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赢得的故事

四川南充的农村姑娘周澜在绵阳打工租房时,无微不至地照顾一位邻居绝症老人,老人将自己居住的房子“继承”给了周澜。但不久,周澜得知,老人生前欠下了50万元的巨额债务!周澜该何去何从?你是我临终前上帝赐予的天使今年26岁的周澜是四川南充农村人。2001年,周澜高中毕业后来到绵阳市一家电子厂打工。周澜从小失去了父母,上学的费用是由叔父提供的。人穷志坚,周澜在工余时间,报读了成人大学的工业会计专业。周澜在电子厂附近的朝阳小区租了一个18平方米的单间。对门的邻居——70多岁的曹子敬老人是一位退了休的会计师。态度谦恭、待人和蔼。周澜一见到他就有几分亲近感,兴奋地对他说:“曹伯伯,我也是学会计的,以后你可要多教教我哦,我可以帮您干活。”曹子敬很喜欢这个嘴甜勤奋的农村姑娘,点头爽朗地答应了她的请求。曹老和老伴都没有兄弟姐妹,老伴7年前去世了,儿子曹一平留学加拿大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他的身边就没有任何亲人。老人与儿子的关系为什么如此冷淡呢?原来,20年前,曹老忙于事业,冷落了家中的妻子,妻子不甘寂寞,做出了对不起曹老的事,曹老一怒之下,把儿子也拖到医院去做了亲子鉴定。虽然事实证明曹一平是他亲生的,但当时曹一平已经读高中了,他觉得很伤面子,发誓不再理父亲。此后,每天早上,周澜上班前,都要去为曹老做好早点。晚上,帮曹老做完家务后,摊开书本向曹老请教一些问题,然后再回房自学。在曹老的帮助下,周澜很快完成了学业,拿到了会计资格证书。但是不久,周澜发现曹老说话有点气喘,还经常在夜间咳嗽,便马上带着曹老去医院检查。结果,曹老被医院确诊为肺癌中期。年纪大了,不适合动手术,曹老被安排住院进行化疗。打电话通知曹一平时,对方却称有新的研究课题抽不出时间回来,叫曹老用自己的退休工资请个保姆。曹老放下电话后,浑浊的眼泪夺眶而出,几天没说一句话。在曹老化疗期间,周澜放弃了工作日夜守护在他身边,照顾他。有时,曹老不解地问周澜:“你与我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周澜说:“因为我父亲就是得这种病死了的,他是没钱治,又发现得晚。您的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我是您的学生和邻居,我有责任照顾您!”周澜的一番话,说得曹老泪光闪闪。无奈,病魔无情,2008年7月,曹老的病情恶化,于当月底离世。周澜向以前的同事和老乡借资了12000元,把老人安葬在绵阳城南的绵州公墓。在举行葬礼那天,她的一位要好的朋友还在指责她傻得不可理喻。周澜却说,他是我的老师,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只有我在他身边,我不负责谁负责啊,难道让他烂在屋里吗?一切安排妥当后,2008年8月15日,曹老在成都的一位朋友李修贤找到了周澜。曹老在病危期间,李修贤来探望过,所以周澜认识。李修贤说他是曹老委托的遗产处理代理人,他郑重地向周澜宣布:曹老的此处房产归周澜继承!此时,周澜的内心除了感动,还有狂喜……我既然继承了他的财产也应该承担他的债务随后,周澜的叔父立即把一家大小都从偏远的山区搬到绵阳,跟着周澜住到一块。一晃半年时间过去了。2009年2月23日,李修贤老人的一个电话再次打破了周澜平静的生活。她以为是对方思念老友才向她打了这个电话,没想到简单的寒暄之后,对方却问起老人生前收藏的书籍还在不在。周澜说只要我在,这些东西肯定还在。对方高兴地说这就好了。他告诉周澜,一年前,老人向他借过一本精装的《中国会计科目中英文对照》,要周澜务必找来还给他。周澜欣然答应了。当天晚上,周澜从老人的书房里找到了那本《中国会计科目中英文对照》。让周澜震惊的是,这部书的扉页上还粘贴着一张借条。那是曹子敬写给李修贤的:1999年2月1日,曹子敬向李修贤借款40万元,声明借期为10年,到时候他向李修贤连本带息偿还50万元。周澜纳闷起来,曹老生活富有,他怎么会向李修贤借那么多钱呢?况且,她从来没听说过曹老还背负着这么一大笔债!