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心动的故事

汶川救援受震撼千万富翁携爱走“寒极”身材魁伟,面庞黝黑,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男子汉的坚毅……北京小伙张昕宇现年36岁,从小喜欢动手,玩航模、做小飞机。他与梁红是小学同学,这对青梅竹马从初中时期相恋至今。1998年退伍后,张昕宇拿着两万元的复员费,和大学毕业的梁红一起到北京创业。他们开过小饭店、摆过烧烤摊、干过导游。有一次去菜市场,张昕宇看到一家豆腐店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原来这里新添了全北京第一台即食豆腐机!那时现场制作豆腐还是个新鲜事物,这台进口豆腐机的造价近20万元人民币。趁多次买豆腐之机,张昕宇细细研究机器的构造,回到家里画成图纸。一个多月后,他花4万元造出了自己的第一台豆腐机,开始摆摊卖豆腐。后来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表示愿意出高价购买张昕宇的豆腐机,于是他和梁红又专门卖起了机器。一年下来,这对小情侣赢得近百万财富,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2000年,他们又转行做外贸,因生意越做越大,到2005年时张昕宇已经身家千万,但他却说,“那时的我,浑身都散发着铜臭味。”每天像赚钱机器一样的日子,物资富足而精神空荡,逐渐令张昕宇感到厌倦。直到2008年,经历过汶川大地震后,他才找到另一种“更开阔的活法”。“5・12”大地震发生后,张昕宇和30多名北京志愿者聚在一起,商量组织救援队前往汶川灾区,他最后拍案而起:“明天就走,愿意去的每人交1500元机票钱,不去的离开。”包括梁红在内,有10个人当场交了钱,他们立刻就买了第二天的机票。次日一早,张昕宇和梁红跑遍北京,采购了凿岩机、发电机、手动液压撑开器、液压剪等总共400多公斤机械设备和药品。下午4点,他们带着10个人的救援队飞赴四川。携带这些装备和急需药品出现在震区后,张昕宇的团队被誉为“最专业的救援队伍”。十多天的救灾工作中,他们争分夺秒地从坍塌的建筑物中扒人扒尸体,几乎没怎么睡觉和吃饭,“饿了就把方便面捏碎放进暖瓶里,过1个小时就成粥了,就这样喝了半个月。”半月下来,张昕宇瘦了20多斤,这些天的经历,也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过去的我,人生目标就是赚钱、买大房子买好车。在灾区看到了太多生死无常和人世悲欢后,我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于是就想在有生之年,把想做的事都做了,死的时候才能少一些遗憾。”从汶川归来,张昕宇放下生意,毅然牵起相恋十年的未婚妻的手,开始不断出国旅行。当差不多把世界走了一圈之后,他们却发现,这样的旅行没啥意思。2012年,张昕宇开始策划“环球探险之旅”,而他选择的第一站令人匪夷所思,竟然是去“世界上最冷的地方”
北极求婚,南极结婚:中国情侣
那时我们都才十八岁。十八岁,花一般的年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希望,对异性充满了好奇和好感。十八岁的我亭亭玉立,是班上众多男生钦慕的对象。可我对那些向我示好的男生不感兴趣。和班上所有女生一样,我也在偷偷地喜欢杨军。杨军是班长,学习好,长得高大、帅气。偶然的一次,我看见一个女生故意找他说话,他紧张得手不知往哪儿放,额头冒汗,脸红耳赤的样子时,我的心莫名地狂跳。这个社会,会脸红的男生越来越少了,而且他还那么帅。高三了,老师三番五次地强调不能早恋,并且时时宣扬早恋带来的害处。班上男女生,界线分明,谁也不敢轻越雷池一步。上一届的学长,就是因为地下恋情曝光,最后被学校退学。虽然我性格比较外向,但也不敢公开表现出自己对杨军的好感。十八岁,并不明白什么是爱情,只是喜欢那种偷偷观察他的感觉,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一直在我心里绕呀绕的,怎么也理顺不清。可我又不能被同学,特别是老师发现我喜欢杨军,我只能悄悄地,在心里去喜欢他。但在班上,在公开的场合,有很多次,我都故意和杨军唱反调,让他下不了台。每次开班会,当班长杨军说东时,我就说西,他说组织全班去郊游,我却说不如在学校搞个烛光晚会更缓解学习压力。其实我并无恶意,只是希望能引起杨军的注意。我一直觉得杨军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从不当我是回事。