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华丽的故事

人生不会一帆风顺,常常“行至水穷处”。所以,能够预知未来,是智慧;若预测到前方是绝路,主动给自己画上一个句号,便是大智慧。“北京电器大王”张大中,就是这样一个善于给自己画句号的人。1982年4月,张大中凭借自己加工落地灯所赚到的几百元,大胆地开了一家“张记电器加工铺”,专门生产音响放大器,生意火得很。平时他得在单位上班,周日才能赶来管理。生意做大了,明显就招架不住了。两边跑,两边都不讨好,勉强支撑了半年。年底,他向单位领导递交了辞职信。他在信中说:“由于这份工作不符合本人理想,我决定辞职,请供销社领导予以批准。”在当时,这可是天大的事,人家削尖脑袋还进不了国营单位,他居然如此轻易地辞职。供销社的领导、他的岳父岳母,都极力劝阻他别丢掉这个“铁饭碗”,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但他坚持:“那种生活,你坐在那里,一眼就能看到自己50岁后的样子,掐指一算就能算出自己一辈子的工资,简直让人绝望。如果不出来,那才会后悔一辈子呢。”不顾众人反对,他为自己画上了人生第一个重大的句号。后来,张大中的铺子业务拓宽了,进入了音箱制造、安装等领域。再后来,铺子改成了“金钟音响厂”,直到现在生意仍然红火,用张大中的话说,“每年能赚辆奥迪的钱”。在北京,从事制造业不如从事商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考察,张大中得出一个结论:“北京是一个消费型的城市,制造业的利润太低,资金周转周期太长,做电器原配件销售赚钱更容易。”于是,他将自己的生意,翻开了新的一页,将主要精力转到电子原配件的销售上。灵镜胡同8号,是张大中的“生意经”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地方。1986年,张大中在这里开设了第一家电器原配件门店。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但生意非常红火,一年不到,他就积攒了四五万元。正当生意跑火的时候,全民卡拉K热带动了电子原配件、音响等一些电器生意。但是,偌大一个北京城,没有一家音响卖场大到能够把所有的品牌、零配件集中到一起,都是十几平方米、几十平方米的小店。张大中决定搞一把大的,生产方面可以停一停;销售方面,则必须大张旗鼓。1993年,张大中的大手笔―――玉泉路的“大中音响城”开张了。半年之后,这个大音响城在京城老百姓中间就有了名气。大家都知道,玉泉路有个最大的音响城,里面的音响一应俱全,选择余地大。随着时代的变化,张大中的店里,家电品种越来越多,品牌越来越强。他在北京城里,到处复制玉泉路店的模式,渐渐地,做成了北京市场最大的家电连锁企业,成了名副其实的“北京电器大王”。2002年,张大中将自己的店面开在中央电视塔旁。这个位于玉渊潭公园西门对面的中塔店,是三环上惟一一个有大面积停车场的家电卖场。开业后,连续几年的销售额都在10亿元以上,2007年高达20亿元。这是大中电器所有门店中盈利能力最强的一家。谁都没有想到,接下来,张大中又想给自己如日中天的大中电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要卖掉自己一手创造的电器帝国。在张大中看来,家电连锁企业已经进入了整合期,区域性家电连锁店的前景堪忧,“不能等到企业经营得狼狈了才卖。”他决定退出了,但必须风风光光。2007年10月,在和国美谈判时,张大中对黄光裕说:“你必须比苏宁高8个亿,否则我宁愿30亿元跟苏宁谈,也不跟你谈。”最终,张大中把2亿元固定资产的大中电器以3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国美。这一年,张大中向国家交纳56亿元税金,成为国内一次性缴纳个人所得税最多的纳税人。为自己的生意画上句号,张大中也完成了人生的华丽转身。如今,张大中坐在北京西郊的青清商厦3楼办公室里,他新创立了大中投资公司,正式进军资本市场。转身,蕴藏着新的转机。人生很漫长,懂得适时给自己画上一个句号,开拓新的疆土,就可以续写更多更好更完美的篇章。(司志政摘自《莫愁•天下男人》2008年11月)(司志政摘自《莫愁•天下男人》2008年11月)
张大中的华丽转身
一天夜里,艾子梦见一位男子,穿戴华丽威严,对艾子说:“我是东海龙王,凡是龙生的儿女,都与各江海的龙结婚。但龙的脾性暴烈,若再与别的龙结婚,则很难和睦。我有个小女儿,我很疼爱她,她的性情又特别暴戾,若把她许配给龙,肯定不会和谐。我想找一个有耐性又容易控制的女婿,却找不到。您有智慧,所以我要请教,求您为我谋划此事。”艾子答道:“您虽说是龙,但也是水族,求婿,也应从水族中找。”龙王说:“是这样。”艾子又说:“若找鱼,可他们多贪饵,容易被人钓去,而且还没有手足;若找龟类,则状貌太丑陋;我看只有虾可以。”龙王说:“虾的身份太卑贱了吧?”艾子说:“虾有三德:一是无肚肠,没心没肺;二是割它也不流血;三是头上能容得肮脏的东西。有了这三德,正好做大王的女婿。”龙王说:“很好!”
