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隔壁的故事

在从纽约到波士顿的火车上,我发现我隔壁座位的老先生是位盲人。我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是位盲人,因此我和盲人谈起话来,一点困难也没有,我还弄了杯热腾腾的咖啡给他喝。当时正值洛杉矶种族暴乱的时期,我们因此就谈到了种族偏见的问题。老先生告诉我,他是美国南方人,从小就认为黑人低人一等,他家的佣人是黑人,他在南方时从未和黑人一起吃过饭,也从未和黑人一起上过学。到了北方念书,有次他被班上同学指定办一次野餐会,他居然在请帖上注明“我们保留拒绝任何人的权利”。在南方这句话就是“我们不欢迎黑人”的意思,当时举班哗然,他还被系主任抓去骂了一顿。他说有时碰到黑人店员,付钱的时候,他总将钱放在柜台上,让黑人去拿,不肯和黑人的手有任何接触。我笑着问他:“那你当然不会和黑人结婚了。”他大笑起来:“我不和他们来往,如何会和黑人结婚?说实话,我当时认为任何白人和黑人结婚,都会使父母蒙辱。”但他在波士顿念研究生的时候,发生了车祸。虽然大难不死,可是眼睛完全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进入一家盲人重建院,在那里学习如何用点字技巧,如何靠手杖走路等等。慢慢地他终于能够独立生活了。他说:“我最苦恼的是,我弄不清楚对方是不是黑人。我向我的心理辅导员谈这个问题,他也尽量开导我,我非常信赖他,什么都告诉他,将他看成良师益友。有一天,那位辅导员告诉我,他本人就是黑人。从此以后,我的偏见就完全消失了。我看不出对方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不是坏人,至于肤色,对我已毫无意义了。”车快到波士顿,老先生说:“我失去了视力,也失去了偏见,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在月台上,老先生的太太已在等他,两人亲切地拥抱。我猛然发现他太太竟是一位满头银发的黑人。我这才发现,我视力良好,但我的偏见还在,是多么不幸的事。眼睛在很多时候误导甚至欺骗了我们,盲者倒是幸运,因为他必须用心眼去大量这个世界,并且“看”得更为真切。所以,看待事物不仅要用眼,还要用心。仅用眼睛去观察世界,多半是不全的;而用心则能体悟实际的灵魂。
用心体悟灵魂
有二个和尚住在隔壁?所谓隔壁是:隔壁那座山他们分别在相邻的二座山上的庙里这二座山之间有一条溪於是这二个和尚,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下山去溪边挑水久而久之,他们便成为妤朋友了就这样,时间在每天挑水中,不知不觉己经过了五年突然有一天,左边这座山的和尚没有下山挑水右边那座山的和尚心想:「他大概睡过头了。」便不以为意哪知第二天,左边这座山的和尚,还是没有下山挑水第三天也一样过了一个星期,还是一样直到过了一个月,右边那座山的和尚,终於受不了了。他心想:「我的朋友可能生病了,我要过去拜访他,看看能帮上什麽忙。」於是他便爬上了左边这座山去探望他的老朋友等他到达左边这座山的庙看到他的老友之後,大吃一惊因为他的老友,正在庙前打太极拳一点也不像一个月没喝水的人他妤奇地问:「你巳经一个月,没有下山挑水了难道你可以不用喝水吗?」左边这座山的和尚说:「来来来,我带你去看。」於是,他带着右边那座山的和尚走到庙的後院指着一囗井说:「这五年来,我每天做完功课後,都会抽空挖这囗井。即使有时很忙,能挖多少就算多少。如今,终於让我挖出井水,我就不必再下山挑水,我可以有更多时间,练我喜欢的太极拳。」
两个和尚