曹老是个很干脆的人,既然如此,临终前,他为什么不提出用自己的遗产去抵债,好让自己走得干干净净的呢?人心难测,是不是李修贤伪造的,借曹老死无对证之机向自己索要50万元钱?可是,这样说来,这借条也应该握在李修贤自己手里啊!那么只有一种解释,李修贤伪造借条后夹在这部书里,曹老在病中借来这部书根本没顾得上看,也就没有发现这张借条。叔父得知此事后说,管他怎么回事,借条在你周澜手里,用火一烧不就完事了吗?但周澜却认为李修贤伪造借条只是自己的一个猜测,道理上还是有点站不住脚。万一真是曹老借了李修贤的钱没还呢?老人在最后的时光里神志不清,他自己忘了这件事也未必。不管怎样,周澜决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第二天一早,周澜在叔父的骂声中给李修贤打了电话,开门见山地说了自己发现借条一事。李修贤说明了确实是他不小心把借条忘在书里了。作为老友,他深知曹老的为人,书在,借条一定在。他的目的就是要借索书之机取回借条。据李修贤讲,当年曹老想开辟第二职业投资房地产业,于是就向已经停做服装生意的会计师李修贤借了这笔钱。讲明了10年后还,他又一直缺钱,故而坚守君子协定一直没有开口向曹老要。李修贤还说,现在来向她要,也让周澜勉为其难,要不要通过法律途径,看这笔钱是该周澜还,还是该曹老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还。周澜说,如果真有这么回事,她作为曹子敬指定的财产继承人,在继承他财产的同时,也应该承担他的债务。只要事情是真的,有没有借条在她都会还。李修贤连说了几声谢谢后表示:“难得你这么通情达理,那么,10万元的利息我可以不要了,只索回那40万元的本金。”放下电话,周澜又陷入沉思:如果情况属实,这套房子能卖30万,还差10万元的缺口上哪找啊?继承别人的房产,结果继承了一身债务,世事变幻,真让人哭笑不得!只有经得住考验的人才能得到命运之神的垂青然而,就在周澜决定卖房还债的当天,趁她去上班之机,她的叔父就将曹子敬留下的电脑、电视、冰箱等所有家用电器和三床新棉被搬走了。他还留下字条说,傻蛋,你还别人的债,那么我的债你也该还;我供养你那么多年,这点回报不算多,就算我们叔侄之间两清了。周澜万万没想到,叔父的亲情在金钱面前这么不堪一击。擦干眼泪后,周澜将房子以30万元的价格放到中介所出售,没想到却很少有人问津。原来,这个小区的房子样式老了。30万元,在市区都可以买套像样的新房了。周澜向李修贤说明情况,李修贤生硬地说这我不管,反正不能无限期拖下去。他说如果周澜在今年年底还还不清,他就不会客气了。万般无奈的周澜,突然做出了连她自己都大吃一惊的决定:3月29日,她在网上发帖,谁愿意帮她还下这笔巨债,她就无条件地属于谁!消息一出,一片哗然,褒评贬论的跟帖不计其数。周澜的邮箱和博客里的留言天天爆满。2009年4月10日,她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声称是被她的诚信和善良所感动,愿意用40万元买下她的房子。同时也批评了她做事太冲动,诚信虽可贵,但怎么能拿自己的青春和一生的幸福作赌注,叫她立即在网上发表声明,3月29日的替主卖身还债的启事作废,只要能消除影响,或者说纯属骗局也行,网上的东西嘛,就是图个热闹。周澜含泪答应了对方,但心里也犯了嘀咕,这个陌生人是怎么知道她电话的,背后的事他也了解得这么清楚?2009年4月12日,是那个神秘的客人预约来看房子的日子。周澜向公司请了假,早早地在小区的大门口等候着。上午11时,她远远地看到有辆黑色的小轿车朝这边拐过来了。周澜的心扑扑直跳。结果车门一打开,下来的那个人却让她目瞪口呆:是李修贤老人!周澜结结巴巴地说:“李伯伯,看您这么急,我,我的房子还,还没有出手呢。”李修贤老人却哈哈大笑起来:“孩子,那个要用40万买你房子的人不存在,电话是我请人打给你的。”周澜气得脸都变青了:“李伯伯,你,你怎么能这样?”李修贤仍然是一脸笑容地拍拍周澜的肩膀说:“孩子,我可不是给你开玩笑愚弄你啊,上帝从来不会愚弄有准备的人。事实证明,你确实是好样的。这几个月来,我给你的生活增添了不少麻烦,今天我要向你当面谢罪了。”看着一头雾水的周澜,李修贤道出了事情的缘由。