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阳台的故事

“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住在监狱旁的女孩2004年5月里一个很普通的下午,肖敏燕在看房。肖敏燕是长沙女孩,2003年大专毕业后签约到佛山一外资企业做会计。公司的事情处理好后,她想赶紧租个房子把自己安顿下来。那个下午,肖敏燕通过佛山生活网找到一处出租房。一室一厅的房子干净整洁,光线明亮,租金也不贵。肖敏燕非常喜欢。可是,就在房东去拿合同;准备签约时,肖敏燕无意中走到了阳台上。200米外,赫然是一所监狱的操场,从6楼的阳台上望下去,整个操场几乎一览无余。这么好的房子,难怪租金这么便宜!肖敏燕心里笑了。每天下午6点左右,收工后的犯人在操场上点名排队吃晚饭,下班回来的肖敏燕便顺便看看200米外那个不同寻常的世界。一个月,两个月,时光像流水一样过去了。肖敏燕隐约感觉到,只要自己出现在阳台上,便会有一双眼睛望着她。成百上千穿着同样服装、理着同样发型的犯人里,偶尔会有一个人朝她挥手。本来,被一个服刑的犯人盯着看,对一个女孩来说是一件恐怖的事。但奇妙的是,肖敏燕并不害怕。也许是因为那眼神很温柔,也许是因为那动作很礼貌,对那个人她充满了好奇。等待奇迹的男人同样是5月里一个非常普通的下午,张海站在操场上。张海的身边,是许许多多穿着和他同样服装、理着同样发型的男人。再远处,是灰色的高墙。仅仅一年以前,张海的世界还是那么丰富多彩,意气风发。34岁的他是深圳一家资产上千万的企业的副总。一个做生意的哥们儿获悉张海的身份后,向他借100万,许诺2个月之内还本金,并每月支付利息5万。因为想帮朋友一把,也因为高额的利息,张海动了心,向财务挪用了100万元。可是两个月后,借钱的哥们儿很不够哥们儿地消失得无影无踪,恰巧这时公司需要资金签合同,东窗事发。企业老总很气愤,以诈骗罪把张海告上法庭,张海被判了8年有期徒刑,从高高在上的副总变成阶下囚。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在监狱里张海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结婚不到两年的妻子带着还不到一岁的孩子与张海划清了界限。张海彻底一无所有。他破罐子破摔,和狱友一起抽劣质烟,结帮打架,装病不出工。一次谈心时,张海跟耐心劝诫他的管教员说:“你们不要再浪费口水劝我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除非发生奇迹,否则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张海做梦也想不到,奇迹就那样突如其来地降临了。那天,张海站在操场上,张海的目光无意识地落到了200米以外的楼房上。6楼的某个阳台上一个长发的女孩倚在栏杆上,手托下巴,朝他们的方向张望着。女孩沐浴在昏黄的夕阳中,背后是傍晚蓝灰色的天空,张海甚至看不清她的脸。他分不清是什么拨动了他的心弦,他只知道自己有几秒钟的时间忘了呼吸。而等张海重新开始呼吸的时候,世界竟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模样,每一件东西都在熠熠闪光,他第一次注意到监狱操场上的灯是晶莹的蛋白色,第一次发现对面楼房张贴的广告上有个笑得很可爱的小女孩,第一次闻到操场旁边灌木丛里小紫花的香气。张海不知道女孩是谁。他只知道,每天能看到她一眼,幸福就会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他总是趁着下午集合的间隙,悄悄朝那个女孩挥一下手。有一天,张海满脸笑意地挥手时,有狱友按捺不住了,问他:“那个女孩是你什么人呀?”张海笑笑,脱口而出:“等我获得自由的那天,我一定要娶她。”狱友们哄然大笑。可张海一天天地变了。原先他不守纪律,出工消极怠慢,而且喜欢滋事打架,如今他多次被评为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当年获得了改造的满分,获得减刑6个月。爱在冥冥中注定2006年10月,张海的刑期累积已经减了11个月。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两年他就能走出监狱了。但国庆节过去,张海掐着指头一数,发现女孩已经18天没有出现在阳台上。张海尝到了失恋般撕心裂肺的痛苦,这时,一位跟他平时关系很好的狱友做起了他的工作:“张海,说实话,我认为你的梦想缥缈,但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自从阳台上那个女孩出现,你重新做回了一个人。你还不到四十岁,走出监狱,你完全可以东山再起。