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春暖花开的故事

四月里的天空,可谓风和日立,春暖花开,我与平日里最要好的三个女友履行了我们共有的承诺,进行了一次小小的郊游。第一次,我带上了母亲。临行的那天,母亲还在推三阻四,硬说自己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我当然知道母亲的犹豫是什么,但我也不能让自己昨晚灯下那一番肺腑的说词工作白做了,我对母亲温和的说道:“你怎么会是麻烦呢,妈妈,我只是想让你去分享我们的快乐,再说,如果爸爸知道了他一定会赞同的。”母亲不语,淡淡的笑意,看来是答应了。我知道,为了[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生活,用思念的哨吹打着每一天。母亲对父亲的那份牵念是抹不去的。每月,每月,父亲寄来的几百元血汗钱是这个家最大的安慰,而父亲的一个电话,一句问候则是母亲最大的安慰。为了不使母亲那么辛苦,我同女友们便选择了离县城较近的一个游玩区,那里,有山,有水,景致胜是迷人。车子行使在郊外的路上,马路两边都是花的海洋。桃花的红映满了车窗,尽管车子是急驰的,但那沁人的花香却使得我扑塑迷离了,我想起了〈桃花行〉。“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那红中还夹杂些点点的雪白,那便是梨花了。红,娇而不艳,恰如少女的羞涩;白,雅而不俗,又恰如少女的纯洁。真美!我在心底不由得轻轻的叹到。我身边的母亲,她似乎也被这‘花海’征服着,是啊,当喧嚣的日子重返宁静,它们看来是那么的超凡脱俗,也许母亲早该容许超凡脱俗的东西来充实自己的。我想,再过不了多久大概桃和梨便会成熟了吧。由于我们乘的是公交车,车子便在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因为是上坡路不便,接下来的一段小路要靠我们自己走了。除了母亲,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袋沉甸甸的食物,几个钟头后这些应该都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我们走着,笑着,说着,母亲也融入了这份快乐中。步行了有十几分钟,我们终于站定在这块神气的山地上,它有一个很雅气的名字,叫‘茅仙洞’,之所以叫‘茅仙洞’,着于这个‘洞’字,半山腰的地方有个岩洞,关于它的传说有种种,什么住过神仙,还可以通向黑龙潭,有一些无人挖掘的宝藏……都只是传说而已,至今也没有人进去过,或许是胆怯,或许是想保留那份带些色彩的神秘吧!再看,淮河水从它的山脚下流淌,远远的望去像一条玉带,四面围山,层峰叠峦,有点气势。这里不泛游人,好友颜提议,先到山脚下去歇息,顺便感受一下淮河之水,从我们脚下缓缓的流过。我示意的点点头,这时,母亲有些迟疑,我不解。“妈,是不是累了,要不我们先不下山去。”母亲轻摇一下头:“哦,玲儿,先陪妈妈去道观拜一拜,好吗?”我这才醒悟,像母亲这种年纪的人来此地都会先拜神仙的,算是种寄慰吧!这里也算小仙境吧,大大小小的道观,和论资论辈的神仙还不少。和好友们暂时分开,我搀着母亲朝不远的道观走去,来到了仙殿便闻到浓郁的檀香味儿,这块地方是神圣的,从迈进的第一步就不允许我们带一颗不虔诚的心进来。