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莫逆之交的故事

文传学与贺国华是一对好朋友,确切地说,是一对好兄弟,两人好得简直可以合穿一条裤子。说来,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文传学是一个货车司机,一次他在路上遇到了车祸,伤得很重,恰巧贺国华路过这里,打电话报了警,文传学被及时送到医院,从鬼门关上逃了回来。苏醒后,文传学知道是贺国华救了自己,十分感激。一来二去,两人成了莫逆之交。这天,贺国华和往常一样找到文传学,约他一起吃饭。来到餐馆。贺国华一连点了好几道贵得离谱的菜。还叫了一瓶五粮液酒。文传学连忙阻止他:“你疯了吧,点这么贵的菜?一般的菜就行了。”贺国华一挥手,说:“我们两兄弟出来吃饭,哪能吃便宜的?服务员,快上菜。”两人喝得兴起时,贺国华突然似醉非醉地说:“文大哥,小弟问你一件事,现在,不,这辈子你最想做的是什么事?”文传学听后。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沉默了一会儿,说:“这辈子有两件事令我不能忘怀。第一件事,就是你救了我,让我继续活在世上;第二件事,就是在那一次车祸中,和我撞车的那对夫妻死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一双儿女,我去看过那对姐弟。他们成了孤儿,我真的很内疚,若不是我超速驾驶,那对夫妻不会死,两个孩子也不会失去双亲。这全都是我的错,所以我这辈子最想做的是能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给那对姐弟一大笔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也算是我对他们的一点点补偿。”贺国华听完,没有吭声。文传学反问他最想做的是什么?贺国华笑了一声:“能有什么,就是多赚钱,做有钱人呗。”这点文传学早就清楚,贺国华做梦都想发达,并且他还嗜赌如命,里里外外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和文传学吃完饭后,贺国华回了家。躺在床上,他心潮起伏,难以入睡。过了许久,他突然从床上跳起来,下定决心说了一声:“干!”贺国华打开电脑,上了聊天室,找到一个叫“人生驿站”的网友,对他说:“你拜托的事。我干!”贺国华迷上网络聊天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次,他在聊天室里遇到了一位叫“人生驿站”的网友,两人随便聊了起来。谁知越聊越投机,到后来他们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贺国华把他救文传学的事也说了出来。“人生驿站”说他也认识一个叫文传学的人。两人一对,他们认识的文传学竟是同一个人。“人生驿站”突然说:“我给你二十万,请你杀死文传学,你愿不愿干?”贺国华说:“你开玩笑吧?”过了一会儿,那头说:“我是认真的。只要你杀了他,二十万元就是你的。为表诚意。我可以先给你五万。如果你反悔,后果自负。”贺国华立即打了一行字:“你神经病!文传学是我兄弟,我怎会杀他?”但令贺国华想不到的是,这个月他倒霉到了极点,不仅输光了所有的钱,还欠下了一大笔债。追债人威胁贺国华如果不按期还清这笔钱,他就等着到阎王那里报到。贺国华吓得半死,百般无奈,这才想起“人生驿站”说的话。他也曾想过跟文传学借钱,但文传学自从那次车祸后,已经是一穷二白,哪儿有闲钱借给他还债呢?贺国华犹豫不决,一面是和自己亲如兄弟的文传学;另一面是自己悬在半空的小命,哪一样他都不愿舍弃。最后他想通了,反正文传学这条命是我贺国华帮他捡回来的,就算我要了他的命,也不为过吧?于是贺国华请文传学吃饭,想套一套他有什么心愿,准备替他完成,也好减轻心中的罪恶感。当贺国华听说了文传学的心愿后,决定在干掉他之后,帮他照顾一下那对姐弟。说实话,贺国华开始并不十分相信这个“人生驿站”。当他说肯干后,那头说:“好,给我一个账号,你明天查一查钱。”贺国华忐忑不安地过了一夜,天亮后到银行里一查,账户上果然多了五万元!贺国华一阵狂喜,把钱全都提了出来。贺国华收到钱,开心过后,却是无尽的烦恼。他想不干,却已经不能回头了。这一夜,贺国华悄悄找到文传学的货车,在刹车上做了点手脚。做完小动作后,贺国华回到家,又找到那个“人生驿站”,问他为什么要置文传学于死地。“人生驿站”说:“实话告诉你,文传学撞死的那对夫妻就是我的哥嫂,我恨死他了,这才叫你干掉他。你现在清楚了吧?”贺国华没有说话,下了线,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文传学的身影。第二天贺国华什么也不做,整天在床上睡觉。晚上,他打开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一则车祸新闻。新闻说:今天上午,一辆大货车由于刹车失灵,撞上了一根电线杆,货车司机当场死亡。贺国华看得双眼模糊,那辆货车的车牌正是文传学的。当晚贺国华上网寻找那个“人生驿站”,可他却一直没有上线。随后几天“人生驿站”都没有上线,贺国华蒙了,心想这人一定是要赖账了。又过了两天,贺国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一家律师事务所打来的。电话那头说,有些事情要他亲自过去办理一下。贺国华惴惴不安地来到事务所。