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落水的故事

剑桥只是一座小城,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她的偏爱。这座小城由31个学院组成,从12世纪开始各个时期的建筑物都有,我分不清到底什么是什么式的建筑,印象最深的是许多建筑物顶端都修有高高耸起的部分,像一座座透着古老气息的城堡。城里最多的是骑单车的学生,只有夏季的时候,城里的游人才多起来。顺着剑桥河不远,就是英格兰的乡村,剑桥就是以这条河命名的。我在城中语言学院的一个补习班里学英语,住城外学生宿舍村里面一个独立房间。所谓学生村,其实只是由十数幢3层的小楼房组成,错落的建筑在一个近河的小树林中。补习班的教学采用密集快速的方法,每日上课五六个小时之外,回家还要做功课与背诵。别的同学要花多少时间我并不晓得,起码我个人大约得盯在书桌前10小时。我是极为用功的那种学生,况且我内心也是好强的人,不肯在班上拿第二,每一堂课和作业一定要得满分,才算通过。苦读3个月之后,学校老师将我叫去录音,留下了一份学校的光荣纪录:一个3个月前只会用英语说“白白”连早安都不会讲的青年,在3个月的教导训练之后,请听听她的语调、文法还有发音,全是精华。那一次,老师在我的初级班成绩结业单上写的是――最优生。也不是完全没有男朋友,当时,我的男友是位英国学生,他住在我的隔壁,正在苦写论文,一心要在将来进入外交部。在剑桥时,我那个男朋友自律很严,连睡眠时枕下都放着小录音机,播放白天念过的书籍。他不肯将任何一分钟分给爱情的花前月下。我们见面,也是一同念书。有时我已经将一日的功课完全弄通会背,而且每一个音节和语调都正确,他就拿经济政治类的报纸来叫我看。总而言之,约会也是念书,不许讲一句闲话更不可以笑。约会也不是每天都可以的,虽然同住一个学生村,而且就在隔壁,还是要等男朋友敲墙时,便是信号――你可以过来一同读书。而他也是那种很努力的人,根本很少有敲打墙壁的讯号。在那种累了便侧过耳朵听了又听却没有动静的夜里,埋头苦读,窗外也总是安静得要命,连一点的声音都听不见。我没有亲人在那里,那种心情,除了凄苦还有孤单,还加上了学业的艰辛和经济上的拮据。说到钱不免有些气短,能维持着吃饱了饭坐在教室里读书,已是天幸了,至于买肉买衣自是很少想到的。读到中级班时,一般性的阅读加重了许多,老师给的作业中还有回家看电视和读报,上课时用电脑放无声电影,由同学自选角色配音,这些我都能完成。听写就难了,不是书上的,没办法预习,在一次1000多字有关社论的报纸文字听写考试中,一口气给拼错40个字。成绩发下来,年轻的我,好比世界末日一般,放学便很悲伤。一奔到男朋友的宿舍,进门摔下考卷便大哭起来。他看我的成绩,发现不该错的小地方都拼错了,便责备我。他求好心切,说到成绩,居然加了一句――将来你是要做外交官太太的,你这样的英文,够派什么用场?连字都不会写。听了这样的话,我抱起书本,掉头就走出了那个房间。心里冷笑着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没有人要嫁给你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只想写家信,写到自己对于前途的茫然和不知,我停下笔将头埋在双臂里,不知再写些什么。那是12月17日,1992年的冬天。然后就到了圣诞节,要放几天的假。心里很怕一个人留在宿舍过节,怕那种太冷清的心情。“中国留学生会”不是没有,可能是因为我是由香港去的,又交的是英国男朋友,加上时间不够,总也不太接近。又有一种不被认同的自卑心理,便更少来往了。12月25日,天阴得很沉,要下雪的样子。同学全都回家里过圣诞节了,只有一个我,流落街头。想,想自己如此苦苦的受折磨到底值不值,想哪些事对我来说才是真的重要,哪些事又是过眼云烟,想成了呆子。站牌下,一次又一次的班车从眼前经过,都没有上车。站着的脚开始觉得冷,然后是小腿,更大的寒冷还在漫延。冻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冻死好了,我和自己赌气。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注意我,哪怕是我真的在站牌下冻死,一样也不会有人来关心我。上了班车,坐在最末一排的座位上,眼睛望向窗外,3次经过家门也没有下车,我害怕那种面对六面墙的冷清,会痛,又不敢在黑夜里乱走,再也听不到敲墙的声音,即便是累了的时候把耳朵侧过来听了又听。