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性情的故事

●林徽因从美国给徐志摩发电报,说自己孤单苦闷。徐大喜,次日一早就去回发电报以示安慰。不想电报局的员工看后嘟囔了一句:“先生,今天早晨已经有四位先生给这位女士打过电报了。”原来,林徽因给好几个男人发了同样内容的电报,徐只是其中之一。●张爱玲为出版小说《传奇》,着奇装异服去印刷所校稿样,使整个印刷所的工人停了产。张很得意,对跟她聊天的女工说:“要想让人家在那么多人里只注意你一个,就得去找你祖母的衣服来穿。”女工不解,问:“穿祖母的衣服,不是穿寿衣一样了吗?”张说:“那有什么关系,别致就行。”●陆小曼自幼过惯了挥金如土的生活,与徐志摩结婚后积习难改,一个月要花去洋银五六百元。如此庞大的数字,一介文人徐志摩自然承受不了,只得在南京、上海各大学兼课,并拼命写稿,以贴补家用。然而杯水车薪,其所得仍不能跟上陆小曼的消费速度。陆小曼同徐志摩结婚后,怕他移情别恋,就对徐说:“志摩!你不能拿辜先生茶壶的比喻来做借口,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的,牙刷是不能公开用的!”但是陆很快就出轨了。(注:辜鸿铭主张多妻,即一个茶壶可配上几个茶杯)●吕碧城在12岁时写了一首词:“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豪兴,写人丹青闲寄。”“诗论大家”樊增祥看后惊叹不已,断不敢相信“夜雨谈兵,春风说剑”的辞章竟出自一个小女孩之手!●1923年秋天,石评梅接到高君宇的一封来信,信中夹着一片心形的红叶,红叶上题着两句诗:“满山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此时的石评梅依旧沉溺在与吴天放的过往纠结中,考虑再三,遂在红叶背面回了一行字:“枯萎的花篮不敢承受这鲜红的叶儿。”石评梅曾为情所困,她在日记中写道:“情感是个魔鬼,谁要落在他的手中,谁便立刻成了他的俘虏。”在诗中写道:“心头的酸泪逆流着,喉头的荆棘横鲠着,在人前,都化作了轻浅的微笑。”高君宇有次问身边的石评梅:“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是哪里?”石评梅说:“就是我站着的这地方。”●陈衡哲给胡适写信称先生,胡适回信说:“你若‘先生’我,我也‘先生’你。不如两免了,省得多少事。”陈女士回曰:“所谓‘先生’者,‘密斯特’云也。不称你‘先生’,又称你什么?不过若照了,名从主人理,我亦不应该,勉强‘先生’你。但我亦不该,就呼你大名。还请寄信人,下次寄信时,申明要何称。”胡适回:“先生好辩才,驳我使我有口不能开。仔细想起来,呼牛呼马,阿猫阿狗,有何分别哉?我戏言,本不该。下次写信,请你不用再疑猜,随你称什么,我答应响如雷,决不再驳回。”●吕碧城曾这样叙说她的情感历程:“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梁启超早有家室,汪精卫太年轻,汪荣宝人不错,也已结婚,张謇曾给我介绍过诸宗元,诸诗写得不错,但年届不惑,须眉皆白,也太不般配。我的目的不在钱多少和门第如何,而在于文学上的地位,因此难得合适的伴侣,东不成、西不就,有失机缘。幸而手头略有积蓄,不愁衣食,只有以文学自娱了。”郑逸梅在《人物品藻录》中,说吕碧城是当时上海滩的风云人物:“吕碧城放诞风流,有比诸《红楼梦》中史湘云者。且染西习,常御晚礼服,袒其背部,留影以贻朋友。善舞蹈,于蛮乐增
民国才女们的才情与性情
塔卡是智利纳莱港海关的一名关长,他性情耿直,廉洁奉公。当地一些想逃关税的不法商人都对他恨之入骨,但拿他没办法。这一天,一名海关人员向他请示,说有一些货物在欠税仓库已经停放三个月了,一直没人认领,现在该怎么办。塔卡不假思索地说:“按照规定办理,有什么麻烦吗?”原来智利《海关法》有规定,凡人关货物,在海关仓库停放超过三个月没人认领,即可视为无主财产。海关有权拍卖,所得收入一律上缴国库。那位海关人员面露难色地说:“塔卡关长,你最好跟我到仓库看一看吧。”塔卡十分纳闷,便跟工作人员来到仓库。他走到一个已经打开的集装箱前,见里面的货物竟是意大利高档手套!他知道智利政府为了保护本国民族工业,对国外进口的皮制品一是限制,二是征收很高的关税,所以一般没有哪个商人敢冒险从国外进口皮货。他对那些皮手套看了又看,这才明白那个工作人员让他来仓库的目的。原来,每个包装盒里的手套都是单只,只有左手没有右手。塔卡皱皱眉头,让工作人员把十几个集装箱全都打开,结果都一样。塔卡在海关工作了十几年,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时也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了想只好说:“还是按规定拍卖吧。”拍卖会上,这批单只手套就像一堆垃圾一样,谁也不要。最后,一个叫西奥的富商举了牌,以很低的价格全部买走了。这与其说是拍卖倒不如说是清仓大处理。但是,塔卡看到西奥临走的时候,冲他不无得意地笑了。塔卡一连几天都在琢磨这件事,觉得这里肯定有鬼,可一直也想不出个头绪。这天早上,塔卡起床上班,发现鞋子少了一只。