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夏季的故事

认识这三个女人是在一个夏季。酉翎、谭芳、曾怡三个很好听的名字。那时的我,一直为找工作烦恼的我,最终被一家新开的酒楼聘请了。当时我不敢去应聘,因为我从没自己成功的找到过工作。我是打电话去问的。电话那边问有没有做过服务员。我的回答很肯定,做过。电话那边就说要我带身份证、健康证去面试。去应聘的人还真多。我在副经理那里面试了。同意聘请。我吐舌,其实我哪里有做过这行,只是凭着以前在商场里面做的时候,老板经常带我们员工去酒楼吃消夜时,对那些服务员的服务印象胡乱捏造的。实际要做起来只怕做不来,这是我一直都提心吊胆的事。下午,我们就在酒店门口开会。站在新员工的队伍里,一种独特的场面出现。整个队伍里除了我,竟然还是我这个男同胞——一枝独秀。看来我是破例收录的。我耸了耸肩,环顾前后左右。哇塞,站在我右边数过去的第三位女子,真是惊人的迷人,倒不是她扮装得浓眉艳唇,花枝招展,而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清新养目感,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在阳光下面是,清清的,淡淡的,白白的,嫩嫩的,特别是脸蛋上那种自然的笑意,迷人极了。若不是大庭广众,我就会大叫,哇塞。她就像磁场,我的眼睛就像铁块,自然的被她吸过去了。老天,快被她发现,我赶紧把头转正,然后深深的呼吸来镇定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这感觉太惬意了。好一阵子之后,我又朝那边望去,她正在望着我笑。我慌忙转过头,若无其事的望着正说得口水四溅的总经理。对于一个初涉社会不久的我来说,的确是心慌意乱的偷窥。太阳是炎热的,总经理的话语是火里浇油。我逐渐能闻到汗臭味了,女人的,自己的,混在一起,一种肉酸味。散会的时候,我站在那里呆好一会,我要在后面偷看那个女子。秀色可餐,不瞧白不瞧,那女子也是汗得湿透,能看到她背心衣服里面的胸围吊带跟结扣,还有肉的颜色,真是诱人遐思。我的偷窥经常被她发现,她就嫣然一笑。而我呢,就经常因避之不及而让自己火烧脸颊。酒店分两部份,一楼为粥粉面跟快餐部,二楼才是正式的酒楼。本来早上说好分我到二楼的,那副经理糊涂得紧,下午竟然又把我分到了快餐部。那个女子被分到了二楼,看来上班是没机会偷窥美人罗。后来总经理望到了我,可能唯一的男生是很容易被注意到的。他问我怎么在一楼。我说是副经理让我到一楼的。总经理笑着说,你去二楼,去二楼。真是命好,我可以整天面对那清丽女子,那是何等美事。我心仆仆的恨不得马上飞上二楼。上到二楼,二楼是一个清雅宽阔的场所,没有一楼那样拥挤。副经理正在分配工作,见我上来,就问我,你不是在一楼的吗。我难为情的扰着后脑勺说,是总经理叫我上二楼的。副经理想了片刻说,哦,本来是分你到二楼的。我瞅了那女子一眼,她正朝我笑,我的脸更是发烧。副经理叫我站进队伍里。然后就分配任务。我这少年之心就飞在那女子身上。那女子应该在外面见世面多了,能看得出一种格外的气质,略带成熟,又觉得不为俗尘所染,这种风韵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能不勾住我的魂吗?副经理分配好任务之后,就要我们演示一下台布的铺法,转盘的摆法,杯子碗筷的摆法,烟灰缸的收法,诸多规范,我傻了眼,光那么大的桌布我都不知道怎么个铺法,毕竟我是冒牌货。副经理就说,谁先来试试,她指了指一个女孩子,然后又指到我。妈耶,首先就叫我上阵,我不是死得惨,不被人笑话才怪。我身子闪了闪,弄得慌了神,怪难为情的,拿起旁边的桌布,不知道怎么个铺法,因为桌子上放有一个大大的玻璃转盘,我怪难为情的望着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那女子身上。那女子似乎明白我不会摆,走上来笑容可鞠说,还是我先来吧,看你在我们女孩子面前怪难为情的。众人都发出轻笑。实在是一个难动作,要从玻璃转盘跟下面的转轮穿过一张很大的桌布,我还真是第一次。只见她熟练的动作,很快而轻巧的把桌布铺了上去。