虽然向我示好的男生也很多,但我从来视而不见,没给他们什么好脸色。十八岁的少女,清高、骄傲,又怎能容忍自己喜欢的男生对自己视若无睹呢?我总是优雅地从他眼前走过,总是温柔地对他微笑,可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可谓是煞费苦心。但唱反调的感觉并不好,有违我的意愿,特别是看见杨军一筹莫展、眉头紧锁时,我心里也会难过。可是,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杨军每次被我反驳都显得很无奈。口齿笨拙的他又怎么讲得过伶牙俐齿的我,有时争论着,他心里越急话就越讲不利索,话不利索他就会恼怒,脸色铁青。他不明白我为什么总要针对他,和他唱对台戏,让他难堪。临近毕业,我愈难控制自己对杨军的喜欢。我知道,毕业后可能就会错过这段纯洁的感情。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意。于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我搜肠刮肚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信给杨军。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我以为很快就毕业了,就算被杨军拒绝也没关系,没有人会发现我的秘密。我偷偷把信夹在杨军的书本里,装作若无其事,眼睛却一直紧张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当我看到他发现那封信时,心一阵狂跳。杨军偷偷把信展开,藏在书本下看。看完信,他还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我满心欢喜,羞红着脸垂下头,不敢看他。一堂课,根本静不下来,心里翻来覆去地想杨军回信到底会写些什么?他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呢?终于熬到下课铃响,我趴在桌上,望着窗外的晴空,心里乐滋滋的。我以为杨军很快就会把纸条递过来。可是等到放学,我等来的却是班主任严厉的责骂。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说话刻薄,她批评我不自重,不自爱,小小年纪就知道给男生写情书,最后还要我回去请家长。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吓得泪如雨下,心里恨极了杨军。我主动给杨军写情书的事很快就在学校宣扬开来,传得沸沸扬扬。女生都不再搭理我,说我轻浮;男生更是对我敬而远之。一时之间,我成了学校里最出名的女生,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走在校园里,背脊如芒,就是回家,我也感觉到街坊邻居在背后指指点点。父母也和我一起蒙羞,抬不起头来。为此,父亲还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把我关在房间,不让我出门。那段日子,我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地狱。多年后回想起来,依旧悔恨当初。我没有参加高考,学校因为这件事勒令我自动退学。离开学校我去一个远房亲戚的厂里打工。我再也无法上学了,大学梦从此夭折。我恨杨军,就算他不喜欢我,他也没必要把我的情书交给老师,没必要四处宣扬,让我身败名裂。十八岁美好的年华,因为那封情书,所有美梦都破碎了。谁的青春不曾心动?怎能想到,青春那么残酷,一封情书就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谁的青春不曾心动
那时我们都才十八岁。十八岁,花一般的年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希望,对异性充满了好奇和好感。十八岁的我亭亭玉立,是班上众多男生钦慕的对象。可我对那些向我示好的男生不感兴趣。和班上所有女生一样,我也在偷偷地喜欢杨军。杨军是班长,学习好,长得高大、帅气。偶然的一次,我看见一个女生故意找他说话,他紧张得手不知往哪儿放,额头冒汗,脸红耳赤的样子时,我的心莫名地狂跳。这个社会,会脸红的男生越来越少了,而且他还那么帅。高三了,老师三番五次地强调不能早恋,并且时时宣扬早恋带来的害处。班上男女生,界线分明,谁也不敢轻越雷池一步。上一届的学长,就是因为地下恋情曝光,最后被学校退学。虽然我性格比较外向,但也不敢公开表现出自己对杨军的好感。