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看起来的故事

开放在水中的莲,总是尽力让水中的倒影看起来更加的完美,只是孤独的感受让再怎样完美都还是有遗憾。神情的憔悴总会在隐约中透露,仿佛是种魔力。孤独,虽然每个人都是独自的个体,彼此再怎样的依偎,却仍旧不会谁属于谁。然而,每个人都会在迷恋上之后,想拥有对方的一切。可是自由的天空里,却只有自由的存在,天空也无法拥有全部。微微抬头,充满秋天味道的暖风,吹过树梢,响彻整个安静的空隙。忽然想到右手牵手的爱情,左手紧握的友情。我微笑了,我看到幸福宛如这秋风一般,谧人心扉。幸福走过……桃红的色彩充溢整个世界,透露出风的秘密,在顷刻之间融化出美丽的你。勾起手掌的末梢,这一次轻轻而清晰地勾住了整个感情的细节,在平静之中,倾吐出对你的迷恋。三月的流水也不过手掌划过你长发的细润;眼神的炙热燃烧过黑色的七月;深秋十月的温馨在你的面前都是谎言;握你的手融化出寒冬里的春天。爱,已经只是一种语言的幌子。感觉爱已经褪去善变的外衣,穿上拥有和时间约定的永恒契约。因为我已经清晰了我,也清晰了你眼中的我。顾影自怜,因为你而改变对自我的判定,也对过往的判定,我是自由,也是孤独的,却因为爱你而让我的自由更加实在,让自己清楚孤独也是一种美丽的缺憾。没有任何的冲突,没有任何的遗憾,只是因为爱你。你不会属于我,我也不会属于你。这才会有永久和谐的爱。此刻握你的手,走过每一分钟才会是永恒的开始。自由本来就是爱情的面目,只是我们的私心想拥有更多,才会让爱情失去自由的导向,而走向绝路。分分合合宛如是爱情里的阶梯,到达真爱顶点。别因为外界的眼光而失去抓住爱情的勇气。爱情只是两人世界,添杂出第三者,爱情不在是爱情,模糊了界限,别因为贪婪和害怕而失去了内心的爱情。蓝色是忧郁和矛盾的集合点,左手的友情充溢着蓝色的冲击。独自的个体,在友情之中,显得更加矛盾。不会有谁属于谁的问题,却会因为接触而失去自我世界的平衡。我从来不会是个刻意去结交很多朋友的人,朋友惟独只有知己,我可以看清你,你也可以看清我。只有如此的接触,交流才不会出现问题。朋友多了,朋友的界限会模糊,而失去对真正朋友的判定。不会和自我世界相冲突的朋友,才会是朋友,即使粘着,懒着,都是朋友的一种表现,因为这就是我的世界,只是因为是你,惟独是你,才会在你面前表现出如此的我。如果你能理解,就笑笑接受,你也应该表现出真实的你,因为我们是朋友,不要因为我的行为,而让你丧失自我世界的原则。真实的我们会有矛盾,却不会让矛盾升华为一种冲突,这就需要各自的谅解。只有如此才会有友情。可以互相生气,赌气,但是平静过后,我们仍旧可以笑笑,还是继续以往的生活。友情里不需要因为对方的存在而改变自我。改变了自我,也就改变了友情的界限。会渐渐成为一种迷恋,也就导致爱情的产生。我喜欢这样我们,可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以在一次次的错误中,认识到朋友的界限,而成为真正的朋友。右手的爱情,左手的友情。我看到幸福走过我的世界,我正走过幸福。
右手爱情,左手友情
我是一个木偶。我有眼睛,可是那看起来很空洞。我有生命,可是那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总是在人们的手掌之间被传来递去。从我成型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流浪。有时候在明亮的玻璃橱窗里,那是个好地方,有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暖暖的。有时候在阴暗的抽屉角落里,空气很浑浊,偶尔抽屉被打开的时候,我总是大口呼吸新鲜的氧气。我有很多回忆,有些是完整的,有些是零碎的。我有过很多主人,他们大多是不经世事的孩子。我的第一个主人是一个小女孩。她有大大的眼睛,甜美的酒窝,还有微卷的头发。刚开始的时候,她很喜欢我。不管到哪儿,她都把我带在身边。那些小火车小积木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小女孩的小手很可爱,肉鼓鼓的,粉嫩粉嫩。原先她要用两只手才可以拿住我,后来只用一只手也行。我喜欢她看着我咯咯地笑。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小女孩的爸爸从国外带来回一个金发的漂亮娃娃。自那以后,小女孩再也不带我溜达,她乐呵呵地抱着她的洋娃娃到处炫耀。后来,她把我送给了她的幼儿园小朋友。于是我有了第二个主人。我的第二个主人也是一个小女孩。