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具体的故事

彼德是成都为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原名罗宗华的他,原是四川地道的农村小伙子,半句英语也不会,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没有“西餐”这个词儿。然而,短短10年间,他居然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如今他说得一口流畅的美式英语,名气已是响当当了。彼德出生于四川资阳,自小便帮父母干农活。他的父母日夜劳作,却还是村里的穷户。由于家里实在挤不出学费,他读到初一便辍学了。他很想脱离贫穷的困境,于是努力学习编竹筐。随着收入的增加,全家人都加入到了编竹筐的阵营里。“编好的竹筐送去卖,卖光了,便得走一段长长的山路,买竹子来编。”竹子很长,山路很弯,扛着竹子走十分吃力,一不小心便会连人带竹摔进山沟里,跌得头破血流。编竹筐太辛苦了,他不要一辈子当篾匠,于是尝试与父亲沟通,寻找其他的营生。然而,多次沟通换来的却是毫不理解的打骂。16岁那年,在和父亲又一次剧烈争吵之后,他决定离开农村,到城里去谋生。他向邻居借了20元当路费,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成都。那是1996年。彼德这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站在位于成都九眼桥的劳务市场里,满心憧憬地等人来雇。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一家小餐馆洗碗,从早上7点开始把手浸在洗碗水里,一直做到半夜12点才休息。1997年,他跳槽到一家小西餐馆去当厨工,改变他整个人生的关键人物出现了,她就是玛丽。玛丽是美国人,一连几天光顾彼德任职的这家西餐馆,但却觉得食物很不地道。她向西餐馆老板毛遂自荐,表示可以给厨师和员工进行免费的厨艺培训。彼德抢先报名,和餐馆另外两位厨师一起每天到玛丽家学习。彼德学做的第一道西式点心是苹果派,他从中得到的最大心得便是:凡事都得认真,丝毫马虎不得。从原料的选择到烘焙的温度,都得小心应付,一招不慎,全盘皆输。在玛丽家足足学了3个月,彼德不但掌握了许多烹饪原理和方法,原本一窍不通的英文也大有进步。每次去上课,他总抱着一部厚厚的字典,把菜谱上的英文字一个一个地翻译出来,猛学苦记,回家后再细细消化。玛丽为他不懈的热忱和刻苦感动了,知道他不是个蜻蜓点水的“过客”,而是准备认真地在烹饪界当个“长驻军”的,就主动表示愿意资助他继续学习。在1999年,彼德选择了一家烹饪专科学校,系统地学习了西餐的烹制技巧。2000年,他受聘到一家西餐馆担任厨师,不久后便因工作表现优异而升任主厨。由于厨艺出色,又善于变换花样,许多人慕名而来,餐馆日日客满。这时,彼德人生的小舟已驶进了一个温暖的港湾,然而,对于心怀梦想的他来说,真正的挑战还没有开始。2003年,他的第一个梦想实现了。他拿出全部积蓄,加上朋友的投资,在成都开设了第一家充满南美风情的西餐馆,由玛丽担任顾问。彼德把“努力不懈”当做终生遵守的“座右铭”。尽管目前已经拥有4家餐馆了,可在成都和北京来回穿梭的彼德,又有了新的梦想,他希望“彼德西餐馆”能成为中国的连锁西餐馆。奋斗,是件很具体的事情。实实在在地去做能做的事,哪怕只是编筐洗碗,走好脚下的这一步,才有往更高处走的可能。
奋斗是件很具体的事
我不知道具体的数字,但我的父母肯定为我妹妹的出生付了一笔钱。他们关心她比关心我多。他们爱她比爱我多。因为她是要钱的而我是不要钱的?这真不公平。我对小优——我妹妹的怨恨由来已久。有些人就像出生时带着光环一样,注定要被人关爱,没有任何理由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果你和这种人相处了十一年你一定会了解我的痛楚。十一年,每次我和她争一样东西都会以落败告终。电视是她的,饼干是她的,相机是她的,她可以在我的书上乱涂乱画,我对她大声说话就要挨骂。是的,我的确比她大三岁,但我也是个孩子,我也是父母的孩子,我也想受人关心受人照顾,凭什么一直要让我担任失败者的角色?我一直觉得很困惑,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根本不在意我。父母千方百计就为了逗小优笑一笑,而我的心情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小优六岁生日的时候,我把她的生日蛋糕给砸了。场面曾一度很混乱。我记得是从母亲问我的一句话开始的。那是家庭聚会,一家四口人在厨房里办的。他们唱生日歌时我没唱,不过他们好像没注意到。