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12日的故事

张国荣(1956年9月12日-2003年4月1日)生于香港,是一位在全球华人社会和亚洲地区具有影响力的著名歌手、演员和音乐人;大中华区乐坛和影坛巨星;演艺圈多栖发展最成功的代表之一。他通晓词曲创作,曾担任过MTV导演、唱片监制、电影编剧、电影监制。张国荣是香港乐坛的殿堂级歌手之一,曾获得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他是第一位享誉韩国乐坛的华人歌手,亦是华语唱片在韩国销量纪录保持者。他于1991年当选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1993年主演的影片《霸王别姬》打破中国内地文艺片在美国的票房纪录,他亦凭此片蜚声国际影坛,获得日本影评人大奖最佳男主角奖以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特别贡献奖。他曾受邀担任东京国际电影节和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2005年入选“中国电影百年百位优秀演员”,2010年当选美国CNN评出的“史上最伟大的二十五位亚洲演员”。2003年4月1日,张国荣从24层高楼纵身一跃,留给世人一片震惊与哀痛。10年生死两茫茫,人们对他的思念从未停止。从1993年7月25日傍晚的第一次抵达虹桥机场,到2001年3月12日下午2点35分离沪,荣少与上海结下不解的情缘。在大光明影院的《霸王别姬》首映;在八万人体育馆的“热情”演唱会;在汉源书屋消磨的一个悠长午后。上海的优雅神秘一如哥哥身上的气质,如此契合。难怪,荣少热爱梧桐掩映下的书屋,还有和平饭店看出去的风景。汉源书店临窗的位子,他真会挑2000年8月的一个午后,张国荣来到了绍兴路上的汉源书店。本就言语不多的他,一壶清茶,独自酌饮。他坐在那里,时而翻翻店内藏书,时而透过落地玻璃,看着街景,陷入幽思。几小时后,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有一场盛大的个人演唱会在等着张国荣。但此刻,他只想深深地埋在自己的世界里。13年前的这番场景,汉源书店里的店员小姐也是从现存的资料中看到的。“张国荣真会挑位子。”她对记者说,张国荣当时坐在临窗的位子,正是整间汉源书店里视野最好的所在。可以想见,在那个夏末的午后,张国荣坐在那里,看到幽静的马路对面那一排树影婆娑的老房子,偶尔有一两个行人撑着遮阳伞走过,伞上的图案分外可爱。“张国荣一定是很喜欢这里的。否则那天临走时他怎么会幽幽叹道,要不是晚上要举行演唱会,他还可以在这里待更长时间?”店员小姐说。一个临近愚人节的初春的午后,记者走进汉源书店。13年过去了,这里什么都没有变。张国荣品茶的那张玻璃咖啡桌还在,椅子是换了一把,但张国荣当时所坐的沙发还在,只是被放到了店内更为幽静的角落。花式窗帘却不曾换过。一切似乎都有意无意地保留着张国荣生前的样子。这位20岁出头的店员小姐,是5年前来到汉源书店的。13年前张国荣坐在这里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没有见过张国荣。但是这5年之间,对“张国荣的沙发”慕名而来的读者络绎不绝,每年临近张国荣祭日,还会有四五成群的拥趸相聚于此,谈论张国荣在每个人生命中留下的印记。他们就坐在那张张国荣坐过的沙发上,面露欢喜的神色,似乎张国荣并没有离开,就坐在那里。店员小姐总远远地看着他们,心里想着的却是张国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让人忘不掉的人呢?