其实,这50万巨债同样是曹老生前一手策划的,并委托老友李修贤按照他的意愿办理。曹老两年前还在小区附近的鸿越瑞阁买了一套130平方米,如今市价可值60万的电梯公寓,再怎么说,他不得不想到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子能不计前嫌遵照父债子还的古训帮他还掉这“50万巨债”,那么这套价值60万的电梯公寓仍由他儿子继承。如果儿子让他失望了,就把那张借条拿出来考验周澜。如果周澜不愿还债,他就只好把这套价值60万的电梯公寓任由老友李修贤处理。当然,他相信周澜仍然不会让他失望的。果然,在重重考验下,周澜义无反顾地一路走来,交了一份漂亮的人生答卷。当然,李修贤老人也不负使命,2009年4月9日,还专程从成都赶到绵阳,凭着曹子敬老人留下的两份遗嘱,为周澜作了司法公证。周澜泪光莹莹地叫了一声:“曹伯伯,你叫我如何承受得起啊!”李修贤老人说:“这是我老友代表上帝对你的褒奖啊!房子呀房子,在高房价的今天,许多人的人格越来越低了,房价再高,也不及你的人格高。”周澜却不好意思地说:“李伯伯,你也一样的,你完全可以把这套房子变为你自己的啊,还有那50万的债权!”李修贤老人摆摆手说,这成什么话啊,我在成都也有好几处房产呢。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周澜连连感慨:人生处处是考场,只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放弃自己做人的准则和良知的人,才能得到命运之神的垂青
人性考场上,小保姆赢得了两套
出生背景:父亲因受伤截肢并在她21岁时去世,母亲靠在溜冰场当收银员维持全家7口人生计。她现在是: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巴黎竞赛画报》资深记者,法国“准第一夫人”。资深记者瓦莱丽·特里埃尔维勒(ValerieTrierweiler)一定没有想过,她前半辈子采访别人的次数,会小于后半辈子被人采访的次数。相貌酷似好莱坞旧时代女星凯瑟琳·赫本的瓦莱丽,由于男友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Hollande)当选法国总统,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准第一夫人‘。奥朗德被法国民众戏称”三无总统“:没经验,没特点,没老婆;瓦莱丽亦是地道的”三无女友“:没背景,没家世,没干爹。然而,瓦莱丽对媒体严肃地说:”我不是灰姑娘。“而且,她还表示将以希拉里为榜样,刷新法国第一夫人的形象。穷人孩子早当家如今47岁的瓦莱丽在法国的罗瓦尔山谷长大。父亲在战争中受伤被截肢并在瓦莱丽21岁时去世,曾是家庭主妇的母亲丧夫后,在一家溜冰场当收银员。在这样的家里居然有6个兄弟姐妹,这让年少的瓦莱丽意识到,只有让自己变强,才可能改变现状。从大学历史与政治专业毕业后,毫无背景的瓦莱丽闯入了竞争激烈的巴黎新闻界,在《巴黎竞赛画报》杂志一步步升任为一名资深记者,负责跟踪报道社会党的活动。自2005年起,她还开始在电视台主持政治类访谈与脱口秀节目。其实早在十几年前,瓦莱丽就与奥朗德在法国国会选举时第一次相遇。当年34岁的奥朗德成功当选国民议会议员,是法国社会党的一颗政治新星,却没有成功吸引美人的青睐。2005年两人再次相遇,没想到却”再见钟情“。”我立刻神魂颠倒地爱上了这位胖乎乎的、戴着眼镜的社会党人。“瓦莱丽回忆道。此时的瓦莱丽已经历过两段失败婚姻,3个十多岁的孩子均由她一人抚养。但这并不能阻止奥朗德与瓦莱丽的相恋,两人一直秘密交往了5年,直到2010年瓦莱丽最终公开了她作为奥朗德”正牌女友“的身份。不想做主角在得知男友获得大选胜利后,瓦莱丽在社交网站推特上说:”我很荣幸能够陪伴在法兰西共和国下一任总统身边,我也始终很开心能够和弗朗索瓦共享生活。“在大选白热化之时,和曾为美女超模的前”第一夫人“布吕尼比起来,瓦莱丽一流的政治记者身份,更让新闻界对她充满了兴趣。然而,瓦莱丽一点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主角,她拒绝接受媒体专访,认为他们不应转移大选焦点。