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正想把那只鞋子扔了,他家的小狗嘴里叼着另外一只鞋从外面跑了进来。这一刹那,他突然想明白了,匆匆忙忙来到海关办公室,马上询问工作人员这几天是否有意大利皮手套入关。工作人员肯定地说:“没有。”塔卡并不罢休,立刻给其他海关关长打电话询问。结果,离纳莱港最近的蒙特港海关关长说:“是有一批意大利皮手套入关,可是没人报领,已经拍卖了。”塔卡追问:“是不是单只?全是右手?”蒙特港海关关长吃惊地说:“是,都是右手。我们也觉得奇怪了,没有办法,只好以最低的价格处理掉了。”“那么,买走的人一定叫西奥了?…‘不错,是叫这个名字。当时,他还怪怪地冲我笑笑。”塔卡放下电话,气愤地骂道:“奸商,为了逃避关税,真是无孔不入,看我怎么收拾你。”塔卡很快想好了一个计划,他要联合所有的海关,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及时通报,不管第一批手套从哪儿人关,都可以拍卖;等第二批手套入关时,立刻封存,压死在库中,不再处理。让他血本无归,看他还笑不笑!果然,过了段时间,又有一批意大利手套人关了.像上次一样,还是没人认领,还是只有单只。塔卡暗暗高兴,他和其他海关通报了消息,在确定只有一批皮手套入关后,便决定公开拍卖,引鱼上钩。拍卖会依然如故,最后,还是西奥以最低价格买走了所有的手套。临走,西奥又耐人寻味地向塔卡笑了笑。塔卡心想,看你能不能笑到最后。星期天,塔卡在家休息。妻子兴高采烈地从街上购物回来。她买了几套时装,还有一副意大利高级手套。塔卡对手套很敏感,一听说便拿过来看。他看了一眼,见两只一顺儿,便肯定这就是西奥买走的那一批,于是笑着说:“亲爱的,你买的手套怎么都是左手的?”妻子说:“亲爱的,你把其中一只从里面翻过来不就是一对了吗?这副皮手套是不分反正的,里外都一样。”塔卡听到妻子的话,霎时就愣住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还在傻等第二批手套呢!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来要想把好关,光凭廉洁奉公、秉公执法还不够,还要有智慧和经验才行啊!
魔高一丈
男人事业失败之后,深受打击,以致性情大变。整日浑浑噩噩,不是去赌钱,就是去酒馆买醉。女朋友劝他从头开始,他却笑嘻嘻地说:“现在不好吗?想干嘛就干嘛,清闲又自在。以前我太傻了整日为赚钱东奔西走,都不知道去享受人生,如今我想通了什么也不干,就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男人的父母对他彻底失望了,因为他每天喝得就像一滩烂泥,偶尔一天清醒就会去赌钱。父母不再给他钱花,他便去和女朋友要,他对女朋友说:“现在谁都不理我了,连我父母都不理我,我只有你了。”女朋友见他一副无赖的样子,生气地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别指望我能给你一分钱,我就是把钱给乞丐也不会给你。你瞧瞧你现在的邋遢样,根本配不上我,你走吧……”男人听了这些话,心如刀绞,他痛苦的想原来都是落井下石的人,原来在我潦倒的时候没有人会关心我,帮助我。他一声不吭地走了,走着走着看到了一个长椅,他心想这就是今晚我的床了。女朋友看他走了以后,很不放心的跟了出去,她之所以对他说那些绝情的话,就是不想在这时候给他任何依靠,这样他也许会一辈子依赖别人,无法重新面对生活。这时一个老乞丐从她身边走过,她叫住了老乞丐给了他一些钱,然后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老乞丐便走到男人躺着的长椅前大声喝道:“走开!这是我的地盘,这条长椅每天都是我睡的床。”男人只好起身把长椅让给了老乞丐,自己靠着长椅坐在了地上。不久老乞丐扔给他一块发硬的馒头说:“看你比我还可怜,给你吃吧!”男人接过老乞丐的馒头,他反反复复的看着,仿佛看见自己的明天就像这个老乞丐一样,无家可归留宿街头,吃着发霉发硬的馒头,这难道是我下半生想要过的自在生活吗?“不……不……”他突然站起来大喊,老乞丐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嘟囔道:“真是个神经病。”说完躺在长椅上睡着了。男人整整坐了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天刚亮他就走回了家,刮去了胡子,穿上了西装,重新抖擞精神。等他收拾妥当打开门想出去求职的时候,见女朋友拿着一张支票站在他的门口,她把这张支票递给他,调皮地说:“借给你,要按市场价收利息的哦!”男人接过支票笑了……他用支票上的钱,重操旧业,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失败的经验,终于成功的打开了市场赚到了钱。他很快就还清的女朋友的钱,但是欠女朋友的情,他想,他非常乐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还……
钱易还,情难还!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