龙王选婿
刚开学,枝头上的夏天依然没有要华丽转身离开的意思,反倒派了蝉这位艺术使者,天天在枝头上唱歌,对我来说这是一阵令人心慌的不知所措与烦恼。我没有与任何人说话超过五句,而且基本上都是对方问我才回答。有人说我“惜字如金”,还如是云云地说一大通。某好心女生告诉我,我也只是微微地笑一下,什么都没有说,任凭她吃惊地看着我。我只是努力地学习,上课认真举手发言,下了课也只呆在座位上,直直地望着同学们嬉笑打闹。放了学我便飞速回家,埋头写作业。一切结束后,随手翻一本书,看几行,却又没了兴趣,只好匆匆放回书架,粗粗洗漱完毕上床睡觉。这是我进入初中后第一个星期的真实写照。因为我的孤僻,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近我。可我也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每当下课,当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教室里,真的尝到了孤独的滋味。孤独是一剂恶毒的甜美药剂,不喝,只是闻闻它,都会使人中毒。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曦来了。她以决绝的姿态猛然冲破我的视线,华美地轰然而至,让刚开始并不快乐的我,终于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展开了笑容。——拜托你啦,笑一个嘛!一个肉包子在路上饿了,于是走着走着就把自己吃了。这样的笑话,难道不好玩吗?给我一点面子吧……——比萨斜塔?那里盛产比萨吗?(苦思冥想中……)——薰,让我来与你一起搬吧!这么重的箱子,你身体又弱,还是让我分担一些。——薰,我真的好喜欢你。从小到大,除了另外一个女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定了,Bestfriend!曦,你太阳光了,阳光到与你站在一起,连作为你朋友的我,都觉得自豪!不记得有多少次。放学过后,我总是与曦快乐地手牵着手,信步走向家附近的一座花园。嘻嘻哈哈一阵后,她总是挽着我的手在一片最美的花丛边坐下,以她最淳朴最爽朗的笑容面对着我,耐心倾听我没完没了地诉说这一天的倒霉事,然后认真地为我解答一切一切的不理解。让我总觉得这时候比我小的她成了姐姐,我反而成了不谙世事的小妹妹。“薰,你要明白,生命中必定充满着一道一道的关卡。如果你永远都是以一种沮丧悲叹的心态来看待一切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与困扰。“你是你自己。薰,不必太在意他人的话,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就行了。一直走下去,不要回头,也无法回头。“薰,生活就是这样。努力把好舵,不要被生活所支配,这样才会成为生活的主人。你明白吗?“不必谢我。我们是好朋友,不必见外。”日子就这样平安无事、流水般幸福地过着。不过,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容易生出羁绊。就连曦也说过,宿命之神手里有无数根红线,它们紧紧地缠绕着世人的脖子。两人一根,只要他愿意,稍微动一根手指头,红线便立马勒住两人脖颈。窒息地痛,可无法挣脱开来,只能呻吟,直到两人下定决心将红线彻底剪断。我与曦,自然也是现在被红线死死勒住的两个孩子。夕阳未落的一个美丽傍晚,在教室出完黑板报,我拿起书包刚想回家,突然听到隔壁空荡荡的音乐室里隐隐约约传来怒斥,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哭声。本来不想多管闲事,无意中猛然听到谈话中好似有我的名字,于是悄悄地靠近,小心翼翼地听着——“曦,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不管你有没有这么对待我,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去跟‘她’打得火热!