四周刚好长短。然后又把桌布用差不多的手法收回来。我记住了这其实懂得技巧就不难的动作。她的动作实在太优美了,感觉就像是在舞蹈,她铺完望着我笑,似乎在问,记住了没。我感激的望着她。她一甩清秀的头发就站回队伍前面。副经理又问,谁来。我鼓起勇气说,我来。然后装作很熟练的样子,竟然也轻易的把桌布铺上去了,然后又从容的把桌布收了回来。成功,我向她投递去胜利的目光。她似乎在微微的点着头,她又带着轻轻的笑意,又让人感到一种震撼的美。我就感觉自己如沐春风里。其他的程序都是在她的带领下让我学会的,她是在有意的教我做这一切。就连托盘的动作也是一种比较难的程序,可以分两种,低托与高托,低托平腰上,高托齐下肩,而且托盘必须用五指尖来托,如果用实心手掌托就容易摔盘。这都让我冷汗淋漓。她故意把手朝我这边,让我看了个透彻。她那优美的姿势都能深深的刻在我脑子里,加上我这人还算天资聪颖,一学就会,而且一做就到位。做完这一切我就觉得自己的背心湿透了,脑门上豆大的汗都被我偷偷的拭去,也不知道被副经理有没有发觉我这一点。做完这些就是发工作服了,想不到没有男孩子的工作服,发了件跟女员工穿的一样的白衬衣给我。很明显,女装因为女子胸大的关系,胸口部份做得大些,然后就是下面就窄了。穿上去怪怪的,被那些女孩子笑了半天。她也在笑,看见她笑了,我也笑了,笑得好不得意。酒店正式开业了,我跟她站在二楼门口迎宾,我们相互对望。我感觉跟她对视相当不好意思。但是这种好好瞧她的机会怎能错过。她问我,你脸红红的什么。我纳纳的说,没,没什么。她用纤纤玉手捂着嘴笑弯了腰。第一桌客人来了,我们就要敬礼。我们都叫了声,欢迎光临,然后就鞠躬,我就来了个日本式的90度鞠躬。她扑哧一声,差点没大笑起来。看着她的美丽动人笑容,我又兴奋又尴尬。等客人走了进去之后,她就笑着说,你想把我笑死啊。我看她笑得那么好看,就来了连续几个90度鞠躬,她笑得蹲在地下伏在膝上笑。看着她笑得那么开心,我心里罐了蜜似的还要甜。时间久了,我真有点希望这里是结婚礼堂,来一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相拜,想到这里我就开心的笑了。她就叫到,你笑什么,站着做梦啊。我就嗯嗯的应答。她又会笑。能让她笑,那是我的荣幸。美女的笑容永远都那么迷人。能让美女笑那是有风度的男人才能做得出来的,我就独自偷着乐。我们之间很快就熟了,她的名字也很动人,叫酉翎,零灵的。后来我们逐渐习惯了这里,因为里面比较忙,人员紧缺,迎宾这个程序逐渐就省略了,那是我的损失,因为不能每天跟她拜堂啊。但是我们之间来往穿梭,饶来饶去也别有情趣,她的动作永远都那么优美。我就喜欢跟她饶来饶去,就像在舞池里一样,她是一个不错的舞伴,尽管我从来没有跳过舞,也不知道怎么跳,这样的陶醉都是我觉得最为快乐的。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站在一起聊天,我作为这里唯一的男性服务员,自然成了他们的茶话闲聊,而且是当这我的面来笑话我。酉翎也会无伤大雅的刁难我。她是一个懂得尺寸的人。但是,她一句惊人的话是对我说的。她直接的问我,海,你喜欢我,对不对。她那种神情,比平常说话还要自然。这让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话。众女子都笑哈哈望着我。我乃堂堂大男人岂有被他们笑倒之理,遂憨厚的笑了笑,避之不答,也不羞愧。当然这就是表示默认,就算我不默认,我的行径别人哪有不晓之理。休假、请假的麻烦事情来了,本来不足人手,再加上碰上休假或者放假的,那就更忙得不得了。一楼自然没二楼那样注重服务,所以经理会从一楼派一个女孩子上来帮手。这个女孩子叫谭芳,株洲的。一看就知道是刚出来的女孩子,农村的皮肤色,是被太阳晒多了缘故。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年纪不大,有另一种水出芙蓉的气质,而且透出一种美人胚子的秀气,特别是那属酒店所有女员工中最长的头发,不但发质特好,更能烘托她的个性美。我倒不注意她,毕竟我是心有所属,别的女孩子再漂亮我也不感兴趣。但是谭芳偏偏就爱跟我说话,就爱跟我靠近。看来我这一只独秀,还真是有魅力。