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还未的故事

西汉马王堆女尸辛追的发现举世震惊,尸体可以历经千年而不腐,并且皮肤不是像干尸而是具有弹性,就像是活人的皮肤一样。随着这一墓穴的发现,人们不禁就会联想到和西汉相距时间不远的秦王朝。相传秦始皇为了追求长生不老之术,多方打探,还在国家大搞迷信风潮,将仙人的存在传得神乎其神。没有找到长生不老药的秦始皇从一开始就在建造一座宏伟的地下陵墓。之后民间就有许多关于这座秦始皇陵墓地宫的各种传奇的说法。1974年的3月,陕西省临潼县西杨村的一个农民在一片贫瘠的矿石地上挖井,他发现了一些陶俑的残片以及青铜兵器,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也有想到可能是墓葬品之类的东西。可是他并没有停止挖井,挖井发现了可能是古代墓的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很快这件事情就越传越广,临潼县文化馆主管文物工作的赵康民先生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很是兴奋,立马就赶到了发现陶俑和青铜兵器的地方。他让农民们先暂停挖井的工作,搜集了失散了的文物,把现场好好的保护起来了。这就是秦始皇陪葬坑兵马俑最先发现的故事。民间还有各种不同的版本,都是描述兵马俑被发现的事情的经过。有人说是因为一个农民挖井,但是挖了很久很深还是没有水,就算有水也会消失不见,这口井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下面好像有东西吸纳了这些水。当地农民感到奇怪,于是上报给上级,上级派人一勘察就发现了秦始皇兵马俑。据说当地还有关于秦始皇兵马俑的传说,当地的人并不是称呼兵马俑为兵马俑而是称呼它们为“瓦王爷”,1974年的时候,农民们为了抗旱开始在村里挖井,可是挖着挖着就发现了老一辈们所说的传说中的“瓦王爷”,就是一个陶制的人头雕塑像,这可不得了,负责挖井的人立马报告了当地文化馆,于是举世闻名的秦始皇兵马俑就出现在了世人面前。秦始皇兵马俑的发掘并没有减少人们对秦始皇陵的关注度,反而使人们更加好奇,连陪葬坑都这样气势磅礴的主墓葬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然而从发现至今已经几十年过去了,秦始皇陵却依然没有要打开的迹象,这又是为何呢?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诅咒么?大家知道马王堆出土的漆器中有莲藕片的事情吗?当时出土的马王堆墓,由于没有对它进行到很好的保护,所以当藕片被发现的瞬间,它接触到空气之后就化成灰了,那可是灰飞烟灭啊!真的是只留下了渣渣,根本看不出它原来是藕片。经历了千年的藕片在被发现的时候,人们还对它拍了照,但是它现在留在这世界上的也就只剩这张照片了吧!马王堆墓中的各种漆器竹简丝绸画作,壁画上还有颜色就已经算是奇迹了。那些被发掘出来的竹简简直是分分钟碳化萎缩,连著名的帛画都开始暗沉脆裂。这些东西原本待在没有空气的地下,到了地面上,呼吸了个新鲜空气就气绝而亡了。它们简直就不是一般的脆弱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措施不够,技术不达标,保护能力不强,保护意识也太薄弱。在墓中竹简处于饱水状态,取出后迅速脱水,情况好的直接缩成小木棍,根本看不清字,情况坏的,直接碎成渣渣。一坨一坨的,你根本不知道它是竹简。银雀山汉墓刚出土竹简的时候保护不到位,好多都缩成了黑色的细线,一碰就碎了。竹简在修复过后必须永久储藏在灌满蒸馏水的密闭玻璃管中!马王堆汉墓中的女尸处理好之后也只能浸泡在防腐液体中才能得以保存。所以在发掘古墓的时候,一定要对它进行全方位的保护,而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它处于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里面,就算它被出土了,也不会化成灰。可是根据专家们对秦始皇陵的勘测,始皇陵至少有几十个故宫那么大,相当于5个国际足球场,那得搭多大的棚子才能把它完全遮住,还要保持密不透风,技术要求太高,实在是达不到,至少现在达不到。秦始皇陵至今未完全打开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相传秦始皇陵中有无数奇珍异宝,我们只能待始皇陵完全打开的时候才能一睹始皇陵的风采了。
秦始皇陵至今还未打开的原因
