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我才的故事

斯旺小姐离开后,学校用了两个月时间才为那个班级找到一位新的代课老师。贝蒂·瑞在牧师的陪同下来到教室里,与那些貌似天使的学生们见了面。贝蒂小姐刚刚搬迁到这座城市里来,因此,她还没有听说过他们那专门撵走老师的恶习。看到她身上穿的那件粉红色的衣服,尺寸比她应该穿的尺寸要小一个号,还有她那一头乱糟糟的、有些发白的金发,学生们立即感觉出她是一个容易欺骗的老师。于是,一场赌局很快就产生了。他们赌的是贝蒂小姐能在这里待多久。贝蒂小姐首先作了自我介绍,声明她最近刚从南方搬到这儿来。当她在她随身带来的那个大肩包里搜索着寻找什么东西的时候,房间里发出了“嗤嗤”的窃笑声。“你们中间有谁出过这个州?”她用友好的腔调问道。几只手举了起来。“有谁到过500英里以外的地方?”窃笑声慢慢低了下来,一只手举了起来。“有谁出过国?”没有一只手举起来。沉默的少年们感到迷惑了———这些有什么相干呢?终于,贝蒂小姐在包里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她那只瘦骨嶙峋的手从包里拉出一只长管子,打开来,原来是一幅世界地图。“你那包里还有什么东西?午餐?”有人大声问道。贝蒂轻笑着回答:“待会儿和你们一起吃饼干。”“真酷。”瑞克嘲弄地说。然后,她用留着长指甲的手指指着一块不规则的陆地。“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她用手指敲着地图说,“我在这里一直长到你们这么大。”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去看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德克萨斯州吗?”坐在后面的一个学生问道。“没有那么近,这里是印度。”她的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你怎么会在那里出生呢?”贝蒂大声笑起来:“我的父母在那里工作,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在那儿。”“真酷!”瑞克身子仰靠在椅背上说。贝蒂又把手伸进她的包里搜索起来。这一次,她拿出一些有些发皱的图片,还有一罐巧克力碎饼干。他们传看着那些图片,每个人都很好奇。他们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研究那些图片,然后神色茫然地从图片上抬起头来。“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帮助其他人。”贝蒂小姐说。时间在她讲述那些发生在遥远国度里的故事、那里的人们怎样、他们怎样生活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溜走。“哇,这简直像看电视一样令人兴奋!”一个小女孩告诉她。贝蒂小姐每星期天来给他们上课,她把她的课融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去,告诉那些十几岁的青少年们怎样才能使生活变得更有意义。一个星期天又一个星期天过去了,学生们越来越喜欢她,包括她那有些发白的金发以及她身上所有的东西。贝蒂小姐在那所学校里教了20年。虽然她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由于她教了两代孩子,因此,小镇上的人们逐渐把她看成是所有孩子们的代父母。最后,她的头发变成了灰色,她的嘴角和眼角的皱纹也越来越多,她的手由于衰老开始发抖。她常常会收到她以前的学生寄来的信,他们中间有医生,有科学家,有家庭主妇,有商人,有许多还是老师。一天,她打开信箱,取出一个蓝色信封。她看到信封的右上角贴着一张极为熟悉的外国邮票。信封的左上角写着一个男孩的名字,这个男孩就是许多年前,她在那所学校所教的第一期学生里的一个。她记得他过去一直喜欢吃她的饼干,而且对她的课似乎也特别感兴趣。一幅图片从信封里滑落下来,掉在她的膝盖上。她的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仍然可以看见那个十几岁孩子的影子。那里是印度的德里市。照片上的他正和其他去那里救援地震受害者的志愿者一起站在瓦砾中间。照片上写着:“因为你,我现在才会在这里。”