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她,你还……”女生顿了顿,语气里全是恼火。“不……晨,你相信我,我……只是在网上看到这么一个实验,说如果你能与班上最冷漠的同学结为好朋友,那就证明你的人缘一定很好。我瞄准了尹初薰,于是才接近她的,你千万别……”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来,结结巴巴地,最后一句再也说不下去了。那个唤作“晨”的女生不做声了。我定在原地。所有给予我的关心与温暖,原来都是她的测试吗?我不出声地笑,忧伤地大笑,平静地推开音乐室的门,从未想过后果,只知道一味地走下去,无论对错,永远都不回头去花时间慢慢后悔。我没有那个耐心。里面的两个女生蓦地愣住了,尤其是满脸泪痕的曦。她那好看的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扭曲过。她错愕地瞪着我,而我则倨傲地望着她,嘴边的线条紧了又紧,成了一条遥远而苍白的直线。随后,转身,没有哭,没有跑,只是这样平静地走,心痛。我不想知道背后的曦是什么样的表情,我只知道,多看她一秒,只会使我的心更痛,最后,爆裂。我又变成了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友谊。只有终日与我为伴的几本书籍供我钻研消遣。外面的阳光亮得耀眼,可我却缩在冰冷的墙角,低着头看蚂蚁进进出出。我现在痛恨早晨明媚的阳光,因为它是“曦”。想到这个字,我本能地厌恶,使劲晃晃脑袋,拼命地想把这个字赶走。待到终于消失殆尽,我才满意地舒了一口气,继续望着蚂蚁做运动。“我的手表到底跑哪里去啦!”曦的声音令人讨厌地响了起来,“究竟是谁,把我最心爱的手表放哪儿了!如果让我查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同学们开始唧唧喳喳地围在曦的身旁,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都带着怀疑的目光向每一个人的脸上扫射。曦无奈地站在那儿,眼泪都快出来了,似乎那块手表就是她的生命似的。可热闹了好一阵子,也没揪出罪魁祸首。大家唧唧喳喳地来,唧唧喳喳地去,树倒鸟散,跑得倒很快,生怕别人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曦一个人孤单地立在她的座位旁边,那慌张焦急的表情,像极了一只掉队的雁儿,无可奈何地等待着同伴们来认领,却只得到它们决绝的背影。这就是你该付出的代价!我恶狠狠地想着,心中竟然有一股快意。她的双瞳突然愣愣地看向我,眼里迸出一道寒光,脸上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她急急地走向我,弯下腰低声俯在我的耳边,“是你吧?薰,我知道你依然对上次的事耿耿于怀,谁听了不会生气呢?可其实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怎么样?”我冷笑,不耐烦地打断她急切的话语,“保护我吗?但我看来你只是在不停地欺骗我!没有人拿你的手表,谢谢,大小姐。就这样随便没有理由地怀疑一个人,你认为我会觉得这是在保护我吗?”我越说越恼火,一拍桌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发呆。我没有多想,也没有试图去观察她的神色。我就是大步地向前走着,决不给自己释怀的机会。我想,我们之间的友情,这次是真的彻底完了。不仅如此,我与全班女生的那份微薄友情,也彻底不复存在。我坚信是曦传出去的,现在每个女生都用一种异样且厌恶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是鞋底上一个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一样。