唱完生日歌,我母亲叫我:“给小优说几句祝福的话吧。”我紧闭着口,什么也说不出。这真是一个残忍的要求,为什么他们从来没设想过我的心情呢?“说啊,怎么了?”母亲催促,脸色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那时我又委屈又恼火,脑中一热,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理性,啪的一下把蛋糕掀翻到小优身上。小优先是惊恐地看着我,然后马上哇哇地哭了起来。这是她惯用的讨人怜爱的招数。母亲厉声道:“你干什么!”我没听到这句话,我怒火爆发,我抓住小优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丑八怪!你知道你是用多少钱买的吗?”说完这句话,坐在一旁的父亲随即啪的一下摔了我一巴掌,把我由椅子上摔到地上。场面一度很混乱,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都记不得了。我的记忆只到这里,被打了那一巴掌后,我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认真回想的话,我记得后来父母开始吵架,互相推卸责任,一个说:“你怎么管教孩子的?”另一个说:“你呢?你又尽到过多少责任?”诸如此类的话在他们嘴里绕了很久。仔细想想,他们后来的分居并不是偶然的,他们之间的矛盾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一点点暴露出来了。我想说一下我的家庭。我无意向谁诉苦,也不是要以自己的家事来给谁制造烦恼,但在这个我和小优的故事里,这是我不能不提及的部分,因为我和小优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我们的性格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形成的,即使我们不愿意,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您或许能通过我的家庭更好地理解我和小优行动的依据,我也将以尽量客观的角度来述说这段往事。我的父母原先都是公家的职工。那时很多商店企业工厂都是公家的,不像现在都变成私人的了。我父亲是本地煤油厂的一个小干部,母亲是邮局的柜台员。后来不知从哪里掀起了经商的风潮,很多人都扔下本职工作改行做生意。我父母也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他们筹了一点钱,也开始做一些买卖。也不知是上天照顾还是他们真的是经商的料,他们做得比许多人成功。一开始他们做一些货物的转手,好像包括彩电冰箱什么的,我记得那段时间家里经常堆满了纸箱,而且不时有神情叵测的陌生人来拜访。过了两三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店面,还在城里买了一栋新房子。我和小优从两房一厅的平房搬进了这个新家,别墅模样的,两层楼,楼上三间房,我和小优各占一间作卧室,另一间作杂物间,楼下有客厅和厨房还有两间大卧房,房子后面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了一颗芭蕉树。同学来玩的时候,他们都会为这栋房子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赞不绝口地说你家真有钱之类的话。我很喜欢听到这样的夸奖,因为我没有什么别的可以让人夸奖的东西了。这时也是我父母的矛盾变得越发明显的时期,他们有时会好几天争吵不休,然后又用好几天互不搭理,即使吃饭时在厨房碰了面,也是冷冷地保持沉默。他们如同仇人一般,我则尽量与他们保持距离,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局外人,我不理睬他们,更不理睬小优。这栋新房子对我来说就好像是陌生人的住处。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小优是怎样过的,那时我在家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不走出自己的房间,整天戴耳机听那时很红的谭咏麟的歌,抄下他所有歌的歌词,不管懂不懂。后来我作文写得比别人好,或许和这段经历有关。慢慢的我父母的生意越做越好,野心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大,两人也越来越无法共处。有一天我母亲带了一班人马到深圳投资办厂,离开了定安城。这是我后来知道的,当时我只是被告知她要去出差,我以为是像往常一样过几天就回来,没想到这之后我一两年才能见到她一面。