我们领班是一个更是白净的女孩子叫曾怡,常德的,但是长相相对比起酉翎、谭芳来就差点,长得也可以。虽然如此,但是曾怡有她自己的魅力,那就是沉静稳重,典型的成熟型女性。三个女孩子都是我同省的,所以我们都觉得比较亲近。曾怡是有男朋友的,而且下班都会来接曾怡。他男朋友是另外一家酒店的配菜学徒,就是厨师炒菜时,他首先把菜分类配好,方便厨师炒菜。所以单单这个程序就有个职业叫配菜师,炒菜也要看配菜师的技巧,菜的分量,配料的份量要搭配得好,菜才能真正吵出滋味。后来曾怡跟我说要跟他分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他没有安全感,而且是她家里人说的媒,并没有什么感情。我问,他还不错,蛮帅的,又这么有心来接你,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她说,他来这里看见我后,认为我是他感情最大的威胁,他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缺乏安全感。我不竟哑笑起来。感情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逐渐曾怡对我的话多了起来,有种另样不同的亲近感。下午有段时间是空闲的,因为下午很少来客人或者基本上不会来客人。在一楼的谭芳喜欢上来跟我们一起聊天。有一次,我的烟抽完了,忘记带钱了。我就问她们,我忘记带钱了,谁能借钱给我去买烟,明天还。谭芳马上高高的举起手来说她有。然后就塞给我十块钱。我说了声谢谢,就去买烟了。事后,酉翎跟我说,海,我发现谭芳很喜欢。我说是吗。她说,是啊,女人看女人很准的,她的确很喜欢你,你喜欢我是没用的,我不是你喜欢的那种女人。我为她的话感到纳闷。不知道她是怎样一个女人。好象她知道我喜欢怎样类型的女人一样。她继续说到,谭芳只是刚出来,几年后绝对要漂亮过这里所有的女孩子。我笑着说,意思就是要漂亮过你了。她肯定的点着头说,相信我。我真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真是耐读。酒店也不知道因为经营方式不妥当,还是地理位置不够好,抑或是厨师炒菜不合顾客口味,业绩逐渐下降。这也难怪,周围的酒楼逐渐多起来,都变着法儿拉顾客。毛主席有篇文章这样说,李鼎铭先生说过,‘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好的建议我们就要吸纳。总经理最后决定精简人员。谭芳是总经理介绍来的,本来做得挺不错的,为表示总经理没存私心,让她成了士先卒,硬生生把她精减出去了。谭芳将去总经理帮她找好的工作单位。谭芳临走时指名点姓要我送,酉翎就在旁边喊阵,一定要我去送。这种情况下,也算是朋友一场,我答应去送她。本来她早就可以走了,她却坚持等到我下了班。送她上车前,她说,我暂时还不知道具体地址,以后,我过来再给你地址,你要去我那里玩啊。我答应了。送走了她之后,我空荡荡的回到了宿舍。说不上失落。也说不上没有失落。二楼最终只剩下四个人,酉翎、曾怡、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还是有忙的时候,忙的时候经理自己上来帮手。曾怡的男朋友逐渐很少来这里了。曾怡觉得有些犹豫,有的时候站在那里,面对着茶水柜思考,见到我走过去,嘴巴一动一动,想说什么,却又不说什么。我却糊涂得像个小笨蛋。对酉翎,我也不知道是进是退,反正就这样,大家继续非常融洽,大家继续继续有说有笑。服务员对我来说是没有前途的。不远处一家西餐厅很快就要开张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那里的总经理是我表姐夫的妹夫,遂有了想跳槽的想法。我想去学做西餐,或许前途无量,毕竟多少能得到一点照顾。招工的时候,我去报了名。我在酒店里递了辞呈。总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深长的说,阿海,你就想走啊,你是我们这次留下来的精英,你的成绩我都看在眼里,我准备提你做领班,你要放弃这次机会么。领班。这词多么有诱惑力。