瓦莱丽平时总是戴一副标志性的深色墨镜,给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性格也显得有些孤傲甚至冷漠。不喜欢她的人叫她”女伶“、’公爵夫人‘或’公主”,至少有两次电台喜剧节目把她刻画成罗威纳犬。对此瓦莱丽付之一笑:“我很喜欢这个称号。”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她坦然回答:“这其实只是害羞的表现,但人们却指责我,当然让我有些担忧。不过这没什么,既然我可能是总统的伴侣,我就得接受这一切。”就算是对于老东家《巴黎竞赛画报》,瓦莱丽也不愿意其随便揭她的“隐私”。当她发现自己的特写照片登上头版头条——标题为“瓦莱丽——奥朗德的迷人王牌”时,她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利用了。“在我工作的报纸上发现我的照片真是令人惊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事先也没有人告知我,我很生气。”她在推特上写道。总统的坚强后盾“我是个投入其中的观察者。我想留在幕后,观察正在发生什么。”作为一名拥有敏锐新闻触觉和独立思想的著名记者,瓦莱丽是奥朗德背后最优雅而强硬的力量。奥朗德不止一次地对媒体宣布“瓦莱丽是我今生的女人”;甚至在手机通讯录里,把瓦莱丽亲昵地称为“我的爱”。奥朗德的竞选团队知道,做出任何决定前征求瓦莱丽的意见是明智之举。她是最保护奥朗德的顾问——瓦莱丽每天会给奥德朗打几次电话,无论多忙,他都会全神贯注地听女友说话。在瓦莱丽的建议下,奥朗德已经减了体重、抛弃了旧式的角质架眼镜,曾经不修边幅的奥朗德现在已经“总统范儿十足”。经过训练后,他抑扬顿挫的新语调甚至让许多左翼党派的支持者联想起当年的密特朗,民调支持率也随之上升。大选投票前,瓦莱丽曾向法国《解放报》的记者描述出一个“简朴亲民”的奥朗德形象:他的女友瓦莱丽在普通市场买衣服,在儿子床下找乱扔的袜子;他亲自购物、煮饭,还有打开橱柜从不关门的“恶习”,进屋子也从不关门。这个习惯说明他“没什么需要隐藏的”。这些形象的塑造依靠于瓦莱丽多年的媒体经验——即使她并没有“假公济私”地公开使用自己的电视节目。无论如何,她实在是个能摸清大众心理的睿智女人。不会放弃记者职业瓦莱丽曾经因为一记耳光而闻名法国新闻界。有一位同事在她面前作出性别歧视评论,女权主义者瓦莱丽怒极攻心,竟然二话不说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直独立抚养三个儿子的瓦莱丽,因为工作和生活中诸如此类的表现,被法国媒体尊称为“铁娘子接班人”。奥朗德在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在大选中胜出,他也不会结婚。如令法国不仅罕见地出现“未婚”总统,瓦莱丽也可能因此当不成法国“第一夫人”。但倔强的瓦莱丽早在总统大选时便表示,即便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她也不会放弃记者职业,但不会再报道政治话题。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以及对总统奥朗德的“成功改造”,让法国民众对瓦莱丽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和她说话时,人们无法预料她会有什么反应。这让我害怕。我会尽量避免与她对话。”一位奥朗德的幕僚称瓦莱丽是“母老虎”。可是,这也正是瓦莱丽不可替代的优势所在:要在坚守自我的情况下成功赢得总统的爱,无背景的平民女孩的确要靠“母老虎”的气势才能实现了。
没有背景,一样赢得漂亮