中国虽然很大,但只要这个女孩在这里留下了痕迹,等你有能力时,你一定能找到她。”好友的话让张海豁然开朗。时间回到2006年9月底。那天肖敏燕接到家里的电话,得知一向疼爱她的奶奶突然中风导致半身不遂。肖敏燕马上赶回家,在医院和家里照顾了奶奶一个月。之后,奶奶因为脑溢血去世。奶奶的去世极大地打击了肖敏燕,伤心失落的肖敏燕打算辞职回乡。2006年10月底,肖敏燕回到阔别一个月的出租房,收拾行李。上午10点多,监狱方向传来整齐的口号声,肖敏燕忍不住放下东西,走到阳台上观看操场上犯人们的训练。这些犯过罪的人想通过改过重新获得新生,这个场景深深地刺激到了肖敏燕。肖敏燕从小就梦想能在长沙开一家属于她的服装店,现在,她决定坚持下去。肖敏燕没有想到,她在阳台上短短几分钟的亮相,令另一个人开心地笑了,同样坚定了对梦想的追逐。天降奇缘并不只是传说眨眼间又过去了两年,26岁的肖敏燕依然过着上班下班的平淡日子。2008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10点,香梦正酣的肖敏燕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了。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呢?肖敏燕穿好衣服打开门,隔着防盗门,她看到一个陌生的留着平头的中年男子。“你找谁?”肖敏燕问。“我找你。”对方回答得简单干脆,肖敏燕非常疑惑,但她确定自己在佛山并不认识这样一个朋友。“我是你的邻居,几乎每天都和你相见。”他的话让肖敏燕更困惑了。中年男人有点局促地咳了一下,然后坦然地说:“我叫张海,是广东汕头人。两天前我还是一个服刑犯。5年前,是你的出现让我重新有了对生活的向往。我特意来跟你说声谢谢!”肖敏燕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叫张海的男子,就是她曾经感受过的那种温柔眼神的主人,正是从成百上千人里向自己挥手的男人。如此戏剧性的场面让肖敏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海没再多说什么,跟肖敏燕要了一张名片,然后隔着防盗门朝她鞠了一躬。像来的时候一样,他又突然地离开了。之后,张海一直没有打她的电话,肖敏燕没有留下张海的联系方式,却对仅仅见过一面的张海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惦记。2009年的春节就在肖敏燕的无限怅惘中来临了,由于春运坐车不方便,肖敏燕没有回家。大年初一上午,一条问候的短信跳了出来。短信正是消失了三个多月的张海发来的。肖敏燕回了一条意味深长的短信:“你离开了佛山,我还在守望。”第二天下年,肖敏燕突然接到了张海的电话:“我想给你补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可以吗?”肖敏燕以为张海是在开玩笑,笑着回答:“可以呀,不过,只怕等你从汕头赶过来,我早就饿死了。”谁知张海接下来便说:“那你到富湾湖酒店来,我正等着你。”前一天还在汕头发短信,大年初二就跑到佛山来了?肖敏燕决定去富湾湖酒店一探究竟。这是肖敏燕第一次认真端详张海。个子高高的张海穿着得体的休闲外套,跟三个月前相比,整个人舒展了不少。在早已预订好的包厢落座后,张海告诉肖敏燕,从监狱出来后,他在深圳、佛山、汕头等地四处找工作,但是由于有“前科”,一些公司给了他很多脸色看。去年12月底,广州一家外贸公司看中了他的一个销售创意,觉得很独特,录用他担当销售主管,年薪20万。“第一次出现在你面前,我有些自卑,我想我必须有一个好的开始,再出现在你面前。你对我来说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要跟你一生一世在一起。”肖敏燕很感动。虽然是晚来的年夜饭,两个人却吃得格外温馨。第二天,张海来到肖敏燕家楼下:“我可以去你住的地方阳台上看看吗?”站在六楼阳台,张海思绪万千,指着曾经待了近6年的监狱对肖敏燕说:“曾经,我在那里,望着这里,我真的觉得我们是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遇见你后才再次点燃了我对生活的憧憬。我们相隔不到200米,但是走到你面前,我用了整整5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用我的下半辈子,走进你的内心。”张海的眼里闪动着泪水。虽然他们之间有年龄上、经历上的巨大差异,但想到这个男人5年来走的每一步,肖敏燕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的心疼。张海离开后,肖敏燕发了一条短信,上面是三个连续的感叹号。