十八岁,并不明白什么是爱情,只是喜欢那种偷偷观察他的感觉,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一直在我心里绕呀绕的,怎么也理顺不清。可我又不能被同学,特别是老师发现我喜欢杨军,我只能悄悄地,在心里去喜欢他。但在班上,在公开的场合,有很多次,我都故意和杨军唱反调,让他下不了台。每次开班会,当班长杨军说东时,我就说西,他说组织全班去郊游,我却说不如在学校搞个烛光晚会更缓解学习压力。其实我并无恶意,只是希望能引起杨军的注意。我一直觉得杨军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从不当我是回事。虽然向我示好的男生也很多,但我从来视而不见,没给他们什么好脸色。十八岁的少女,清高、骄傲,又怎能容忍自己喜欢的男生对自己视若无睹呢?我总是优雅地从他眼前走过,总是温柔地对他微笑,可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可谓是煞费苦心。但唱反调的感觉并不好,有违我的意愿,特别是看见杨军一筹莫展、眉头紧锁时,我心里也会难过。可是,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杨军每次被我反驳都显得很无奈。口齿笨拙的他又怎么讲得过伶牙俐齿的我,有时争论着,他心里越急话就越讲不利索,话不利索他就会恼怒,脸色铁青。他不明白我为什么总要针对他,和他唱对台戏,让他难堪。临近毕业,我愈难控制自己对杨军的喜欢。我知道,毕业后可能就会错过这段纯洁的感情。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意。于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我搜肠刮肚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信给杨军。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我以为很快就毕业了,就算被杨军拒绝也没关系,没有人会发现我的秘密。我偷偷把信夹在杨军的书本里,装作若无其事,眼睛却一直紧张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当我看到他发现那封信时,心一阵狂跳。杨军偷偷把信展开,藏在书本下看。看完信,他还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我满心欢喜,羞红着脸垂下头,不敢看他。一堂课,根本静不下来,心里翻来覆去地想杨军回信到底会写些什么?他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呢?终于熬到下课铃响,我趴在桌上,望着窗外的晴空,心里乐滋滋的。我以为杨军很快就会把纸条递过来。可是等到放学,我等来的却是班主任严厉的责骂。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说话刻薄,她批评我不自重,不自爱,小小年纪就知道给男生写情书,最后还要我回去请家长。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吓得泪如雨下,心里恨极了杨军。我主动给杨军写情书的事很快就在学校宣扬开来,传得沸沸扬扬。女生都不再搭理我,说我轻浮;男生更是对我敬而远之。一时之间,我成了学校里最出名的女生,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走在校园里,背脊如芒,就是回家,我也感觉到街坊邻居在背后指指点点。父母也和我一起蒙羞,抬不起头来。为此,父亲还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把我关在房间,不让我出门。那段日子,我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地狱。多年后回想起来,依旧悔恨当初。我没有参加高考,学校因为这件事勒令我自动退学。离开学校我去一个远房亲戚的厂里打工。我再也无法上学了,大学梦从此夭折。我恨杨军,就算他不喜欢我,他也没必要把我的情书交给老师,没必要四处宣扬,让我身败名裂。十八岁美好的年华,因为那封情书,所有美梦都破碎了。谁的青春不曾心动?怎能想到,青春那么残酷,一封情书就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谁的青春不曾心动?怎能想到,青春那么残酷,一封情书就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谁的青春不曾心动