出生背景:父亲因受伤截肢并在她21岁时去世,母亲靠在溜冰场当收银员维持全家7口人生计。她现在是: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巴黎竞赛画报》资深记者,法国“准第一夫人”。资深记者瓦莱丽·特里埃尔维勒(ValerieTrierweiler)一定没有想过,她前半辈子采访别人的次数,会小于后半辈子被人采访的次数。相貌酷似好莱坞旧时代女星凯瑟琳·赫本的瓦莱丽,由于男友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Hollande)当选法国总统,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准第一夫人‘。奥朗德被法国民众戏称”三无总统“:没经验,没特点,没老婆;瓦莱丽亦是地道的”三无女友“:没背景,没家世,没干爹。然而,瓦莱丽对媒体严肃地说:”我不是灰姑娘。“而且,她还表示将以希拉里为榜样,刷新法国第一夫人的形象。穷人孩子早当家如今47岁的瓦莱丽在法国的罗瓦尔山谷长大。父亲在战争中受伤被截肢并在瓦莱丽21岁时去世,曾是家庭主妇的母亲丧夫后,在一家溜冰场当收银员。在这样的家里居然有6个兄弟姐妹,这让年少的瓦莱丽意识到,只有让自己变强,才可能改变现状。从大学历史与政治专业毕业后,毫无背景的瓦莱丽闯入了竞争激烈的巴黎新闻界,在《巴黎竞赛画报》杂志一步步升任为一名资深记者,负责跟踪报道社会党的活动。自2005年起,她还开始在电视台主持政治类访谈与脱口秀节目。其实早在十几年前,瓦莱丽就与奥朗德在法国国会选举时第一次相遇。当年34岁的奥朗德成功当选国民议会议员,是法国社会党的一颗政治新星,却没有成功吸引美人的青睐。2005年两人再次相遇,没想到却”再见钟情“。”我立刻神魂颠倒地爱上了这位胖乎乎的、戴着眼镜的社会党人。“瓦莱丽回忆道。此时的瓦莱丽已经历过两段失败婚姻,3个十多岁的孩子均由她一人抚养。但这并不能阻止奥朗德与瓦莱丽的相恋,两人一直秘密交往了5年,直到2010年瓦莱丽最终公开了她作为奥朗德”正牌女友“的身份。不想做主角在得知男友获得大选胜利后,瓦莱丽在社交网站推特上说:”我很荣幸能够陪伴在法兰西共和国下一任总统身边,我也始终很开心能够和弗朗索瓦共享生活。“在大选白热化之时,和曾为美女超模的前”第一夫人“布吕尼比起来,瓦莱丽一流的政治记者身份,更让新闻界对她充满了兴趣。然而,瓦莱丽一点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主角,她拒绝接受媒体专访,认为他们不应转移大选焦点。瓦莱丽平时总是戴一副标志性的深色墨镜,给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性格也显得有些孤傲甚至冷漠。不喜欢她的人叫她”女伶“、’公爵夫人‘或’公主”,至少有两次电台喜剧节目把她刻画成罗威纳犬。对此瓦莱丽付之一笑:“我很喜欢这个称号。”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她坦然回答:“这其实只是害羞的表现,但人们却指责我,当然让我有些担忧。不过这没什么,既然我可能是总统的伴侣,我就得接受这一切。”就算是对于老东家《巴黎竞赛画报》,瓦莱丽也不愿意其随便揭她的“隐私”。当她发现自己的特写照片登上头版头条——标题为“瓦莱丽——奥朗德的迷人王牌”时,她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利用了。“在我工作的报纸上发现我的照片真是令人惊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事先也没有人告知我,我很生气。”她在推特上写道。总统的坚强后盾“我是个投入其中的观察者。我想留在幕后,观察正在发生什么。”作为一名拥有敏锐新闻触觉和独立思想的著名记者,瓦莱丽是奥朗德背后最优雅而强硬的力量。奥朗德不止一次地对媒体宣布“瓦莱丽是我今生的女人”;甚至在手机通讯录里,把瓦莱丽亲昵地称为“我的爱”。奥朗德的竞选团队知道,做出任何决定前征求瓦莱丽的意见是明智之举。她是最保护奥朗德的顾问——瓦莱丽每天会给奥德朗打几次电话,无论多忙,他都会全神贯注地听女友说话。在瓦莱丽的建议下,奥朗德已经减了体重、抛弃了旧式的角质架眼镜,曾经不修边幅的奥朗德现在已经“总统范儿十足”。经过训练后,他抑扬顿挫的新语调甚至让许多左翼党派的支持者联想起当年的密特朗,民调支持率也随之上升。