这就是我父母正式的分居。那一年我读初二,小优读小五。回忆我的初中生涯是一件艰难的事,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阻止我思路的进行,而我要拼命用力去想才能绕开这股力量,唤醒一些片断。那段日子我过得浑浑噩噩,活一天算一天,也不知道哪一天在前,哪一天在后。我只记得我没什么人缘,总是一个人上学放学,班级活动也找不到伴,偶尔有个男生会和我说一两句话,他就是班上和我最接近的人。老师们,总是忙着表扬优秀同学,批评吊底的差生,我这样不上不下的学生他们很少理睬。当然,我也并不期待有谁来特别注意我,因为我本来就没什么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我习惯了独来独往,林欢接近我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自在。林欢是班上一个很活泼的女生,成绩又很好,又能唱歌跳舞,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注意到我。我坐在后排靠墙的位置,平时很少从位置上站起来,她坐在前排,和我完全处在不同的世界。到毕业我们也不会说上一句话,这才是最自然的情况。但是频频地,她在放学的时候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和我说上几句不搭边的话就走掉,把我留在层层疑惑中。我向来习惯用恶意去推测别人,我觉得她是为了炫耀她优异的地位才来搭理我的。一个很受欢迎的人去接近一个没人理睬的人,我想不出还能有其它什么理由。有一天放学时我又在路上遇到她。她和我并肩走了一会儿,说了些天气之类的话。我知道她马上就会走掉了,嗯嗯应了两声。但这天她有点反常,她看起来神采奕奕,和我走了很远,走出了校门,又走过了两条马路,还没有要离开的迹象。“你不回家?”我忍不住问她。“我家就是这条路啊。”她笑着回答。我觉得她是在骗我,我天天走这条路,从来没遇到过她。但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你回家吗?”她问道。我点点头。“我听说,”她把声音拉长了一下,“你家很大?”“还好吧。”“我想去参观一下,可以吗?”她眯着眼笑着问我。“你要去我家?”我反应不过来,“你去我家干什么?”“你不欢迎你的同学?还是你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用挖苦的口气问。“倒也不是……”一时我竟想不到回敬她的话。这时也是我父母的矛盾变得越发明显的时期,他们有时会好几天争吵不休,然后又用好几天互不搭理,即使吃饭时在厨房碰了面,也是冷冷地保持沉默。他们如同仇人一般,我则尽量与他们保持距离,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局外人,我不理睬他们,更不理睬小优。这栋新房子对我来说就好像是陌生人的住处。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小优是怎样过的,那时我在家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不走出自己的房间,整天戴耳机听那时很红的谭咏麟的歌,抄下他所有歌的歌词,不管懂不懂。后来我作文写得比别人好,或许和这段经历有关。慢慢的我父母的生意越做越好,野心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大,两人也越来越无法共处。有一天我母亲带了一班人马到深圳投资办厂,离开了定安城。这是我后来知道的,当时我只是被告知她要去出差,我以为是像往常一样过几天就回来,没想到这之后我一两年才能见到她一面。这就是我父母正式的分居。那一年我读初二,小优读小五。回忆我的初中生涯是一件艰难的事,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阻止我思路的进行,而我要拼命用力去想才能绕开这股力量,唤醒一些片断。那段日子我过得浑浑噩噩,活一天算一天,也不知道哪一天在前,哪一天在后。我只记得我没什么人缘,总是一个人上学放学,班级活动也找不到伴,偶尔有个男生会和我说一两句话,他就是班上和我最接近的人。老师们,总是忙着表扬优秀同学,批评吊底的差生,我这样不上不下的学生他们很少理睬。当然,我也并不期待有谁来特别注意我,因为我本来就没什么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我习惯了独来独往,林欢接近我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自在。