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山西的故事

他虽然隐居菁山、闭门写书,表面上似乎看破政治,远离尘世,实际上,他参与政治的欲火并没熄灭,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他病重期间,以悲哀的语调说:“我不能随蒋公回大陆去了,这是我深感遗憾的。”蒋介石一手策划排除阎锡山职权1949年12月7日,这是成都一个少有的寒冷天,空旷的成都机场上更是冷风如刀,寒气逼人。从清晨起,机场各处戒备森严,秩序井然。早晨10点钟左右,几辆小车先后驶进机场,从车上下来一批国民党高级官员,他们簇拥着一个中等身材、有点肥胖的老人,这老人身穿黑色披风,头戴礼帽,眼中闪出威严的光芒,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山西王,国民党行政院长阎锡山。阎锡山自从在广州组阁、取代何应钦后,率领他的政府内阁从广州移到重庆,从重庆迁至成都,发誓要与人民解放军顽抗到底。可是时运不济,西南地区卢汉、刘文辉发动起义,倒戈投向共产党,现在,人民解放军已兵临成都城下,再要顽抗,只能是死路一条。阎锡山也顾不得当初的誓言,不再坚持死守成都,尽快逃往台湾,他终于面临了别离大陆的时刻。六十七岁的阎锡山家乡观念很重,在别离大陆之际,他想多看看大陆的一切,但处于如此危急时刻,他不仅不能去老家山西五台县去看看,甚至连成都市的杜甫草堂、望江亭也没有时间去观赏了。他到飞机场后,急忙与送行的官员告别,匆匆钻进了机舱,飞机很快起飞,阎锡山只能在机舱俯视眼底山河。此去台湾,不知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命运?当时的台湾,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处于严重的危机与混乱之中。阎锡山到了台湾后,仍想拼死挣扎。他向蒋介石提出了“保卫台湾海南岛收复大陆计划方案”,方案却被蒋介石束之高阁。特别是阎锡山还想重温大陆的旧梦,他写信要李宗仁回台湾继续当总统,他好继续当行政院长。这就为蒋介石所嫉恨,决心将他赶下政治舞台。此时,蒋介石正着力于将国民党党政军大权独揽手中,而阎锡山出任行政院长本是蒋介石与李宗仁矛盾的产物,蒋氏父子在台湾一手遮天,台湾的政治舞台已不能容忍李宗仁,阎锡山岂有立脚之地。1950年1月,蒋介石一手策划成立了“国民党改造案研究小组”,把阎锡山排除在外,这就说明阎锡山将被挤出台湾的权力中心。3月1日,蒋介石在宣布引退一年又两个月后,复行“总统”职权,宣布将重组政府,这无疑是向阎锡山发出了要其下台的敦促令。作为李宗仁代总统时代的行政院将被新政府所取代而成为历史,行政院长的宝座将易人。于是,识时务的阎锡山只好率全体行政院“阁员”向蒋介石提出总辞职,当即获得批准。阎锡山辞职不久,蒋介石对人事安排做了重大调整。蒋的亲信陈诚被任命为行政院长,取代阎锡山;吴国桢被任命为台湾省主席;亲美派军人孙立人当上了陆军总司令;周至柔被任命为空军总司令;桂永清被任命为海军总司令。蒋介石还任命他的儿子蒋经国为国防部政治部主任,掌握“一切党政特务机构”。所有一切重要部门的职务,都与阎锡山无关,这样,阎锡山就无声地从台湾政治舞台上消失了。为了安抚阎锡山,不致引起国民党其他“元老”太多的怨恨,1954年2月19日,在台湾召开的“国民大会”上,蒋介石虚情假意地表彰了阎锡山,他以十分感激的腔调说:“自三十八年底及三十九年初,赤焰滔天,挽救无术,人心迷惘,莫可究极,甚至敌骑未至,疆吏电降,其土崩瓦解之形成,不惟西南沦陷,无法避免,即台湾基地,亦将岌岌欲坠,不可终日……当此之时,中央政府幸有阎院长锡山,苦心孤诣,撑持危局,由重庆播迁成都,复由成都迁移台湾,继续至当年三月为止,政府统绪,赖以不坠者,阎院长之功实不可泯。”说完这番话,蒋介石将眼光转向在主席台上就座的阎锡山,频频微笑,向他表示致意。在蒋的示意下,台下也响起了一阵掌声。“狡兔三窟”曾隐居石头窑洞阎锡山并非是目光短浅之人,他靠自己的深谋远虑统治山西几十年。1949年,他从太原逃到南京时,就已断定这个政权不会长久,因此,他给自己的未来做了精心安排,他先将他的继母和二儿媳送到台湾,给他们一大笔钱,在台北设立了“阎公馆”;继而,让他的第四个儿子阎志敏远走美国,并带走大宗财产,在那里买下高级别墅;然后,又派他的亲戚徐士珙到日本,也给其大量资金,让其在东京营建新的巢穴。三个地方都作了准备,真可谓“狡兔三窟”。