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洋葱的故事

萧萧刚结束了一段恋爱关系,她并没像有些女孩那样哭天抹泪。除了有些难过,萧萧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希望这段关系结束。萧萧面容姣好,气质温和,挺开朗,和同事们打打闹闹。这样的女孩,不乏追求者。但萧萧总是和男生称兄道弟,一旦有人明确追求,萧萧就躲得远远。每次和一伙人出去,萧萧总是开开心心,嘻嘻哈哈,而一旦和某人单独呆在一起,萧萧就感到浑身难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一次同事过生日,因为对萧萧有点意思,便请她吃饭看电影。萧萧以为是聚会,愉快地答应了,没想到是两人聚会。萧萧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最后几乎是逃也似的回去了。回家后,对男同事打来的问候电话,她也敷衍了事。男同事望而却步,不久找了新女友,萧萧方觉松了一口气。后来萧萧谈了几次恋爱,不乏有一见钟情的。但萧萧很清楚,自己不会和对方长久。每次约会,她都觉得如临大敌,没有一丝一毫喜悦。最后男友都受不了她的紧张、不自然,提出分手,萧萧反觉轻松。萧萧的人际关系也有很大的问题。她的女性朋友很少。平时和女同事也能和睦相处,但很少深交,她对一般女生感兴趣的娱乐八卦兴趣不大,不喜欢参与集体性的讨论。与父母的关系也是萧萧头疼的问题。萧萧一个人居住,几乎不打电话给父母,和父母几乎没什么交流。除了定时给父母汇钱,萧萧和父母少有额外的联系。到了节假日,萧萧也会例行公事般回家探望,但丝毫感觉不到天伦之乐,反而有折磨与煎熬之感,总是以工作为理由早早离开。但萧萧平时在众人面前,又是一种表现。她热情开朗,和每个人都聊得很欢,经常会参加各类聚会。她最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陌生人一旦表示希望做朋友,萧萧又会极力回避,极为恐慌。这样矛盾的萧萧,内心深处常觉得孤独无所依托,很渴望有几个真正的朋友,希望能好好谈一场恋爱。心理分析:萧萧的形象,有些像一颗洋葱,她把自己包裹在层层伪装之下。每剥去一层,都会呛得人泪流满面,但全部剥去之后才发现,她内心一无所有。一直陪伴她的,是长久积淀的空虚和寂寞。这类反向型人格的基本恐惧是:一旦接纳他人,一定会被抛弃。孩子是家庭的产物。萧萧对建立亲密关系的恐惧,更多来源于家庭。在家里,萧萧的父母是权威,有着倨傲的传统思想,重男轻女,对女儿漠不关心。从小和外婆一起生活的萧萧,对父母的记忆只有两张偶尔出现、没有丝毫笑意的面孔。外婆去世的那天,避风港忽然消失,父母没有表情的脸在萧萧心里忽然放大。对弟弟那些过分的、任性的、近乎无礼的要求,父母总挖空心思满足。而自己,只有看着父母的脸色行事,战战兢兢做个懂事的孩子,过早承担起一些责任。她和最亲近的人朝夕相处,却仿佛相互没有关系一般。所有如萧萧一般,经历情感早期分离的孩子,会认为这个世界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只是被放在了世上,却不知道是被谁放在了世上。在萧萧心里,对于亲子关系的记忆一直延续到后来,她对人处事的方式也只有这一种——以战战兢兢的态度面对身边较亲近的人,恐惧亲密关系的建立。因为在萧萧的字典里,亲密不代表幸福,而代表更加小心翼翼。与其如此,于萧萧而言,还不如一个人来得自由。害怕和人做朋友、恐惧被人追求、伪装坚强掩饰自我,都是萧萧内心害怕的表现。萧萧必须梳理人际交往圈,调整自己对不同人的态度。对待陌生人,对待父母和朋友,萧萧的态度完全是反的。她应该从这一点开始改正,增加和父母之间的交流,从生活琐事聊起,真心接纳父母对自己的关怀,尝试着对父母朋友做出一点主动回应。一点点建立心理安全感,让心真正充实起来,而不是表面的阳光开朗。同时,在平时与人交往的过程中,要遵循一个一般原则:对待陌生人不要过分热情,对待较亲近的人要做一定的自我展露,和身边同事有更多共同活动。最后,没必要假装快乐。好好探索一下内心,问问到底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味参与,一味和更多陌生人成为熟人,带来的必然是无尽困扰。不如放慢生活步骤,找到几个让自己觉得安全的活动圈,在里面伸展触角,找一找它能伸到的最远距离。萧萧的恋爱问题可能是最困扰她的,最好能接受专业指导,按咨询师的指导一步步前进。要学会接受一个人,相处一辈子,处理心理创伤是第一步。
恐惧亲密的洋葱女孩
白宫公务员考试这颗洋葱,我剥到最后,却还是流出了眼泪。不过,我的眼泪是满足的眼泪。白宫,我来了我看到一则消息:美国联邦政府公开招聘公务员。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的起步年薪为4.5-6万美元,与一些著名投资公司和咨询公司起步8万美元的年薪相比,实在没有什么诱惑力。但在美国政府工作,能“第一时间”接触政府决策,有机会和各界人士交往,积累人脉。于是,我发出了申请信。两个工作日后,我意外地收到了报名处的拒绝回复,上面清晰地写着:参加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考试的资格之一,就是报考者须拥有美国国籍。我有些失望。美国导师哈瑞知道后,对我说:“在理论上,美国政府是允许外国学生报考的,但必须有学校的推荐,说明你很出色,能够胜任一些美国人无法胜任的工作。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建议学校推荐你。”