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陌小的故事

一、陌小莫(1)程南星气喘吁吁的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和顾景安在村头小河里摸鱼。他满脸通红的咽了咽口水说,三儿,***死了。我手中的鱼扑通一声掉入水中,溅起一串浪花。***才死了。顾景安推了他一把。他皱着眉头舔了舔嘴唇说,骗你是小狗。我赤着脚向家中跑去,一路的小石子硌得脚底又疼又痒。我听见身后有错乱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顾景安和程南星。一进家门,我就看见爸爸脸上狰狞的伤痕。一旁哭得撕心裂肺的是干妈葛仪。她一抬头看见我便一把将我抱进怀里,将鼻涕眼泪都抹在我的身上。她边哭边嚎,苦命的娃啊,以后你该怎么办...三儿啊...爸爸突然冲葛仪说,以后不要叫她三儿了。葛仪点点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爸爸起身,向屋内走去。丧门星。爸爸极小声的甩出这个词。我浑身一颤,险些站不稳。听村里的大人说,妈妈和爸爸一起去县城办事,回来时遭遇车祸。一车十个人,只有妈妈丧了命。得知这个说法后,两天中我一句话都未说。直到妈妈的葬礼结束的第二天,葛仪成了我的新妈后,我突然仰天长笑。顾景安使劲晃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镇定。程南星一激动请来了村里的神婆,神婆用她浑浊的老眼盯着我看了十秒后,决定给我作法,驱赶附在我身上的恶灵。于是,我只好咬破嘴唇让血顺着嘴角流下,并一头倒地不省人事。神婆大惊失色,边逃边说,不管我的事,不管我的事。神婆的身影消失后,我睁开眼便张牙舞爪的扑向程南星,顾景安死死的拽住他,任我“蹂躏”他。在程南星的惨叫声中,12岁的我告别了已经随着妈妈一同逝去的幸福童年生活。二、陌小莫(2)那个本平静的夜晚,葛仪黑着脸站在门口等着玩耍回来的我,全然没有那个和蔼可亲的干妈形象。她抱着臂冷笑说,成天和男娃混一起野,这么小就开始想汉子了?她越骂越凶,引得邻里都出来围观了。我没有理会她,绕过她径直进屋。她一把将我拽回,一副恶毒的嘴脸。有人说,小孩子贪玩,唠叨两句就行了。她叉着腰颐指气使的说,我自己的闺女我爱咋教育咋教育。人群里传来顾景安的声音,放开她。程南星也在人群里义正言辞的喊道,欺负小孩你算什么本事!可惜他被***一把拽住捂住嘴巴,末了***还不忘向葛仪投来歉意的目光。葛仪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哟,这么多男娃护着你,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哪里跟别人长得不一样!话音一落,她用力撕扯我单薄的衬衣,我一口咬住她的手。我听见衣布撕裂的声音和周围的惊叹声。整个世界瞬间静止。鲜血顺着我的嘴角流下,滴落到我的锁骨,滑到我的胸前。12岁的我,像一颗刚开始膨胀的新鲜小草莓,在这个罪恶的夜晚,丢失了最干净的灵魂。我站在原地,像一颗枯死的小树,内心空白,只剩一具作废的躯壳。我什么也听不到,我甚至感觉到天地在旋转,我看见葛仪掂着我破碎的衬衣轻蔑的笑着,我还看见程南星噙着满眼的泪水奋力想要挣脱***的手,我多想对他说,你怎么哭了呢,你不要哭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我像一尾孤独的鱼,盛在一个没有氧气的空玻璃瓶中,与世隔绝,万事悲凉。我是什么时候蹲下抱住自己的呢?我不记得。我从余光里看见屋内爸爸难过的样子,多么深情的样子啊,我差点被感动了。你瞧他,看着我的眼睛满眼都是心疼,却寸步不移的任由我被众人的目光划伤。我突然站起来,拨开人群不顾一切的狂奔。直到一张床单裹住我的身体,一双稚嫩的手紧紧抱住我。顾景安,顾景安,全世界都只剩下这三个字。他说,三儿,不怕。我缩在他的怀里,哭不出来,伤口已被肆意展览,所以失去了疼痛。此刻,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这一个少言寡语的男生,却抵得过千军万马,四海潮生。我听见远处程南星渐行渐远的哀嚎,三儿!我会替你报仇的!那时的我,将这两个男生作为生命的一份馈赠。那样的不可或缺,在时光的不经意里流转成永恒。三、陌小莫(3)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爸爸”这两个字更让人绝望。并不是因为葛仪的刁难,也不是因为杜婉清的存在。