现在,阎锡山被免职的下场确是应验了当初的预料,他本来是准备在台湾长住下去的,但免职后,他考虑了很多,蒋介石既然不容他,台湾也决非久居之地,不如远走他国,去了却人生的最后岁月。于是,阎锡山便向蒋介石写了报告,说他身体有病,想出国治疗,提出了到日本或者美国的要求。国民党一些元老大凡要出国,多是以病为由,如李宗仁、孔祥熙、宋子文等,一旦出去以后,便不再回来,且在海外互相联络,独成一体,甚至有的人还写文章、发表谈话,攻击与谩骂台湾政权。这一点,蒋介石甚为恼火。他不能放阎锡山出去,他知道阎锡山在罢免行政院长后满腹牢骚,只是在台湾不敢表露而已。一旦出去,又将是他的一个对头,这只虎不能放出去。因此,蒋介石没有批准阎锡山的出国报告。蒋介石大权在手,阎锡山不敢碰硬,只好乖乖留下来,在台湾消磨多余的岁月。阎锡山本来在台北闹市区准备有豪华的公馆,但他不愿住在那里。为了避免经常见到那些上台的新贵,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他搬到了市郊阳明山的菁山居住。那里虽然风景如画,环境幽静,空气清新,但地区偏僻,交通不便,而且连起码的现代生活设施如自来水、电灯、电话都没有。但阎锡山不管这些,硬是住了下来。为了适应环境,他叫人把房间用石头垒成西北地区的窑洞一样;没有电灯,就点煤油灯;没有自来水,就像当地山民一样,到涧边取水。堂堂国民党的行政院长,在下台后,就住在这石头窑洞中,像古代人一样,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周而复始的隐居生活。阎锡山在菁山一住就是十年,这十年中,他起居很有规律。每天早晨7时起床。早餐后便开始写作;午饭后,休息两小时,然后会客、座谈、看书或思考;晚饭后,他喜欢一个人到野外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欣赏阳明山暮色中绮丽的风光;回来后,便拿出一部《易经》来,慢慢阅读。岁去年来,逝者如斯,他长住在此,怡然自得。十年时间中,阎锡山的主要工作是著书立说。这期间,他先后写作并出版了大量书籍。纵观那些书的内容,纷纭复杂,但只有一个中心思想,便是反共。阎锡山并没有从在大陆遭到的失败中找到人生的真谛,淡化其反共的意识;相反,他从反面去总结教训,更加顽固地坚持其反共立场,卖力地鼓吹反共的陈词滥调,在反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阎锡山虽然隐居菁山、闭门写书,表面上似乎看破政治,远离尘世,实际上,他参与政治的欲火并没熄灭,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除了写书、在书中大谈政治外,他还常到台北一些机关、学校、团体,向公众发表反共演讲。他虽然年迈体衰,但只要有人邀请,他必去无疑,几乎每月都有十几次演讲,有时一天讲几次,真可谓不辞劳苦。临终念念不忘山西老家风景在写作与演讲之余,阎锡山还在他的寓所里接待各类人物。时常有很多人前去拜访,有亲朋故旧、政界显要、民意代表、军界首领、实业巨子、企业领袖、教授学者、神父牧师、新闻记者等。在与这些人的会谈中,他也不忘大搞反共宣传,不厌其烦地劝导别人去反共,企图以此博得蒋介石的好感。阎锡山自认为是了不起的先哲仁人,但他不知道,他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终不过是一跳梁小丑。过度的劳累,使阎锡山的身体急剧垮了下来,体内各种疾病交替出现,而且日趋严重。他先患糖尿病,不久,又出现冠状动脉硬化,随后,又是心脏病,这诸多病症时刻困扰着他,威胁着他,使他不得安宁。再加上年龄一天天增大,各种器官日趋老化,身体的抵抗能力逐渐减弱。阎锡山已是日薄西山,“昏惨惨黄泉路近”。1960年5月初,阎锡山突然发生腹泄,不久,腿部和脸部出现浮肿,他气喘吁吁,站立不稳,不能自持,常常要人扶着在沙发上坐一下,或者用小车推着在室外走一圈,自理能力一天天减弱。阎锡山知道自己在这世上不会有太多的时间了,他常常望着窗外的山峦和树木出神,随从人员问他想什么,他长叹一声,感慨地说:“这阳明山比我们文山树多,风景好!”随从人员知道他说的文山,是他老家山西省五台县河边村的那个小山头,是啊,老人在想他的家乡,他已是十几年没回老家了。“我们没有到过文山,文山一定好玩吧?”随从人员好奇地问。“嗯,很好玩,山上有很多树,山下,滹沱河水缓缓流过,山水相映,也是很美的,当然,跟阳明山比,就差些了。唉,现在不知是什么模样了。算了,不谈这些了。”阎锡山叹了口气,又不说话了,依旧望着窗外的山峦与树木出神。