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我的幸福的故事

一他打来电话,非常有兴致地说,自己夹在旧书里的一张旧粮票有人要收,问我卖不卖。我的心里一热,上网去查,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低于五百元就不要卖,那个虽然价钱不高,但是行情看起来不错。便听到他在电话那边对着买家说,不卖,闺女说了,这个价格肯定会涨。我便暗自笑他言听计从。部队出身的他,向来武断专行,这也是我小时候常见的他的态度。记得有一次,二哥拒不认错,就真的被他捆在了院子里,还是邻居看不下去,帮二哥解了绳子,一圈人数落他的不是。可如今,二哥已远在地球另一侧,每次打电话,他都急急忙忙挂断,因为我说过一句,国际长途很贵的。说起来,人生真如白云苍狗,变幻莫测,老人变孩子,只一瞬间的事情。他开始参考我的意见,并且无条件服从。他开始眯起眼睛听我讲一些自己的想法和道理,因为这个世界他开始不明白。虽然他那么早地学会了上网,甚至学会了聊天,还学会了种菜,并虚心向我请教二季作物是怎么回事。我好为人师地给他讲一季作物和二季作物的区别,他自作聪明地问我地里长草是不是要及时除去,于是我再告诉他经验值是怎么一回事。他的书房里,我们两个的争论,很让人觉得亲切。不远处,就是他浓墨遒劲的大字,他酷爱书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可总也练不出个名头来,我唯恨在这一点上不能教他,若不然,凭借现在的虚心好学,他肯定能学出个一二三的名堂。那天,他神神秘秘地拿来一张大清年间的龙票让我看,并自作主张地问我能不能拿到拍卖会上去试试。看着那张假得没边的邮票我哭笑不得,却严肃地问他,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东西?快还给人家,别浪费钱。他则有些尴尬。我才知道,他从路边买来的,知道我最近迷上了古玩,所以特意拿来向我请教。一百元倒也不贵。我瞪起眼睛说,一百元就买龙票了?亏你还在研究。他不喜不悲,一边继续欣赏,一边说,那你给我讲讲。于是,我就在他的要求下,口若悬河。看着他满意的样子,似乎神游物外,才猛然想起前段时间他的话来,心里顿时酸楚。二那时,我刚毕业。人都说,只有经过沉寂才能感到生命的苍凉。一毕业我没遇到失业,倒是遇到了失恋,那个指凉如水的男子弃我去了南方,面对那个花花世界,我不敢与他涉足,只将自己埋在失恋里痛不欲生。不说话,厌饮食,宅在自己十平方米的房间里上网。最先,是他拿了一方印石让我帮他在网上查查报价。他知道我喜欢这个,很多时间都在网上查报价,顺带着,让我找了些石头的常识,再不似当年看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懒得动,简单查了几个网页,报了下价。没想到过几天,他却跑来问我,晚上可有时间?他的战友,也就是那个印石的主人,想请我们吃顿饭,顺便听听我对印石的高见。我难以推托,及至见面,才发现这顿饭吃得颇有点儿相亲会的感觉,那个老战友带了他风华正茂的儿子,据说是某公司的精英——于是,就更衬了我的灰头土脸,萎靡不振。我是搜了些资料的,可是全然没派上用场。回家时,我气鼓鼓不想理他,没料到他却曲意逢迎,对我说,那小子吹得神采飞扬,看着就来气。我觉得你比他强百倍,知识点比他大得多。我笑笑。他话题一转,面有难色,问我,你能不能帮爸爸个忙?我看着他,他语速加快,是这样的,他们公司缺个人手,你又是学会计的,能不能帮他们忙?这么简单的圈套?我哈哈笑,爸,你原来是在变相给我找工作啊。只是,我没想到,我的笑于他而言如久冬未至的春那样,他笑得比我开心,不过你以后不乐意的话,可以随时不做这份工作。那晚,我还有幸听了另一番对话。妈妈问他,怎么越老越小,研究起网络来了?那些小孩子的事情,你还有兴趣?他呵呵笑,不是我有兴趣,是孩子有兴趣,你没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我查了查资料,说这是抑郁症的前兆,要让她对事情提起兴趣,你我当父母的不操这个心,谁操心?