林欢是班上一个很活泼的女生,成绩又很好,又能唱歌跳舞,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注意到我。我坐在后排靠墙的位置,平时很少从位置上站起来,她坐在前排,和我完全处在不同的世界。到毕业我们也不会说上一句话,这才是最自然的情况。但是频频地,她在放学的时候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和我说上几句不搭边的话就走掉,把我留在层层疑惑中。我向来习惯用恶意去推测别人,我觉得她是为了炫耀她优异的地位才来搭理我的。一个很受欢迎的人去接近一个没人理睬的人,我想不出还能有其它什么理由。有一天放学时我又在路上遇到她。她和我并肩走了一会儿,说了些天气之类的话。我知道她马上就会走掉了,嗯嗯应了两声。但这天她有点反常,她看起来神采奕奕,和我走了很远,走出了校门,又走过了两条马路,还没有要离开的迹象。“你不回家?”我忍不住问她。“我家就是这条路啊。”她笑着回答。我觉得她是在骗我,我天天走这条路,从来没遇到过她。但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你回家吗?”她问道。我点点头。“我听说,”她把声音拉长了一下,“你家很大?”“还好吧。”“我想去参观一下,可以吗?”她眯着眼笑着问我。“你要去我家?”我反应不过来,“你去我家干什么?”“你不欢迎你的同学?还是你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用挖苦的口气问。“倒也不是……”一时我竟想不到回敬她的话。
小优妹妹
人的心灵有许多不同的空间,具体一点说像是不同的楼层。一楼:店面朋友,通常几句固定的话就够用了,例如:你好吗?吃饭没?去哪里……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安定、平稳、满足。二楼:客厅朋友,可以在一起喝茶,“八卦”一下政治经济、新的商机、最近的媒体新闻……大家一起打发时间,可以绕过每一个人内心的孤独,然后觉得自己好幸福。三楼:厨房朋友,就是可以剖腹谈心的那一种,然后觉得自己充分被对方所了解,人生一点也不寂寞。四楼:卧室朋友,是可以亲密、触摸的朋友。顶楼阳台:缘分朋友,一般是空在那里,没有被设定要怎么样,有时飞来一只鸟,有时吹来一根草,有时落下几颗种子,你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会开什么花,当然没有期望要结果实。也许一阵雨来滋润了心灵,也许刮起风吹乱了寸心。这个屋顶看起来也许是空空的,但是你知道它不是空的,它装满了“曾经”。我习惯用一秒钟穿过店面,两秒钟经过客厅,三分钟停在厨房一下,四小时在卧室里睡一觉,花五天时间在屋顶等待,等待老天爷给我生命中带来的惊奇和美。而常常一点点小小的感动,会使我觉得好像可以拥有这整栋楼的朋友和心情。
心的楼层
那一年,似乎忘记了具体的时间,久别的校园里已是落叶纷飞,正赶上休假日,空荡的只有影子一个人,她穿着洁白的碎花长裙,安静的踩着绵长的青春,纪念着失去的懵懂岁月。她悄然的,如一片雪花,轻柔的飘出了校园,在校门口那一段单行道上,肆意的呼吸着充满尘灰的气息,一样的单行道,却早已时过境迁。那是的爱,有着懵懂的搏动,有着青春的印迹,年少的她也可以拥有那么多想要释放的恋曲,然而,当用尽全力的爱过,生离死别的聚过,再不过是最后的伤痕累累,咫尺天涯的陌路与共。这一刻,爱不再是挂在悬崖边那朵洁白的雪莲,因为摘到的时候,早已不再有爱的奇迹。那时的她,一个初入花季的少女,凸显的羞涩和稚嫩萦绕着她娇小的身躯,她习惯走在那条单行道上,因为那是品尝青春的必经之路。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那天中午,艳阳高照,忽然一辆单车逆行而来,飞速撞向了她,她重重的倒下了,惊吓之中,她微微抬起头。委屈的看着慌忙从单车上走下来的男生,“对不起,你没事吧?”男生问道,影子木讷的望着,并没有回答,男生扶起影子,准备将影子送去校医室,影子定了定神,动了动僵硬的脚,发觉无大碍,便拒绝了男生的提议,男生看影子尚能走路,便说:“我是高三D班的在俊,你呢?”“高三A班,影子。”她怯怯的回答,“影子,”说着笑了笑,便挥了挥手骑着单车,消失在迷蒙的视线。影子就这样望着,那个远去的男生,久久的望着。回到班级,依然是繁忙的学习生活,她托着下巴,面朝向窗外,她想着,那个撞进他心灵的男生,嘴角无意间露出一丝微笑。一连几天,她并有遇见他,她只记得他白皙的帅摸样,阳光般的笑容,还有,那个“在俊”的名字,正如她脑海中刻下的样子。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也许,这只是一种念想,但不论如何,心潮已经跌宕起伏荡,涟漪早已次第泛开。