时间,是一大段空当,回宿舍,不甘愿;去逛街,只看不买不如不去,于是哪儿也没有去,就坐在这辆车里听上上下下的人稀稀落落的脚步声。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从车子前面的座位上射过来,在身上有如芒刺般地盯着。有人在专注地看我,而我不敢也看回去。大约是黄昏了吧,也说不准,天上没有太阳,有很厚的云。我从车上下来,在大街上走,那种身上有如芒刺般的感觉更强烈了。回身,看到背后是一位英俊迫人的青年军官――英国的。对他笑了一笑,说:“是你?”那时的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知道,我笑,便如春花,必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他的脸,一下子浮上了一丝很复杂的表情,但是温柔。“是我。”他也笑了笑。一直看,一直看他肩上4颗的星,不知这4颗星在这个国家里代表了怎样的一种荣耀。还有他的脸,不但俊美,更有一双感人而燃烧的眼睛,这个人哪里见过呢?“你的眼里为什么盛着那么多的忧伤?”他盯着我的脸问。我便漫无头绪地讲起,讲二十余年来纠葛于心的剑桥情结,讲不予理解的父母,讲为了不拿第二所付出的艰辛,讲那个因为一句话便放弃了的男友,越讲声音越低,越不能肯定,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重要,什么是生命中的过眼云烟。最后,我抬起头,说:“有什么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呢!”“当然有办法,”他不容分说便拉起我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没有半点抗拒,随着他往前走,直到一个不远处的投币拍快照的小亭子边时,他才停下来。他说要给我拍张快照,就很快掏出零钱来,一下子给我拍出来两张。一张放到我手里,另外一张眼看着他放入贴身的口袋。我没说一个字,心里受到了小小的震动,将眼光垂了下来。“你手里的那一个是开心的你,你自己留着;我口袋里的这一个是悲伤的你,让我带走吧。”他自顾自地说,言语中带着些许的伤感。“谢谢你的好意。”我勉强笑了笑。他说:“我送你回家吧。”费了很大的力气。我们并排着往前走,他就在我的左边,一步一移。我们没有再说话,时光很慢,却似舍不得这一小段距离。好似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心情,可是我们不再说话了。路边一个易拉罐,这在平时是很少见的。他把脚踏到易拉罐上,重重地压下去,易拉罐扁了,在阴暗的天空下微微战栗。他说:“生活里的快乐也是很多的,只是我们很少去注意。生活中的不快虽然少,但我们却会时时地想起来。”他用脚踢着易拉罐,从左边到右边,再从右边到左边。“我小时候一个人走很远的路去上学,觉得孤单的时候就在地上找一块小石子什么的,上学时踢着去,回家时踢着来,那些小石子什么的就是我的朋友了。我记得,那是一种简单的快乐。”他笑着说。我扭头看他,他,很深的眼睛,不知为什么那么深,叫人一下子就有落水的无力和悲哀。“前面就到我的家了。”“好,那我就走了。”“不上来坐坐吗?”我小声地问。“不,”那个军官很深的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说:“你真美!”突然有些伤感,笑着向他点点头,伸出手来,说:“我们还可以再见吗?”他说:“不,但是我会记住你的。”“那,那么我也走了。”我们没有再握手,只互看了一眼。我微微地笑着,看着他离开,转过身来,有冰冷的泪水从脸上划落。孤零零的一颗心,只留在那个离别时叫人落水的眼睛里。坐在桌子前,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那双眼睛。不知过了有多久,我弯弯曲曲地走下楼来。天很冷,下起了雪,我穿了大衣,仍然有些发抖。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就在刚才,那个不知名的军官还在我旁边。我走到那个拍快照的亭子边,然后就看到他,那个刚才以为已经死别了的人,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只穿着呢绒草绿色的军装。有风吹过来,吹成一种调子,夹着不远处班车开走的声音。他没去上车,也不愿去我家里坐坐。我们就这么对着、僵着、抖着,站到看不清他的脸,除了那双眼睛。