上初中的时候,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喜欢上了我所在的班里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虽然长得十分清秀,但是性格却十分内向,常常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人难以接近。说老实话,连我们班的男生对她都是敬而远之的,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隔壁班的男生却对这朵“冰花”发动了火热的进攻。他的进攻方式是很特别的,既不是写情书,也不是送电影票,而是唱歌。每一个课间,只要教室没有老师,他就会跑到我们班来,向那个女孩子一首接一首地献歌,并且一边声嘶力竭地唱着一边手舞足蹈地表演着,场面真是热闹得很。那时候,我们每天都不得不欣赏永远以他为主角的演唱会,从《让我们荡起双桨》到《小鸟,小鸟》,从《学习雷锋好榜样》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驼铃》到《八月桂花遍地开》,品种齐全,应有尽有,把我们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我们尚且如此,那个女孩子的心绪就更是可想而知了。于是,每一个课间都成了她最难挨的时候。在教室里待着吧,就必须得忍受那个男孩子目不堪睹耳不堪闻的演唱——并且她的座位在第一排,所睹所闻的还尤其真切。可是如果跑到校园里,那她不就恰恰给那个男孩子做了一个绝好的宣传广告吗?女孩子犹豫不决,苦恼万分。一天,她终于鼓起了勇气,把那个男孩子大骂了一顿,但是男孩子丝毫都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甚至更加殷勤起来。女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就转学了。不久,那个男孩子也随着女孩子转到了同一所学校,雷打不动地进行着自己那一套进攻的程序。女孩子被缠得忍无可忍,便告诉了校长。当校长找这个男孩子谈话时,男孩子却振振有词地辩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唱唱歌而已。”校长哑口无言。难道人家说得不对吗?人家确实只不过是唱唱歌而已,总不能连唱歌都要限制一下吧。于是,校长除了对女孩子好言劝慰一番之外,也是无计可施。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了下去。上高中之后,我们一班人都分得七零八落,就很少听到他们两个的消息了。据说两个人还在一个学校读书,那个男孩子执著依然。十年之后,全班同学聚会,那个女孩子没有来参加。大家谈起当年的往事,无不感慨良多。言语之中,都流露出了几丝为女孩子惋惜的意思,有人甚至说,如果不是那个男孩子胡搅蛮缠,那个女孩子不一定多么有出息呢。“可是你们知道吗?”一位沉默良久的同学忽然神情特别地说道,“他们现在都十分幸福。你们想象得有多幸福,他们就有多幸福。”我们惊异地看着他。“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同学为自己保留的“秘密武器”的爆发效果而得意地笑起来:“五年前他们就结了婚,现在他们的孩子都快四岁了,他们还开了一家挺大的餐馆,我家就住在餐馆的后面。”“那她今天怎么不参加我们的聚会?”有人问道。“她正在餐馆为我们准备午餐呢。”众人不由得欢呼起来。平静下来之后,自然又是另一番感慨。在他们的餐馆,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我忽然想起了女孩子当初的模样。人生是多么不可思议啊,无论你如何不爱另一个人,是不是都会经不起他这样漫长的灼热的炙烤呢?我不知道。也许,感情就是一汪鲜活而生动的水,它会从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漫过,如果你不想去珍存它,那么它就一定会悄悄地从你的生命里流走,消逝得无影无踪。如果你想给它铸造一个精致的容器,那么它很可能就会停下来,由一汪平淡的水变成一坛醉人的酒。只要你一启封,你就会闻到满腑的芬芳,你就会看到自己亲手酿制的一则则美丽的传奇。酒的主体构成,自然是两颗纯洁的心和一份恒久的爱,而酿酒的作料却只有一味——这就是时间。酒的主体构成,自然是两颗纯洁的心和一份恒久的爱,而酿酒的作料却只有一味——这就是时间。
酿酒的作料