初秋的雨滴,滴落在心头,留下思念的味道,她不敢去D班,怕见着他,可又想去看看那张无法忘怀的容颜,她矛盾着,苦恼着。她常常站在走廊里,看着对面D班的教室门口,也许,能够触摸到一点影子吧。落叶旋转而下,有点悲伤,风拂过她无暇的脸庞,缭乱了她乌黑的长发,发丝乱舞着,就像她的心绪。正当她惆怅之际,却看见对面有个男生对着她微笑,在俊!她惊慌的移开了视线,又忽然正视着他的笑容,她羞涩的不知如何是好,可是,浅浅的酒窝已代替了她内心的回应。在俊笑着,便离开了那里,她转过头,看见他提着什么东西向自己走来。越来越近了,她的心扑通个不停,于是,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假装镇静,在俊走了过来,“送你的,上次撞了你,就当道歉来着。”说着递了过来。影子不敢接,犹犹豫豫,有些为难。“拿着吧,我这是负荆请罪,不要不给面子啊。”影子这才接了下来,“是什么?”影子好奇,“打开看看。”在俊坏笑着,“我觉得这很适合你,谁让你这么瘦。”拆开包装纸,原来是一盒德芙巧克力。夜晚的灯火异常璀璨,像火流星,一点一点的侵袭着整座城市。入口即化的巧克力,就像初春的爱情,隐约而甜蜜。爱情来的时候,是意想不到的,静悄悄的,有点虚幻。往后的日子,她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寻常的爱情,自然的相爱,毫不忌讳的十指相扣,以为这样就是地老天荒。鲜嫩欲滴,像草莓一般鲜艳的爱恋,在她的眼里,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感动和憧憬的。高考那年,她与他进了同一所大学,因为爱情,而选择继续在一起,经营者他们之间的永远。大学前三年过的稍纵即逝,他们成为了校园里最令人羡慕的一对,从高三到大三,再到即将开启的大四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那么静止不变,为了他们之间的承诺,许下一世的相濡以沫。然而大四下半年,一个黄昏雨后,在俊对她说,家人让他出国,“影子,我们一起去吧,去英国,那里的夏天悠长清凉。”从他不舍的眼中,她看见了诚恳和惋惜。可是,她不能走,她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也许在现实面前,一切都不再那么从容。“在俊,多好的前途啊,珍惜吧。也许以后的路,你一个人要好好的走。”现在回想起来,她一定会答应他,而当时22岁的她,又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包括今后的规划,还有那时的梦想。也或许,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理由,至少,她不能为爱牺牲一切。然而,爱就是爱了,那么多年的回忆,也足足存在着,就像一句话说得好:“如果你爱她,就要给她走最好的路,找最好的对象,过最好的生活,叫她忘记你,而不能成为她的牵绊。”没有爱,生活落得如此凄凉,她一个人重复着剩下的单调的大学生活,然后拼搏着未来的职业生涯。刚开始,在俊还会打一些电话过来。日子久了,便断了联系。影子想,也许曾经的美好,够她回忆一阵子吧。高中的校园外,那条单行道已经拓宽了,校园里再没有如初的气息,显得嘈杂、喧嚣。她默默的走着,可再也没有一个莽撞的人撞过来,那个让她受伤的人已经离开。导师安排了她去一家外企工作,那是一家知名公司,在最繁华的地带有着一栋独立的写字楼。工作是辛苦的,但是薪水却也是很高的,在一次交流会上,我代表公司去研讨。进了电梯,她竟然看见了在俊,与其说是在俊,不如说是一个长得和在俊一模一样的男人,只是没有在俊一样看着她的眼神,那个眼神是陌生的,就像是不认识。她惊呆了,于是,缓了缓神,轻轻地叫了一声:“在俊?”那个男人茫然的看着她,然后淡淡的一笑,这时的电梯门开了,他竟然走了出去,留下她悲伤和疑惑的神情。她想,也许他有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崭新的人生,何必再去打扰,那种陌生,深深地刺痛了她的每一根心弦。她后悔着当初没能答应他,和他一起远走天涯。有时的爱情,真的经不起距离和时间的考验,那种骨子里的陌生,像魔咒一般,诅咒着世间的幸福。她最终选择了离开了那座城市,去了最遥远的海南,哪里有着属于她的夏天,还有初秋的味道,渗进她的脑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不愿在提及她的爱情,像薄纸,其实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一次与导师的联系当中,影子得知,原来在俊在英国的单行道上逆行,出了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失忆了。