多问问她,有了发言的欲望,才对生活有兴趣啊。我暗暗伤心,为了他,我不能让失望浮在脸上。才知道,他心甘情愿被我劫持,是帮助。三明知他目的性强,但身不由己,喜欢给他讲一些公司趣闻,人间万象,诗词古玩。但没发现,他起初是对我安抚,后来却越来越信任我。有些大事,他竟然慢慢做不了主,比如家里卫生间漏水,这在以往,都是他自己弄点白水泥糊糊,或是砸开地板砖加防水材料,但现在,他先要问我找哪家维修公司。那次,他们房间里要铺木地板,恰好赶上我出差,回来时,他自己已经定好了地板。他定的地板并不怎么样,一股化工味道,我大呼小叫,不行,这种东西肯定对身体有伤害,退了退了。他尴尬地看着施工方,淡淡说,退就退了吧,我女儿不喜欢。施工方是倔头,偏偏坚持着自己的板子好,这种味道只是包装的味道,给我打比方,讲道理,并拿出相关数据来说话,直到让我信服,最后才对我说了句,其实这些东西你爸以前也是看过的。哦?我不信,他看过了,怎么不反驳我?没想到,他摇摇头,说了句,老了,我哪知道会不会眼花看错?年轻人的眼光锐利,认定了肯定没有错的。真是奇怪心理。二哥春节从美国回来,住在家里,对于他对我的言听计从颇有点儿看不惯。美式的教育让他脱口而出,爸,你应该有自己的自由和想法的,总是听我妹妹的,也不怕失去自我?他的精辟回答是,人老了,要那么多自我干什么。只要儿女都好,自由自我都可以放弃,我老了,还不是你妹养我?大家都笑,妈妈嗔怪他说话太直接,恐会伤了二哥的心。但没想到二哥端起酒杯,爸,你又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才知道,他原来心甘情愿地被我劫持,是依赖。四他和邻居争论不已,就因为一块旧时的玉圭。上书大秦始皇帝制。他坚持这东西是假的,对于邻居老头的爱若珍宝非常不屑,他举事实,讲道理来证明无果之后,只好求助于我帮忙鉴定。当时我在古玩界刚刚有点儿小小经验,拿过玉圭,在两人的争执目光中看了半天,对于上面的篆书竟然不认识。但是我却不敢丢他的脸,拿来激光笔照射,然后再去网上查资料,终于查到了现代仿制品的图样。还不甘心,生怕弄错,又去请教自己在古玩界的老师,认定了为现代仿制品,而且不是精仿,只是粗略的臆想加机器造的东西。这才回来告诉他们,并拿出相关资料和图片,邻居信服了,他的声音高了八度,幸福地说,听年轻人的,没错吧。楼下夜市扰人睡不着,他找人理论未果,问我应该怎么做。我亦是没经验,之后查资料,才知道有扰民这一说,并且有城管部门来管理的。然后找相关部门谈事,之后再找到当事人说理,事情终于平息下来,对方答应九点之后,转到室内营业。事情解决得顺利,他也兴奋,对我说,爸准备给你买个礼物,说吧,要什么?我没要他的礼物,这本是小事一桩嘛。只是偶然经过小区,听得他对邻居炫耀,我女儿越来越能干了,你们近期没有听到夜市扰民了吧,知道吗,是她找相关部门调停,才有了这样一个结果。然后,就听到他在那群大叔大妈的感激中大笑。才知道,他心甘情愿地求助于我,是幸福。五时光追溯,我幼时多病,胆怯。送个幼儿园哭半天时光,他脾气暴,上班忙,不顺心了就拉过来打几巴掌,于是越发胆小,不敢问路,不敢与陌生人交谈。大学时学的又是一个内向的专业,性格又是多愁善感的双鱼座,一切不好都摊在了身上,找工作不顺利,被男友甩了只能自怨自怜。或者,有那么一个我没看到的时光片段,他突然就以一个父亲的慈悲看到了我的尴尬,并为此痛心不已吧。那时他的表情我一定是看不到,他的决心我更是看不到,但是我却慢慢开始接受他的信任与求助,慢慢学会了以一副不由分说的态度去将他左右。于是,我在宽容和忍耐之上,学会了主动和理性,学会了和陌生人打交道,学会了以不同知识充实自己,学为所用……好似还有很多。才知道,他心甘情愿地让我做事,其间还有一份很深的隐忧。但这变化,亦是双向的,他也是越来越感觉到了依赖的幸福,这些都可以从他中午打给我的电话中感受得到,他在电话里兴冲冲地问我,闺女,咱中午吃什么,我想吃阳春面,你妈想吃炸酱面,拿不定主意,就听你的了。他越来越甘心被我劫持,这好似我的幸福,也正是他的幸福,因为他知道,他心爱的女儿正在一天天长大。