大选投票前,瓦莱丽曾向法国《解放报》的记者描述出一个“简朴亲民”的奥朗德形象:他的女友瓦莱丽在普通市场买衣服,在儿子床下找乱扔的袜子;他亲自购物、煮饭,还有打开橱柜从不关门的“恶习”,进屋子也从不关门。这个习惯说明他“没什么需要隐藏的”。这些形象的塑造依靠于瓦莱丽多年的媒体经验——即使她并没有“假公济私”地公开使用自己的电视节目。无论如何,她实在是个能摸清大众心理的睿智女人。不会放弃记者职业瓦莱丽曾经因为一记耳光而闻名法国新闻界。有一位同事在她面前作出性别歧视评论,女权主义者瓦莱丽怒极攻心,竟然二话不说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直独立抚养三个儿子的瓦莱丽,因为工作和生活中诸如此类的表现,被法国媒体尊称为“铁娘子接班人”。奥朗德在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在大选中胜出,他也不会结婚。如令法国不仅罕见地出现“未婚”总统,瓦莱丽也可能因此当不成法国“第一夫人”。但倔强的瓦莱丽早在总统大选时便表示,即便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她也不会放弃记者职业,但不会再报道政治话题。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以及对总统奥朗德的“成功改造”,让法国民众对瓦莱丽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和她说话时,人们无法预料她会有什么反应。这让我害怕。我会尽量避免与她对话。”一位奥朗德的幕僚称瓦莱丽是“母老虎”。可是,这也正是瓦莱丽不可替代的优势所在:要在坚守自我的情况下成功赢得总统的爱,无背景的平民女孩的确要靠“母老虎”的气势才能实现了。
没有背景,一样赢得漂亮
出生背景:父亲因受伤截肢并在她21岁时去世,母亲靠在溜冰场当收银员维持全家7口人生计。她现在是: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巴黎竞赛画报》资深记者,法国“准第一夫人”。资深记者瓦莱丽·特里埃尔维勒(ValerieTrierweiler)一定没有想过,她前半辈子采访别人的次数,会小于后半辈子被人采访的次数。相貌酷似好莱坞旧时代女星凯瑟琳·赫本的瓦莱丽,由于男友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Hollande)当选法国总统,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准第一夫人’。奥朗德被法国民众戏称“三无总统”:没经验,没特点,没老婆;瓦莱丽亦是地道的“三无女友”:没背景,没家世,没干爹。然而,瓦莱丽对媒体严肃地说:“我不是灰姑娘。”而且,她还表示将以希拉里为榜样,刷新法国第一夫人的形象。穷人孩子早当家如今47岁的瓦莱丽在法国的罗瓦尔山谷长大。父亲在战争中受伤被截肢并在瓦莱丽21岁时去世,曾是家庭主妇的母亲丧夫后,在一家溜冰场当收银员。在这样的家里居然有6个兄弟姐妹,这让年少的瓦莱丽意识到,只有让自己变强,才可能改变现状。从大学历史与政治专业毕业后,毫无背景的瓦莱丽闯入了竞争激烈的巴黎新闻界,在《巴黎竞赛画报》杂志一步步升任为一名资深记者,负责跟踪报道社会党的活动。自2005年起,她还开始在电视台主持政治类访谈与脱口秀节目。其实早在十几年前,瓦莱丽就与奥朗德在法国国会选举时第一次相遇。当年34岁的奥朗德成功当选国民议会议员,是法国社会党的一颗政治新星,却没有成功吸引美人的青睐。2005年两人再次相遇,没想到却“再见钟情”。“我立刻神魂颠倒地爱上了这位胖乎乎的、戴着眼镜的社会党人。”瓦莱丽回忆道。此时的瓦莱丽已经历过两段失败婚姻,3个十多岁的孩子均由她一人抚养。但这并不能阻止奥朗德与瓦莱丽的相恋,两人一直秘密交往了5年,直到2010年瓦莱丽最终公开了她作为奥朗德“正牌女友”的身份。不想做主角在得知男友获得大选胜利后,瓦莱丽在社交网站推特上说:“我很荣幸能够陪伴在法兰西共和国下一任总统身边,我也始终很开心能够和弗朗索瓦共享生活。”