母亲的虔诚度我是知道的,她有一件每天起早必做的事,就是给家中供奉的神像上香,然后,膜拜,祈求父亲平安,她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母亲‘请’了香,在大殿中,那红绸垫之上,开始顶礼膜拜,诉说着对父亲的思念,还有对我这个无‘神论’者女儿的一片寄望。我耸在一旁看着母亲,如同父亲那般刺眼的白发,她也在老着。女人的皱纹是种着实可怕的东西,那是岁月的手迹,在她们的脸上停留着,并且延续着。膜拜完毕,我搀起母亲,在跨出门栏的那一刻,我回望了一眼定坐殿中的那一排神像,受人‘香火’的神灵们,若果真能看到这世间的疾苦,该多好!和好友们汇合,她们叽叽喳喳的已经开吃了,我搀着母亲在她们身边席地而坐。望着不远处的河水,阳光直射的水面,平静如镜,我开始高呼:“今天这么难得的日子,它(河水)居然还在那悠哉的躺着,我们让它欢腾一下吧!”“我们打‘水漂漂’。她们三人都乐意,忙着去捡石块。我看见母亲欲语还休,我知道今天是个快乐的日子,她也想融进这份美境中,只是母亲顾虑的是,她那一代和我们这一代的代沟。我充满着一百分的信心对母亲说道:“妈,我们一块,我们不就是来玩,来开心的不是吗?”母亲笑着看着我,眼神中闪过一道光,那是许久未有的生气。“好,今天就给我家玲儿面子!”母亲语出这半玩笑的话令我喜上眉头。河面不再平静,小石块轻轻掠过的瞬间,它开始微波起伏。我放了一个小石块在母亲的手里,我的身躯半围着母亲,我握着母亲拿着石块的那支手,喊了声:“扔——”紧接着几个“卟嗵”声,很干脆。我能感觉到母亲刚才那一刹的用劲,那不只是抛出一个小小的石块了,还有沉在心底长久以来那股未见光芒的生气,我看到了母亲的力量。接着,母亲大笑。我的心如河面般起着涟漪。曾几何时,母亲才有的爽朗笑声,那股甘甜的朝露冲破了母亲那张沉郁许久的脸。“一个”“两个”……母亲和我,还有我的三个好友们喊着,唏嘘着,笑声不止。就这样,母亲真的融进了我们的快乐中。时间过的好快,已经有了夕阳的影子。大家都累了,我和母亲坐在河边聊天,好友们在身后不远处相互调侃着。似火的夕阳映得母亲额前的汗珠在柔柔闪亮,我撩起了袖子为母亲拭擦。“真的是不服老也不行了,和你们这帮孩子疯,是疯不动了。”母亲说。“妈,我们能这么放纵的‘疲劳’一次也不错呀,对你的身心都有好处的,可别光说自己老,瞧,你今不就来延年了吗?”母亲被我的话逗的有点乐,“今天要是你爸在就更好了……”母亲又开始想父亲。“妈,我……是那么的爱你和爸爸……等他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再来打次‘水漂’,看看谁最厉害。”这时,母亲看向我,我看见了她的瞳孔在微微张开。我深知母亲的诧异,打我记事以来,就没有在父母面前提此暖昧的话,这该是我们这一代做子女的失败。在情人面前的张口即出,在父母面前却语塞了,其实,他们在多么的等待着,那怕是轻轻的一句。母亲抚摸着我的头,我分明看到那眼角有余光闪过,是喜悦的泪花吧,我想这句发自内心底的呼唤,已经滋润了母亲操劳疲惫的心灵,这大概就是语言的魅力,深藏心底的话,表达了一片真挚之情。上了最后一班回程的车,大家都有了倦意,我又如儿时那般靠近了母亲的怀里。再熟悉不过的温暖臂弯,和那种发自母体原始的气息为我赶走了一切尘埃,我觉得它比世界上任何一种昂贵的香水都着实的可贵。母亲说,她的玲儿长大了。可我,决定今晚将‘偷袭’母亲,钻进她的被窝里,再一次去‘亲吻’那片温暖和溺爱。我从自己半迷的眼缝中,看到了母亲的笑,那笑一直挂在她的嘴角,一种满足和幸福感围抱着她,直至流淌进母亲的心扉,并且滋润着那块方寸之地!