你的依赖,我的幸福
我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原定于5月1日,也就是我生日那天结婚,那将会是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我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可就在我们婚礼的前一个月,他突然对我说,这座城市人人皆知的一名DJ新星怀孕了,孩子是他的。他和她的传言果然是真的。为了显示他的通情达理,他说他会补偿我的,拿钱补偿我的情感损失,要我开个价,只要合理,他会考虑的。瞧瞧,他临门一脚要闪人了还这么有风度。谁还能和他计较有情无情?我笑了,我说好,亲爱的,我给你自由,也愿你能幸福。但你记住,我一定会比你幸福。说完,我很没创意地一个耳光打过去。他的潇洒风度自然不允许他还手,但打过后我就后悔了,我觉得这个耳光赠给他都是多余的,因为他不值得。一帮死党听说我和他的事后,都前仆后继地赶来安慰我,“这种负心的男人没好下场。”“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放爱一条生路,爱会回报你一个更明媚的春天。”……我就笑她们八卦,生生拿肥皂剧里烂俗的台词硬往我身上按。我相信我笑得很灿烂。于是,那么多悲伤的泪水,就在心里默默地堆积着。我忍着,很辛苦地忍着。难过时,就仰起头,深呼吸,竟也能把将要流出的眼泪狠狠地压回心里去。然后,神情自若地工作,寒喧,微笑……我不想在人前示弱,不想给人们同情的理由,更不愿意让他以为我没有了他就过不了。我容光焕发地憔悴着,捱过每一天,日子惟一能引起我注意的就是:5月1日越来越近了。5月1日凌晨,我再也睡不着,早早地来到了即将举办大型集体婚礼的新区音乐广场。远远地,亲眼见证100对新婚佳偶的幸福场面,我哭了,忍了那么久的眼泪,一瞬间喷涌而出,仿佛身体里所有的水都化为眼泪,突然决堤,一泻千里。我不是感怀自己,而是感动于那一幕的壮美。就在那一刻,我一下子想通了——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每个女人生命里都有一个男人与她牵手一生,只是出现的迟与早的问题。记得分手时我曾对他说过,我一定要比他幸福。但我现在并没有这个把握,因为幸福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我相信,我会找到属于我的幸福的,我相信万绿丛中总有属于我的那一点红。那么,我愿意在所有的伤害过后,依然怀有感恩的心,真正平静从容地承受一切,等待我的幸福如约而来。
等待我的幸福如约而来
我只想要他陪我一整夜那天是我生日,我下午请了假,做了一桌菜,等着伍卫下班。我是伍卫的情人,他从来只肯在我这里呆到12点。房子里的钟一指向12点,哪怕是刚与我在床上热烈缠绵过,他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到那个有他妻子的家。最开始,我只是失落地看着他向外走去,甚至还会体贴地送他到电梯口。然而,一天天过去,我终于觉得不公平。这个生日之夜,我想要他陪我一整夜。可对于他的答案,我心里却没有半点底,就如同我不知道在他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伍卫来了,递过一大束玫瑰,并从包里拿出一条钻石项链,温和地说:“生日快乐。”我趁势揽着他的颈说:“我想要更好的礼物。”他的笑容是少见的灿烂:“什么?说吧!”我将头伏在他颈窝里,“我想要你陪我一整夜。”看不见他的脸,但我却感觉到他的身体立时一硬,仿佛是备战前的那种警觉。我的心顿时便沉了下去,他的潜意识里居然将我当成敌人?他的心底里,根本就是站在他妻子那一边,与我成敌对状态。我的心绞痛着,眼前升起了泪雾,问:“不行吗?就这一夜。”他松懈下来,微笑着却坚定不移地说:“我们一开始就说好了的呀,不在你这过夜。”怕我再纠缠下去,他说:“我饿了,开饭吧,看看我的小灵儿做的饭可好吃。”