哈瑞带着我来到哈佛大学的就业办公室。工作人员详细了解了我的经历,当听说我曾经以实习生身份在内华达州政府财政部工作时,他们要求我拿出证明。我马上拨通内华达州财政部的电话。在得到对方确认后,工作人员马上为我发送了推荐信。几天后,哈瑞来到我的公寓,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快递:“学校替你发出的申请通过了。”我夺过快递,兴奋地高喊:“白宫,我来了!”面试陷阱多联邦政府公务员面试时间,是在每年的1月。去纽约之前,哈佛大学就业办公室特意安排主任助理对我进行面试前的培训,找来一些以往公务员考试的试题让我练习。这套试卷分为四部分,每部分须在45分钟内完成。由于各部分的分数不同,而我是按照先后顺序做的,所以吃了小亏。主任助理说:“这套试卷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考验人的反应能力。你没有把握完全做完,就要先从高分题做起,这样分数才会得到提升。面试的时候,这样的陷阱更多,你可要当心哦。”我来到纽约,才知道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人员食宿是自理的。酒店已经被预订满了,我只好在当地朋友家里借宿了一夜。第二天,我早早赶到考试地点——克里蒂大厦。门前站满了维持秩序的警察,考生要凭面试通知进场。从大门开始,要经过三次安检才能进入考场。考场前台的大屏幕上放着一张投影仪投射的图片。“白宫,是白宫!”我脱口而出。“小姐,别喊了。”身边一个美国人低声说,“这个洋葱头建筑是国会大厦,不是白宫,去年我就在这上面吃了亏。”经过攀谈,我才知道,原来包括美国人在内,很多人都容易将国会大厦和白宫混淆。联邦政府用这两栋建筑做了个小小的“陷阱”来测试,回答错误,印象分就会打折。考生连美国的政治中心都认错,可见平时对国家的关心程度不够。那个美国人是第二次参加考试,他说:“小姐,你要当心些,面试和笔试虽然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一环套一环。比如今天,他们会到纽约各个宾馆查阅到场考生的资料,如果你提前预订了房间,说明做事比较谨慎、细心,就会加分。反之,则会减分。联邦政府的公务员考试就像剥洋葱,一层层的考验很多。一不小心,你就可能在那一层流泪。祝你好运!”面试提的都是一些常识性问题,也会问你对所居住的当地州政府的一些看法。笔试是仿托福的考法,全都是选择题,主要是场景题,题干部分会告诉考生一个政务场景,在四个选项中选择一个你认为最合适的处理方式。试题的最后部分有一些心理测试题,无所谓正确答案,主要考查考生是什么样的性格。刚拿到试卷,我就找各部分的高分题先完成。考试整整进行了三个小时,从考场出来,我头昏眼花,心里暗自庆幸,因为我完成了试卷。看来,面试前的失分,会在笔试中补回来。满足的眼泪1个月后,我收到复试通知。通过复试的考生,4月份要到华盛顿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这些人在美国称为“finalists”,我把它翻译为“终结者”。能走到“终结者”这道程序,在美国人看来相当了不起,各学校都会为自己的学生骄傲。“终结者”培训结束后,联邦政府会颁发毕业证书,这意味着你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但要得到公务员的工作,还要参加一个联邦政府各部门联合举行的jobfair。有部门接收,你才算彻底通过考验。说是培训,其实更像游戏。每天上午学习一个课时的公务员守则和各部门规定,此后全天都是“模拟程序”。我得到的题目是虚构一个在华盛顿的居民居住工程项目,要求详细作出规划,从工程的准备推广到设施配备,拿出全套方案。半个月后,我完成了方案。上交方案后的第二天,培训老师单独带我出去。我们的目的地是华盛顿第七十二街区,这里居住着一些居住条件不算好的美国公民。老师在车上告诉我:“你今天需要做的就是作为方案设计人,向居民宣传和推广你的设计计划,争取到更高的入住率。”这些美国人提出来的问题相当全面,有的甚至连抽水马桶的高低、抽水口的宽窄都会问到。一场推广活动下来,我满头大汗,起初交上方案时的得意已荡然无存。6月10日,最后的考验终于到来。白宫内,联邦政府各个部门齐聚一堂,议会、卫生部、财政部、建设部、中情局等如雷贯耳的机构纷纷摆上招聘台。我们近百位“终结者”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心仪的部门投递简历。按照规定,每个“终结者”最多可选择两个部门。我学的是政治管理专业,所以选择了议会和建设部。投递简历后,“终结者”们在白宫外的草坪上等待结果。很快,工作人员开始念被选中的“终结者”名单。最终,带着一丝酸楚和失落,我和其他落选者一起离开了草坪。培训老师安慰我们说:“别沮丧,不是你们不出色。培训中的虚拟项目方案决定了最后的结果。比如你如果在设计居民居住工程时特别注意到医院的建设,而且提出合理的理由,可能被卫生部录取;考虑到投资问题,也可能会让财政部相中;就算最后的方案修改得很合理,第一次方案中的重点方面不切合你选择的部门,你依旧会被淘汰的。”“那我呢?”我不服气地问,“我可是想到了居住的舒适性,而且应聘了建设部。”“抱歉!”培训老师诚恳地说,“刘,你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在失业率依然很高的美国,中央政府必须要成为招聘美国员工的典范。只有你申请的部门职务没有美国人能够胜任的,你才能胜出。”