见到亲人故友,阎锡山情绪十分低落,他以悲哀的语调说:“我不能随蒋公回大陆去了,这是我深感遗憾的。”儿子、儿媳见此情状,都劝他安心养病,不必考虑太多,他说:“不是我考虑太多,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我不会再活多久了。我死后,你们切记:第一,一切宜简,不宜奢;第二,收挽联不收挽幛;第三,灵前供无花之花木;第四,出殡以早为好;第五,不要放声而哭;第六,在墓碑上刻我写的思想日记第100段及第128段;第七,每日早晚各读我写的《补心录》一遍。”家人含泪答应。5月21日,阎锡山因感风寒,患了感冒,早晨便卧床不起,左右扶他起床时,发现他的腿已完全不能站立,口中不能言语,手已麻木,连衣扣也不能扣上,头低垂,不能抬起,与前判若两人。由于离市区远,医治措施拖到了第二天。5月22日,家人请来医生,经诊断后确定,阎锡山所患感冒已转成肺炎,情势严重,必须赶快送医院治疗。于是,家人迅速将阎锡山抬上救护车,准备送台北市台大医院诊治,但车行中途,阎锡山病情转危,不几分钟,便已昏迷。到台大医院后,虽经多方抢救,终因耽误太久,而无力回天,阎锡山最终死于台大医院,终年78岁。阎锡山本来已被蒋介石忘掉,但现在人已死了,蒋介石还得装模作样表示一下,他派人送来了“怆怀耆勋”的匾额,以示哀悼。5月29日,阎锡山入殓时,蒋介石亲自致祭,言语动情,让人感动,似乎他与阎锡山从来是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他对阎锡山的死是真心痛悼。阎锡山的灵柩埋葬在阳明山七星山南面一块坡地上,这里有山有水,绿树成荫,景色秀美,是山西五台县的文山所不及的。但阎锡山倘若地下有知,他还是不会满意,他倒是愿意长眠在他的家乡,与文山的轻风明月相伴,听滹沱河那潺潺的流水声。
“山西王”阎锡山的最后岁月
1938年,出生于山西省夏县的14岁少女侯波,怀着一腔抗日热情只身来到延安,矢志于投身红色革命事业。此后,侯波担任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同志的专职摄影师,时间达12年之久。她用小小的镜头,记录了许多叱咤风云的共和国伟人,尤其是毛泽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为后人留下许多珍贵而永恒的瞬间,被誉为“红墙摄影师”。由于工作需要,侯波有机会接触生活中的毛泽东,也因此建立了非同寻常的友谊。“女同志,半边天,站在中间”北平解放后,侯波被调至北京电影制片厂担任摄影科长,专职拍摄中央领导同志的活动,于是有了第一次与毛泽东面对面接触的机会。1949年6月的一个下午,居住在香山双清别墅的毛泽东送走客人准备返回居室时,发现院子里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位是侯波,一位是侯波的丈夫徐肖冰,另一位是新华社记者陈正清。三人向主席问好,毛泽东会意地笑了,并和蔼地指着院子里的一座小亭子,说:“咱们一起坐坐。”侯波在延安长大,虽然她多次听毛泽东作报告,但是与主席如此近距离地交谈,这还是第一次,因此她心中不免紧张。“你的家乡在哪里?”主席笑呵呵地问。“山西夏县。”侯波怯怯地回答。“啊,你是关云长的老乡哟。”主席一句风趣的话语,一下子把侯波逗乐了,谈话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主席接着说:“那是个好地方,抗日战争时陈赓同志就在你们那个地区打过仗。”侯波也讲了她的经历,主席听后高兴地说:“你是吃陕北的小米长大的。”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侯波永远也忘不了。辞别之际,毛泽东主动要求说:“咱们合个影吧。”陈正清立即架起照相机,侯波与徐肖冰一左一右站在毛泽东身旁,毛泽东却说:“女同志,半边天,站在中间!”只听见“咔嚓”一声,一代伟人与三个年轻人一次轻松愉快的会面,被永远地定格了。开国大典后,侯波被调往了中南海,专门为主席拍照。1959年,毛主席接见一些亚非拉国家的朋友们,侯波负责拍照,周总理帮忙排列队伍。周总理把主席安排站在亚非拉国家朋友们的中间,说:“大家的头都簇拥在毛主席周围”。毛泽东和亚非拉朋友们都被周总理这一有趣的说法逗乐了。侯波抓住机会按下快门,一张《毛主席和亚非拉朋友在一起》的杰作就诞生了。“喝几口长江水就会游了”1955年,毛泽东参观湖北省汉口棉纺厂后,来到长江边,决定在江里畅游一番。毛泽东换上泳衣,登上小船,下到了江里。侯波跳上了另一只小船,紧紧跟在主席身边。