不明白什么意思的张海随着回了三个问号。肖敏燕说:“我们的相识让我很惊讶!你的真诚让我很惊讶!我接纳你如此之快也让我惊讶!”2009年5月1日,张海圆了肖敏燕的心愿,在长沙给肖敏燕开了一家服装店,开业那天,肖敏燕在家人的陪伴下,和张海领取了结婚证。肖敏燕的家人对于这个经历特殊的女婿有过疑虑,肖敏燕的话让他们开始重新看待张海:面对婚姻时,打动我的不仅仅是缘分和他带来的感动。首先,我觉得张海是一个永远不会放弃希望的坚强的男人。他认为是我的出现给了他奇迹,事实上,是因为他在最绝望时内心深处也从没放弃过对生活的热爱,这才会有所谓奇迹的降临。其次,他本质上是一个好人,只是做错过事,走错过路,我很庆幸最终能和他走到一起。2010年6月8日,肖敏燕为张海生下一名3。8公斤的健康男孩。孩子睡着的时候,张海翻出一本《小王子》。“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他轻轻搂住抱着孩子的肖敏燕。那天在监狱,第一次见到她,他的世界就充满了开着花的星星。
六楼阳台上的五年守望
阳台上摆着一只空花盆,里面装着肥沃的泥土。只见主人边抚摸着瓷质的盆儿,边欣喜地自语道:“嗯,过两天大臭草就可以来安家了。”“大臭草”,多么恐怖的名称,等主人转身一离开,各种花儿唬得几乎跳出了花盆。月季花涨红着脸惊叫:“大臭草?哼,准是个讨厌透顶的家伙。”茉莉花喷着清香忧伤地声明:“哎,我最怕怪气味。”满身长刺的仙人球气鼓鼓地说:“它要来,我们全都走!”米兰花疑惑地说:“我们的主人,莫不是神经出了毛病?”……不祥的气氛笼罩着阳台,奇花异草们终日惶惶不安,祈祷着主人带来的是八月桂,或者哪怕是喇叭花,而唯恐领来什么“大臭草”。“到了,到了。”这天,主人兴冲冲地奔入阳台,将一把草儿小心地种入了花盆。花儿们掩着鼻子偷偷打量,只见那梗茎上生长了小小的长圆形的颖片,颖片的茎部是浅棕红色,中部更浅,尖端透明,很像花瓣,纤细的茎端错落有致地层层展开,既大方又美观。阳台上的花儿看得入了迷。夜来香好奇地打听:“请问,尊姓大名?”“我叫大臭草。”回答得十分轻柔婉和。“天啦,真是大臭草?怎么叫这么个名字?”仙人掌咕哝着。“怪呀,”几种花儿同时说道,“半点臭味儿也没有哩。”“不错,它正是大臭草,”主人笑盈盈地解释,手舞足蹈地说:“你们这些花儿、草儿、球儿、掌儿,别看不起它,它长期隐居在崇山峻岭,属禾本科臭草类植物,仅仅因为名字不雅,人们才对它不感兴趣,现在你们瞧清楚了,它亭亭玉立,多么俊俏!”初来的大臭草,用它的真实面目,征服了阳台上的居民,立即受到了大伙的欢迎。
大臭草进阳台
我的家阳台正好在临街一面,阳台对面是一栋刚刚建好的新楼房。一天,闲来无事,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街上人来车往。忽然,街对面新楼房里有一位年迈的老大爷,他正在用力抱起躺在床上的妻子放在轮椅上,(我想,可以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一定是夫妻)然后把妻子推到阳台上,一会给她捶捶腿,揉揉肩膀,一会给她轻轻的按摩,捏捏脚,一会又讲很多故事,还比划着……却始终没有看到妻子有一丝表情和举动。那以后,我不禁会多留意一眼街对面的老夫妻。只要是有阳光的日子,我都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他们的一举一动让我很好奇,但更多的是感动和忧郁。感动年迈的老大爷十年如一日的照顾植物人般的妻子,忧郁的是,他们这样的路还要走多久……再后来,我听说了他们的故事。他们是因为城中村改造搬到这来的,老大爷姓张,他的妻子一般按照当地习惯叫她“张
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
凌晨一点,月色皎洁。我手摇轮椅来至阳台,遥望皎月,心境悲怆。一年了,不知道这一年大宇是否过得好?胃疾是否痊?是恨我还是想我?我点燃一支烟,已记不得何时起我学会了抽烟,心空的人都说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而我又何止寂寞这简单几字啊?“紫若,我一定证明给爸爸看,你选择我是对的!”“你放心,哪怕你终身不能站起来,我照样爱你如初!”“紫若,你怎么不接电话啊”“紫若,你去哪里了?”“紫若,大宇翻了天的找你,你去哪里了?”“紫若,大宇快崩溃了……”“紫若……”我无法继续回忆下去,丢了烟我喝起了酒,酒能暂时麻醉神经,让失忆短路一下。没有朋友和亲人的生活,我天天醉如泥,沉入灰。摔掉酒杯,只听得楼下“嘭”一声,杯儿碎了,碎的又何止是杯呢?难道不是我的心么?回头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偌大的四房二厅,却只有我一人,我到底怎么了,我要怎么样?