在大选白热化之时,和曾为美女超模的前“第一夫人”布吕尼比起来,瓦莱丽一流的政治记者身份,更让新闻界对她充满了兴趣。然而,瓦莱丽一点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主角,她拒绝接受媒体专访,认为他们不应转移大选焦点。瓦莱丽平时总是戴一副标志性的深色墨镜,给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性格也显得有些孤傲甚至冷漠。不喜欢她的人叫她“女伶”、‘公爵夫人’或‘公主”,至少有两次电台喜剧节目把她刻画成罗威纳犬。对此瓦莱丽付之一笑:“我很喜欢这个称号。”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她坦然回答:“这其实只是害羞的表现,但人们却指责我,当然让我有些担忧。不过这没什么,既然我可能是总统的伴侣,我就得接受这一切。”就算是对于老东家《巴黎竞赛画报》,瓦莱丽也不愿意其随便揭她的“隐私”。当她发现自己的特写照片登上头版头条——标题为“瓦莱丽——奥朗德的迷人王牌”时,她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利用了。“在我工作的报纸上发现我的照片真是令人惊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事先也没有人告知我,我很生气。”她在推特上写道。总统的坚强后盾“我是个投入其中的观察者。我想留在幕后,观察正在发生什么。”作为一名拥有敏锐新闻触觉和独立思想的著名记者,瓦莱丽是奥朗德背后最优雅而强硬的力量。奥朗德不止一次地对媒体宣布“瓦莱丽是我今生的女人”;甚至在手机通讯录里,把瓦莱丽亲昵地称为“我的爱”。奥朗德的竞选团队知道,做出任何决定前征求瓦莱丽的意见是明智之举。她是最保护奥朗德的顾问——瓦莱丽每天会给奥德朗打几次电话,无论多忙,他都会全神贯注地听女友说话。在瓦莱丽的建议下,奥朗德已经减了体重、抛弃了旧式的角质架眼镜,曾经不修边幅的奥朗德现在已经“总统范儿十足”。经过训练后,他抑扬顿挫的新语调甚至让许多左翼党派的支持者联想起当年的密特朗,民调支持率也随之上升。大选投票前,瓦莱丽曾向法国《解放报》的记者描述出一个“简朴亲民”的奥朗德形象:他的女友瓦莱丽在普通市场买衣服,在儿子床下找乱扔的袜子;他亲自购物、煮饭,还有打开橱柜从不关门的“恶习”,进屋子也从不关门。这个习惯说明他“没什么需要隐藏的”。这些形象的塑造依靠于瓦莱丽多年的媒体经验——即使她并没有“假公济私”地公开使用自己的电视节目。无论如何,她实在是个能摸清大众心理的睿智女人。不会放弃记者职业瓦莱丽曾经因为一记耳光而闻名法国新闻界。有一位同事在她面前作出性别歧视评论,女权主义者瓦莱丽怒极攻心,竟然二话不说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直独立抚养三个儿子的瓦莱丽,因为工作和生活中诸如此类的表现,被法国媒体尊称为“铁娘子接班人”。奥朗德在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在大选中胜出,他也不会结婚。如令法国不仅罕见地出现“未婚”总统,瓦莱丽也可能因此当不成法国“第一夫人”。但倔强的瓦莱丽早在总统大选时便表示,即便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她也不会放弃记者职业,但不会再报道政治话题。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以及对总统奥朗德的“成功改造”,让法国民众对瓦莱丽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和她说话时,人们无法预料她会有什么反应。这让我害怕。我会尽量避免与她对话。”一位奥朗德的幕僚称瓦莱丽是“母老虎”。可是,这也正是瓦莱丽不可替代的优势所在:要在坚守自我的情况下成功赢得总统的爱,无背景的平民女孩的确要靠“母老虎”的气势才能实现了。