他说,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跟我说吧。我有些踟躇了。现在是两个机会,我将怎么做决策呢,两者都那么有诱惑力。我继续工作了好几天,在思想想做了番挣扎。不行,我还是得走,我不走,总经理要提我做领班,那不是等于撤了曾怡的职务。曾怡跟我之间的情谊这么好,我现在有另外一条路走,我得给她难看。当我去找总经理的时候,总经理告假回乡了。我随便扯了一个严重一点的理由向副经理辞职。副经理说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最后副经理同意了。我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酒楼。曾怡的眼神里有些忧郁,酉翎却永远都是那样笑容可鞠,而我已然等不到谭芳的到来。我第二天就去了那家西餐厅。迎来另一种新的环境。但是酒店里的女孩子依然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去过酒店,没再见到酉翎跟曾怡,据我熟悉的人说,自我走后,她们也相继离开了。我见到酉翎的时候,是在一条街上。晚上,我独自一个顺着街道悠行,她陪同着一个最少有三十好几的男人在逛街。是她看见了我。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是过好了长一段日子。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清清的,淡淡的女子了,相反她已经打扮得很是妖艳,眉毛画得很是修长,嘴唇红得像火,还是那样喜欢微笑,笑起来已经很是妩媚风骚。曾记得,她说过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原来是真的。见到曾怡的时候是在一种更巧合更仓促的的情况,她坐在公车上,而我站在车站旁边,我们都见到了对方,如果不是见到她那个没有安全感的男朋友呆板的坐她身边,我会赶上去坐上这辆并不是我要去的目的地的公车。我们只能相互挥手,公车逐渐远去,一直等到消失不见了,我才无力的垂下了手。我跟曾怡就这样匆匆见面又匆匆的别过了。也许是天意,我与这三个女孩注定都有缘无份。我在那间酒店里得到了谭芳的地址,是谭芳的老乡告诉我的,但是回去后,怎么也找不着写地址的纸条。因为工作比较忙,过了好几天,我才急匆匆的复去问谭芳的地址,而谭芳的老乡竟然在前一天已经离去。
我的三个女朋友
每年6月,在夏季正式到来的前一个夜晚,我们家都要举行一个一年一度的传统仪式,庆祝夏季的到来。我们让孩子们拿着碗去采集大自然中预示夏季即将到来的东西。他们把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然后我们一起去散步。等我们回来时,我们发现仙女们已经在碗里盛满了圣代冰淇淋。我记不得这个传统是怎么形成的。我想大约是数年前当我跟孩子们讲述仙女的故事时偶然想到的。但从那时起,它就成了我们最喜爱的仪式之一。“仙女们什么时候来?”6岁的安娜去年整个6月都在问,激动地期盼着,与此同时,9岁的吉姆对于仙女及圣诞老人等哄孩子的把戏已渐渐有所领悟。傍晚来临时,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又是眨巴眼睛又是咯咯地笑。他说如果在我们散步的时候,爸爸或妈妈忘了什么事情要回家一趟的话,他会理解的。眨巴,眨巴。他又宣布说,或者,在我们散步时爸爸或妈妈可能需要开车去办点事。嘿,嘿。吉姆已是一切都想明白了。或者他自以为如此。夜幕降临了,绚丽而宜人。孩子们采集着树叶和小草,捡拾着鹅卵石和浆果、树枝和已死的昆虫。我们把他们的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然后转身去散步。走到半路,我抱怨说我忘了带钥匙,得回去取一下。吉姆会心地咧嘴一笑。“噢,等等,”我又说,“找着了!我不用回去了!”当我们继续朝前漫步时,吉姆开始感到有点困惑。快到家时,我警告孩子们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我们可能需要再转转。