只是,她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于是我心里就叫她静静。静静很乖,不爱哭,也不吵闹。她把我放在床头,睡觉的时候会摸摸我。除了我,静静没有其他的玩具,也不像其他女孩那样有很多漂亮衣服。有时候静静的爸爸来看望她,她会显得很高兴。常常被爸爸的胡茬扎地哇哇叫。可是如果静静的妈妈也在,她就只会乖巧地坐在一边,低着头摆弄我。静静的妈妈脾气不好,经常会责骂静静。起先,静静的眼泪总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后来,渐渐地习惯了。于是静静不再哭,只会用手紧紧地握着我,握得我很疼。可能是积劳成疾的关系,静静的妈妈很仓促地离开了静静,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静静便要回到她爸爸的身边去。那天,静静的爸爸来接静静,身边有一个陌生的阿姨。静静的爸爸让静静叫她妈妈,可是静静不肯。收拾屋子时,静静的爸爸只带走了很少的东西。而我,被拉在了床头。我觉得很累,所以我想好好地睡上一觉。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我很害怕,我怕他们又用小刀在我的身体上刻刻划划。也怕他们随手把我仍到臭哄哄的垃圾箱里,在那里,只能与蚊子做伴。也可能他们有一天会把我丢到熊熊烈火里,那么我就会死掉。想着想着,我又沉沉睡去。就这么醒醒睡睡,睡睡醒醒,过了好多年好多年。有一天,我忽然觉得厌烦了这样的生活。于是我睁大眼睛,重新开始对身边的一切起了兴趣。我发现,我和一大堆杂物一起住在一个纸盒子里。我想,我大概是被人遗弃了。不过,幸运的是,有个小男孩把我救了出来。小男孩似乎很满意他的重大发现。他把我拿在手里左瞧右瞧。喂,我就叫你木头人吧。我的心忽然通通地跳,小男孩竟然和我说话。记忆中,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一句话。于是我认定了这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就叫他不不吧,我对自己说。不不很调皮,生气的时候会把我重重地摔到地上。然后又会忽然良心发现地把我捧在手心里说,木头人,对不起。不不还会把很多很多心事都告诉我。被小朋友欺负了,或者是没听老师的话被罚站了。每次,我总是暗暗地痛恨自己为什么不会说话。如果我可以说话,我就可以安慰不不。不不一天天长大,我的恐慌也一天天加深。我很怕他长大了,不需要我了,就会把我重新扔回那个纸盒子里。幸好这样的事一直都没有发生。我看着不不进学校读书,考高中,然后进入大学。那时候不不已经很高大了。每个礼拜只有周末才回家。不不变了很多。可是每次不高兴的时候,他还是会像小时候那样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然后把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出来。不不好像交了个女朋友,很多时候的不高兴似乎都和那个女孩有关。我心里暗暗地讨厌那个女孩子。不不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孩,她要把我的不不给抢走了。我很伤心地想。有一次,不不把那个女孩子带到家里来玩。她看到我的时候说,哎,你怎么还留着这种小孩子家的东西啊?不不听了,竟然只是笑笑,没有回答。那个时候,我发现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希望自己可以开口说话。机会终于来了。有个调皮的天使到人间来玩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她觉得很好奇,于是想要来摸摸我。我变得很兴奋,我对她说,好心的天使姐姐,你可以让我说话吗?天使姐姐被我吓了一大跳。原先她一直都不肯答应我的要求,后来看我可怜兮兮的模样,她终于同意了给我三分钟的时间,可以和人类说话。我很开心。周末,不不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当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地说,不不,不不,我是你的木头人,我可以和你说话啦!不不的表情很奇怪,嘴巴张得大大的,拼命地眨眼睛,还用手指挖挖耳朵。我知道三分钟很短,于是我顾不得解释,只好继续说,不不,我没时间了,我只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把我扔掉。