奥朗德的竞选团队知道,做出任何决定前征求瓦莱丽的意见是明智之举。她是最保护奥朗德的顾问——瓦莱丽每天会给奥德朗打几次电话,无论多忙,他都会全神贯注地听女友说话。在瓦莱丽的建议下,奥朗德已经减了体重、抛弃了旧式的角质架眼镜,曾经不修边幅的奥朗德现在已经“总统范儿十足”。经过训练后,他抑扬顿挫的新语调甚至让许多左翼党派的支持者联想起当年的密特朗,民调支持率也随之上升。大选投票前,瓦莱丽曾向法国《解放报》的记者描述出一个“简朴亲民”的奥朗德形象:他的女友瓦莱丽在普通市场买衣服,在儿子床下找乱扔的袜子;他亲自购物、煮饭,还有打开橱柜从不关门的“恶习”,进屋子也从不关门。这个习惯说明他“没什么需要隐藏的”。这些形象的塑造依靠于瓦莱丽多年的媒体经验——即使她并没有“假公济私”地公开使用自己的电视节目。无论如何,她实在是个能摸清大众心理的睿智女人。不会放弃记者职业瓦莱丽曾经因为一记耳光而闻名法国新闻界。有一位同事在她面前作出性别歧视评论,女权主义者瓦莱丽怒极攻心,竟然二话不说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直独立抚养三个儿子的瓦莱丽,因为工作和生活中诸如此类的表现,被法国媒体尊称为“铁娘子接班人”。奥朗德在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在大选中胜出,他也不会结婚。如令法国不仅罕见地出现“未婚”总统,瓦莱丽也可能因此当不成法国“第一夫人”。但倔强的瓦莱丽早在总统大选时便表示,即便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她也不会放弃记者职业,但不会再报道政治话题。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以及对总统奥朗德的“成功改造”,让法国民众对瓦莱丽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和她说话时,人们无法预料她会有什么反应。这让我害怕。我会尽量避免与她对话。”一位奥朗德的幕僚称瓦莱丽是“母老虎”。可是,这也正是瓦莱丽不可替代的优势所在:要在坚守自我的情况下成功赢得总统的爱,无背景的平民女孩的确要靠“母老虎”的气势才能实现了。
没有背景,一样赢得漂亮
什么样的领导能赢得部属的心?什么样的领导能让部属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有一次,松下幸之助在一家餐厅招待客人,一行六个人都点了牛排。等六个人都吃完主餐,松下让助理去请烹调牛排的主厨过来,他还特别强调:“不要找经理,找主厨。”助理注意到,松下的牛排只吃了一半,心想一会的场面可能会很尴尬。主厨来时很紧张,因为他知道请自已的客人来头很大。“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主厨紧张地问。“烹调牛排,对你已不成问题,”松下说,“但是我只能吃一半。原因不在于厨艺,牛排真的很好吃,但我已80岁了,胃口大不如前。”主厨与其他的五位用餐者困惑得面面相觑,大家过了好一会才明白怎么一回事。“我想当面和你谈,是因为我担心,你看到吃了一半的牛排送回厨房,心里会难过。”如果你是那位主厨,听到松下先生的如此说明,会有什么感受?是不是觉得备受尊重?客人在旁听见松下如此说,更佩服松下的人格并更喜欢与他做生意。又有一次,松下对一位部门经理说:“我个人要做很多决定,并要批准他人的很多决定。实际上只有40%的决策是我真正认同的,余下的60%是我有所保留的,或我觉得过得去的。”经理觉得很惊讶,假使松下不同意的事,大可一口否决就行了。“你不可以对任何事都说不,对于那些你认为算是过得去的计划,你大可在实行过程中指导他们,使他们重新回到你所预期的轨迹。我想一个领导人有时应该接受他不喜欢的事,因为任何人都不喜欢被否定。”松下的领导风格以骂人出名,但是也以最会栽培人才而出名,这两个不同的形象,就是透过真诚与关怀而整合在一起的。
领导就是关注对方的感受?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