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妈妈,跟我走的故事

2011年7月17日,湖北师范学院女生宿舍楼18栋521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来自江西省余干县信丰乡的樊雅婧用轮椅推着母亲苟桂芳走了进来。暑假留校的同寝室女孩儿都惊呆了。明白事情的缘由后,她们连忙为苟桂芳倒水、擦脸、铺床……几个月前,苟桂芳突发脑出血。樊雅婧回家后,不眠不休地守了一个多月,妈妈才苏醒过来,但左半身失去了知觉,生活难以自理。当时他们家已是家徒四壁,再也拿不出钱来继续做康复治疗了。远在江苏乡下的舅舅闻讯赶来,要将妈妈接回娘家。一场争执之后,继父离开了家,舅舅则把妈妈带回了江苏乡下。舅舅是一个普通农民,家里有孩子,姥姥也80多岁了,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那年夏天,一放暑假,樊雅婧就急匆匆地赶到舅舅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妈妈。可那是怎样一个妈妈啊,44岁的她看上去苍老、邋遢,舅舅因为要忙农活根本照顾不到她,两个小时翻一次身对于她来说,也成为奢侈的梦想……见到女儿,妈妈哭了。樊雅婧把妈妈抱在怀里,说:“妈,跟我走吧!我要让您活得体体面面的。”她不能让病重的母亲觉得自己是拖累,更不能让她每天都有寄人篱下的感觉。苟桂芳试图摇头,但只能用眼泪表达对女儿的不忍。樊雅婧扶她坐好,一边给她梳头一边说:“妈,女儿照顾您天经地义。我现在在校外的美术培训班做老师,每个月可以赚1000多元呢!您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先把身体养好,跟着我享福。”妈妈听后脸上渐渐有了笑意。尽管舅舅和姥姥都反对樊雅婧带妈妈上学的决定,她还是推着轮椅,带着妈妈走出了舅舅的家门,把妈妈从江苏一路辗转带到了湖北黄石。或许是因为舟车劳顿,妈妈到黄石的第二天凌晨,就因突发脑出血入院抢救。在黄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经历了一天一夜的抢救后,苟桂芳度过了危险期。这个难关的顺利渡过,连樊雅婧对未来的日子有了信心。开学后,同学们知道了樊雅婧的情况,自发组织了捐款。不到一周时间,全校师生就募捐了2。5万元,接着又收到许多来自社会的捐助。苟桂芳在医院期间,樊雅婧每天都奔波于学校医院,给妈妈送饭、按摩,非但没有疲惫,反而越来越爱笑了。妈妈也较之前日渐开朗许多,她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恢复自己的语言功能。2011年9月28日,苟桂芳生日。这一天,她收到快递员送来的11朵玫瑰,花束中有一封信,上面写着:“妈妈,11朵花代表我爱您一生一世。谢谢您给了我机会,让我知道什么是陪伴的幸福。妈妈,生日快乐!”那天,苟桂芳破例没去做康复训练,在护士的帮助下,她反反复复地念女儿写给她的信。当樊雅婧听母亲艰难的念完信后,早已泣不成声,泪眼模糊中,她向妈妈伸出了大拇指……2011年12月7日,苟桂芳被确诊为烟雾病,这是一种脑底部动脉主干闭塞的脑血管疾病。医生说这种病国内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案。对此,樊雅婧虽然感到束手无策,但她对医生说,只要能让妈妈活着,只要母女俩能相依相伴,她就什么都不怕。
妈妈,跟我走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