茫茫红尘中,有种爱,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不是不爱,而是真爱,彼此保留了原有爱的温度,让自己活在永恒的回忆当中。是上天在捉弄还是命中注定,无从知晓。一枕残梦,天涯碎殇,最终留下一个人独自落寞。--------前言【壹】夕阳西下,余辉满天,透着一层忧伤的气息。宁静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她的脸部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气。因为她要筹备一个文案,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正常休息了。困乏的宁静,一到家便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可是,明明疲惫的身心,思绪却没有停歇,无法安睡。宁静于是起身,洗了一把脸,为自己煮了一碗清汤面。没精打彩的拌动面条,想着自己的心事。男朋友去了国外,她一个人很是清静。没有激情的爱情,不断的猜忌,早已让她无力承受。宁静想,等他这次回来就分了吧,对彼此都好。就在这时,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宁静顺手接听。她感觉到了是他,还真从来没这么感应过,她刚想分手的事,还没开口,他倒先开了口。为什么爱与不爱都是他说了算。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在重要了。只是内心犹如刀绞一样,很是痛心,痛心过后是无尽的落寞。【贰】秋高气爽的早晨,宁静正匆匆的从家中赶去上班,她快迟到了。明知不再相爱,昨夜还是因分手的事整夜未眠。为了加快速度,她在公交站台想搭一辆的士去上班。因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等公交车了,再说她的身体今天也不能承受那拥挤的车厢,要不然她可能会晕倒的。等了很久也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空的的士经过,她很着急。待会上级肯定要批评,因为今天有初上任的领导来视察工作。宁静越想越觉得迟到的后果会很严重。正在她左右张望的时候,有辆车停在她的面前。她想自己的朋友圈也没有开轿车的。也觉得不会有好心人愿意载她这个陌生人去上班,这样的情景也只有泡沫剧里才有的。她往右边移了几步,继续等待着。“上车走吧,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不好打的的。”车窗缓缓落下,一个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发型整洁,戴细边框眼镜的男子温和地说。“呃…我们有认识过吗?”宁静显得有些惊诧。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啊。“现在不认识,你想迟到就在这里继续等吧。”男子慢慢的说道。“我要去凤凰西路凯瑞大厦,您呢?”宁静没上车,继续问。“我也到那。”男子开了车门。“有这么巧的事吗?”宁静边上车边想着,看他也不像是坏人。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公司楼下。车还没停稳,宁静就下了车,丢下一句话:“谢谢您能载我上班。”宁静小跑上了电梯。男子浅笑的摇了摇头。不过万幸的是,只迟到了两分钟。宁静坐下来喝了一杯咖啡,缓了一口气。李老大咳嗽几声走了进来,所有同事都把目光投向门口。这下宁静愣住了,老大旁边站着个笑容满面的男人,正是刚才载她上班的那个人。宁静想:这下糗大了,怎么办了。男子走上前,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高宇,从总公司来的,在这里我将和你们一起有一段时间的工作。希望合作愉快。同事们都鼓掌并齐声说:“欢迎高总。”宁静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也轻轻的拍了下手。“你叫宁静对吧,听你们经理说,你的业绩不错,这段时间辛苦了。”高宇真诚的看着宁静。“高总过奖了,这是我分内的事,应该做的。”宁静礼貌的回应并笑着。高宇笑着转身离开。昨天中午,高宇来到这个新的工作环境,在李经理的陪同下曾经过宁静的工作室。休息时间,他见她还在埋头苦干,李经理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便记住了这个长发飘飘的女子。高宇的住处离宁静家不远。今天早上,高宇远远就看见这个长发的美丽女子在站台左顾右盼。无意识的高宇只想载她一程,以免迟到,仅此而已。【叁】宁静自从分手后,似乎没有太多的痛苦,也许,她没有真正的爱过,分了,散了,可能就不会触及内心的苦楚。她天生丽质,可是自己的爱情之路却普普通通。也许是缘分没来,还没有遇到可以让她值得依赖的人。两次平淡无奇的恋爱,都以未果收场。还没来得及爱,所以宁静再也不会轻易相信被爱了。她想把自己的那份温柔埋在心里,希望能在红尘中有一次最美的邂逅。不管有多久,哪怕是一生一世的等待,也无怨无悔。等到他来点燃内心那份久违的思念。宁静照常努力的工作着,默默无闻。高宇在进公司的这一个月里,在他的领导下,业绩比上个月同比上涨了8%。大家都拿到了奖金和薪资,非常高兴,提议今晚宴请高总,顺便好好放松一下。高宇听到后说:“怎么能让大家请我呢,要请也是我请大家呀,这个月的业绩是我们大家公同努力得来的。我的上级夸我还得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啊!”