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美发的故事

我和青青,是同一个美容美发班的同学。毕业后,我们选择了看上去很相似,但其实截然不同的工作。青青专门给新娘子化妆做头发,这份工作很适合她。一来她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二来她爱说爱笑,帮新娘子化妆做头发,虽说是赚了人家的钱,但活泼会说话的她,给原本就喜庆的场合更添了几分姿彩,非常受欢迎。而我,则应聘了殡仪馆化妆师的工作,替去另一个世界的人们,在人世间做最后的梳妆打扮。这份工作,同样也很适合我,因为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同已经没有呼吸没有生命的人同处一室,难免有点害怕,但这份工作收入高,适合家境贫寒的我。而且做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人,已经不会思想,不会说话,有时候,反而更加安全,更叫人放心。起先青青对我很是生气,她原本指望我们两个好朋友携手打天下,最好全城的新娘子都慕名而来,求我们俩化妆打扮才好呢。我跟她说,虽然大家是情同手足的好朋友,但人各有志,而且我家境不好,需要帮补家用,这份收入高且非常稳定的工作,是再适合我不过的了。青青到底是青青,听了我的解释后,很快就释然了。我休息,她也没有婚礼可忙的时候,我们就聚在一起喝茶。她总是举着我的双手,赞叹道:“多漂亮的手啊,如果是游走在鲜活、美丽的新娘子的脸上,那才叫相得益彰、相映生辉呢。”我照例不做声,慢慢地品茶,任由她唧唧喳喳说个没完。她说,我听,是我们俩多么惬意、多么闲适的美好时光啊。或者,她大大咧咧地摆弄着我的脸:“寒寒,你的脸真精致漂亮,以后你结婚了,得让我来帮你化妆,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但我有信心让你成为全城最美丽的新娘子!记住,你的脸,我做主啊!哈哈哈……”她孩子气地用手使劲地在我的脸上捏几下才放开。我还是一声不吭,任由她在我的脸上又掐又捏。那时候性格内向的我还没有男朋友。但毫无疑问,如果我结婚了,我的脸,当然由青青做主。我跟她同学了两年,很清楚她年纪虽小,手艺却不简单,也知道因为勤奋细心,因为人缘颇佳,她的生意越来越红火,才几年工夫,已经做了老板,手下雇了十多个人。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天长地久地过下去……有一天早上,我刚上班不久,突然就送来了一个车祸身亡的女孩。当白布单慢慢揭开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全身的血仿佛一下子涌到头上,我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我发了疯似的找到她,扑在她身上,号啕大哭。是青青!她除了一条胳膊断了,流了少量的血,其他部位几乎没有任何外伤,但五脏六腑却被严重毁坏,在车祸现场就已经香消玉殒了,没有送医院,而直接送来了这里。我流了很多很多的泪水,但终于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想,我不能这么无休无止地哭下去,我得为青青做点什么。我请示了经理,他看我情绪已经稍稍稳定,又再三询问我是否能胜任,终于同意由我来为青青化妆。我的泪,一滴一滴,无声地从脸颊淌落。我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拭去泪,不敢让任何一滴落在青青的脸上,怕惊扰了她安详美丽的睡眠和慢慢飘离尘世的灵魂。我仔仔细细地帮青青化了一个清淡美丽的妆,又一根一根把她那一头飘逸柔韧的长发梳理好,整整齐齐地盘在头顶。我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不是怕青青不满意,是怕我自己不满意。“你的脸,我做主,哈哈哈……”那清脆的、精灵般的声音倏忽间在耳边响起。“青青!”我悚然一惊,不,不是青青,青青她再也不能说话了呀,那不过是恍惚的我,凭空生出的幻听……青青啊,在意想不到的巨大变故来临之前,人是多么渺小卑微啊,谁能逆转,谁能做主呢?也许只有命运的那只手吧……
做主
在北京某百货商场内,开张了一家美发店,生意异常火爆。原来他们发现.许多女性出门购物的同时,要到美发店做个发型什么的;而夫妻或情侣一道进商场购物时,男性的耐心往往比女性差,影响了女性尽情挑选商品。把美发店开进商场,巧妙地解决了上述问题,既使女性购物、美发两不误,又使男性在陪伴女性逛商场时,可利用等待的时间理个发。这个富有人情味的举动,使得该商场知名度大增,自然为经营者带来了滚滚财源。
把美发店开进商场
阿星在原来的美发厅当助理当烦了,就想换一个地方,于是来到一个很高档的美发厅去应聘当助理。助理的工作就是洗头和烫染工作。这些事阿星早已经做得非常的不错,所以,应聘的时候,也相当的自信。很顺利地得到了招聘方的满意,同意他到店里先实习几天看看,实习后考试合格就可以正式上班了。实习考试可阿星现在的工作不是去接触顾客,而是先要在模特头上卷发杠,有时间和质量要求,得过店长这关。在模特头上卷杠,这对阿星来说是驾轻就熟的,当学徒的时候练的次数实在太多了,而且阿星还是原来店里的卷杠能手。于是,他拿起模特头,在规定的时间里卷好了头发,而且自己相当地满意。满心欢喜地拿给店长一看,店长瞧了一眼,不屑地说:“自己先看看哪里没做好吧。”阿星听到这话心一下子凉了,都是按要求做的,还会有什么错?可是店长说不行,就得改呀。来的时候,就听说店长以前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助理,虽然她现在不再做助理了,但对助理这一块要求却非常的严格的。阿星就细心去观察正在给顾客卷发杠的助理们,却发现,他们的技术也不咋样嘛,有的还不如自己呢,可是店长为什么不满意自己卷的杠呢?是不是自己太自信了,让大家觉得自己有点狂妄。为人处世的道理说:在任何地方,都要谦虚才好。阿星是忘记了这一点,就恭敬地请教店长,让她做一下卷发杠的示范。店长示范后,阿星又快又好地完成了。小心翼翼地递给店长看。这次店长接了过去,看了一下,说:“比上次好多了,再多看看大家的卷法,自己再多琢磨一下。”阿星点点头,可心里想,已经这么好了,还不满意?店长要求真是太高。这天下班,阿星放弃休息机会,在宿舍里练习起来,同屋的小帅见了,笑笑,卷这么好还练习呀。阿星就说店长还不满意,所以要再练一下。小帅听了,问:“你来实习几天了?”阿星说三天了。小帅拍拍阿星的肩膀说,放心吧,明天一定实习过关了。第二天一早,阿星交上自己的成绩时,店长看了好一会儿,说:“今天卷得非常的好,从现在开始,可以到顾客头上实习了。”阿星今天卷的杠没有昨天的好,还有点毛躁,发丝也不太顺和亮,可是店长居然就让过关了!再想想小帅的话,阿星就更不明白了。跑过去悄悄一问,他恍然大悟了。来这儿的助理,最早过关的也是在第四天,原因很简单,店长当年来做助理的时候,就在第三天才过的实习关,她只是想证明她还是这个美发厅里最优秀的助理,没有人可能超过她。
实习考试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