我怨恨地盯着他的侧影,伍卫,你怎么能这样待我?开着的电话那晚除了一进门时的尴尬之外,其余的时间我们之间的气氛很好。饭中他不停地赞扬我的菜做得好,饭后他更主动帮着我收拾。而我,也好像忘了让他陪我一整夜的那句话,只是一味地做着他喜欢的那个乖巧、善解人意的灵儿。当我从浴室出来,穿上那件我自己新买的性感睡衣时,他的双眼立时亮了,飞快地进了浴室将自己洗干净。如往常一样,他一出浴室便急迫地将我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却浑然不觉,我已经将他的手机顺带到了床上。而他的手机已经拨通了他妻子的手机号码。那天我的呻吟声特别夸张,而他亦因此格外兴奋。整个过程中,他的声音浑厚有力,他习惯用的那些短暂的叹词,绵延不绝地从他嘴里道出。这一切,都可以感觉,他多么满意那一场性爱。完事后他说道:“宝贝儿,好久没有这么快活过了。”我疲倦地含笑不语。就在他从洗澡间出来时,敲门声响了。他兴致正好,边开门边问:“谁呀?”然而话音未落,他便已经张口结舌。他眼前,赫然站着他盛怒的妻子。只听“啪”的一声,他妻子手起掌落,他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巴掌。随后,他妻子哭着飞奔而去。他急急套上衣服追出去。临出门,他回过头来,凶神恶煞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仿佛是隔世的宿仇,又仿佛是海般深的恨意。我一呆,如遭了冰封一般,全身都冻僵了。他再来的时候是两个多月后的深夜,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打开门一看,是醉醺醺的伍卫。他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含糊不清地说:“你不就是想要我住在你这里吗?好,从今天起,我住你这儿。”我开心极了,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虽然是醉着的,虽然看得见伍卫的痛苦,但他终于要住在我这儿。我扶着他进了卫生间,帮他脱下衣服洗澡。他不情愿,嚷嚷道:“干吗?是嫌我不干净呀?”并一把抓过我,将我按在冰冷坚硬的地上,不管我的反抗……在茂密的水珠下,我看见他的脸,是恶狠狠的神情。我明白了,他是用这种方式在报复我,在惩罚我。我含泪咬牙从浴室里爬起来,扶着他进了卧室。此时此刻,我只有忍着,他太太一定已经与他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他才会来我这儿。而我所想要的,不就是他能够留下来,真正地与我在一起?他果真住在了我家里,但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地半夜才回。我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他,忍受着他酒后所吐出的秽物的恶臭,也忍受着他酒后那种野蛮的性惩罚。我想,过一阵子就会好的。煎熬日子一天天过去,伍卫终于开始转向正常,喝酒只是偶尔为之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从此过上了快乐的日子。他住在了我家里,不交一分钱生活费,每天下班回来便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做好饭菜端上桌,还要一个劲儿地挑剔我做的饭菜,不是太咸就是太淡或者干脆就没味道;他当然也不帮我干任何家务活,亦从不跟我出去,如果我有一丝惹他不高兴,他就大发雷霆。有一天我太累,将他的衬衣送到干洗店去洗,哪知他大发脾气:“你这么懒,怎么持家?几件衬衣会累死你吗?”我与他吵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自己洗?我现在是用我的钱交干洗费,你还有意见啊?”他冷笑,“哈!露出你的本来面目了吧?你还说不是看中我的钱?