一席话,听着诚恳也舒服。餐席期间,有人问起了高宇的个人感情生活,比较感兴趣。高宇有些自嘲地说:“那是曾经的事了,以前有个恋人,现在没有了。”他的眼睛里有些许伤感愁绪外露,宁静隔着他的镜片看到了一点。同时,她的心也微微疼了一下。宁静鼓起勇气突然站起来。“来,单身万岁,干杯。”她的目光充满诚意。“好,单身万岁,干杯。”他站了起来,端起果汁,对着宁静微微一笑。高宇是不喝酒的,因为自己的肝不胜酒量。吃完饭就是K歌,宁静不胜酒力,也不喜欢迪厅的环境,于是,她告诉大家先回家休息。大家都了解她的性格,也就依了她。宁静走到外面,看着满天的星光,温柔的月光,轻盈的微风。突然就醉了。高宇也随她出来了,在宁静身后静静的走了一段路程。女人的第六感很灵的,特别是在被别人的目光注视很久后,她们总会感知到。宁静回头一看,他停住了。迎着月光,宁静看着他的那双眼神。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安稳,对,成熟稳重,这样形容他再好不过了。宁静停住了,高宇走了上来。“我想问你啊,为什么天上的星星爱眨眼睛?”宁静淡淡的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样的话。“它们可能是在向它们爱的人传达爱意吧,如果相爱,但只能遥遥相望,那是件很痛苦的事。”高宇也看星星,淡淡的答。“这不应该是你说话的风格呀。”宁静看着他。“你要走回去啊?”高宇岔开话题问道。“对,如此月色,值得一走。”“嗯,可是你能行吗?”“行,我还很清醒,没有醉。”之后无言,两人踏着月辉,载着星光,一路同行。到达宁静的住处。“谢谢你,我到家了,你是不是还有很远的路?”宁静问。“我也马上就到了,谢谢没必要了,要不要请我喝一杯茶?”他问得甚至自己觉得就出乎意料之外。“太晚了,好困想休息了,改天吧。”宁静婉言谢绝了。“嗯,也是的,不好意思,冒昧了。”高宇尴尬地笑了笑。高宇转身又回到了刚两人一起走过的路,回去取车。他看到那个孤单的背影,突然就很想陪她一直走下去,一直走。晴朗的夜色,天空中的星星还在眨着眼,也许,它们是在向自己的心上人传达爱意,有时候两两相遥望既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肆】第二天去上班,宁静在电梯里就遇见了高宇。宁静对昨晚他们走路的情景,感觉很模糊,不曾记得自己有说过什么。然而,她却深深的记得他说星星的那些话语,深深记得他送她回家之后又返回去的身影,深深的记得当时自己有一丝丝感动。“高总早,昨晚可能喝多了,对不起了。”宁静打破了那让人窒息的安静。“早,那有对不起这一说法了,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啊,好久没有在月光下散步了。”高宇笑的很纯真。宁静再也没说话了,只是笑着。说也奇怪,有些人,就算你再不了解不熟悉,可是通过那举手投足,一笑一语,就有着前世今生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午休息,宁静敲响了高宇的办公室的门。“请进。”高宇在里面应着。宁静缓缓走进来,看着高宇。“高总,我中午请您喝茶吧,昨天欠您的。”宁静笑着,有一对酒窝,也有着难以拒绝的真诚。“不用这么客气吧,我昨晚顺便说说的,是我冒昧了,真不好意思。”高宇没想到的是她当真了。“没事的,就一杯茶嘛。”“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先把这个草案拟好。”“嗯,我等您。”宁静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面。“别您了,我好像没有那么的老吧。”高宇头也没抬,调侃地说。就因为这句话,引起了宁静的好奇心,她注视着他的侧脸,这个男人真的不老,三十岁左右,正好可以用成熟稳重来形容。高宇咳嗽了几声,仍在全神贯注地写着什么。宁静仍在看着他的侧脸。高宇又咳嗽了几声。她注意到了,便起身,倒了杯白开水,端过去。宁静轻放在他的右手边。他看见了,抬头感激的看着她。宁静看到了他桌上的相框,那是他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的合影。应该是他的前妻吧,宁静想。这个女子,目光温和,面容和善,宁静喜欢这样的女子。她曾经想过,能够离开像高宇这样的男人,肯定是那个女人的不是吧。但现在,宁静却没有了先前这样的想法了。宁静拿起照片,看了很久,掏出纸巾擦拭上面的灰尘,静静地看着。如此的细致,通常很容易感染一个人,高宇看着她,心里,暖暖的。【伍】茶室。宁静坐在了靠窗户的位置,因为窗外有一棵黄叶树,叶子正在缓缓下落,一片,两片。“你经常来这里吗?”高宇问。“对,这里环境不错,茶也好。”宁静看看着那棵树。高宇看着她的侧脸,像她在办公室里看他时的一样。“有自己忧伤的故事吗?”高宇蓦地就问。“你难道不也是吗?”宁静仍然那个姿势。“呵呵,也许是吧。”高宇答道。“可是,不管自己的故事有多么的悲伤,疼痛,都要好好爱惜自己,好好的活下去。”高宇又说,好像是在提醒她。
梦断碧落,最终是落寞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