吉姆似乎松了一口气。是的,他说,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可当我们回到门廊时,所有的碗却都在我们原来放好的位置上,满满地装着圣代冰淇淋。天真的安娜满心欢喜,可吉姆却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先得意的神情已一扫而光。他抬起头看看我,看看他爸,又看了看左邻右舍,惊诧不已。“仙女们肯定来过,”当我们坐下来享受美味的冰淇淋时,吉姆结结巴巴地说,“也许……真的有……奇迹?”整个晚上吉姆都不说话。我亲了亲安娜和他,说了声“晚安!”并掖好他们的被子。可凌晨两点,吉姆爬到了我身边。“妈,”他悄声说,“我睡不着。你得告诉我,妈,你是怎么做的?”当一个孩子到了9岁时,对他直截了当的提问,你必须直截了当地回答。所以我告诉他我是请了一位邻居帮的忙。等我们去散步时,她就溜到我们家把碗给换了。吉姆听后咯咯地笑了,并感谢我告诉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拥着进入了梦乡。就在那时,就在那一刹那,我也相信奇迹了。
奇迹的一瞬间
在一个炎热的夏季里,有一只蚂蚁被风刮落到池塘里,命在旦夕,树上有只鸽子看到这情景。“好可怜噢!去帮他吧!”鸽子赶忙将叶子丢进池塘。蚂蚁爬上叶子,叶子在漂到池边,蚂蚁便得救了。“多亏鸽子的救助啊!”蚂蚁始终记得鸽子的救命之恩。过了很久,有位猎人来了,用枪瞄准树上的鸽子,但是鸽子一点儿也不知道。这时蚂蚁爬上猎人的脚,狠狠咬了一口。“哎呀!好痛!啊!”猎人一痛,就把子弹打歪了。使得鸽子逃过一劫,并且蚂蚁也报答了鸽子的救命之恩。
蚂蚁报恩
那年夏季从南方的一所高校毕业后,我来到了北京。起初,我自恃有一张本科文凭,决心要找一份高职位高薪的工作;对可能的工作我总嫌其工资待遇低,不愿去就职。就这样找来找去,两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没有找到一份满足的工作。后来,是一位直言相劝的老板提醒了我。那天,我赶到他的建材公司应聘时,因为来迟了一步,被这个老板告知人事经理一职应聘人选已选定,余下的业务员职位还有空缺,说我既然来到了,何不留下来试试。而我说这职位对自已是大材小用,对这工作也不太感爱好。但他对我说:“你这样年轻,为什么要如此轻视这项工作呢
求职故事:从最低做起
夏季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小裁缝坐在靠窗的台子旁,竭尽全力地做着手中活儿。这时,街上走来一个农家妇女,边走边吆喝:“买果酱啦!物美价廉呀!”小裁缝觉得这声音挺悦耳,于是就将一头卷发的脑袋伸出了窗外,喊叫道:“上这儿来吧,亲爱的太太,您的货这儿有人要!”农妇手提沉甸甸的篮子,跨上台阶,来到小裁缝跟前,按照他的吩咐打开一只又一只的罐子。小裁缝挨个仔细察看,还把罐子举到鼻子跟前闻了又闻,最后才说道:“给我来四盎司,亲爱的太太,半镑也行。”农妇原来以为找到了好买主呢,她把小裁缝要的那一点点果酱如数秤给他之后,就气呼呼地嘟哝着走了。“愿上帝保佑,”小裁缝嚷嚷道,“这些果酱能给我带来好胃口。”他从柜子里拿出面包,切了一片下来,把果酱涂在上面。“我心里有数,不会不可口的,”他说,“不过我得先做完这件背心再吃。”于是,他把涂了果酱的面包放在身旁,继续缝了起来,心里感到美滋滋的,针脚就一针比一针大了。这时,果酱香甜的气味招引来了一群聚在墙上的苍蝇,它们纷纷落在面包上,要品尝一下这美味佳肴。“哪有你们的份啊?”小裁缝说着把苍蝇赶跑了。苍蝇才不理睬他说了什么,怎么也不肯走,于是落在面包上的苍蝇越来越多了。这下子,小裁缝火冒三丈,随手抓起一条毛巾,朝着苍蝇狠命地打了下去,打死了整整七只苍蝇,有的连腿都给打飞了。“你可真了不起!”他说道,不禁对自己的勇敢大加赞赏,“全城的人都应该知道你的壮举。”说罢,小裁缝风风火火地为自己裁剪了一条腰带,缝好后,在上面绣了几个醒目的大字:“一下子打死七个!”“不仅仅是全城,”他突然喊了起来,“还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说到这儿,他的心激动得欢蹦乱跳,活像一只小羊羔的尾巴。