事情甚至发展到几个女生突然在下课期间猛然跑过来大声指责我,说都是我的错,曦才会变得萎靡不振,上课也没有精神。这其中自然有晨,她毫不掩饰地加入进来,每天苦心孤诣地等待我们班放学,就是为了能够目睹我的“尊颜”。我默默地接受了一切对我的讥讽。不是我无能懦弱,最重要的,其实是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完全可以令我终生难忘的消息。“你不知道,这块手表是曦的妈妈临终前送给她的!多少年来,至少从我与曦认识以来,她就一直戴着这块手表,从不离身。今天恐怕是她忘了吧,竟放在了教室里,回来后就发现不见了。如果不是因为那次争吵被你发现了,我们会怀疑到你吗?”晨的声音愤愤不平地响起,嗡嗡地在我的脑子里回荡着,最终炸成了一堆废墟。曦……那块手表……还有她的怀疑,这一切不是毫无根据的。我知道了那次争吵,所以怀疑到我也不为过。尽管我没有拿,可是我也不能那样伤害她啊!但是我依旧固执地认为我没有错。因此我并没有向她道歉,仍然孤傲地行走在校园里,没有温暖,只有无可把握的悲哀。毕竟,因为我的鲁莽,我失去了众多获取友情的机会。不过,我没有表现出一点软弱,我总是挺直腰板,忍受种种奚落,只为了青春奇异的心理而坚强地忍受。然而就是因为我竭力表现出来的孤傲,竟让我们班的苏依等一些女生重新与我建立了友好关系。我并没有拒绝她们,因为我知道,得到友情是多么快乐,失去友情又是多么痛苦。后来我记得问过苏依,问她为什么第一个带头与我成为好朋友,那时的她早已知道内幕,于是回答很干脆,她就喜欢并且愿意与能够忍受孤独的人结为好朋友。这样的人,必然能够挺住一切,包括整个世界。那时的我笑得很甜很欢——是的,这是打心眼儿的开心,我又一次找回了我的友情,让我真正懂得我不是一个人,我有许多默默支持我的朋友。可是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了曦。直到曦离开中国,去了美国,我们也没恢复从前的要好,顶多只是冷冷地点个头。她去美国的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当然不是她亲口告诉我的,而是用老土的办法——塞纸条。当时着实心里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毕竟嘛,做了短短一年的朋友,也值得!期末考试,我得了很高的分数。那时曦已经不在中国了,我礼节性地告知她这一喜讯,她也不过是发来一条短信,只有区区两个字:恭喜。但是我知道,这两个字,又承载了多少友情的重量。难以计数,于是我不再想了,只是简短点个头,合上手机,没再理睬它。直到寒假的最后一天,我打开学校的贴吧时,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帖子,署名是曦。薰,你在吗?还记得半年前的事么?那时你很愤怒,我后来想想看,我真的不应该这样说你,也不该怀疑你。但那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误会。我这么对晨说只是希望她不要再找你的麻烦。为了不与你“同流合污”,我只好这么讲。可你没有听到前面的话,我一直在劝晨不要再嫉恨你,没想到……一个星期之后发生的事,我后来才知道真的不是你,只是几个喜欢恶作剧的男生把手表偷偷藏起来的。但因为我的无理指责,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尽管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但,薰,你会原谅我吗?终于,真相大白。我抹去满脸的泪水,微笑着跟了一个帖:原谅不原谅,已经没有意义。我倒要谢谢你,如果没有这场误会,我,依然是懦弱的吧。忍受孤独的整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失去一个朋友是多么令人心痛。于是我便加倍地对后来愿意与我在一起的任何一位朋友好,结果我得到了我曾经梦想不到的东西。曦,也许10年、20年,甚至一辈子我们再也见不到。可是,你给我的,比这短暂的10年、20年和一辈子,还要多,还要长。