如五雷轰顶,她不知所措的会想起那个陌生的眼神,本是一阵安慰和欣喜,却在一瞬间转为苍白和无奈,不一样的原因,却是同样的结局,没有了过去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爱情,已无能为力。她有段时间很想告诉在俊,自己就是影子,然而,物是人非,过去的种种又有着什么意义?新的开始,也许不仅仅是上天对于他的恩赐,也是对于她自己的忘记。许久的泪水还是倔强的掉了下来,一样的单行道逆行,可是谁都回不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捉弄着他们的命运,这一道过往的伤痕,也许是青春年华里,最残忍和最难忘的回忆。然而大四下半年,一个黄昏雨后,在俊对她说,家人让他出国,“影子,我们一起去吧,去英国,那里的夏天悠长清凉。”从他不舍的眼中,她看见了诚恳和惋惜。可是,她不能走,她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也许在现实面前,一切都不再那么从容。“在俊,多好的前途啊,珍惜吧。也许以后的路,你一个人要好好的走。”现在回想起来,她一定会答应他,而当时22岁的她,又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包括今后的规划,还有那时的梦想。也或许,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理由,至少,她不能为爱牺牲一切。然而,爱就是爱了,那么多年的回忆,也足足存在着,就像一句话说得好:“如果你爱她,就要给她走最好的路,找最好的对象,过最好的生活,叫她忘记你,而不能成为她的牵绊。”没有爱,生活落得如此凄凉,她一个人重复着剩下的单调的大学生活,然后拼搏着未来的职业生涯。刚开始,在俊还会打一些电话过来。日子久了,便断了联系。影子想,也许曾经的美好,够她回忆一阵子吧。高中的校园外,那条单行道已经拓宽了,校园里再没有如初的气息,显得嘈杂、喧嚣。她默默的走着,可再也没有一个莽撞的人撞过来,那个让她受伤的人已经离开。导师安排了她去一家外企工作,那是一家知名公司,在最繁华的地带有着一栋独立的写字楼。工作是辛苦的,但是薪水却也是很高的,在一次交流会上,我代表公司去研讨。进了电梯,她竟然看见了在俊,与其说是在俊,不如说是一个长得和在俊一模一样的男人,只是没有在俊一样看着她的眼神,那个眼神是陌生的,就像是不认识。她惊呆了,于是,缓了缓神,轻轻地叫了一声:“在俊?”那个男人茫然的看着她,然后淡淡的一笑,这时的电梯门开了,他竟然走了出去,留下她悲伤和疑惑的神情。她想,也许他有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崭新的人生,何必再去打扰,那种陌生,深深地刺痛了她的每一根心弦。她后悔着当初没能答应他,和他一起远走天涯。有时的爱情,真的经不起距离和时间的考验,那种骨子里的陌生,像魔咒一般,诅咒着世间的幸福。她最终选择了离开了那座城市,去了最遥远的海南,哪里有着属于她的夏天,还有初秋的味道,渗进她的脑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不愿在提及她的爱情,像薄纸,其实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一次与导师的联系当中,影子得知,原来在俊在英国的单行道上逆行,出了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失忆了。如五雷轰顶,她不知所措的会想起那个陌生的眼神,本是一阵安慰和欣喜,却在一瞬间转为苍白和无奈,不一样的原因,却是同样的结局,没有了过去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爱情,已无能为力。她有段时间很想告诉在俊,自己就是影子,然而,物是人非,过去的种种又有着什么意义?新的开始,也许不仅仅是上天对于他的恩赐,也是对于她自己的忘记。许久的泪水还是倔强的掉了下来,一样的单行道逆行,可是谁都回不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捉弄着他们的命运,这一道过往的伤痕,也许是青春年华里,最残忍和最难忘的回忆。
逆行的青春恋曲