不不拼命摇头,跑了出去,然后我看到不不的妈妈被不不拉了进来。不不似乎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清楚。走近的时候,我听到不不的妈妈说,傻孩子,木偶怎么会说话呢?不不见我不再说话,便点点头,沉默下来。我很郁闷,不不明明听到我说话了啊,他为什么不敢相信呢?可是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对不不来说,那只是个幻觉,应该一笑而过。我又重新回到无声的世界里。看着不不工作,成家。不不结婚了,自然不会再住在家里。他搬去新房的时候,我又一次被拉下。有一天,不不的妈妈整理房间,又把我放回了那个纸盒子里。我只能又过着昏昏沉沉的日子。有时候想想我的那些小主人,心里好像很开心,又好像开心不起来。其实我早该明白。终究,我只是一个没有声音,没有表情,没有生命,也没有灵魂的木偶。不不一天天长大,我的恐慌也一天天加深。我很怕他长大了,不需要我了,就会把我重新扔回那个纸盒子里。幸好这样的事一直都没有发生。我看着不不进学校读书,考高中,然后进入大学。那时候不不已经很高大了。每个礼拜只有周末才回家。不不变了很多。可是每次不高兴的时候,他还是会像小时候那样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然后把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出来。不不好像交了个女朋友,很多时候的不高兴似乎都和那个女孩有关。我心里暗暗地讨厌那个女孩子。不不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孩,她要把我的不不给抢走了。我很伤心地想。有一次,不不把那个女孩子带到家里来玩。她看到我的时候说,哎,你怎么还留着这种小孩子家的东西啊?不不听了,竟然只是笑笑,没有回答。那个时候,我发现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希望自己可以开口说话。机会终于来了。有个调皮的天使到人间来玩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她觉得很好奇,于是想要来摸摸我。我变得很兴奋,我对她说,好心的天使姐姐,你可以让我说话吗?天使姐姐被我吓了一大跳。原先她一直都不肯答应我的要求,后来看我可怜兮兮的模样,她终于同意了给我三分钟的时间,可以和人类说话。我很开心。周末,不不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当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地说,不不,不不,我是你的木头人,我可以和你说话啦!不不的表情很奇怪,嘴巴张得大大的,拼命地眨眼睛,还用手指挖挖耳朵。我知道三分钟很短,于是我顾不得解释,只好继续说,不不,我没时间了,我只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把我扔掉。不不拼命摇头,跑了出去,然后我看到不不的妈妈被不不拉了进来。不不似乎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清楚。走近的时候,我听到不不的妈妈说,傻孩子,木偶怎么会说话呢?不不见我不再说话,便点点头,沉默下来。我很郁闷,不不明明听到我说话了啊,他为什么不敢相信呢?可是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对不不来说,那只是个幻觉,应该一笑而过。我又重新回到无声的世界里。看着不不工作,成家。不不结婚了,自然不会再住在家里。他搬去新房的时候,我又一次被拉下。有一天,不不的妈妈整理房间,又把我放回了那个纸盒子里。我只能又过着昏昏沉沉的日子。有时候想想我的那些小主人,心里好像很开心,又好像开心不起来。其实我早该明白。终究,我只是一个没有声音,没有表情,没有生命,也没有灵魂的木偶。
木 偶