因为你,我才在这里
一个多小时后,我才发现错过了高速公路出口。天色渐晚,我只好从最近的出口下了高速,住进路边一个家庭旅馆,准备明天天亮后再绕回布朗镇。坐在晚餐桌前,我心事重重地翻弄着盘子里的青豆。这是一家老式旅馆,窄小的餐厅里只有一张长条餐桌,所有就餐的客人都坐在一起。早已习惯拥有私人空间的我,现在要和一群陌生人同桌吃饭,突然觉得不知所措。环视周围,别人也和我一样不自在,不是盯着自己的杯盘,就是装着看过期的报纸,怕稍一斜视,便有窥探他人隐私之嫌。我们动作小心谨慎,不敢冒犯别人的“空间”。我的晚餐就要在这么沉闷的气氛中度过吗?我拿起放在面前的盐罐桌上惟一的盐罐,递给右边的女士,“我觉得青豆有些淡,您或者您右边的客人需要盐吗?”我微笑着说。她愣了一下,但马上露出笑容,向我轻声致谢。给自己的青豆加完盐后,她便把盐罐传给了下一位客人。不知什么时候,胡椒罐和糖罐也加入了公关的行列,餐厅里的气氛渐渐活跃起来。饭还没吃完,全桌人已经像朋友一样谈笑风生了。我们中间的冰层被一只盐罐轻而易举地打破了。第二天分手的时候,我们热情地互相道别。突然有一个人大声地说:“其实昨天的青豆一点也不淡!”我们会心地哈哈大笑。有人曾慨叹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太厚,这隔膜其实很脆弱,问题是敢于先打破它的人太少。只要每人都迈出一小步,你就会发现,一个微笑,一只盐罐就能打破它。
与陌生人同桌
在大学里,我似乎从没为将来的工作发过愁。天生我才必有用,帅气,灵气,豪气,发表过不少文章,而且,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回父亲的公司,一下子就站在巨人的肩头了。所以,整个校园生活我过得风流快活。毕业,我选择了自由,先到一家广告公司应聘。面试我的是一位冷面小姐。小姐问我的“应聘资格”,我从行囊里一样一样往出拿,身份证,毕业证,专业评定,出版的作品集……小姐一样一样地看,最后问:“还有吗?”我说暂时没有了。她说:“你给你的应聘来一句自我广告,三分钟!”三分钟到了,我转身走人。输了,但不必低头!两年多,我打了好多工,最长的是做文员4个月。种种活儿我也能做好,但却成了最差的一员,人缘差,对上司意图的悟性差,同事之间言行的亲和力差,求知创新的主动性差,对女同胞们的文明态度差……最后都是我炒掉老板扬头离开。要知道,我还有老爸!我又跑到北京租房,干起了自由撰稿的行当。不知为什么,在学校学余创作时觉得自己是个天生文豪,但为生存写作反倒不行了,5个月下来,稿费刚够交房租,接下来又被一伙文贼偷了稿子,讨伐数月,气出了,稿费没了。弹尽粮绝饥寒交迫,电告老爸,说我正在创业关键时刻,没钱了,请支援!老爸只回了一句:“那就饿死吧!”一怒之下,回洛阳,不回家睡街头,第二天背水一战!这回,什么余地都没有了,只为一口饭吃,而且必须当天就找到活干,只管饭也行!还真找到了,正逢牡丹花会,我给一个卖牡丹饰品的老太太打短工,人山人海她忙不过来,我帮她卖,按我的战绩每天抽成。第1天,我抽成7元;第2天,我抽成15元;第10天,我抽成98元……老太太尖叫了:“哇呀!你真是奇才啊!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埋没了!”老太太带我去见一个大老板,那大老板竟是她的儿子!引荐介绍一番,老板问我卖饰品的绝招,我说:“屁绝招,逼出来的,第一天7元没吃饱,第二天开始拼命叫卖,接下来就拼命改革,想出用金粉笔给饰品上写生肖赠语,又想到写小孩名字的昵称……”老板拍案:“太好了,我缺一个销售经理…·。”老板这才问我的身世来历,问罢瞪大了眼睛:“张仁是你什么人?”“嘻,是我老爸!”老板和他妈一起尖叫,马上打手机,说了几句,跑到外面去又说了好久,再进来,变了脸色,说:“对不起,你爸说让你从车间小工干起……你爸现在也是我的总裁,没办法……”我想了想,说:“行!”我明白了,老爸的阴谋就是让我找到零,我已经找到了,我坚信我可以从零起步,走向百、千、万、亿……谁怕谁啊!
零的故事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