店员小姐也试着听起了张国荣的歌。“他好像特别孤独,特别渴望被理解。但他的心好像又特别的软,伤害别人的事他肯定做不来。”店员小姐对记者说,此后张国荣又到过汉源书店多次,这里俨然成了他每次来上海的必到之处。他甚至还在这里拍过自己的写真。“喜欢待在汉源书店的人,应该都有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吧。张国荣应该就是。这或许也是他怎么也让人忘不掉的原因吧。”店员小姐说着,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张国荣的唱片,这是预备今年愚人节前后作为书店的背景音乐来播放的。里面就是那首现在她最喜欢的《当爱已成往事》。车墩、和平饭店他曾在这些地方拍戏、喝茶、吃饭他的电影,《风月》、《新上海滩》、《红色恋人》、《流星语》,都在上海拍摄,于是从车墩影视基地到和平饭店,再到外白渡桥,都有其演戏的身影。他说:“我喜欢上海,因为这里有很多漂亮的地方,而我也是很漂亮的人,所以我们很配。”然后,从毛豆阿姨酒家、到梅龙镇酒家、再到海上明月酒楼,都曾是其饭堂。毛豆阿姨酒家红烧肉,有传闻这是张国荣最爱的上海菜,而他爱去吃的几家餐馆也大多以红烧肉为招牌。记者走进这家毛豆阿姨酒家。不过,传闻中墙上挂着的张国荣与餐厅老板的合影,已不见踪影。餐厅的负责人透露,饭店换过好几次老板,也经过装修,照片也已经拿掉了。当然也就更不可能知道哪个位子是哥哥坐过的。车墩影视基地要说上海有最多明星足迹的地方,绝对不是任何一个饭店或者酒店,而是车墩影视基地。位于松江的车墩影视基地,有不少老上海的实景场地,是许多年代戏剧组的最爱。而影视基地刚建成,张国荣便和刘德华、宁静一起,到此拍摄《新上海滩》。不过,张国荣最爱默默地拍戏,并不喜欢被很多媒体围观。记者日前致电车墩影视基地的负责人,但因为经理已经换掉,所以现在的负责人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车墩也并没有保留一块属于哥哥足迹的“清静之地”。和平饭店和平饭店是很多明星喜欢的地方,王菲在这里举办生日派对,刘嘉玲在这里喝过下午茶,张国荣则在这里拍摄电影《风月》。有曾与张国荣近距离接触过的服务员称,张国荣喜欢这里的顶层花园,在这里入住时会穿着房间的拖鞋就走出来到大堂吧喝威士忌和白水。据另一位服务员说,自己也没见过张国荣,但听老员工讲过,“说他人很好,和我们现在的明星很不一样。”记得在《风月》拍摄期间,张国荣在和平饭店接受采访,被问到最喜欢的地方时表示:“最喜欢二三十年代的上海,现在常常去找这种旧痕遗梦。每回去上海,总喜欢到和平饭店去坐坐,在幽雅宁静的大堂里,喝喝英国红茶,听人弹钢琴。从窗口遥望外滩古老的建筑,听身边男女的上海闲话,远处传来嘈杂声,感受一个大都市的呼吸和脉搏。”车墩、和平饭店他曾在这些地方拍戏、喝茶、吃饭他的电影,《风月》、《新上海滩》、《红色恋人》、《流星语》,都在上海拍摄,于是从车墩影视基地到和平饭店,再到外白渡桥,都有其演戏的身影。他说:“我喜欢上海,因为这里有很多漂亮的地方,而我也是很漂亮的人,所以我们很配。”然后,从毛豆阿姨酒家、到梅龙镇酒家、再到海上明月酒楼,都曾是其饭堂。毛豆阿姨酒家红烧肉,有传闻这是张国荣最爱的上海菜,而他爱去吃的几家餐馆也大多以红烧肉为招牌。记者走进这家毛豆阿姨酒家。不过,传闻中墙上挂着的张国荣与餐厅老板的合影,已不见踪影。餐厅的负责人透露,饭店换过好几次老板,也经过装修,照片也已经拿掉了。当然也就更不可能知道哪个位子是哥哥坐过的。车墩影视基地要说上海有最多明星足迹的地方,绝对不是任何一个饭店或者酒店,而是车墩影视基地。位于松江的车墩影视基地,有不少老上海的实景场地,是许多年代戏剧组的最爱。而影视基地刚建成,张国荣便和刘德华、宁静一起,到此拍摄《新上海滩》。