有两个登山者,让人温暖而心动。一个叫野口健,是个日本小伙子,他在16岁时,就登上了勃朗峰,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创下了征服七大洲最高峰最年轻登山者的世界纪录。作为登山者,攀登与征服每一座山峰是最大的荣耀,但野口健却是个例外。从2000年起,野口健开始了在珠穆朗玛峰捡垃圾的工作,他一边登山,一边清理其他登山者留下的垃圾。6年多时间里,他从珠峰上总共捡回了9吨垃圾。当其他登山者为梦想与荣誉向珠峰顶端攀登时,他却选择背着别人丢弃的垃圾走向山下。野口健的想法很简单,登山者扔掉的垃圾正破坏着珠峰的环境,自己多背些垃圾下山就能让它变得干净些。另一个人叫梅根,是加拿大某航空公司的女职员。梅根酷爱登山,她最大的梦想是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2007年5月21日,梅根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因为她已经成功攀登到8500米的高度,望着不远处的顶点,梅根激动而兴奋。但就在这时,她发现了躺在山坡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尼泊尔女登山者比斯塔。此刻,比斯塔随身携带的氧气即将用尽,人也渐渐昏迷,只剩下微弱的呼救声。而她所处的位置是珠峰最著名的“死亡地带”,这里空气稀薄、风力强劲,坡面布满了危险的冰层。关键时刻,梅根望了望近在咫尺的顶峰,毅然做出抉择:下山!她冒着生命危险,救起比斯塔,走向山下。用了整整12个小时,直到当天晚上9点,她才把比斯塔送到了7500米处的3号营地。由于治疗及时,比斯塔只是两根手指和几根脚趾被冻伤而已。我不关注登山活动,也从没有听说过野口健与梅根这两个人。让我温暖心动的,不是这两个登山者的辉煌与荣誉,而是他们从高处走向山下的故事:一个背下了9吨垃圾,另一个背下了一条奄奄一息的生命。
走向山下的登山者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陆汐,我遇见你时,狼狈不堪,伤不起。你安静地坐在我对面,浅浅的小梨涡映照了不符年龄的天真浪漫,从那一刻起,我决定,喜欢你。人们都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条情港,水走水流,带走的是时光的搁浅,沉淀的是记忆的灰凉。而我的情港就这样悄然为你而开,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我喜欢看你的甜甜的小梨涡,喜欢看你如孩子般明净的笑容,喜欢你笑着陪我打趣,喜欢你在天气微冷就嚷着要我陪你,喜欢你在我旁边沉沉睡去。你经常一句话不说,在我生意遇到困难的时候,给我无言的安慰和关怀。你偶尔会给我打个电话,电话里你的声音永远明亮纯洁,然而你的热情经常遇到我的冷脸,沉默过后,我知道电话那头的你,浅浅的小梨涡依然会明亮如初。我曾对你说:“陆汐,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回去后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知道吗?”你点头,那时候的你,依然纯净的像一个会破碎的瓷娃娃。只记得当时我紧紧的抱住你,就像要揉进身体里一样,让你有些喘不过气的吧。而你却笑着告诉我,你没事,会好好的。其实,那时候的一转身,我知道你一定泪如泉涌。我知道你想回头看我,但是你不敢转身,因为你怕你一转身我就消失不见。我曾对你说,我唯一的缺点是已婚,但我憧憬那种年轻的悸动。所以我对你的喜欢,就像咖啡只能不断加糖,就像亲吻不曾预备心酸,伤不起。那一次你抱着我,你说我让你狠没安全感,我只是苦笑,你要的安全感,会埋葬了你年轻的青春。你不相信,你早已习惯了对我好,所以你颠倒黑夜白天只为陪我,所以你不管现实前途都会像我展现你对我的关怀。陆汐,你或许不知道,你是我在一起的女子里,年纪最小的,我与你,相差整整五个代沟,所以那次我喝醉说的那些我身不由己的话时,你始终在旁边笑,手指却深深嵌入皮肉里,无可自拔。那一晚我哭了,自踏进中年我第一次哭了。我的泪哭成沼泽,你眼角眉梢的笑出现在我左侧。自诩不为人知的苦涩,却依然在漆黑暗夜里悄然瓦解,我已不想记住了。只是发皱的记忆依然颓废得散发芬芳,那种纯洁的爱我或许找不到了。年华也不必为我谱写哀歌,填充你在我心中的空白格。我们就这样,开始得暧昧横生,结束得无疾而终。记得你说,你不愿做我需要的那些女子,与我一晌贪欢,然后任我离开。我笑,既然欢乐变成负担,只有不欢而散。只是,陆汐,你还不懂得爱,而我,却已没有那么多年华在你混沌之时,做你爱的领路人,所以亲爱的小屁孩,不是爱不起你,只是伤不起。