十年前,我和大宇大学毕业一起回到老家湖南,大宇跟我父亲提起了婚事,满以为顺利的恋情却遭到了父亲的严厉反对。父亲并无正当的理由,只是满眼沧桑,满口烟味的问我“小峰怎么办?”我怎么也没想到儿时的小小玩笑居然成了我婚事的绊脚石。“那只是儿时的玩笑……”“荒唐”一辈子都慈祥的父亲,在我未说完第一句话就严厉的吼了出来。“那不是玩笑,那是承诺!那是对你幸福的保障!”我吓得惶恐不安。大宇也被振得大气不敢出。小峰是我父亲与***妈在我们二岁时订的娃娃亲,初中在一个班里读书,之后各自上各自的学,没有联系。偶尔听父亲说小峰参军去了,又说小峰年少气旺,本来在部队会有发展的,因为老是跟人打架,待了5年最终还是离开了,对于这么一个人我确实没有什么感觉和评价。为了给小峰公平,父亲叫了小峰并当着我们三人的面说:“这样吧,给你们5年时间,大宇和小峰一起竞赛,谁超过了谁,我就把紫若嫁给谁。”父亲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本来好好一场恋爱却被父亲罩上了压力。大宇和我都异常不开心,为了给父亲一个交代和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在父亲宣布竞赛后的次日,大宇说要去深圳闯闯,我为着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为着与大宇保持近距离,千万理由说服父亲。与大宇踏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就在火车开动的刹那,小峰追了上来对着徐徐开走的火车,大声的喊道:“我们不是包办婚姻,不是父母旨意!”我不知道小峰说此话的真实意思,说不出的酸味涌出了泪腺,我既然在大宇怀里失声的哭了起来……五年时间眨眼就到了。大宇经过自己的努力在深圳拥有自己的公司,购置了房子;而父亲则洋洋得意的从电话传来小峰的喜讯,说小峰已经军校毕业,在部队当上了军官。我以为父亲会继续强加干涉我的婚姻,意外的是五年的时间父亲已放手让我自己选择。其实父亲也知道我的最终选择,只是父亲长长的叹息里面多了一句“紫若啊,为父救不了你啊”。在我们准备婚礼的前半个月,我意外出了车祸,被严重撞伤了脊椎落下半身不遂,靠轮椅度过。大宇为了送我去国外治疗,拼命的赚钱,没日没夜,过度的劳累让大宇患上了慢性胃炎,抵抗力也越来越差,我托同学买了很多螺旋藻和葛根提取物,希望能保护他的身体,我都这样了,他不能再出任何差错。可是我越关心他越拼命,超强的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让大宇夜夜失眠,放置在他床头的静心安神精油用不了10天就没有了。真不敢想像没有静心安神精油,大宇一个月能睡几小时?我知道大宇对我负有爱和责任,还有一份对我父亲不肯定的伸冤,因此隐瞒实情,是我们保护亲人最好的方式。直到有天深夜,大宇喝醉了回来趴我腿上大哭:“妈妈问我们怎么还不生小宝宝?若啊,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啊……”我用全身的力气抱着这位日益憔悴的男人,这个我用生命去爱却耗尽他生命能量的男人,泪如雨下。该我离开的时候了,我不能让这半残身躯拖累他一生,爱他就是希望他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而我,是再也给不了他幸福的。陡然想起来了父亲的忠告,一阵寒战,生命中是否注定还是真有预言?我用自己打工存下的积蓄买了一套房子,拿走了我和大宇家里的所有我的衣服和生活用品。离开就是为了给大宇全新的开始,叫朋友去养生馆买了一堆治未病的东西,不希望大宇生病啊,真的不希望!用已被电脑毁了书法认真的写着:“……纳珑雄风胶囊直到有天深夜,大宇喝醉了回来趴我腿上大哭:“妈妈问我们怎么还不生小宝宝?若啊,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啊……”我用全身的力气抱着这位日益憔悴的男人,这个我用生命去爱却耗尽他生命能量的男人,泪如雨下。该我离开的时候了,我不能让这半残身躯拖累他一生,爱他就是希望他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而我,是再也给不了他幸福的。陡然想起来了父亲的忠告,一阵寒战,生命中是否注定还是真有预言?我用自己打工存下的积蓄买了一套房子,拿走了我和大宇家里的所有我的衣服和生活用品。离开就是为了给大宇全新的开始,叫朋友去养生馆买了一堆治未病的东西,不希望大宇生病啊,真的不希望!用已被电脑毁了书法认真的写着:“……纳珑雄风胶囊
爱在公元前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