笨重的大提琴盒子,看起来像个棺材,我提着琴向洛杉矶中央少年感化院礼堂走去时,真是万众瞩目。珍妮·哈里斯修女负责安排义工活动,把我抓来为少年犯表演。那些少年犯是一群所谓的“高危犯”,即非常危险的囚犯,不是被控谋杀就是持械行凶,正等候审讯。哈里斯修女不知怎的知道我闲时喜欢奏大提琴,于是邀我表演。我请她收回成命,告诉她我上一次为一伙小孩子演奏大提琴的经验。那是一个生日派对,寿星小子踢了我的大提琴一脚,还当众说大提琴无聊。我说:“修女,你参加过有古典音乐演奏的学生集会吗?场面往往令人难堪。”哈里斯修女却微笑着回答说:“这里的孩子从来不会那样没规矩。”我越过迷宫似的铁丝网围墙,来到一座屋顶有个十字架的房子前,大声向一个拿着写字夹板和对讲机的人说明来意,他翻了翻秩序表,找到我的名字:“下一位到你出场。”他领我进了神父办公室。我从盒子里取出大提琴,先试奏一次。他说:“听到我们叫你,从那扇门走出去,就是台上了。”他走后,我决定开一丝门缝,瞧瞧里面的情景:我只是好奇,想知道我之前的演出者表演些什么。那是街舞音乐,台下的少年犯观众随着节奏一面摇摆一面拍掌。表演者是个迷人的年轻女子,穿着紧身牛仔裤和露出肚脐的衬衣。她没有唱歌,但从她摇铃鼓的样子,可知她受的训练有限,但台下的男性观众如痴如醉,眼中只有这位佳人。我关上门,颓然地坐在椅子上。背后有人问:“打扰你吗?”原来是哈里斯修女。我对她说:“我不觉得我出去表演是个好主意。他们兴奋得手舞足蹈,不过是因为那个穿比基尼的女孩,才不管你什么音乐!看到我出场,他们会多沮丧,你可以想像吗?”修女问:“有穿比基尼的女孩吗?”“也差不多了。他们不会喜欢我的。”她鼓励我说:“来点信心吧。”2时整,扩音器突然关掉,乐队离场。大多数音乐会表演结束,观众都会欢呼,要求再来一曲。这里很不同,观众安静地坐着,好像完全没有开心的样子。一个戴假发的男人懒洋洋地走上台,看着手上的写字夹板大声读出:“现在请索兹门先生演奏大提琴。”礼堂一片静寂,我心慌意乱,看不到门口的台阶,绊了一下,差点跌个滚地葫芦。幸好我眼疾手快,把大提琴当作滑雪竿,琴脚在台上一顿,打个旋转,面朝观众。我可没有存心像小丑般出场,但台下的少年犯哈哈大笑,纷纷鼓掌。为了拖延时间,我向观众介绍我的大提琴,差不多把每个部分都讲解了。我告诉他们,除了金属的琴弦和琴脚,其他各部分都曾经是有生命的东西:琴面是杉木,虎斑纹的琴背是枫木,指板是乌木,弓是蛇纹木,弓弦是马尾毛,那一片片象牙,则是冰封苔原里几十万年的毛象牙齿。我说,我们奏这件乐器的时候,能叫这些东西都复活过来。说到这里,我再没有什么大提琴的话题好讲下去了,于是对那些男孩说,我奏的第一首乐曲是圣桑的《天鹅》,还说这首乐曲常常使我想起母亲。我开始演奏。礼堂天花板很高,四壁冷清,地板又硬,回音效果就和一个巨大淋浴间相似。琴声在礼堂内荡漾,有如天籁,我奏得沉醉,但台下却传来声音,我一下子返回现实。一如我所料,这些孩子在发闷。声音越来越大,那可不像坐立不安或者交头接耳的声音。我向台下瞄了一眼,发现礼堂里的男孩都泪流满脸!我听到的是抽噎声和揩鼻子声,在任何一个音乐家听来,这都是悦耳的声音。余下的乐章我奏得更加起劲,是我一生中奏得最好的一次。乐曲奏完,全场掌声雷动。对一个平庸的大提琴手来说,真是梦想成真!接着我奏了巴哈组曲的一首西班牙萨拉班德舞曲,那些男孩再次向我鼓掌,有人喊道:“再奏一次那首母亲的曲子吧。”大家都轰动欢呼。于是,我再奏了一次《天鹅》,又奏了一些巴哈乐曲,接着第三次奏《天鹅》。那个戴假发的男人向我示意演奏完毕时,满堂囚犯报以欢呼声和再一次的热烈鼓掌。我体会到,使他们深受感动的,不只是音乐,还有对亲人的惦念。接着我奏了巴哈组曲的一首西班牙萨拉班德舞曲,那些男孩再次向我鼓掌,有人喊道:“再奏一次那首母亲的曲子吧。”大家都轰动欢呼。于是,我再奏了一次《天鹅》,又奏了一些巴哈乐曲,接着第三次奏《天鹅》。那个戴假发的男人向我示意演奏完毕时,满堂囚犯报以欢呼声和再一次的热烈鼓掌。我体会到,使他们深受感动的,不只是音乐,还有对亲人的惦念。
再奏一次那首母亲的曲子吧
这个墓碑设计得很特别。它看起来更像一堵墙,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黑色。这堵颜色搭配独特的墙矗立在两块灰色的大理石上,呈长方形,上端有一个窗户般的方孔,逝者的头正好从这里探出来,默默注视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这个墓碑为什么那么特别呢?它又是谁设计的呢?要解释这些问题,需要回到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1962年12月1日,马涅什展览馆内,一片肃静。领导正在漫不经心地观看艺术作品。当他看到一位雕塑家的作品时,便讥讽道:一头毛驴用尾巴也能画得比这好。侮辱顿时像座大山一样,压着雕塑家的心,使他久久不能缓过气来。他强忍住心中的不满,不让它爆发出来;他努力使自己麻木,忘记伤害。可是一切都徒劳无益,对艺术的无限热爱,使他无法继续虚伪下去,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他良心深处的质问:你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评论家,凭什么这样说?