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中长的故事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在高中的自然课上,作为解剖学这门课程的考察,每个学生都被要求解剖一只青蛙。我们按姓名的顺序依次走上讲台,那天轮到我了,我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对于那天的试验,我事先已经练习了很多次,此刻我充满信心地走上讲台,微笑着面对我的同学,抓起解剖刀准备动手。这时,一个声音从教室的后面传来,“好棒的衬衣!”我努力当它是耳边风,可是这时又一个声音在教室的后面响起,“那件衬衣是我爸爸的,他妈妈是我家的佣人,她从给救济站的口袋里拿走了那件衬衣。”我的心沉了下去,无法言语。那可能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但对于我却像是数十分钟之久,我尴尬地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衬衣上。我曾经凭自己出色的口才竞选上学生会副主席,但那一刻,我生平第一次站在众人面前哑口无言。我把头转到一边,然后听到一些人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我的生物老师要我开始解剖,我沉默地站在那里,他又一次做出提示,我仍旧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说:“富兰克林,你可以回去坐下了,你的分数是D。”我不知道哪一个更令我羞辱,是得到低分还是被人揭了老底。回家以后,我把衬衣塞进衣柜的最底层,妈妈发现了,把它挂到了前面的显眼处;之后我又把它放到中间,但妈妈再一次把它移到前面。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妈妈问我为什么不再穿那件衬衣了,我回答:“我不再喜欢它了。”但她仍继续追问,我不想伤害她,却不得不告诉她真相。我给她讲了那天在班里发生的事。妈妈沉默地坐下来,眼泪无声地滑落。然后她给她的雇主打电话:“我不能再为你家工作了。”她对他说,然后要求对方为那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道歉。在那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妈妈一直保持着沉默。当晚,我偷听到妈妈哽咽着把她所受到的羞辱告诉了父亲,她是怎样辞去了工作,怎样地为我感到难过。她说她不能再做清洁工作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那么你想做什么?”爸爸问。“我想做一名教师。”她用斩钉截铁的口气说。“但是你没有读过大学。”她用充满信心的口气说:“对,这就是我要去做的,而且我一定会做到的。”第二天早晨,她去找教育部门的人事主管,他对她的想法表示欣赏,但没有相应的学位,她是无法教书的。当晚,妈妈,一位有7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是一个从高中毕业就远离校园的中年女人,兴致勃勃地跟我们分享她要去上大学的计划。此后,妈妈每天要抽9个小时的时间学习,她在晚餐桌上展开书本,和我们一起做功课。第一学期结束后,她立即去见人事主管,请求得到教师的职位。但她又被告知,“要有相应的教育学位,否则就不行。”第二学期,妈妈再次去找人事主管。他说:“你是认真的,是吧?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个教师助理的位置。但你要教的是那些内心极度叛逆、学习缓慢、因种种原因而缺乏学习机会的孩子,你可能会遇到许多挫折,很多老师都感到相当困难。”妈妈为得到了这个职位而欢呼雀跃。每天一大早,她先帮我们做好去学校的准备,然后赶去工作,下班回家后再做晚饭,闲暇时还坚持学习。这对于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却是她想做的,也是她所热爱的。妈妈在近5年的时间里,都在特殊教育中心做教师助理,而这一切,都源于那天我在教室里受到的轻率的评论。妈妈用她的行动在告诉我,应该怎样面对自己所处的逆境,并勇于挑战,而且永不放弃。对我而言,那天我收好课本离开教室时,我的生物老师对我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艰难的一天,但是,我会给你第二次机会来完成这个任务。”后来,我在课堂上成功地解剖了青蛙,他改了我的分数,从D变成B。我想要A,但他说:“你应该在第一次就做到,这对其他人不公平。”当我离开时,他说:“你认为只有你不得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是吗?你认为只有你是从贫穷中长大的人,是吗?”我用肯定的语气对他说:“是!”我的老师用手臂环绕着我,接着给我讲述了他曾经在绝望中成长的故事。在毕业那天,他被别人所嘲笑,因为他没钱买像样的帽子和体面的礼服。