在回哈佛的飞机上,我还是忍不住濡湿了双眼。白宫公务员考试这颗洋葱,我剥到最后,却还是流出了眼泪。不过,我的眼泪是满足的眼泪。这次精彩的人生经历,非常独特和难忘。满足的眼泪1个月后,我收到复试通知。通过复试的考生,4月份要到华盛顿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这些人在美国称为“finalists”,我把它翻译为“终结者”。能走到“终结者”这道程序,在美国人看来相当了不起,各学校都会为自己的学生骄傲。“终结者”培训结束后,联邦政府会颁发毕业证书,这意味着你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但要得到公务员的工作,还要参加一个联邦政府各部门联合举行的jobfair。有部门接收,你才算彻底通过考验。说是培训,其实更像游戏。每天上午学习一个课时的公务员守则和各部门规定,此后全天都是“模拟程序”。我得到的题目是虚构一个在华盛顿的居民居住工程项目,要求详细作出规划,从工程的准备推广到设施配备,拿出全套方案。半个月后,我完成了方案。上交方案后的第二天,培训老师单独带我出去。我们的目的地是华盛顿第七十二街区,这里居住着一些居住条件不算好的美国公民。老师在车上告诉我:“你今天需要做的就是作为方案设计人,向居民宣传和推广你的设计计划,争取到更高的入住率。”这些美国人提出来的问题相当全面,有的甚至连抽水马桶的高低、抽水口的宽窄都会问到。一场推广活动下来,我满头大汗,起初交上方案时的得意已荡然无存。6月10日,最后的考验终于到来。白宫内,联邦政府各个部门齐聚一堂,议会、卫生部、财政部、建设部、中情局等如雷贯耳的机构纷纷摆上招聘台。我们近百位“终结者”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心仪的部门投递简历。按照规定,每个“终结者”最多可选择两个部门。我学的是政治管理专业,所以选择了议会和建设部。投递简历后,“终结者”们在白宫外的草坪上等待结果。很快,工作人员开始念被选中的“终结者”名单。最终,带着一丝酸楚和失落,我和其他落选者一起离开了草坪。培训老师安慰我们说:“别沮丧,不是你们不出色。培训中的虚拟项目方案决定了最后的结果。比如你如果在设计居民居住工程时特别注意到医院的建设,而且提出合理的理由,可能被卫生部录取;考虑到投资问题,也可能会让财政部相中;就算最后的方案修改得很合理,第一次方案中的重点方面不切合你选择的部门,你依旧会被淘汰的。”“那我呢?”我不服气地问,“我可是想到了居住的舒适性,而且应聘了建设部。”“抱歉!”培训老师诚恳地说,“刘,你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在失业率依然很高的美国,中央政府必须要成为招聘美国员工的典范。只有你申请的部门职务没有美国人能够胜任的,你才能胜出。”在回哈佛的飞机上,我还是忍不住濡湿了双眼。白宫公务员考试这颗洋葱,我剥到最后,却还是流出了眼泪。不过,我的眼泪是满足的眼泪。这次精彩的人生经历,非常独特和难忘。
落选也自豪
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一所大学。??在快下课时教授对同学们说:“我和大家做个游戏,谁愿意配合我一下。”??一女生走上台来。??教授说:“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舍的二十组人名。”??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邻居、朋友、亲人等等。??教授说:“请你划掉一个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教授又说:“请你再划掉一个。”??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的同事。??教授再说:“请你再划掉一个。”??女生又划掉了一个……??最后,黑板上只剩下了三组人名,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教室非常安静,同学们静静地看着教授,感觉这似乎已不再是一个游戏了。??教授平静地说:“请再划掉一个。”??女生迟疑着,艰难地做着选择……??她举起粉笔,划掉了父母的名字。??“请再划掉一个。”身边又传来了教授的声音。??她惊呆了,颤巍巍地举起粉笔缓慢而坚决地又划掉了儿子的名字。??接着,她哇地一声哭了,样子非常痛苦。??教授等她平静了一下,问道:“和你最亲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人,孩子是你亲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再寻找的,为什么丈夫反倒是你最难割舍的人呢?”??同学们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女生平静而又缓慢地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会先我而去,孩子长大成人后肯定也会离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其实,生活就像洋葱,??一片一片地剥开,??总有一片会让我们流泪。
生活就像剥洋葱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