在你的心尖上流浪
过生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廖小白很严肃地告诉我。我笑着对他说,是很好。因为可以收到很多礼物。在我十几岁的世界里,廖小白是我最好的朋友,于是在16岁生日的时候,我请他来帮忙。在快乐的聚会之后,年轻的身体开始被偷尝的酒精驯服。其实我们只是喝了一点点含酒精的饮料,但一个个都已经头晕眼花了。我指着一大堆礼物说,小白,帮我扛回去。于是他就帮我扛回去了。我们关系太好了,住得太近,是邻居。谁让他还小我一岁?小一岁,就低了一个年级,就是学弟。第二天,我醒了,全然不记得所有的事情。然后我继续快乐地上学,上课。礼物太多,我需要慢慢拆开才能看完。是啊,此时的青春还早,年华足够挥霍,我急什么呢。而礼物,总是到最后被遗弃。何娟买的胸针掉到了卫生间的水池里,蒋勤送的红木手链也日久发了霉……时光是无情的,任什么它都能带走,痕迹不留。只有那个蓝色铅笔盒我一直没丢。我奇怪,它为什么始终在我身边,一年又一年,用不上,也不舍得扔,一直跟着我到这个南方的城市。甚至,我都不知道那是谁送的。在一个太阳很好的春天的上午,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翻过来翻过去,看那个蓝色的铅笔盒。终于,在盒子里面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一连串的字母,小小的,写着LBJK,字母是用小刀刻上去的,痕迹深刻,但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雕刻的人非常用心,非常认真。我轻轻地念着那些字母,LB,我忽然想起来了,那不是廖小白的名字吗?那么廖小白到哪里去了呢?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我打电话回家,问我的母亲,当年隔壁的那个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母亲说,和一个漂亮女孩子订婚了,准备在上海结婚。我又辗转从同学那里要到了他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比起小时候成熟温柔了许多,是动听的男中音。我说,你好。他说,你也好啊。叙旧是美好的,电话几乎聊了两个小时。最后,我说,你还记得吗?那年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上面还刻着一句话呢。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反问我,我送过你蓝色铅笔盒?还在上面刻了一句话吗?我哑巴了。他说,没有,不是我。那LBJK,廖小白喜欢沈嘉柯,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我笑了,我这是怎么了,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是不是还有那么重要?那句疑问还是没有出口,留在了心底。风吹过我的鼻梁,我终于感觉到冰凉,那是眼泪蒸发的缘故。我说,祝愿你们幸福快乐,白头到老。他说谢谢,也祝愿你找到幸福。放下电话,我忽然觉得回去的路那么长,而生命如此寂寞。我再也找不回,那个缠着我一口一个好姐姐的男孩了。不久,小我两岁的妹妹也要结婚了。我回家了,年华本是如此,轻轻松松地就驶过了,只有你自己的心灵,永远停留在那里,舍不得走。我和妹妹,一段一段地回忆着旧日的糗事,笑得快活。妹妹说,还记得吗,你16岁生日那天,爸妈都不在家,你喝醉了被小白送回来,还发酒疯,拿起小刀到处乱刻。我愣住了。随即问,我是不是还刻了一个铅笔盒,蓝色的?妹妹说,是呀,原来你记得啊,那是小白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原来如此。我笑了,笑到眼泪都流出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他如此之深,把那一点青涩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藏着,连自己都骗过了。然后,偷偷地刻下告白,让自己心满意足。廖小白的回忆里,我原来只是一个与他亲近的姐姐。而我,居然有过这样一场波涛汹涌的暗恋。那个年代的我们,爱情如此隐晦和胆怯,不敢见阳光。没有人是生来就懂得如何去爱的,有些感情也永远说不出口,某一站一旦错过就永远不再,只是光阴还在继续。下一站,我不会再以沉默迎接了。
令人心动的谎言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