这才住了3个月没给你生活费,你就计较起来,如果哪一天我失业了,你还不一脚将我踢出门?”我愣在那里。原来,在他心中,我只是为了他的钱,而不是看中他的人。他冷笑着:“你搞坏了我的婚姻,我就要在你这里白吃白喝。”说完,他便昂首阔步地进了书房摆弄我的电脑去了。一阵悲凉向我袭来,瞧我,找的什么事啊?我伏在沙发上,哭得昏天黑地。很快,他妻子因为出差,让他住回家照顾孩子。他那天回来,是一向不见的欢喜。那一瞬间,想到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又是高兴又是恐慌,高兴的是从此可以脱离他,而恐慌的是从此我真正失去他了。我问:“你还会回来吗?”他沉思着:“我希望自己能不再回来了。回来,对你对我对我家人,都是一种伤害。”我相信,那是他的肺腑之言。送走他,回到忽然空下来的屋子,回想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我感到了轻松。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与他这样混下去了,他的人,他的心,从来就不属于我,是强求不来的。是该正正经经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了。不是结局的结局我与伍卫都没料到,一个星期后,他又回来了。这次,他拎了3个包,看来是将他的衣物全部拿了过来。我发着愣,看他将东西拎进来。他的面色阴沉如水,瞪了一眼木木的我,喊道:“傻了呀?帮把手呀。”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拎他的包,脑子里却混乱成一片:在我想全身而退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到底是喜还是忧呢?他会有改变吗?这次回来后,他彻底成了一个活死人。他除了上班、吃饭、睡觉,其它的一概不理不看不做,甚至连刁难我、折磨我的兴趣都丧失了。我想,他妻子一定是给了他更大的打击。我问他,他却只是冷冷地道:“这不正是你要的结果吗?还有什么好问的?”我们就那样麻木地过了半年有余。我在这中间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时候将他赶出去吗?我做不出来。可与这样的他生活一辈子吗?不不不,我宁愿孤独终老。我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双膝,哭了。如果,没有那个开着的电话,该多好呀!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我永远也没有拨打过他妻子的电话。我走到阳台上,再一次拨响他妻子的电话。那天是我第一次与他妻子面对面交谈。开着伍卫电话的那次,我只是用手机将我家的地址发短信告诉了她。从那一次来我家,她只是打了伍卫一个巴掌便哭着跑走,我知道,她是一个善良而温和的女人。阳光透进茶室,我发现伍卫的妻子也憔悴不堪。我请求她,不要再折磨自己也不要再折磨伍卫了,让伍卫回家吧。她诧异地看着我,眼里含了泪光。我泣不成声,“姐姐,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但请你相信,伍卫是深爱你的,他之所以来我家,是因为没有地方可去。现在在我身边的他,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他的心,一直留在你与孩子身边。”最后我们分手时,她轻轻地握了一下我的手,我知道,这个善良却刚强的女人原谅了我也原谅了伍卫。第二天,伍卫又拎着他的包回家了。仿佛是奇迹般地,拎包出门的伍卫身上,所有的生命力一下子又恢复了。我长嘘了一口气,心有点酸,却又有着奇异的放松。我真的可以开始我的新生活了。不是我的幸福,我要不起。
不是我的幸福,我要不起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