不过,张国荣最爱默默地拍戏,并不喜欢被很多媒体围观。记者日前致电车墩影视基地的负责人,但因为经理已经换掉,所以现在的负责人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车墩也并没有保留一块属于哥哥足迹的“清静之地”。和平饭店和平饭店是很多明星喜欢的地方,王菲在这里举办生日派对,刘嘉玲在这里喝过下午茶,张国荣则在这里拍摄电影《风月》。有曾与张国荣近距离接触过的服务员称,张国荣喜欢这里的顶层花园,在这里入住时会穿着房间的拖鞋就走出来到大堂吧喝威士忌和白水。据另一位服务员说,自己也没见过张国荣,但听老员工讲过,“说他人很好,和我们现在的明星很不一样。”记得在《风月》拍摄期间,张国荣在和平饭店接受采访,被问到最喜欢的地方时表示:“最喜欢二三十年代的上海,现在常常去找这种旧痕遗梦。每回去上海,总喜欢到和平饭店去坐坐,在幽雅宁静的大堂里,喝喝英国红茶,听人弹钢琴。从窗口遥望外滩古老的建筑,听身边男女的上海闲话,远处传来嘈杂声,感受一个大都市的呼吸和脉搏。”
追忆张国荣上海的足迹
1961年4月12日,当加加林在太空飞完了108分钟,按下“25”那个神秘密码以后,东方——1号飞船降至700米高空,随之,加加林跳伞平安地落回了地球。这个25岁的矮个儿上尉,代表人类圆满地完成了探索太空的第一次飞行!几分钟后,消息在全球炸开。世界各大电台、报纸竞相报道这位一夜升空的超级明星。接着,他与火箭之父科罗廖夫并肩坐在了一起,与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握手、交谈,与政要、名人拥抱举杯,大小勋章挂满胸前,军衔从上尉升至少校,接着成了茹科夫斯基军事学院学子,然后又进了高等军事学院研究生院学习,连他的微笑也有了传奇色彩,向后梳的头发也成了迷人的时尚。他走到哪里都有人硬要与他交朋友,无论到哪里都有盛宴款待。以前,他认为赫鲁晓夫简直是神,到这时候,他发现是神的还有他,尤里·加加林!于是,他常常无视法规,驾着国家赠送给他的伏尔加小轿车在街道上飞奔,甚至因为喜欢上了一位护士而不顾影响地从大楼窗口飞身跳下。有一天,他又闯红灯了,这一回他的伏尔加撞翻了另一辆汽车,两辆车毁得不成样子,幸好他和另一位司机都只受了点轻伤。赶到出事地点的警察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加加林,连忙举手行礼,冲着他笑,并当即保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边上,那位受害的退休长者虽然受了伤,但见面前立着的是加加林,也赔起了笑脸。随后,警察拦下一辆过路汽车,嘱咐司机将加加林安全送到目的地,下一步,准备将全部责任记在老人身上。加加林坐上了车子,但老人的苦笑和伤势在他的脑海中已驱赶不去,让他无法不想的是:原来,英雄也有致命的时候,也会让执法者颠倒黑白,深爱也可能让一位退休长者违心顶罪。这一刻,加加林的淳朴本性复苏了,他让司机迅速开回出事地点,在警察和老人面前诚恳地认错,帮助老人修好了汽车,并承担了全部费用。光环本来连上帝也没有,都是周围人特别是好心人加上去的。光环加足了,再平凡的人也可能成为上帝;但只要去了光环,上帝也会发现他与凡人没有两样。所以,不要轻易挥霍别人加在你头上的光环,否则,你会发现,当光环完全消失的时候,你的人生意义与价值也就不复存在了。
没有光环的上帝