我想,我爱上杜小敏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具体从什么时刻开始的,我已经忘却了。那些无缘无故冒出来的思绪总会缠绕着我,一夜又一夜。时间长了,自然就习以为常了。北京的冬天有些清冷,我独自坐在狭窄的办公室里整理那些琐碎的文档。我熟悉这些操作的流程,所以很快完成了。我刚来北京的那天,就在车站拣到了一只小小的流浪狗,它跟着我一直到了现在,先后换了两次工作,搬了两次家。后来就慢慢发现,它是一只长不大的狗,永远只能那么小,差不多一个巴掌大。清冷的季节里我总是带着它上班,把它喂饱,看着它懒懒地在办公桌上睡觉,以此来打发我无聊的时间。“喂,哥们,教我做一下这些东西。”一个身材高挑,容貌清秀的女人闯进了我的办公室。对,她便是杜小敏。从我和她认识的那天起,她便“哥们哥们”地叫着我,并且进我的办公室从不敲门,可我对此并不反感。或许,她进入了我的生活。我帮她把那些材料弄好,交到了她的手里。她高兴地拍拍我的肩说道:“哥们,不错,有时间给你介绍一个妹子。”我心里当然想,那妹子会和你一样吗?她看到了我带来的流浪狗,伸手便去摸,我想阻挡她,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只小狗曾是受过了怎样的伤害,以至于现在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碰它,都会遭殃。杜小敏也不例外。“啊!”杜小敏的尖叫和狗叫声一同响起。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她并没有骂狗,而是吵着嚷着说我没有调教好它,并且硬是要我带她去打狂犬疫苗。我哭笑不得,只好跟着她去了。说实话,我陪着她去完全不是因为责任,只是我那一时无由的心疼。于是,我终于知道,我是爱她的。可是,她有了男朋友,并且我也认识。因为每次她有了男朋友总会第一个通知我,还要那男人请我吃饭,说我是她最好的哥们,看着那男人表情怪异的样子,我心里真是好笑。于是,我想不认识都不行。她和那些男人晚上出去,都会硬拉上我,她说,要是他们是坏男人,你可以保护我。我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暖意,跟着她去了。第一次跟着她去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尴尬,但是后来就习以为常了。因为我想保护她,仅仅是这么单纯的想法。“哎,你觉得这个男的怎么样?”“嘿嘿,问我?”这是我一惯的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即便是我说不行,她真的就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放弃他吗?杜小敏,为什么每次都是要等你已经做出了决定你才来问我?而对于你自己爱情自由的决定,我凭什么身份来更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记得有一次她硬拉着我和他的男朋友去买订婚戒指。我没说什么,失魂落魄地跟着他们走。她挽着那男人的胳膊,像一只将要扑翅的小鸟。呵呵,我自己笑着自己,我爱她,她永远都不知道。“这枚戒指是采用国内最领先的镂空技术打造的,钻石也是……”售货小姐在一旁滔滔不绝地说道,杜小敏的脸上神采飞扬。“哎,你觉得怎么样?”她忽然回过头来问我。那男人也在一瞬间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神足以射杀一公里之内的所有生物。我忽然有些心跳加速,不知怎么回答时,忽然冒出了售货小姐的声音:“小姐,这枚戒指完全适合你和这位先生,不论做工还是色调上,都可以说是为你们俩专门打造的一样。”三人的表情哑然,当然也包括杜小敏。因为那售货小姐说的先生,是我。两天后,杜小敏来到我的房间里大哭。而那时我还没有起床,我正想审问她是怎么进来之时,她便坐在我的床沿上大哭起来。“小敏,怎么了?”我有些急切地问道。“哇,我和他分手了。”不问不要紧,这一问哭得更凶了。“我说小敏,有什么事你倒是好好地说啊,哭什么嘛!”“不是你失恋,你当然不伤心了。”我真是够倒霉的,好心被当了驴肝肺。“还有啊,有什么事你也得让我先穿了衣服再说吧?”我无奈地说道。“你穿你的衣服,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拿着你的衣服。”她没好气地说道。我真够倒霉的,大清早的就碰上这种事,来我床边坐着哭,还有那么多的理由。“我说你坐在这里我怎么穿啊?”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她看了我一眼,赤裸着胳膊靠着枕头,头发蓬乱,大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刚穿了衣服,母亲又打电话过来催促着,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说这事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再说了,没合适的怎么结。