隔壁新搬来一家人,带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真没见过那么难看的孩子,塌鼻子小眼睛不说,歪斜的嘴角永远搭拉着往下淌口水。有时在电梯里遇见了,礼貌地打声招呼,真的不愿多看一眼。只有小孩的妈妈,从来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一会儿哦哦地逗逗,一会儿叭叭亲两口,眼睛里全是甜蜜,好像她怀里抱着的是个天使。[]跟一个有着真正天使样小孩的朋友说起这件事,朋友笑了,她说,再难看的孩子,也是妈妈的宝贝,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可是,明白什么呢?难道总有一天我们必须以丑为美吗?不多久我被安排去南京学习,到了那儿才发现女友的男友也在一个学习班,赶紧打电话汇报,她在电话里乐不可支,说好呀好呀。我奇怪有什么好的?她说你帮我把他盯紧些,课余你们肯定是夫子庙、秦淮河、莫愁湖地转悠了,可别让他瞎跑。哪天他要是找你们班的漂亮什么的,你可得当机立断给我盯住了。听着她在电话里的种种担心,心里是大大的奇怪:她那男友,年纪偏大就不说了,个子也不高,薪水也平平,长得更平平,有什么必要紧张成这副模样?在我看来,女友嫁他,怎么都是下嫁了。大概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屑,女友再三强调一定要认真对待,不可以放松警惕,最后她来一句“他的好、他的魅力我知道”。我狐疑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后来几天我常常留意女友的那个宝贝男友,和那个丑丑的小孩一样,实在在他身上看不出一点点的“宝贝”样。真叫人不懂呀。[]认识现在的他时,隔壁家的小孩已经满地跑得欢了,还是难看。女友也嫁了,守着那个平平的宝贝男子,每次见到都是一脸幸福状。他每天要在电话里问我的一日三餐,算计我睡眠的时间。有时烦不胜烦,我说,你不要管我吃什么睡多久好不好?他好脾气地笑笑,说我是需要监督的人,说只有这样,我才能活到老,而我活到老对他意义重大。平日和朋友活动,他总说怕。问他怕什么?他说老觉得谁见了我都会眼前一亮都会心动。我没有虚荣到不知道自己真的就是那种走在街上就看不见的人,他说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想不太合适,但,他无法控制。所以,他出差时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他会为不能夜里来接我而焦急万分坐立不安,打电话给我身边的朋友,让她们一定要送我回家。女友在电话里故意逗他说,都是成年人了,这样紧张是不是太过了?他怎么说?女友说,他说你光彩照人呀,黑夜里看你走路的姿态都美丽,请一定要陪伴你左右送你回家。女友使劲笑:想想你,除了一张和舒淇一样大的嘴,哪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听他的口气,那我们今晚要搞辆装甲车来,送蒙娜丽莎回家。[]我却半天没有出声。自知平凡如我,生命如秋虫,能被一个人当作手心里的宝,那应该是爱吧?终于明白,再丑的孩子,都是妈妈的宝贝;再平凡卑微的人,都是爱的宝贝。等到老去的那一天,问问自己,谁曾经是我们的宝贝?我们又曾经是谁的宝贝?这一生,你是谁的宝贝?
你是谁的宝贝
隔壁办公室的女孩每次过来向设计室的一个工程师借橡皮时,同事们就调皮地唱起了《同桌的你》:“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林洋是刚刚毕业来这家文化公司上班的,每每看到这样的生动画面,都会有些黯然。5个月前她与大学的初恋男友分手了,4年的“同桌之爱”,也是在“很蓝的天空”下发生的。可是,毕业前夕,他们有了矛盾与争执:妈妈要女儿回到福州,因为家乡关系多,以后事业拓展比较有保障;男友耿易男却要她留在北京,有家大网站早就想签他……就这样,一时谁都说服不了谁,谁也都妥协不了,爱情的瓶颈第一次真正考验着两颗曾经单纯快乐的心。在妈妈的强势主导下,林洋只好背起一袋袋的记忆,无限留恋地上了父母从千里之外开来接她的私家车。她祈望着在自己上车的那一刻,看到男朋友飞奔过来,挡住她家的车,然后打动爸妈的铁石心肠。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前一天林洋在最后与他通话时,曾故意透露过这个情报的。