2009年4月12日是我50岁生日,我从来没想到这一天会变成一个悲恸的日子。此后我再不会在这一天庆生了,我要用它来悼念我的好友和大哥闫怀礼。怀礼是这天上午10点20分走的,他最近3年都在受肺部纤维化的折磨,2号他发烧烧到38.9℃,挂急诊住了院。入院半月后,病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本来都已经为出院做准备了。10号左右,我跟八戒马德华、师父迟重瑞约好了去医院看他。他夫人说他情况比较稳定了,让我们暂时不要去了,没想到……拍82版《西游记》时我们一起合作了6年,朝夕相处,历尽磨难一起走过来,感情非常深厚。电视剧播出之后,观众反响特别强烈,中央电视台还特别成立了“西游记艺术团”,到世界各地参加活动,应该说,我们师徒4人从未真正分开过。直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情形。1982年5月,杨洁导演筹拍《西游记》的“试集”。她非常清楚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用现实主义手法拍摄神话故事的难度,于是选择了《除妖乌鸡国》做试验。这一集里场景丰富,天上人间、龙宫地府全都有,出场人物也多,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师徒4人、民间老百姓等等全都有,拍好这一集就等于给全剧拍摄做了全面演习。那时唐僧还是汪粤,他是最早定下来的一个,我是第二个。闫怀礼是作为乌鸡国国王推荐来的,还不到夏天呢,一副短打扮来剧组试妆,1.83米的个儿,高大壮实。杨洁导演眼睛特“毒”,一眼就觉得他跟乌鸡国国王不太靠得上,反倒是演沙僧的理想人选。结果他化好妆出来,果然效果非常棒。杨导演说:“活脱脱就是一个沙和尚啊!”最初我不是很放得开,一来年轻,经的事儿少;二来压力太大,总是找不到状态,特别着急。他是我们4人里面入戏最早的。他本来就是北京人艺的优秀演员嘛,特别爱揣摩,别看沙僧戏份少,他一出场,那感觉就特别对。导演要我们拿出真实、生活化的表演来,我以前都是在舞台上表演,一下子蒙了,一听说“生活化”就把自己在戏曲中学的猴戏精华都丢了,拍出来一看,简直无地自容。而且那个时候刚从南方到北方,生活上也不习惯。怀礼特别照顾我,他安慰人也特别讲方法,不跟你讲大道理,就是带你这儿转转、那儿走走。精神上一放松,镜头前面自然就松弛些了。我们那时候拍戏不像现在,什么单间啊、助理啊、司机保姆啊,一堆人一堆条件。导演要求我们4个人日常生活里多交流,养成默契。最初我们4个人住一个屋,打打闹闹、开开玩笑是少不了的。我们师兄弟3个,他年龄最大,在戏里却辈分最小;我年龄最小,那个时候只有23岁,却是大师兄。但是因为一起演了6年,大家已经叫顺嘴了,日常生活里,他还是叫我大师兄,叫德华二师兄。我那时候还挺内向的,导演就要求我放开点儿,日常生活里也“猴”一点儿。所以我就常常跟他们开玩笑,搞点儿恶作剧。怀礼是个特别实在忠厚的人,你跟他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从不起急。他出镜少,却从来不偷懒,那副担子是结结实实的,里面全是大石头,要那种沉甸甸的分量感。还有胸前那一大串珠子,都是实心石头刻的,他天天挂着,颈椎都累坏了。那时候我们最怕往脸上粘毛粘胡子,特别不舒服。有时候我就跟他逗。比如今天上午10点开始拍,其实他要下午才出场,吃完午饭下午1点多钟贴上胡子就行了。我骗他说,导演改了,一早就有你的戏,赶紧跟我一块儿粘吧。他真信,二话不说就开始化妆。完了我们就在那儿嘎嘎坏笑,他才明白过来:我们又逗他呢!他脾气特好,从来不会跟人急。那次我们在峨眉山拍戏,有一天休息,他俩非要叫我一块儿去金顶。我太累了,只想睡觉,但又推脱不掉,就跟他们一块儿出发了。从我们驻地上山要经过一个食堂,我一个人走在前面,路过食堂的时候,我就躲进去,藏在一张桌子下面,看见他俩过去,我就下山睡觉去了。德华跟八戒一样,外表憨厚,其实特别聪明,走了一会儿就说:“这小子肯定偷偷下山了。”怀礼是个憨厚人儿,说:“不可能,他年轻,走得快,肯定在顶上等着我们呢。”俩人爬到山顶也没见我的人影,回来后找我了,“好啊!