岸上的同志知道侯波不会游泳,所以隔着老远不停地给船工打手势。老船工颇为自信地驾驶着小船,按照侯波的要求调整着与毛泽东的距离。侯波则“咔嚓、咔嚓”不停地按着相机快门,精准、多角度地捕捉着主席游长江的英姿。这时,毛泽东注意到手拿相机像位女将军的侯波,并向她微笑示意。横渡长江上岸后,毛泽东亲切地问:“你没有下江吗?”侯波腼腆地回答:“我不会游泳。”毛泽东笑着说:“喝几口长江水就会了。”“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1961年是侯波跟随毛泽东的第12个年头。这一年,组织决定调侯波回新华社。在拿到调令的一瞬间,一幕幕往事从侯波心头掠过。想起自己在中南海工作了这么多年,她合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更合不得离开主席。她想:哪怕在中南海多待一两天也好啊!这时,有人传话要她去见毛主席,侯波快步走进主席的办公室。毛泽东请她坐下,微笑着对她说:“你在我这里工作了十多年,给中央同志照了许多相片,很辛苦,你也有功劳。”侯渡憋了好久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眼角夺眶而出。在主席眼里,侯波是位勇敢的女战士,长江的惊涛骇浪没有吓住她,在各种恶劣的条件下,侯波也咬牙挺住了,然而现在她哭了。主席还是第一次看到侯波落泪,他安慰她说:“不要难过嘛。你可以经常来看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或者有什么事可以写信给我。”1962年4月,毛主席特意派人给侯波送来一幅专为她书写的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1962年4月,毛主席特意派人给侯波送来一幅专为她书写的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毛泽东与专职摄影师的交情
“妈妈别怕,有我呢!”说这句话的是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20岁的女大学生——孟佩杰,她当时只有8岁。1991年,孟佩杰出生在山西临汾隰县,5岁时,父亲死于一场车祸,母亲体弱多病,无力抚养她,便将她送给了养母刘芳英。她被养母抱走后不久,生母就离开了人世。养母刘芳英待她视如己出,这让孟佩杰悲苦的童年多了一抹温馨。可好景不长。在孟佩杰8岁时,养母刘芳英患上重病瘫痪在床。不久,养父因不堪生活重压,悄没声息地抛下她们母女,一个人离开了家。刘芳英对未来生活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她甚至想要一死了之。这时,8岁的孟佩杰似乎洞悉了养母的心境,她一把抱住养母的脖子,像个小大人似的说:“妈妈别怕,还有我呢!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只一句简单的话语,使养母那颗冰冻的心顿时融化开了。刘芳英搂着小佩杰泪流满面,从此刘芳英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小佩杰每天早晨6点钟就早早起床,一路小跑着去菜市场买菜。一开始,她分不清各种蔬菜,就自己编口诀“长长的青葱圆圆的蒜,扁扁的豆角绿油油……”买菜回来后,先帮养母穿衣服、刷牙、洗脸、换尿布、倒便盆,然后去厨房做早饭。由于她当时只有8岁,人还没有灶台高,她就踩在小板凳上炒菜、煮饭,有时候身体重心不稳,她从小板凳上跌下来,经常摔得胳膊、膝盖青一块紫一块的,但她从来不喊一声疼,她怕养母听到了伤心难过。做好早饭,给养母喂过饭,看时间不够了,她匆匆扒上几口饭,一边嚼着一边跑着去学校。中午午休,别的同学都在学校吃午饭,但她不能。她又一路小跑着奔回家里,她要给养母做饭、喂饭,还要给养母擦澡、换下尿湿的床单被褥、给养母敷药按摩、活动筋骨……晚上放学回来,是她一天中最累的时候。做饭、喂饭,然后全面做家务,洗早上中午养母换下的脏衣服床单等,最后服侍养母躺下睡觉。等忙完这一切已是晚上9点,她才开始拿出作业本做功课。半夜里还要定时起来给养母翻身、喂水。孟佩杰从8岁到20岁的12年间,4000多个日日夜夜,每一天都是这样周而复始地度过,但她从没叫一声苦,说一声累。