风吹过来,吹翻了我的长发,他伸手轻拂了一下,将我盖住的眼光再度与他交缠。过了千年,他吃力地转过身,蹒跚走向站牌。“你能为我留下来吗?”我对着他的背影喊。他继续走,一步一移。“留一天,留一天,我只请你留一天!”我歇斯底里地叫号。他转过身来,我又看到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面是一种不能解不能说不知前生没有来世的痛与迷茫。直到车走得没了痕迹,那份疼和空,仍像一把刀,一直割,一直割。那一夜,我回到宿舍,病倒下来,被送进医院已是高烧3日之后的事。烧的时间里头痛,心里在喊,喊一个没有名字的人。三等病房,耳鼻喉科。医院的天井里有几棵枯树,雪天里一群一群的喜鹊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病房很冷,我包住自己,将头抵在窗口。同住一房的一位老太太,想逗我说话。走上来,指着窗外对我说:“你看,那些鸟是在报喜呢?”我没有说话,转回头来,是一脸的落水。
落水
有一天,拿破仑和一个侍卫策马扬鞭,驰骋过一片大森林。“救人!救人!有人掉进水里啦!“远处传来一阵阵紧急的呼救声。“啪!啪!啪!”拿破仑用鞭猛抽三下马,坐骑风驰电掣般地向呼救的地方奔驰而去。赶到湖边,拿破仑看到一个士兵正在水里手忙脚乱地挣扎,尖叫着向湖中心漂沉,岸上的几个士兵则惊慌失措地大声呼喊。拿破仑高声发话:“他会游泳吗?”“他只能比划几下,现在已不行了。地陛下,怎么办呢?”一个士兵惴惴不安地答话。“别慌!”拿破仑马上从侍卫手里拿过一只步枪,并冲落水士兵大声吆喝:“你还往湖中心游啥?,还不快向岸边游来!”话音刚落,他平端枪身,朝那人的前方连开两枪。落水者刚听到拿破仑的命令,就听见“叭!叭!”两声枪响,身前溅起两朵水花。他在惊恐中急忙调转方向,“扑通扑通”地朝拿破仑所站的湖边游来。一会儿,这士兵便游到了岸边。落水的士兵得救了,他浑身湿漉漉的,像一支“落汤鸡”。他转过身子,发现持枪站着那几个士兵旁边的竟是皇帝,吓得魂飞魄散,忙连连拜谢:“陛下,我不小心掉进湖里,幸亏您救了我。只是卑下不懂,我快要淹死了,您为什么还要枪毙我?拿破仑哈哈大笑:“傻瓜,不吓你一下,你还有勇气游上岸吗?那你才会真的淹死呢!”士兵们拍拍脑袋,恍然大悟,朝拿破仑投去敬佩的目光。原来,拿破仑是用死来逼出士兵的求生意识,进而游回岸边,达到了救人成功的目的。这两个落水者有不同之处,前者是被苏格拉底摁入水中的,后者是不小心掉入水中的。但是这两个落水者有相同之处,他们都渴望生命和成功,都从生死存亡的落水经历中体会到:成功需要渴望!越是渴望,就越有力量!当像渴望生命一样渴望成功时,成功往往就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了!渴望像太阳。当我们向太阳奋力奔跑的时候,一切畏惧和负重的影子就都被抛到身后了。
落水者
拿破仑年轻的时候,一次到郊外打猎,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他快步走到河边一看,见一男子正在水中挣扎。这河并不宽,拿破仑端起猎枪,对准落水者,大声喊道:"你若再不自己游上来,我就把你打死在水里!"那人见求救已无用,反而更添一层危险,便只好奋力自救,终于游上岸来。拿破仑当了皇帝后,一天清晨,在花园中散步,迎面被身负重物的士兵挡住去路。这时宫廷女卫士长忙喝令士兵赶快给大皇帝让路,拿破仑却忙阻止说:"夫人,请尊重负重者。"并给负重士兵让开了一条道。拿破仑拿枪逼迫落水者自救,是想告诉他,自己的生命本应该是自己负责的,唯有负责的生命才是真正有救的生命。"请尊重负重者",在拿破仑看来,地位的高下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生命肩头的分量。评语:假如我们正处在一个不利的位置,那么,请丢掉幻想,自己解救自己吧。即使我们最终,没能到达彼岸,但只要我们努力了,只要是负重前行,即使是拿破仑,也会尊重我们的。
落水者和负重者