我甚至庆幸有了她们的存在,才让本该永不灭的亲情的真面目脆弱无辜的像一张白纸一样,丑陋和绝望都不带任何粉饰的呈现在我面前。杜婉清是葛仪的女儿,人如其名,是大山里的一朵水嫩嫩的百合花。如果不是14岁生日那天,我一直以为尽管他顾及不到我的酸甜苦辣,但也是深爱我的。只可惜那可笑的“血脉相连”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那天,爸爸城里的朋友笑着问哪个才是他的亲生女儿时,他看了一眼葛仪,指了指杜婉清不着痕迹的说,这个。那一刻,我如遭雷轰,呆立半晌。整个过程他都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只是一团随时会自动消散的烟雾。我放下筷子,起身,出门。我来到顾景安家,见到了村子里唯一的算命先生顾先生。我看着他高深的眉眼,感受着他仙风道骨的气息,我多么想问他,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可我说不出来,我想,或许我应该感激他,感激他说出那些话,才让爸爸找到借口放弃我,遗忘我,最终不爱我。我抚摸着手掌的纹路,没有表情。顾景安轻声说,对不起,我爸只是混口饭吃。我转过脸看着他,心里默念着那句咒语:女子掌心有一条横亘的掌纹,谓之断掌,命里带煞,会克住身边所有人。我忽然笑了,我说,对不起什么呢,你爸爸不是还给我起了个名儿吗?小莫,莫悲伤,莫哭泣。多好的名字。顾景安的嘴角颤了颤,眉间隐隐可见痛苦之色。那晚,我和顾妈妈睡在一起。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安,我听见顾妈妈温暖的心跳,我感受得到爱的气息。第2天一早回到家,我预备迎接的暴风雨竟迟迟都未来临。原来,他们要去城里谈生意的事,根本不关心我失踪的一晚去了哪里。我忽然有种浑身通透的感觉,情已如此薄凉,恨已刻骨至此,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那一刻,我的脑子里蹦出了两个字:流浪。总有一天我要去流浪,忘记所有的爱和恨,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被风吹到哪里,就生活成那里的样子。四、陌小莫(4)像两年前一样,程南星气喘吁吁的跑到我家冲正摆弄涂劣质化妆品的杜婉清说,婉清,***死了。葛仪的口红从她手上掉落在地,我看着她鲜红的嘴唇,第一次发现她与葛仪是那么像。我忽然就觉得她一定是帮***继续讨债的,她会挖空我的血肉,风干我的躯壳,将我吊在村里最老的一颗大树上,任秃鹰啃食。她挥手给了程南星一巴掌,向门外跑去。程南星摸着脸笑着说,没事,如果她打我一巴掌,葛仪就能死一次,那我宁愿天天被她打一百次。我的内心遏止不住的颤抖,这是一种怎样的恨意,该恨的不该是我吗?为什么现在我会觉得如此难过,我脑子闪现爸爸难过的样子,情再薄凉,恨再刻骨,血毕竟浓于水。我向门外跑去,却一头撞见进屋的爸爸。他的衣服湿湿的粘在身上,样子狼狈至极。他一把揪住我,将我重重扔出门外,我没有你这个女儿!胸腔因撞击而剧痛不已,像一把斧头劈向整个胸腔,干脆利落,劈出一个巨大的白骨森森的伤口。我的面前站着一双小巧的脚,它的主人面色冰冷,眼神凛冽的让人心里直颤。是杜婉清。程南星忿忿的扶起我,将木讷的我带到他家去。顾景安见到我的时候,我正躺在程南星的床上发着高烧。莫名其妙的,发了高烧。顾景安握住我的手,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我仿佛可以进入他的心里。我看见他的心千疮百孔,血流成河。程妈妈为我熬了粥,程爸爸怜惜看了看我,豪气的说,这么好的丫头,他不要咱要!以后你就是我程富贵的女儿!我闭上眼睛,眼泪一滴滴的流回心里。爸爸,你看,谁都不吝啬喜欢我,为什么惟独你嫌弃我。程南星说,那天爸爸借了程爸爸的面包车去城里,却没想到半路出了意外,车滚落到河里,爸爸拼尽全身力气才逃出来。而葛仪则丧命于车内。村里的人看见我都跟躲瘟神似的,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是扫把星,会把全家人都克死。我的心中除了苍凉,就是好笑。我又想仰天长笑了,为什么没有人说葛仪的死是因果报应,反而全部都是我的责任?我就这样住在了程家,一住就是两年。有人劝程爸爸尽早将我丢弃,以免给家里带来晦气,可自从我到了程家后,程家的生意却蒸蒸日上。偶尔我也会见到爸爸,听人说他在城里拼死拼活的养着杜婉清。他的身影越发憔悴了,我分明看见他看我时眼底深藏的疼痛,却在下一瞬间变成了畏惧。是的,他怕我,他怕我会克死他。大家说,下一个就是他了。五、陌小莫(5)再次见到爸爸时,我已经高2了。