杜小敏听到了,自己失恋的事忘了,在旁边跟着瞎掺和。“我说你就找一个嘛,我们单位这么多的好女孩暗地里都很喜欢你,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不用。”我简单明了地回答她。“我说你是不是同性恋啊?”……那天,我们就为结婚的事大吵了一架。杜小敏生气地摔门走了,并且扬言,要我永远都不要再叫她。这是我们第一次不带任何玩笑性质的吵架,而最后的结果,两败俱伤。她生气的理由是,她不顾一切地来帮我找对象,完成我母亲的心愿,我不领情不算,还要大声地恐吓她。可我生气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因为爱她。我当时差不多就要说出,我不想结婚的原因就是因为爱她,等着她,可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因为我了解杜小敏的性格,所有和她分手的男人都成了陌生人。她在我爱她的四年里,换了五个男朋友,其中有两个谈到了婚嫁。可都是以失败告终,而我在里面充当的角色,都是比媒人还要媒人。我要在她的面前尽量帮那些男人说好话,因为我想她幸福。另一方面我必须要保护着她,并且在保护的过程中要处心积虑地掩藏好我心里所有的感情。杜小敏,你知道吗?酷热的七月,在杜小敏开始了另外一段恋情的时候,我辞职到了上海一家广告公司。在临走前我托朋友给了她一封信。信里记载了从我和她相识的那天起,她经历过的所有爱情,里面有她的欢笑,哭泣,泪水。包括每一个男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对她承诺的誓言。虽然我知道,这些对她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我还是做了。因为我总要为她留下一些东西,纪念我们的相识。后来,我受到了上级的赏识,平步青云,成为公司最年轻的策划经理。而这些,我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的时间,我几乎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来遗忘那个曾是让我痛彻心扉的城市,还有那个让我保护了四年的杜小敏。在这短短的一年里,我尝试了四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我发现,我缺少了对爱的心动与激情。春节,我抽时间依次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每一个人都会和我说起杜小敏,都会告诉我她现在变了很多,沉默寡言。曾住我隔壁的同事说,在我走后的一个月里,杜小敏发疯似的四处打听我的消息。电话这头,我已是泪流满面。杜小敏,这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女子又仿佛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又一年的七月,我代表公司去北京参加一个重要的合同签订仪式。仪式后的宴会上,有北京大大小小不同的广告公司代表人举杯欢庆。后来便是舞会,灯光绚烂。忽然,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我看到了杜小敏。和以前不同的是,她的身边缺少了一个男人,还有她眼睛里的神采奕奕。我忽然的有些心痛,视线模糊,我推说自己去洗手间走开了。杜小敏看到了我,像一只发疯的野兽跟我走了出来,紧紧地扯住了我的礼服,一边哭一边大叫着:“哥们,别走,别走……”在她才叫出我“哥们”的一刻里,我便止不住情感泛滥起来。毕竟面前的这一个女人,占据了我四年里所有的欢笑和泪水。那夜,我和杜小敏在一起。我们就这样安静地拥抱在一起,睡了一夜。在她干净的脸庞上,还残留着无数的泪痕。此时,却是面带微笑地紧靠着我的右臂,沉沉睡去。凌晨三时四十分,我吻了吻她的脸,悄悄踏上了回上海的班机。从那时起,我彻底从杜小敏的世界里消失了。我知道,她醒来时若没有看见我,会是如何的抓狂,可总好过她和一个已经对爱情毫无激情的人磨蹭一辈子。四年的时间里,我不断地为她的哭泣伤心,失恋伤心,找到新爱伤心,为她所有的伤心而伤心。而在这些伤心里面,我已经被打磨得没有了爱的勇气。亲爱的,让我离开你。因为我爱你。我所有等待的目的,只是梦想着你爱我,可在你真正爱上我的时刻里,我却没了爱的激情和勇气。亲爱的,我坚持下去的理由,只是在等待一个你让我彻底消失的理由。原谅我,因为在离开你的日子里我终于发现,爱情是一种有限的力量,而我也将从这个力量消失的时刻里消失。
在你爱我的时刻里消失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