幸福藏在糊涂里有两个落水者,一个视力极好,一个患有近视。两个落水者在宽阔的河面上挣扎着,很快就筋疲力尽了。突然,视力好的那位看到了前面不远处有一艘小船,正在向他们这边漂来。患有近视的那位也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于是,两个人便鼓起勇气,奋力向小船划去。划着划着,视力好的那位便停了下来,因为他看清了,那不是一艘小船,而是一截枯朽的木头。但患有近视的人却并不知道那是一截木头,他还在奋力向前划着。当他终于到目的地,并发现那竟然是一截枯朽的木头时,他已离岸不远了。视力好的那位,就这样在水里丧失了生命,而患有近视的那位却获得了新生。有两个患有癌症的病人。一个耳朵灵便,从医生的谈话中听到,他们只能活三个月时间了。于是,整天郁郁寡欢,结果还没到三个月就死了。另一个人的耳朵有些问题,别说偷听医生的谈话,就是你跟他直接说,他还听不大清。奇怪的是,他不但活过了三个月,到现在已是两年过去了,他还好好地活着。在美国,有两家同样大小的公司,他们的总裁一个叫罗伯特,一个叫史蒂夫。罗伯特是一位精于算计的人,凡事都比别人看得长远。他早就预测到了2008年美过的金融危机,美国将有30%的公司要倒闭,像他现在这样的小公司,肯定在那30%之中。所以他决定将公司解散,还能给自己和员工们留一些生活费,不然到时肯定是负债累累。史蒂夫不但不是一个善于算计的人,甚至还给人一种愚笨的感觉。他憨憨地认为,未来是永远无法预测的,就算你将世界上最完美的计划放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相信,因为未来还没有真正到来。他觉得自己的公司只要能够生存一天,他就一定要让它支撑下去。结果,他的公司竟然奇迹般地度过了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最终,会算计的人将公司解散了,而不会算计的人,却将公司比以前办得更红火了。人生中,很多事,不知道的比知道的好,不灵便的比灵便的要好,不精明的比精明的要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难得糊涂。其实,人生本来就是糊涂的,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藏在糊涂中,一旦清醒了,很多的快乐和幸福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幸福藏在糊涂里
“砰!”趴在草叶上的蚊子落水了。“砰!”又一只小飞虫落水了。咦?什么东西,砰砰的射得这么准?嗅,原来是射水鱼尾尾。射水鱼尾尾跟妈妈练习射水弹弹已经很长时间了。由于他刻苦训练,已经是一名弹无虚发的水中射手。这天,他穿行在水草下,射击着草叶上的昆虫。刚刚有一只大蚊子落在草叶上,离他足有三米远哩。可他憋足劲,“砰!”的一声,就将蚊子射落在水中,成了他的一道小菜。他又游了一会儿,接连吃了不少昆虫,肚子鼓鼓的,已经很饱了。他为自己高超的射击技术得意,现在觉得没事可干,想寻找目标开开心。正巧一只鸭子在岸边蹒跚行走。于是他暗暗地将一口水含到嘴里,运足气对准鸭子的尾巴“砰——”的一颗水弹弹射过去。鸭子的尾巴被重重地一击,回头看看,感到很奇怪:什么东西弹了我一下?看看周围什么也没有。于是他又继续一摇一摆地向前走。“砰!”又一颗水弹弹射来,不偏不斜正射在他头上。“哎哟,好痛,是谁干的?”鸭子捂着脑袋,四处寻找着。尾尾不由得一阵得意,将头探出水面,对准鸭子的嘴巴,“砰!”又是一下,鸭子脸上又重重地挨了一下。这次鸭子看清楚了,是水中的一条鱼在攻击他。不由得心中一阵恼怒,他三步两步跳入水中,向射水鱼尾尾奔来。尾尾见势不妙,一头扎进深水游走了。这时正有一群小鲤鱼经过,恼怒的鸭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仲进头就一条一条地提起来。虽然小鲤鱼们逃得快,还是有四五条成了鸭子嘴里的零食儿。小鲤鱼妈妈知道了,痛哭着找到尾尾的妈妈。尾尾的妈妈连连向鲤鱼妈妈道歉,并严肃地对尾尾说:“我们射水鱼的本领是为鱼类的生存谋取幸福的,如果你用它去欺侮别人,惹是生非,给别人带来灾祸,是绝对不允许的。”尾尾也深为自己的行为痛心,他决心牢记妈妈的话,改正错误。一天,射水鱼尾尾外出寻食,游到湖边的时候,看到鲤鱼妈妈正在吞食一条弯曲的绿虫子。他刚要招呼鲤鱼妈妈,忽然鲤鱼妈妈被一条线绳拽出水面。鲤鱼妈妈在空中挣扎着,荡来荡去。尾尾探出水面一看,原来是一只老猫,正握着鱼竿准备抓鲤鱼妈妈哩。尾尾一惊,立即将一颗水弹弹射出去,“砰——”的一下打在老猫的右眼上,老猫忙用没抓鱼竿的前爪去揉。尾尾又“砰——”的一声,猫的左眼也中了水弹!老猫不得不用双爪去揉眼睛,鱼竿掉了,鲤鱼妈妈这才跌回水里。这时尾尾忙托起鲤鱼妈妈的身体,将鱼钩从她嘴里退出来。鲤鱼妈妈得救了,小鲤鱼们围上来,夸赞尾尾射出的水弹是做好事的神弹弹。尾尾不好意思地游开了。
射水鱼尾尾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