他对我说,那时,他每天都穿同样的衣服到学校。他说:“我了解你的感受,那时我的心情就和你一样。但是你知道吗?孩子,我相信你,我认为你是出众的,我的内心感觉到。”我再次无语。我们两人都极力忍住眼泪,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爱——一位白人教师对一个年轻黑人学生的爱。我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我的生物老师成了我的指导顾问。在我召开会议时,总能找到他的身影,而他会对我翘起大拇指——这是只有他和我分享的秘密。我渐渐认识到,我们都是一样的——虽然我们有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背景,但我们的许多经验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快乐,都希望追求生活中更美好的事情。
不是只有你从贫穷中长大
我是在贫穷中长大的。在那所由政府出资建造的供低收入家庭居住的房子里,我和我的6个兄弟、3个姐妹(一群领养来的各种各样的孩子)以及我的爸爸,还有我那令人惊叹的妈妈斯卡利特·亨利住在一起。虽然我们没有什么钱,财产也少得可怜,但是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却到处充满了爱,充满了关怀。在那里,我不仅幸福快乐,而且精力充沛。我知道不管一个人有多么贫穷,他们仍旧能够为你提供一个梦想。我的梦想是体育运动。当我16岁的时候,我已经能征服棒球了,我能以每小时90英里的速度投出一个快球,并且能击中在橄榄球场上移动的任何东西。不仅如此,我还是非常幸运的:我高中的教练是奥利·贾维斯,他不仅对我充满信心,而且他还教会了我如何对自己也充满自信。他教我认识到拥有一个梦想和显示出信念是不同的。终于,在我和贾维斯教练之间发生了一件非常特殊的事情,并且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一生。那是在我高中三年级的那年夏天,一个朋友推荐我去打一份零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挣钱机会,它意味着我将会有钱去买—辆新自行车,添置一些新衣服,并且,我还可以开始攒些钱,将来能为我妈妈买一所房子。想象着这份零工的诱人前景,我真想立即就接受这次难得的机会。但是,我也意识到为了保证打零工的时间,我将不得不放弃我的棒球训练,那就意味着我将不得不告诉贾维斯教练我不能够参加棒球比赛了。对此,我感到非常害怕,但是,我又想起了我妈妈在教导我们时曾经对我们的忠告:“如果你想知道你的床是不是适合你,那你就必须要自己躺在—上面去尝试一下。”正是这句话给了我勇气,鼓励着我去找贾维斯教练,并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当我把这件事告诉给贾维斯教练的时候,他果然就像我早就料到的那样非常生气,“今后,你将有一生的时间来工作,”他注视着我,厉声说,“但是,你能够参加比赛的日子却会有几天呢?那是非常有限的。你浪费不起呀!”我低着头站在他的面前,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如何才能向他解释清楚我要给妈妈买—所房子以及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钱的这个梦想,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那已经对我那失望的眼神。“孩子,能告诉我你将要去干的这份工作能挣多少钱吗?”他问道。“一小时3.25美元。”我仍旧不敢抬头,嗫嚅着答道。“啊,难道一个梦想的价格就值一小时3.25美元吗?”他反问道。这个问题,再简单、再清楚不过了,它明白无误地向我揭示了注重眼前得失与树立长远目标之间的不同。就在那年夏天,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体育运动之中去了,并且就在那一年,我被匹兹堡(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南部城市,是美国的钢铁工业中心)派尔若特棒球队选中了,并且签订了20000美元的协议。此外,我已经获得了亚利桑那大学的橄榄球奖学金,它使我获得了大学教育,并且我在两次民众票选中当选为“全美橄榄球后卫”,还有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队员第一轮选拔中我的总分名列第七。1984年,我与丹佛(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的野马队签订了170万美元的协议,终于圆了为我妈妈买一所房子的梦想。从此以后,每当我要做出一个人生选择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贾维斯教练问过我的那句话。
梦想的价格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