我们两个人加起来80多岁了,被你一个毛头小伙子给涮了!”花6年的时间拍一部电视剧,这个纪录恐怕全世界也独此一份。这部电视剧大概播了有2000遍了,每次重播收视率都那么高,已经是个奇迹了。这个奇迹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我们共同经历的感动和美好太多了!那是真正为艺术付出乃至燃烧的6年。组里我的酬劳最高,一集70块钱,全部算下来,拿了2000块钱的片酬。怀礼他们一集50块钱。我们把五六百万预算全部砸在这个戏上了,把中国最好的景色、风貌全部拍下来了。现在流行重拍经典,超越不超越的,这让观众去说。我别的不敢说,像我们那样把钱全都投在拍摄上,现在的投资方绝对做不到了。观众之所以那么认可我们,也是因为我们真正用心了。拍《西游记》续集的时候,我特别希望怀礼能加入进来,最好还是我们原班人马。我甚至跟他说,你身体不好,顶不下来不要紧,近景你来,远景咱找替身。他也很想过来,毕竟是一段割舍不掉的情缘啊!但他担心自己身体不好,影响进度。他很清楚,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是一集一集“磨戏”的年代了,拖一个小时,制片方损失的都是真金白银。现在想起来,这是永远的遗憾。我们曾经约定再过10年、20年,待我们都须发尽白的时候,还是你牵着马,我挑着担,在放慢节奏的音乐中师徒4人缓缓登场。现在沙师弟先自西去了,他走得很安详,在最后时刻,我们师徒4人还是聚在了一起,这是我们今生来世都割不断的缘分和情意。德华跟八戒一样,外表憨厚,其实特别聪明,走了一会儿就说:“这小子肯定偷偷下山了。”怀礼是个憨厚人儿,说:“不可能,他年轻,走得快,肯定在顶上等着我们呢。”俩人爬到山顶也没见我的人影,回来后找我了,“好啊!我们两个人加起来80多岁了,被你一个毛头小伙子给涮了!”花6年的时间拍一部电视剧,这个纪录恐怕全世界也独此一份。这部电视剧大概播了有2000遍了,每次重播收视率都那么高,已经是个奇迹了。这个奇迹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我们共同经历的感动和美好太多了!那是真正为艺术付出乃至燃烧的6年。组里我的酬劳最高,一集70块钱,全部算下来,拿了2000块钱的片酬。怀礼他们一集50块钱。我们把五六百万预算全部砸在这个戏上了,把中国最好的景色、风貌全部拍下来了。现在流行重拍经典,超越不超越的,这让观众去说。我别的不敢说,像我们那样把钱全都投在拍摄上,现在的投资方绝对做不到了。观众之所以那么认可我们,也是因为我们真正用心了。拍《西游记》续集的时候,我特别希望怀礼能加入进来,最好还是我们原班人马。我甚至跟他说,你身体不好,顶不下来不要紧,近景你来,远景咱找替身。他也很想过来,毕竟是一段割舍不掉的情缘啊!但他担心自己身体不好,影响进度。他很清楚,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是一集一集“磨戏”的年代了,拖一个小时,制片方损失的都是真金白银。现在想起来,这是永远的遗憾。我们曾经约定再过10年、20年,待我们都须发尽白的时候,还是你牵着马,我挑着担,在放慢节奏的音乐中师徒4人缓缓登场。现在沙师弟先自西去了,他走得很安详,在最后时刻,我们师徒4人还是聚在了一起,这是我们今生来世都割不断的缘分和情意。
永远的沙师弟