下一个晨曦
明星婚事一向扑朔迷离欲说还羞,先有阿sa和郑中基离了婚才知结婚的典范,后又爆出黄奕的那段尚在传闻中的“41天闪婚”已经传闻闪离。此前网上流传着一组黄奕与姜凯的甜蜜婚纱照,在人们惊呼原来黄奕闪婚了的同时,黄奕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出其已经离婚的爆炸性消息,并在“非常静距离”节目上当场潸然泪下。黄奕闪婚与闪离“黄奕与姜凯去年就已结婚。早在2009年8月7日,黄奕和姜凯就在上海徐家汇附近的涉外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姜凯为了博美人一笑,更是带着黄奕旅行,前前后后走了7个国家,并按照当地风俗拍摄结婚照片。”自去年8月份,黄奕和新加坡金融才俊姜凯传出婚讯。当时媒体报道称两人结识4l天就闪婚,但是婚讯传出之后,姜凯就成了“传说中的那个人”,这段婚姻也成了货真价实的“隐婚”。黄奕从来没有在正式场合里肯定地承认自己已经结婚。但两个人的婚纱照突然曝光后不久又有消息发出,黄奕和姜凯已经协议离婚,有媒体也称经黄奕身边友人亲口证实黄奕和姜凯的婚姻确实已经走到尽头。“婚姻的危机大概就是今年年初出现的,很难调和,所以目前两个人的婚姻确实走到尽头了,可能很快就会请离婚律师,了结这段姻缘。”这位友人证实,“黄奕耳前情绪十分低落,但是神经很大条的黄奕绝对没那么多心机,会用这桩婚姻为自己炒作。”“黄奕对这段感情很在乎,也想好好去经营。作为圈内人,她知道可能会给对方带来的压力,所以她一直很低调,也没有公开承认这段婚姻,希望能有空间让感情好好成长。”但可能确实因为性格原因,以及理念上的分歧,“毕竟黄奕是演员,不是所有圈外人都能适应的。”所以两个人的闪婚并没有走向地久天长,而是迅速分道扬镳。回首盘点一下娱乐圈中嫁入豪门的女星们,爱情的一开始总是幸福与美满,然而在华丽婚纱下,又有多少的谎言与伤痛。嫁入豪门又婚变的女星们,究竟“闪”的是婚姻,还是人心?关之琳20岁嫁人。20岁离婚关之琳的情史大家如数家珍,而且她对富商情有独钟,但是关美人总坚持只谈恋爱不结婚,与她惟一一次的失败婚姻有很大关系。1982年6月,关之琳与比她大16岁的前夫王国旌相识。王国旌是一家金融贸易公司的老板,且一向风流,娶关之琳之前,曾有一次婚姻。相恋两个月后,两人在美国拉斯维加斯闪电注册结婚。他们的婚事遭到关父的强烈反对,差点以自杀来阻止他们的婚姻,最后经双方协调关父终于妥协。婚后关之琳脱离演艺圈,当起全职太太。然而没过多久,王国旌本性显露,终日流连花丛。王国旌甚至这样评价说:像关之琳这种女人,随便在大街上抓一个都比她强,足见其人之无情无义。没过半年,关之琳就与王国旌离婚,20岁嫁人,20岁离婚,无论如何20岁这一年恐怕是关之琳终生难忘的一年。贾静雯被索巨额分手费才从美国将爱女“梧桐妹”带回台北的贾静雯,却再次遭到丈夫孙志浩的纠缠。身为天虎国际货运总经理的孙志浩这次竟然“狮子大开口”,委托律师向台北法院提出夫妻财产分配诉讼,不但要贾静雯返还当初聘礼500万元新台币以及位于上海的一栋共同联名的房子,还向她索要2600万元新台币。一朝恩爱花似锦,如今再撕破脸,对曾风光嫁入豪门的贾静雯来说,个中滋味可想而知。伊能静为婆媳之争买单据悉,伊能静在嫁给庾澄庆之前,就备受准婆婆排斥,虽然两人关系紧张,但伊能静还是与庾澄庆走上了婚姻的殿堂,并很快育有孩子。本以为孩子的出生能弥补婆媳间的关系,但未想到的是,庾澄庆的妈妈对伊能静始终不能接受,而大孝子庾澄庆又始终维护着妈妈的利益,伊能静与婆婆之间的战争最终引发两人离婚。
女星的华丽爱情怎么了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