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任命的故事

用“自掘坟墓”来形容魏惠王最合适不过。其实,魏惠王最后的下场真的可以不用那么惨,他本可以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父亲将魏国称雄的局面维持下去,可是魏惠王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惨败后他或许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当时韩赵魏,三国的关系很紧密。因为韩赵魏这几个国家的先祖们,都曾经共同侍奉过晋国,但是后来韩赵魏各自的势力发展壮大,干脆直接取代了晋朝智瑶,三家分晋,导致的就是三个诸侯国割据一方,并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三家分晋以后,就属魏国的势力发展得最快,而分晋的结果直接导致了诸侯国进入了全新的时代,即战国时期。魏国的第一个君主魏文侯,还是个相当有能力的人。他手下有几个重要的人物,李悝、吴起、西门豹。这三人,虽然出身贫寒却相当优秀,他们各自发挥着各自的作用,李俚、吴起在魏国变法、打仗,西门豹发展农业、经济。他们三人通力合作,帮助魏国逐渐发展起来。而魏文侯的下一任君主魏武侯,依旧沿着这条强国之路行走,继续把魏国的版图扩大。经过魏国两代君主的努力,魏国的国力得到了提升。到了魏惠王这里,按照常人的逻辑,魏惠王若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稍微有所作为,他领导的魏国很有可能达到权力的顶峰,但是魏惠王却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他的失败不是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魏惠王又叫做魏莹,小的时候也是聪明伶俐,就是不务正业,整天玩的时间比学习的时间要多,因为出生在强大的魏国,魏莹并没有感到来自周围的压力,相反他觉得魏国是最强大国家,是可以永世称霸的,天真的魏莹这样想着,一转眼就要了魏国换君主的时候了。魏莹打败了他的竞争对手,成功当上了魏国的新主人。在执政初期,魏惠王还是很有才干的,最起码态度很端正。他趁着魏国发展的势头,安稳人心,为了稳定局势又选拔了一些人才,比如:庞涓、公子昂之类的。在魏惠王刚上台的时候,魏国还是被他管理得风生水起的。可惜好景不长。魏惠王一生最大的缺点就是虚荣,他能够礼遇贤才,却不愿意重用他们,只把他们充当门面的人,让别人知道他魏惠王是个贤明的人。因为这个原因,魏惠王错过了张仪,放走了商鞅,逼走了孙膑。总之,任何人才到了魏惠王那里都是留不住的。他的一生任用了三个丞相。分别是公叔痤、惠施、张仪。公孙痤帮助魏惠王建功立业,已经是魏国的老臣了,但是魏惠王仍旧没有听他的临终之言,把商鞅给放走了,商鞅去了秦国,进行了变法把秦国搞得很强大,这时候的魏惠王不仅没有反思自己,反而后悔当初没有杀掉商鞅。再说张仪,他刚到魏国面见魏惠王时,因为自己穿了一身黑衣,而遭到了魏惠王和公子昂的诘问,一个堂堂的一国之君对别人的穿着打扮指点,竟然还上升到了国家间的背叛与信任的问题,实在是荒谬。魏国之所以没有能够称霸,很大的原因是魏惠王个人品行的问题,他虚伪、不思进取、不听劝谏,我行我素的做法导致他自己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而这些决定往往又对魏国的命运息息相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迁都安邑以后,频频失利,与齐国两次交战被打败,严重挫伤其国力,又被秦国复仇,打得魏国再无还手之力,魏国几代心血毁于一旦。
魏惠王任命了几任丞相 魏惠王
唐朝大将军郭子仪驻守分州时,曾经奏请任命一名州内的县官,朝廷迟迟不作答复。他的僚属们都很不服气,一起议论说道:“凭着令公的功绩,奏请任命区区一个小小的属官竟然不听从,宰相怎么这样不识大体!”郭子仪听了僚属们的抱怨,就对大家说:“自从兴兵平定叛贼以来,各方藩镇武官大多飞扬跋扈,大凡他们有什么要求,朝廷常常委曲求全,顺从他们。朝廷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对他们不放心啊。现在我奏请的这件事,皇上认为不能办而搁置下来,这表明皇上不把我看得同一般武官一样,而是亲近厚待我。你们应该恭喜我呀,还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僚属们听了这番话,都佩服不已。
郭子仪妙论亲疏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