她心里一直对自己说,只要他再坚持一下,她的坚持就可能全盘瓦解。她不死心,摇下车窗再回头看看,一路上都是提着行囊送别的人群,他们依依惜别,他们把手言情。可是,独独缺席一个他,那个教她正确发出性感卷舌音的北京男孩,那个喜欢在树下陪自己打羽毛球的男孩。回想大一的第二学期,那个春天,那个生日,林洋真的很幸福:先是接到妈妈通过邮局订送的鲜花和蛋糕,邮差刚刚走,不到一分钟,同学耿易男就捧着鲜花进来了。“你怎么知道?”林洋满是惊喜。他笑着,答非所问:“生日快乐!”后来,他才告诉女友,自己暗恋她多时,却没有机会表白,后来他就研究她的电子邮箱上的四个数字“0411”,断定那一定是她的生日,就这样冒险买花送上来。“万一猜错了呢?”在一个月色朦胧的晚上,林洋嘴里咬着一根青草问他,他说:“我愿意冒这个险。我喜欢破釜沉舟的爱情。”那铮铮豪言犹在耳旁,那个父母下岗没有钱交学费的男孩为了给她买生日鲜花,居然偷偷地卖过一次血。可是,关键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出来挽留她呢?他那所谓的破釜沉舟的爱情呢?回家的路上,林洋的心里不断这样问着。越想越气,也渐渐“想通了”,于是,她换了发型,换了手机号,废了旧邮箱,立即上班,自我疗伤,后来就听到有同事唱《同桌的你》……可是,当看到有人在木棉树下打羽毛球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痴心根本就没有把记忆的花草“埋”干净,更不用说“想通了”。她越来越想他,可是,如果自己不主动打电话给他的话,他是不知道自己的新号码的。她是个被动而骄傲的女孩,她的成长路上,只有别人等她,从没有过自己找别人的时候。现在,她有强烈的想要改变这一角色定位的愿望,可是,又拿不出勇气。一晃就过了新年。终于有一天,她在公用电话亭里试着拨了耿易男的电话,只是想看看他是否也换了手机号,结果通了,他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叫着:“哪位,哪位?”看对方没有反应,他一下就明白是谁了,于是大声喊:“阿酒阿酒,我在福州!我就在福州!”林洋的泪水就这样簌簌落下,仍然没有回答,只有止不住的哭泣。“阿酒”是易男为她起的,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呼唤了!她再也忍不住了:“是我,是我啊!你在哪个宾馆?”这个时候,林洋还以为他只是来福州出差,她哪里知道耿易男为了找她,花了多少心力。他摸索着找到了她过去写信回去的地址,可是那地方早已拆迁,不留一丝的消息……耿易男只好茫然地等着,多少次揪心地想:也许某一天,比如她结婚前夕,会给自己打个电话通报一下,所以他不敢换号码。其实,林洋走后,他就后悔了,发疯一样地想她。他辞了北京的那个美差,追随南下,先在福州一家公司里打工,一时找不到她,就只好守株待兔。半年过去了,他焦急,但是相信自己爱的人会有心灵感应,一直使用北京登记的手机号,为的是等到她的电话。他的手机是长途漫游,他的爱情也是流云般漫游。终于等到了朝思暮想的电话,他们放下电话,向约好的福建省政府狂奔而去。因为他们都害怕等会儿找不到对方又失去联络,所以要约在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而省政府是个很放心很大的地方,的士司机是不会带错路的。车在轮上跑,而他们的心是带着翅膀飞。在省政府戒备森严的门口,他们像失散多年的朋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持枪的警卫,拥抱的情侣,这样的画面,神圣而温暖。
破釜沉舟的爱情
我家隔壁王大嫂是个贤惠能干、心直口快之人。老公也是一个善良勤快之人。一家人其乐融融。一年家里栽了很多的旱烟。但由于老公不会技术,不会处理,没有一点冲劲,自己抽不完,于是就叫老婆拿到集镇去卖。一到集镇,摆在地上看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想要卖,一个老头就问:“妹子,你的烟好不好哟。”“我的烟好呀,你看我都抽的完两皮烟哟。”看的一轰而散。王大嫂她还能做得一手好酸菜,她做的酸菜是颜色好看、味道好。是远近闻名的,她做的酸菜在市场上特别好卖,这不去年又做了好多好多的酸菜。今年一开春就拿到集镇去卖。买她的菜的人很多很多。到了下午时,一位小伙子在她的面前买菜,说:“大姐,你的酸菜颜色好看,闻起来也很香,但不知好不好吃哟!”“老弟,我的酸菜很好吃的,你看我的菜之剩下这么一点点了。我给你说实在的,要不是我的鸡在这里面拉了一耙屎,我还舍不得卖哟。”