小裁缝把腰带系在腰间,打算出去闯世界,因为在他看来,凭着他的英勇无畏精神,再留在小小的作坊里,就大材小用啦。动身前,他四下里搜寻了一番,看看有没有值得带上的东西,却只发现了一快陈干酪,就随手装进口袋里。在门前,他发现灌木丛中绊住了一只小鸟,便捉来放进装干酪的口袋里。随后,他得意洋洋地上了路。由于个子矮小,他身轻如燕,走起来一点儿也不感到累。走着走着,来到一座大山上。他到了山顶一看,发现一个力大无比的巨人正坐在那儿,悠然自得地环顾左右。小裁缝壮着胆子走到巨人跟前,跟他打招呼:“你好,伙计。你坐在这儿眺望大世界,是吧?我正要去闯闯世界咧,怎么样,有没有心思跟我一快儿去?”巨人轻蔑地瞟了他一眼,扯着嗓子对他说:“你这个小可怜虫!弱不禁风的小瘪三!”“啊哈,你这么小看我,是吗?你再往这儿瞧瞧!”小裁缝回答道。说着解开上衣,露出腰带来给巨人看。“你念一念就知道我是何等人啦。”巨人念了起来:“一下子打死七个”。以为这位裁缝一下子打死的是七个人,心里不禁对小裁缝产生几分敬意。不过,他决心要和小裁缝先试试身手,于是,就拣起一快石头来,用手使劲一捏,捏得石头滴出了水。“要是你真有力气,”巨人说,“也来这么一手吧。”“就这个呀?”小裁缝说,“对本人来说,跟玩儿似的。”说着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那快软绵绵的干酪来,轻轻一捏,乳汁就冒了出来。巨人看了不知说什么才好,却怀疑这么个小人儿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力气。随后,他又拣起一快石头来,朝空中猛地一抛,石头飞得那么高,用肉眼几乎看不见了。“喏,”巨人说,“可怜的小矮子,你也来一下。”“的确,扔得挺高,”小裁缝回敬道,“可是你扔的那快石头还是掉回到了地上。本人给你露一手,扔出去就不会再掉回来。”说罢,他从口袋里把那只小鸟抓出来,往空中一扔。重获自由的小鸟欢欢喜喜地飞走了,头也不回地一下便无影无踪。“喂,伙计,这一手还行吧?”小裁缝问道。“我不否认,扔东西你还行。”巨人回答说,“现在我再瞧瞧你能不能扛动沉重的东西。”他把小裁缝领到一棵已砍倒在地的大橡树跟前。“你要是真有力气,就帮我把这棵树从林子里抬走。”“好的,”小裁缝说,“你扛树干,我扛树枝,这树枝可是最难弄的呀。”巨人扛起树干,小裁缝却坐在了一根树枝上面。巨人没法回头看,不得不整个扛着大树,还扛着坐在树枝上的小裁缝。小裁缝坐在后面,心旷神怡,快乐地吹着口哨,还唱了几句“三个裁缝骑马出了城”这首歌,抬树对他来说仿佛就是一场游戏而已。巨人扛着沉重的大树走了一段路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嚷嚷着说他再也走不动了,必须把树放下来。小裁缝一下子跳了下来,用两只胳膊抱住树身,做出一副一路上抬着大树的样子,接着对巨人说,“亏你这么个大块头,连棵树也扛不了!”他们一快儿往前走着,来到一棵樱桃树前,树冠上挂满了熟透的樱桃。巨人一把抓住树冠,拉低后递给小裁缝,让他吃个够。可小裁缝哪有这么大的力气抓住樱桃树呢,巨人一松手,树就忽地一下直起了身,小裁缝也随着被弹到了空中。小裁缝安然落地,巨人嚷嚷道:“咳!你连抓住这么一根小树枝的力气也没有啊?”“这和力气有何相干!”小裁缝回答说,“本人一下子能打死七个,你以为我连根小树枝都抓不住吗?林子里有个猎人要朝我开枪,我才急急忙忙跑过树顶。你要是有能耐,跳给我瞧瞧。”巨人试了一下,却没能跳过去,而被挂在了枝丫间。这样一来,小裁缝又占了上风。于是,巨人说:“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小勇士,就请你到我的山洞里去过夜吧。”小裁缝很愿意,就跟着他去了。他们来到洞中,只见还有一些巨人围坐在火堆旁,个个手里拿着一只烤羊,像吃面包似的在吃着。小裁缝心想:“这儿可比我的作坊好多啦。”巨人指给他一张床,叫他躺下休息。可这张床对小裁缝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没有躺在床中间,而是爬到了一个角落里。