虽然小佩杰小小年纪就开始照顾着一个瘫痪病人,身体很累很累,但她从没放松过自己的学习,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09年8月,18岁的孟佩杰考取了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为了既能求学深造,同时又能悉心照料养母,她毅然决定,带着养母去上大学。2011年,孟佩杰的故事被人发到网上,感动了无数网民,被网民称为“最美的女孩”。临汾一家医院听闻后,也将刘芳英接入医院免费治疗。为配合医院治疗,孟佩杰每天更忙了,既要上课,又要一天帮养母做240个仰卧起坐、拉腿200次、捏腿15分钟。为了给养母加强营养,使养母尽快康复,她不买衣服、不化妆,还在暑假里冒着酷暑到街上发广告传单,为养母买衣服和营养品。当记者来采访时,刘芳英病后第一次向世人打开心扉:这么多年来,是女儿的坚强和乐观,让我找回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她自己再苦再累,都没在我面前流过一次眼泪,什么时候都是一脸阳光的样子。当她看到我情绪低落时,就豪气万丈地对我说:“妈妈别怕,有我呢!”听了女儿的这句话,我的心也变得坚强起来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古训在孟佩杰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养母只照顾了她三年,她要照顾养母一辈子。原因正如孟佩杰所说:“别说养母还照顾了我三年,就是只照顾了我三天,她也是我的母亲。照顾母亲,是做女儿的至高荣誉!”
妈妈别怕,有我呢!
在山西省境内,而今耸立着太行和王屋两座大山,占地700余里,高逾万丈,据说是从冀州与河阳之间迁徙而来。那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名叫愚公的老人,已经快90岁了,他的家门正好面对着这两座大山。由于交通阻塞,与外界交往要绕很远很远的路,极为不便。为此,他将全家人召集到一起,共同商议解决的办法。愚公提议:“我们全家人齐心合力,共同来搬掉屋门前的这两座大山,开辟一条直通豫州南部的大道,一直到达汉水南岸。你们说可以吗?”大家七嘴八舌地表示赞同这一主张。这时,只有愚公的老伴有些担心,她瞧着丈夫说:“靠您的这把老骨头,恐怕连魁父那样的小山丘都削不平,又怎么对付得了太行和王屋这两座大山呢?再说啦,您每天挖出来的泥土石块,又往哪儿搁呢?”儿孙们听后,争先恐后地抢着回答:“将那些泥土、石块都扔到渤海湾和隐土的北边去不就行了?”决心既下,愚公即刻率领子孙三人挑上担子,扛起锄头,干了起来。他们砸石块,挖泥土,用藤筐将其运往渤海湾。他家有个邻居是寡妇,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也跳跳蹦蹦地赶来帮忙,工地上好不热闹!任凭寒来暑往,愚公祖孙很少回家休息。有个住在河曲名叫智叟的人,看到愚公率子孙每天辛辛苦苦地挖山,感到十分可笑。他劝阻愚公说:“你也真是傻冒到家了!凭着你这一大把年纪,恐怕连山上的一棵树也撼不动,你又怎么能搬走这两座山呢?”愚公听后,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对智叟说:“你的思想呀,简直是到了顽固不化的地步,还不如那位寡妇和她的小儿子哩!当然,我的确是活不了几天了。可是,我死了以后有儿子,儿子又生孙子,孙子还会生儿子,这样子子孙孙生息繁衍下去,是没有穷尽的。而眼前这两座山却是再也不会长高了,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挖下去,还愁会挖不平吗?”面对愚公如此坚定的信念,智叟无言以对。当山神得知这件事后,害怕愚公每日挖山不止,便去禀告上帝。上帝也被愚公的精神感动了,于是就派两个大力士神来到人间,将这两座山给背走了,一座放到了朔方的东部,一座放到了雍州的南部。从此以后,冀州以南一直到汉水南岸,就再也没有高山挡道了。这篇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告诉人们:智叟孤立而静止地看待愚公之老和太行王屋两山之高,其实无“智”可言;而愚公能用发展眼光洞悉子孙无穷与山高有限,又怎么能说是“愚”呢?要想干成一番事业的人,就应像愚公那样充满信心,有顽强的毅力,不惧艰难险阻,坚持不懈地干下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愚公移山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