要不是鸡拉了屎,我还舍不得卖
月明小区搬来了二个新住户,就住在老张隔壁,是二个壮实的小伙儿;都是长发墨镜,嘴上还吞云吐雾之辈,不过看起来年龄很小,像二大学生。月明小区经常有大学生租住,这倒不奇怪,可老张和他们打过几个照面后,印象非常的不好,他隐隐觉得这二个家伙不是好人。自从这二家伙搬来之后,隔壁老传来非常大的声音,并且时时夹着惨叫声,好像有人被砍了在惨叫,男的女的都有。老张想报警,可是没有这么做,一是无凭无据;二来觉得不是这二家伙的对手,直到有一天晚上...那天老张打开窗子赏月,开始没什么,到了半夜,隔壁突然传来人的惨叫声和那二小伙儿的说话声。于是老张侧耳倾听,结果吓了一大跳:“老卫你砍了几个,老子今天放倒三个?哈哈!”“我听,就逮了一个砍了几次,运气不错,抢了一个戒指,可笑这家伙叫神马铁汉。”“我的妈了,这二家伙是杀人犯,得报警”。这是老张的第一反应。于是,老张立马报警。警察也很快到了,不过就来了一个,当时深夜,人手少,就一个警察在所里值勤。警察很紧张,不过还算正常,除了带来了开门的工具还带来了手抢,但是手抖得厉害。结果门很快开了,警察一转身冲到房子里说,别动,再动就开抢了。说话的时候声音颤抖,呼吸非常的重。二小伙儿一副蒙了的样子,一个劲儿的说不知道,不知道,一连说了数十来个不知道。警察对老张说,“人证我带来了,你们不是晚上了砍人吗?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没有啊没有啊,二个小伙儿不停否认,我们冤枉, 我们什么都没干。”“别狡辩了,我都听到了,你不是砍了人家三次,还抢了人家戒指嘛!”老张不含糊。哦,这样的,二个小伙子如释重负,松了口气,慢慢解释向警察了整个事情的过程。原来他们是在玩一款网络游戏,在游戏世界里杀人夺宝宝是经常的事儿。原来是这回事,警察也松了口气,说,那算了,你们继续吧,老人家你也睡觉吧。说完这话,警察也准备走了,临走时漫不经心看了一下电脑屏幕;看了一下之后结果人定在那里了,半天才说了句话:“这就是你们玩的游戏,你叫夏雨风雷,他叫昨日菊花?”“是啊,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号”。二个一看警察这样,以为是同道,忙不迭的向警察介绍这款网络游戏。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警察同志原来满面春风的脸一下子铁青了,同时,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你们二个晚上,不,半夜三更,无所事事,大声喧哗,坏人清梦,罚款200元;呶,这是罚单。”我们不过杀得高兴,叫了二声就罚款,太不讲理了,其中的一个青年说。杀得高兴?讲理?要不跟我走一趟。我们去怕里讲理;对了,你们是大学生吧,要不要我找你们学校你们家长评理去?”警察一下火冒三丈了,同时也咄咄逼人,大有得理不饶人的味道。 算了,我们错了,最后二小伙儿不情愿的掏钱了,200块不多,犯不着这点钱去派出所走一次,再说,这大半夜的;更重要的是让家长和学校知道了,没有好果子吃!老张也蒙了,回到屋子里半天回不过味儿,他都没搞明天这哪跟哪,脑子完全不够用啊。警察走出小区,长舒一口气,狠狠地说:夏雪风雷,昨日菊花,你们二个混蛋,老子就是‘铁汉’,杀了老子三次,抢了装备还守尸,犯到老子手上了吧:这叫‘网络恢恢,疏而不漏’啊,哈哈哈。 算了,我们错了,最后二小伙儿不情愿的掏钱了,200块不多,犯不着这点钱去派出所走一次,再说,这大半夜的;更重要的是让家长和学校知道了,没有好果子吃!老张也蒙了,回到屋子里半天回不过味儿,他都没搞明天这哪跟哪,脑子完全不够用啊。警察走出小区,长舒一口气,狠狠地说:夏雪风雷,昨日菊花,你们二个混蛋,老子就是‘铁汉’,杀了老子三次,抢了装备还守尸,犯到老子手上了吧:这叫‘网络恢恢,疏而不漏’啊,哈哈哈。
杀了三次
 
共7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