半夜时分,那个巨人以为小裁缝睡熟了,抓起一根大铁钉,照准床上猛地扎了下去,以为把这个小蚱蜢给解决了。第二天拂晓,巨人们动身到林子里去,把小裁缝忘得一干二净。小裁缝仍然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无忧无虑,朝他们走去。巨人们一见,以为小裁缝要打死他们,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拔腿就跑。小裁缝呢,继续赶他的路,一直往前走去。走了很久,小裁缝来到一座王宫的院子里。这时,他已累得精疲力尽,便倒在地上睡着了。他正躺在那儿睡的时候,不少人过来,看见了他腰带上绣的字:“一下子打死七个!”“哎呀!”他们心想,“这一定是位了不起的英雄。和平时期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他们立即去向国王禀报,说一旦战争爆发,此人大有用场,千万不能放他走呵。国王很赞赏这个主意,便差了一位大臣去找小裁缝,等他一醒来,就请他在军队里效力。这位使者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熟睡中的小裁缝,直等到小裁缝伸了伸懒腰,慢慢睁开了双眼,才向他提出请求。“我正是为此而来的,”小裁缝回答说,“本人很愿意为国王效劳。”他于是受到了隆重的接待,得到了一处别致的住所。可是其他军官却很妒嫉,巴不得他早点儿远远地离开这里。“要是我们和他打起来,”他们交谈着,“他一下子就能打死我们七个,这可怎么是好呢?我们一败涂地呀。”后来,他们决定,一快儿去见国王,提出集体辞职。“我们这号人呐,”他们跟国王解释说,“无法和一位一下子就打死七个人的大英雄共事。”因为一个人而要失去所有忠心耿耿的军官,国王感到十分难过,希望压根儿就没见过这个小裁缝,巴不得能早早把他打发走。可是,国王却没有这个胆量把他赶走,担心小裁缝把他和他的臣民都打死,自己登上王位。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一个主意。他派人去告诉小裁缝,说小裁缝是一位出类拔萃、英勇无畏的英雄,因此希望向他做如下提议:在他的领地上,有一座大森林,林中住着两个巨人,他们俩烧杀抢劫无恶不作,为害极大,可是至今却没有谁敢冒生命危险去和他们较量。要是小裁缝能制服和杀死这两个巨人,国王就答应把自己的独生女儿许配给他,并赐给他半个王国,而且还准备给他派去一百名骑士,为他助阵。“对你这样一个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鼓舞呀,”小裁缝心里想道,“一位漂亮的公主,还有半个王国,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于是,他回答说:“当然可以啦,我去制服那两个巨人。那一百名骑士嘛,我并不需要他们。我这样一个英雄,一下子能打死七个,那两个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小裁缝出发了,后面跟着一百名骑士。他们来到森林前,他对这些骑士说:“你们就呆在这儿,我一个人去收拾那两个家伙。”说罢,他独自跑进了林中,一边走着,一边环顾左右。没多大一会儿,就发现了那两个巨人。他们俩躺在一棵大树下正睡觉呢,鼾声如雷,树枝都快被震掉了。小裁缝忙着把两个口袋装满石头,然后爬到树上。爬到一半时,他悄悄地攀上一根树枝,树枝下边就是那两个熟睡中的巨人的脑袋。接着,他把石头接二连三地朝一个巨人的胸口使劲砸下去。这位大家伙有好一会动也不动一下,后来终于醒了,用力推了推身边的同伴,问道:“你干嘛打我?”“你在做梦吧,”另一个回答说,“谁打你来着?”说完,他们俩又躺下睡了。这回,小裁缝把一块石头朝第二个巨人砸了下去。“干什么?”第二个嚷嚷起来,“干嘛拿石头打我呀?”“我没有哇。”第一个咆哮着回答说。他们争吵了几句,却因为感到困乏,又闭上眼睛睡了。小裁缝呢,故伎重演,选了一块最大的石头,朝第一个巨人狠命砸了下去。
勇敢的小裁缝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