偌大的城市里相逢,这是一件多难得的事,此刻,仿佛连仇恨都退避三舍了。他拘谨的笑着说,小莫,你17了吧?明明已经内心汹涌,我却还是面无表情的说,请叫我程小莫。还有,我不是17,是16岁零11个月。他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我分明看见他眼里的闪着宠溺的光泽。我就是要让他明白,他在我面前,永远都是错的。并不是企求他的内疚,只是要他明白,他当年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女儿。他最大的财富,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他的亲生女儿寒了心。他涩涩的说,放假回家住几天吧?我摆摆手生硬的说,不用了,放假我还要陪我妈。他愣了下,反应过来了。是的,我有妈妈,我有一个毫无血缘关系却视我如己出的程妈妈,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还有比这更能刺痛他的心的事吗?我终于看见他眼中抑制不住的内疚,他痛苦的表情,这一切都让我是那么痛快。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不爱我,谁都可以抛弃我,惟独你不能,你不能啊。我只剩你了,你都不要我了,谁还会比你更爱我啊。我转过身,没有说一句再见,甚至没有一句我恨你。这样的漠然,是我千疮百孔的心,对你宣判你我永不相认的最骄傲的方式。也好,从此尘埃万里路,谁也别觉得欠谁。快走到学校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蹲在马路边痛哭起来。这样的情难自禁,如洪水猛兽般将我带进回忆的旋涡,一点点沉溺在里面。申安将我抱起来的时候,骂骂咧咧的说,死三八,有什么好哭的。到底是被N个后妈虐待过的,心理真是变态至极,看我这梨花带泪的模样竟没有丝毫怜惜。我顿时哭不出来了,我掐着他的脖子说,申安,我咒你这辈子有一千个后妈!他擦了擦我的眼泪无所谓的说,好啦,消气了没?他并肩和我上了教学楼二楼时,顾景安和程南星正站在我们班门口看着我们。我明显感觉到程南星身上的杀气。顾景安看着我,眼里有一丝气若游丝的疼痛隐隐若若,他没有看申安,径直走到我跟前柔声说,怎么哭了呢?我瞪了申安一眼说,他欺负我了。程南星这把蓄势待发的剑终于出鞘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申安一拳,他们厮打在一起。我连忙拉着顾景安躲到教室里观看激烈的打斗,我趴在窗户上跳起来给程南星加油助威...最终,被处分的他们,纷纷用哀怨死人不偿命的眼神向我射来,顾景安淡淡的笑,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安静而真实。六、陌小莫(6)申安是我的男朋友,一个痞里痞气的小流氓。他的新妈更换频率快得令人发指,他说,最高记录是一周见到7个后妈。大概是经历相似,我和申安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吸引了。他说,他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于是我们一拍即合。17岁生日那天,申安请了我的一堆朋友去KTV狂欢。顾景安保持他的一贯作风默默的坐在一边一言不发,而两杯酒下肚的程南星已经将几天前厮斗的事抛之脑后,搂着申安称兄道弟了。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清瘦的身影。她说,是小莫吗?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走到我身边坐下说,我在门外看到觉得像你,果然是你。我真佩服杜婉清即使势单力薄也依旧笑得如此镇定自若。感觉到我脸色的变化,申安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我递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杜婉清整了整上衣说,有点热呢。接着她捏着衣服笑着说,这件衣服是老爸买给我的,当时他陪我逛街时我就多看了一眼,他就给我买下来了。一千多块呢,虽然有点心疼,不过一想到是老爸的心意就幸福的不得了。我默不做声,心里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抽搐搅乱了。
陌小莫,谁带你去流浪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