自己好像喜欢上宇了。那种喜欢,不是安的替代,而是真真切切的喜欢安那样喜欢宇。宇,是那么的受欢迎,人气很高。特别是女痴。想到那些女痴会有的眼神,目光和骄傲的面目,小兮选择了沉默,带着安的爱安静的和宇保持着朋友的距离。她想只有不在乎才不会那么受伤。她害怕再次承受失去又一个跟安一样好的男生的痛苦。小兮转学了,没有跟宇说一声。如果说命中注定的事,那么无论天涯海角都不会错过。毕业后,小兮选择到了一个沿海城市工作,她要去看海。那么巧,在那个陌生的城市再次遇见了宇。寒冷的冬天开始有了温暖的感觉。在那个街头,宇惊喜拉着小兮:“丫头,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转学了呢?还好我还记得你说过你也喜欢海。”“啊?”宇抱住小兮,“傻瓜,我喜欢你啊!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这一次我不能再错过你了。”小兮忍不住眼泪,这一刻,她也抱住了宇。安,你看到了吗?你在天堂要好好的,不用担心我。现在有宇在,我们会很幸福很快乐的。我们会努力完成我们三个人的梦想,我们会带你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兮。。喜欢文字,喜欢原创,喜欢小小说。小兮忍不住眼泪,这一刻,她也抱住了宇。安,你看到了吗?你在天堂要好好的,不用担心我。现在有宇在,我们会很幸福很快乐的。我们会努力完成我们三个人的梦想,我们会带你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兮。。喜欢文字,喜欢原创,喜欢小小说。
月若有情寄天堂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