会场静得可怕,谁敢骚扰领导看画展呢。雕塑家的这个属“计划外”的声音,无疑如一枚原子弹,突然在这个静得可怕的世界里引爆!爆炸所带来的冲击波,撞击着怯懦者脆弱的神经,他们无不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无可避免地,领导也听到了。他缓缓地扭过头来,盯着这个狂妄的“质问者”。良久,才抛出一句话来:因为我是领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所有的人都吓坏了,纷纷担心领导会杀害这个有天分的艺术家。众人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后来领导又当面威胁过这个艺术家: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很欣赏你,不过,你身上既有天使也有魔鬼。如果是魔鬼占了上风,我们就会把你打趴下;如果是天使获胜,我们将尽一切力量帮助你。雕塑家听了,淡然一笑,或许,对他而言,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同领导作对的人,一个又一个地“消失了”,而独独他一直没事。对此,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1971年9月13日,作为领导儿子的谢尔盖送来了领导的遗愿:家父一直很欣赏你,指定要你给他刻一个墓碑,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想了想,答应了。惟一的条件是,必须随心所欲,不受任何限制。谢尔盖应允了。经过一番努力,这尊奇特的墓碑终于矗立在莫斯科新圣母公墓里。墓碑的主人是领袖赫鲁晓夫,设计者是雕塑家涅伊兹韦内。事实证明,赫鲁晓夫没有选错涅伊兹韦内,而涅伊兹韦内也没有让他失望——半白半黑,代表半功半过,恰好是赫鲁晓夫的真实写照。
奇特的墓碑
这个墓碑设计得很特别。它看起来更像一堵墙,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黑色。这堵颜色搭配独特的墙矗立在两块灰色的大理石上,呈长方形,上端有一个窗户般的方孔,逝者的头正好从这里探出来,默默注视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这个墓碑为什么那么特别呢?它又是谁设计的呢?要解释这些问题,需要回到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1962年12月1日,马涅什展览馆内,一片肃静。领导正在漫不经心地观看艺术作品。当他看到一位雕塑家的作品时,便讥讽道:一头毛驴用尾巴也能画得比这好。侮辱顿时像座大山一样,压着雕塑家的心,使他久久不能缓过气来。他强忍住心中的不满,不让它爆发出来;他努力使自己麻木,忘记伤害。可是一切都徒劳无益,对艺术的无限热爱,使他无法继续虚伪下去,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他良心深处的质问:你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评论家,凭什么这样说?会场静得可怕,谁敢骚扰领导看画展呢。雕塑家的这个属“计划外”的声音,无疑如一枚原子弹,突然在这个静得可怕的世界里引爆!爆炸所带来的冲击波,撞击着怯懦者脆弱的神经,他们无不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无可避免地,领导也听到了。他缓缓地扭过头来,盯着这个狂妄的“质问者”。良久,才抛出一句话来:因为我是领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所有的人都吓坏了,纷纷担心领导会杀害这个有天分的艺术家。众人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后来领导又当面威胁过这个艺术家: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很欣赏你,不过,你身上既有天使也有魔鬼。如果是魔鬼占了上风,我们就会把你打趴下;如果是天使获胜,我们将尽一切力量帮助你。雕塑家听了,淡然一笑,或许,对他而言,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同领导作对的人,一个又一个地“消失了”,而独独他一直没事。