1961年4月12日,当加加林在太空飞完了108分钟,按下“25”那个神秘密码以后,东方——1号飞船降至700米高空,随之,加加林跳伞平安地落回了地球。这个25岁的矮个儿上尉,代表人类圆满地完成了探索太空的第一次飞行!几分钟后,消息在全球炸开。世界各大电台、报纸竞相报道这位一夜升空的超级明星。接着,他与火箭之父科罗廖夫并肩坐在了一起,与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握手、交谈,与政要、名人拥抱举杯,大小勋章挂满胸前,军衔从上尉升至少校,接着成了茹科夫斯基军事学院学子,然后又进了高等军事学院研究生院学习,连他的微笑也有了传奇色彩,向后梳的头发也成了迷人的时尚。他走到哪里都有人硬要与他交朋友,无论到哪里都有盛宴款待。以前,他认为赫鲁晓夫简直是神,到这时候,他发现是神的还有他,尤里·加加林!于是,他常常无视法规,驾着国家赠送给他的伏尔加小轿车在街道上飞奔,甚至因为喜欢上了一位护士而不顾影响地从大楼窗口飞身跳下。有一天,他又闯红灯了,这一回他的伏尔加撞翻了另一辆汽车,两辆车毁得不成样子,幸好他和另一位司机都只受了点轻伤。赶到出事地点的警察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加加林,连忙举手行礼,冲着他笑,并当即保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边上,那位受害的退休长者虽然受了伤,但见面前立着的是加加林,也赔起了笑脸。随后,警察拦下一辆过路汽车,嘱咐司机将加加林安全送到目的地,下一步,准备将全部责任记在老人身上。加加林坐上了车子,但老人的苦笑和伤势在他的脑海中已驱赶不去,让他无法不想的是:原来,英雄也有致命的时候,也会让执法者颠倒黑白,深爱也可能让一位退休长者违心顶罪。这一刻,加加林的淳朴本性复苏了,他让司机迅速开回出事地点,在警察和老人面前诚恳地认错,帮助老人修好了汽车,并承担了全部费用。光环本来连上帝也没有,都是周围人特别是好心人加上去的。光环加足了,再平凡的人也可能成为上帝;但只要去了光环,上帝也会发现他与凡人没有两样。所以,不要轻易挥霍别人加在你头上的光环,否则,你会发现,当光环完全消失的时候,你的人生意义与价值也就不复存在了。
上帝本没有光环
2004年12月12日星期天晚上九点,我在家看电视。手机突然响起,是我的老板MTV电视台亚洲区的主管。当时我是台湾MTV的董事总经理。“Tom,你可不可以到远东饭店来一趟。我和总部的几位同事在这里。”老板的办公室在新加坡,我并不知道他来了台湾,更不知道总部其他同事也来了。电话中我没有多问,挂上后立刻换衣服。我知道:这是大事。二十分钟后我走进饭店咖啡厅,寒暄过后老板冷静地说:“Tom,台湾分公司必须裁员。”我回想起半年前,进入MTV台湾分公司的第一天,老板帮我办了一个风光的Party。五十位同事齐聚在会议室,老板高调地介绍我,同事们掌声响亮,甚至有些夸张。我像得奖者一样一边挥手一边走上台,然后简短却坚决地发表了我对公司未来的愿景。我看到台下半信半疑的眼神,我提高音量,试图把大家的怀疑压下去。讲完下台,掌声比上台时更响。但我没有得意,只有压力。当我接下MTV董事总经理的职务时,老板明确地告诉我他的期望:我请你只为了一件事——增加公司的利润。多么直接、诚实的期望!他没有要我打造品牌、没有要我振奋士气,他没有要任何虚无缥缈的东西。他只要所有老板和股东最需要的,也是所有专业经理人最应该给的“利润”。上任后,我才发现“增加利润”并非那么容易。方法很简单,开源节流而已。但实行起来,四处碰壁。“开源”就是要多卖广告。境内广告主买广告时以收视率为标准,MTV是专业的音乐频道,虽有忠实的年轻观众,但收视率比不上一般综艺台或新闻台。收视率不好,广告就难卖。“开源”困难,“节流”就重要。公司有五十人,每月的固定成本是沉重的负担。“裁员”这敏感的字眼,像农药或味精,看不到,但一直在那里,洗也洗不干净,直到某一天爆发出来。上任半年后,它爆发了。在远东饭店,老板说:“Tom,我们需要你留下来,但公司必须裁掉一些人。”老板打开桌上的数据夹,拿出一张纸,“这是我们建议的做法。”听到自己没有被裁,我的紧张消退了,但立刻涌上的是沮丧。