母亲的欢笑
珍妮弗和史提夫的婚礼定于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举行,因为珍妮弗希望在自己的婚宴上能开满春天的花朵。婚礼的日子一天天地逼近了,她的心里充满了甜蜜的期待。那天,珍妮弗和罗索太太约好了晚上去她的缝纫店,取回自己订制的结婚礼服。那天的天气不是太好,早上就雾蒙蒙的,到了中午,天空又下起了小雨。在罗索太太的小店里,听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玻璃,珍妮弗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来:今天史提夫要到城里去购置一些结婚用品,可这样的天气,还有他那辆已经用了很多年的老爷车……“但愿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珍妮弗担心地说道。罗索太太刚从衣架上取下婚纱,她笑着安慰珍妮弗:“不会有事的,姑娘,开心点,你们那么恩爱,一定会白头偕老的。”珍妮弗从罗索太太手里接过那件洁白的结婚礼服:精致的剪裁,漂亮的蕾丝花边。她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正穿着它走向婚姻的殿堂。“也许自己真的是太多虑了吧。”珍妮弗甩甩头,抛开那些无谓的念头。就在这时,缝纫店的电话尖锐地响起,把她和罗索太太都吓了一跳。罗索太太转过身接起电话,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凝重。看着罗索太太的表情,珍妮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罗索太太告诉了她一个不幸的消息:史提夫在回镇的路上出了车祸,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当珍妮弗飞奔着赶到医院时,医生告诉她,史提夫的性命保住了,不过,他的下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没有语言能够形容珍妮弗当时的心情,一个春天的梦想就这样在这个冬夜里被击得粉碎,她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在医院的病床上,珍妮弗看到了劫后余生的史提夫。他看起来是那么疲惫和沮丧,洁白的被单下掩盖着做过截肢手术的下半身,空荡荡的。珍妮弗走上前,想安慰他,却已是泣不成声。医院为史提夫安装了假肢,但史提夫是脊椎受损,这两只假肢也只能是个装饰而已。当珍妮弗推着轮椅载着史提夫离开医院时,史提夫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和珍妮弗解除婚约。谁都知道史提夫是怕连累珍妮弗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珍妮弗自然也知道,可不论珍妮弗如何表白自己对他的爱,史提夫就是不为所动,他甚至拒绝再见珍妮弗。看着自己的爱人失而复得,却又一次地得而复失,珍妮弗痛苦得不能自已。春天的脚步一步步逼近了,烂漫的山花在郊外灿烂地盛开,而珍妮弗的心却还活在冬天。一天,史提夫坐着轮椅到镇上的医院复诊,在医院的门口,他看到了久违的珍妮弗。她正独自一人在医院的湖边哭泣,手里还拿着一张诊断书。史提夫有些担心,毕竟,他还深爱着这个善良的女孩。他转着轮椅上前,叫着珍妮弗的名字。珍妮弗一看到他,立刻扑到了他的怀里伤心地大哭起来。原来,珍妮弗被诊断出喉咙里长了一个肿瘤,虽然是良性的,却必须切除,而且手术会破坏声带,也就是说,手术后,珍妮弗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一阵春风顺着湖面轻轻地吹到了史提夫的脸上,他却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原来,是珍妮弗的泪水在他的脸上被一点点地风干了。那一刻,当珍妮弗柔弱的身躯在他的怀里轻轻地颤抖时,他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地深爱着这个女孩。他轻轻地拥着珍妮弗说:“别难过,珍妮弗,等你做完手术,春天的花就都开了,那时,我们就结婚,好吗?”珍妮弗的手术定于两周后进行,为了保障手术的安全性,她要到纽约市的大医院里进行这项手术。因为路途遥远,珍妮弗没有要史蒂夫一同前往,而是在镇医院医生的陪同下去了纽约。史提夫答应了珍妮弗,他会在他们将来的家里做好结婚前的准备,珍妮弗喜欢如霞般的窗帘,缀满小碎花的餐台布,还有满室的鲜花。临行前,珍妮弗对史提夫说,她要在失声前对他说最后三个字:我愿意!那是婚礼上珍妮弗要回答神父的三个字,因为到了那天她可能已不能开口,她要提前把这三个字告诉自己的爱人。珍妮弗的手术很顺利。尽管婚礼那天,她已无法再对神父应出每一个爱的承诺,但无可否认,每个人都从她的泪水里听到了她对爱的诺言。婚后的史提夫和珍妮弗开了一家蛋糕店,珍妮弗做出美味的糕点,史提夫就守在店里将它们一一售出。而每到傍晚,他们就会关了蛋糕店,到美丽的湖边散步,珍妮弗推着史提夫,他们用笔、用手势、用眼神、用心交流,谁都能看出他们的幸福。