对此,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1971年9月13日,作为领导儿子的谢尔盖送来了领导的遗愿:家父一直很欣赏你,指定要你给他刻一个墓碑,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想了想,答应了。惟一的条件是,必须随心所欲,不受任何限制。谢尔盖应允了。经过一番努力,这尊奇特的墓碑终于矗立在莫斯科新圣母公墓里。墓碑的主人是领袖赫鲁晓夫,设计者是雕塑家涅伊兹韦内。事实证明,赫鲁晓夫没有选错涅伊兹韦内,而涅伊兹韦内也没有让他失望——半白半黑,代表半功半过,恰好是赫鲁晓夫的真实写照。
鲁晓夫和涅伊兹韦内
招聘的职位是运营经理,73年的他,看起来要年轻许多。几位领导面试下来,对其专业知识及技能都表示了肯定。几方领导面试结束后,我跟他说,我们几位领导还要就面试情况做最终的评审,我会在三天之内将面试结果回复您。他很不高兴的说,我在公司呆了这么久,能否今天把面试情况告诉我,说有其它单位之类。我说几位面试的领导对其能力表示了肯定,按照公司的招聘制度及流程,我们有一个评审时间,加之,运营经理岗位不是一般的事务类岗位,除了专业技能外,领导还需要综合考虑其它因素,才能做出最终决定,希望他理解。晚上回到家,看到手机显示一个未接电话,没在意,八点钟我接到了他的电话,意思是对下午临走前的冒失表示抱歉。第二天,他到公司找了领导,说了一番,当时领导都没明白怎么回事。……面对这个细节,我想了很久,此行为似乎印证了领导之前的判断。总结:1、他的工作经历集中在外资企业,接受过系统的培训,专业技能没问题。适应了外资企业的管理模式,能否适应民营企业?能否融入公司?稳定性需要考察。2、三天的评审时间是需要的,一方面是主考官的冷静,反观这次面试;二是几方主考官的沟通,尤其是面试结果有异议时,需要做一个权衡,因为没有完美的应聘者;最后,对候选人需要进行综合比较,择“优”录用。3、作为一个中高级管理人员,结合冰山理论,面试考察不能仅仅局限于专业技能,稳定性、求职动机、管理能力、执行风格、情商、价值观等都是不可少的要素。4、人无完人,如何用人所长?作为运营经理,他存在的一些不足,从整个公司的大环境来说,难以担当正职,但是放在合适的副职岗位上,与正职互补,是不错的选择。
一次不淡定的求职经历
我这人看起来老实巴交,面相有些憨厚,比较容易招贼。第一次被偷得比较“失败”。大四那年放寒假,我去火车站买票。钱包放在胸前的内兜里,要先解开大衣扣子,再拉开内兜的拉链,才能把钱拿出来。我觉得穿着这件大衣特别安全,便将现金、饭票等一股脑儿放在里面的内兜里。买完票回到宿舍,我发现大衣的第三颗纽扣解开了,内兜里的钱不见了,这才想起,在火车站买票时,老有人挤我,估计那就是小偷。我哭丧着脸把被偷的遭遇讲给室友听,几个姐妹围着我转了好几圈,说:“小偷解开你的扣子,又把手伸到怀里把钱掏走,你居然没感觉到?人家把手都伸到那儿了,也不肯碰你一下啊!我说娜娜,你也太失败了吧?”第二次遇到小偷,我还认了个“亲戚”。那次,我替老妈买菜,刚把称好的菜放进篮子里,从包里掏钱时,竟然掏出一只手来……偷技欠佳的小偷被我逮个正着。小偷手里攥着我的钱,我抓着小偷的手,心里“突突突”地狂跳,嘴里半天才蹦出两个字:“你,你……”我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抓”的动作上,根本说不出话来。刚开始,小偷还有些紧张。见我比他更紧张时,他反而镇定下来:“二表妹,你可别这么客气。我家里再困难,也不能要你的钱啊。”他竟然喊我表妹,可我没有这么个表哥啊。等我醒悟过来时,小偷已经拿着钱消失了。几个小贩纷纷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这姑娘真仗义!”“能摊上这样的亲戚才是福气咧……”第三次遇到小偷,比较搞笑。男友是我们公司的网管。一天晚上,我和他去买修理电脑用的工具包,逛了六七家商店也没买到合适的,看来只有白天去五金城买了。男友送我回宿舍时,我发现屋里有动静,飞快地打开门,只见一个黑影跳窗(我住在二楼)逃跑了。我进屋检查了一下,不但什么都没丢,反而还多了一个袋子——是小偷跑得太仓促而落下的。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一个工具包,呵呵,正是我和男友买了一晚上也没买到的那种!
面相憨厚容易招贼
 
共7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