他打开的,不只是数据夹,也是一罐小虫。建议做法包括裁员名单,我看着那张表,上面一个一个的名字,像虫一样,从我的眼睛,爬进我体内,接下来几天几夜,不停啃噬我的内脏。我已在外商公司工作十年,看过裁员的场面。大家都喜欢雇人,没有人喜欢裁员。我们喜欢把裁员的老板看成猪狗不如的冷血动物,但他们也只是在执行资本主义中一件不悦的差使。资本主义也有很多快乐的事,如高薪、红利、股票选择权,但裁员显然不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对资本主义,对于“裁员”本身,并没有情绪反应。当时我在远东饭店之所以沮丧,是因为连建议的裁员名单都出来了,我却从头到尾毫不知情。以至于几天前,跟同事一起吃晚饭,酒酣耳热之际,我还拍拍同事的肩膀,毫无保留地激励他们说:“我挺你们,我们一起大干一场!来,我先干为敬!”那晚的会议结束后,老板送我走出饭店。他说:“Tom,公司对你还是有信心的。这次整顿后,我们一起再把公司做起来。”我没有响应,面无表情,坐上出租车。回家后,我的沮丧慢慢变成冷静的分析。我凭什么沮丧?凭什么摆臭脸?这并没有不公平。公司付我高薪,给我福利,事先就说得很清楚:增加获利。我也答应了,薪水也拿了、花了。现在我做不到,公司亲自来做。天经地义!我做不到,要让总公司的主管牺牲周末,大老远飞来收拾烂摊子,是他们该摆臭脸,不是我。决策过程中没顾及我的感受?这是哪里?我是谁啊?这是一家公司,不是心灵成长班。我是专业经理人,不是精神科的患者。长大吧,王文华!在竞争激烈的资本主义中,公司不可能时时刻刻顾及到每个人的感受。在你上任那天,公司非常顾及你的感受,给你办了一个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的Party。但那是特例,不是常态。你不能把福气当成空气。再说,当你这个月没办法交出预算书上的利润时,你可曾顾及老板的感受?于是我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接下来一整夜我想的,是更深、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我没能达成公司交付的使命?为什么我失败了?决策过程中没顾及我的感受?这是哪里?我是谁啊?这是一家公司,不是心灵成长班。我是专业经理人,不是精神科的患者。长大吧,王文华!在竞争激烈的资本主义中,公司不可能时时刻刻顾及到每个人的感受。在你上任那天,公司非常顾及你的感受,给你办了一个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的Party。但那是特例,不是常态。你不能把福气当成空气。再说,当你这个月没办法交出预算书上的利润时,你可曾顾及老板的感受?于是我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接下来一整夜我想的,是更深、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我没能达成公司交付的使命?为什么我失败了?
我凭什么沮丧
编写:山峰 时间:2011年5月12日晚 放暑假了,正在城里上大学的苗锋回到家里。 有一天下午,苗锋和爸爸一起去坡上给牛割草,路过荞麦地时,苗锋停步装不认识荞麦鼓意问:“爸爸,这红杆杆绿叶叶是什么东西?” 爸爸一听火了:“你这小东西,去城里才念了三年书就忘了本啦!”骂完爸爸一把拉住儿子,用另一只手在儿子身上乱打。 苗锋被父亲打地实在层不住了求饶说:“爸爸别打了,我就说了那么一句话么,难道你要把我打死在荞麦地边吗?”
红杆杆绿叶叶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