接待他的律师说:“贺先生,今天叫你来,是要你处理一下文传学先生的遗嘱。由于文传学先生买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险,如遇意外身亡他将获得五十万元的赔偿。文先生在遗嘱里清楚写明,他将这笔赔款分十五万元给你。而其余赔款连同他的所有财产送给一对姐弟。还有他吩咐我见到你,将这封信交给你。”贺国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战战兢兢地接过信,颤抖着把信打开:国华,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含笑离开了这个世界。早在车祸发生前,我就知道自己患上了癌症。那天。从医院出来后,我感到非常绝望,于是开快车想寻求解脱。但我万万想不到因为我的鲁莽毁灭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我万分内疚,心想自己早晚都是死,不如就死得有价值一点吧。我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打算以车祸的方式结束我的生命。网上那个“人生驿站”就是我。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深陷赌博之中不能自拔。我让你杀死我,是想让你明白:赌博能让你出卖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现在很内疚,但如果我的离开能唤回你的良知,这很值得。我给了你十五万,加上原来的五万,你应该可以还清赌债了。你救了我的命,我兑现了我的承诺,最后谁也不欠谁了。还有那一对姐弟,得到这笔钱,就算是我还了自己的良心债,我这一生终于可以无悔了。最后我想对你说,我本无意试探你,但你已不能和我再做兄弟了。信纸无声地滑落到地上,贺国华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贺国华收到钱,开心过后,却是无尽的烦恼。他想不干,却已经不能回头了。这一夜,贺国华悄悄找到文传学的货车,在刹车上做了点手脚。做完小动作后,贺国华回到家,又找到那个“人生驿站”,问他为什么要置文传学于死地。“人生驿站”说:“实话告诉你,文传学撞死的那对夫妻就是我的哥嫂,我恨死他了,这才叫你干掉他。你现在清楚了吧?”贺国华没有说话,下了线,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文传学的身影。第二天贺国华什么也不做,整天在床上睡觉。晚上,他打开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一则车祸新闻。新闻说:今天上午,一辆大货车由于刹车失灵,撞上了一根电线杆,货车司机当场死亡。贺国华看得双眼模糊,那辆货车的车牌正是文传学的。当晚贺国华上网寻找那个“人生驿站”,可他却一直没有上线。随后几天“人生驿站”都没有上线,贺国华蒙了,心想这人一定是要赖账了。又过了两天,贺国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一家律师事务所打来的。电话那头说,有些事情要他亲自过去办理一下。贺国华惴惴不安地来到事务所。接待他的律师说:“贺先生,今天叫你来,是要你处理一下文传学先生的遗嘱。由于文传学先生买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险,如遇意外身亡他将获得五十万元的赔偿。文先生在遗嘱里清楚写明,他将这笔赔款分十五万元给你。而其余赔款连同他的所有财产送给一对姐弟。还有他吩咐我见到你,将这封信交给你。”贺国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战战兢兢地接过信,颤抖着把信打开:国华,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含笑离开了这个世界。早在车祸发生前,我就知道自己患上了癌症。那天。从医院出来后,我感到非常绝望,于是开快车想寻求解脱。但我万万想不到因为我的鲁莽毁灭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我万分内疚,心想自己早晚都是死,不如就死得有价值一点吧。我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打算以车祸的方式结束我的生命。网上那个“人生驿站”就是我。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深陷赌博之中不能自拔。我让你杀死我,是想让你明白:赌博能让你出卖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现在很内疚,但如果我的离开能唤回你的良知,这很值得。我给了你十五万,加上原来的五万,你应该可以还清赌债了。你救了我的命,我兑现了我的承诺,最后谁也不欠谁了。还有那一对姐弟,得到这笔钱,就算是我还了自己的良心债,我这一生终于可以无悔了。最后我想对你说,我本无意试探你,但你已不能和我再做兄弟了。信纸无声地滑落到地上,贺国华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
莫逆之交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