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四十多年,黄昏里他们散步的背影,已经成了镇上最动人的风景。直到有一天,史提夫在家里翻找一个老朋友的地址,他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就在他准备放弃之际,他看到了压在箱底的一张泛黄的纸片——是珍妮弗当年的诊断书。史提夫无意中翻开那本诊断书,竟然在上面发现了一行让他触目惊心的字:误诊记录!史提夫怕是自己年纪大了,眼花了,难免有时会看错,他戴上了眼镜,但没错,诊断书上的确盖了医院的误诊签章。那天晚上,史提夫将这张诊断书递到了珍妮弗的面前。珍妮弗没有否认,她用手势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多少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跟丈夫交流。那天她确实是接到了医院的诊断书,她也以为自己真的会失去曼妙的声音,所以她在小湖边失声痛哭。可就在那时,她遇到了史提夫,还听到了他的求婚。在那一刻,她是那么开心,她甚至认为是上帝要她用声音来交换她这一辈子的幸福。有了史提夫,她觉得即使失声也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没过多久,医生就告诉他,他们的诊断是个误诊,那个所谓的肿瘤不过是仪器出了一点问题。珍妮弗犹豫了,她害怕这个更正的结果会让她的幸福长了翅膀飞走,因为她太了解史提夫了,他是不愿意让一个完美无缺的她守在他身旁服侍他的。几经思量,珍妮弗选择了欺骗。她求医生帮她隐瞒这一切,因为她是那么迫切地想要得到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四十多年的沉默,使珍妮弗早已丧失了语言能力,而她惟一能说的,只有三个字,那就是“我愿意”。为了不忘记这三个字,她常在一个人的时候不断地重复着念叨,因为这三个字后面有太多省略的承诺可以诉说。当珍妮弗又一次结结巴巴地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史提夫早已泪流满面。爱,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有时候,就是三个字:我愿意!珍妮弗的手术很顺利。尽管婚礼那天,她已无法再对神父应出每一个爱的承诺,但无可否认,每个人都从她的泪水里听到了她对爱的诺言。婚后的史提夫和珍妮弗开了一家蛋糕店,珍妮弗做出美味的糕点,史提夫就守在店里将它们一一售出。而每到傍晚,他们就会关了蛋糕店,到美丽的湖边散步,珍妮弗推着史提夫,他们用笔、用手势、用眼神、用心交流,谁都能看出他们的幸福。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四十多年,黄昏里他们散步的背影,已经成了镇上最动人的风景。直到有一天,史提夫在家里翻找一个老朋友的地址,他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就在他准备放弃之际,他看到了压在箱底的一张泛黄的纸片——是珍妮弗当年的诊断书。史提夫无意中翻开那本诊断书,竟然在上面发现了一行让他触目惊心的字:误诊记录!史提夫怕是自己年纪大了,眼花了,难免有时会看错,他戴上了眼镜,但没错,诊断书上的确盖了医院的误诊签章。那天晚上,史提夫将这张诊断书递到了珍妮弗的面前。珍妮弗没有否认,她用手势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多少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跟丈夫交流。那天她确实是接到了医院的诊断书,她也以为自己真的会失去曼妙的声音,所以她在小湖边失声痛哭。可就在那时,她遇到了史提夫,还听到了他的求婚。在那一刻,她是那么开心,她甚至认为是上帝要她用声音来交换她这一辈子的幸福。有了史提夫,她觉得即使失声也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没过多久,医生就告诉他,他们的诊断是个误诊,那个所谓的肿瘤不过是仪器出了一点问题。珍妮弗犹豫了,她害怕这个更正的结果会让她的幸福长了翅膀飞走,因为她太了解史提夫了,他是不愿意让一个完美无缺的她守在他身旁服侍他的。几经思量,珍妮弗选择了欺骗。她求医生帮她隐瞒这一切,因为她是那么迫切地想要得到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四十多年的沉默,使珍妮弗早已丧失了语言能力,而她惟一能说的,只有三个字,那就是“我愿意”。为了不忘记这三个字,她常在一个人的时候不断地重复着念叨,因为这三个字后面有太多省略的承诺可以诉说。当珍妮弗又一次结结巴巴地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史提夫早已泪流满面。爱,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有时候,就是三个字:我愿意!
爱就三个字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