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县长的故事

晚餐后,随一个朋友去他家坐坐。在沙发上坐定后,朋友说让我稍等,然后自己跑到阳台上专心地忙乎起来。我有些好奇,走过去一看,朋友在给阳台上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兔子喂青菜。敢情,这个大男人,竟然还养着宠物呢!喂完兔子,朋友这才回来坐到客厅跟我说话。闲谈中,我问到了刚才那只兔子的事情:你还养宠物啊?朋友年轻的妻子接过了话:说是儿子养的,但实际上最关心兔子的还是他这个大男人。你不知道,仅仅是为了一个当年好笑的约定,他无论每天回家多晚,都要认真察看一下这只宠物兔子,甚至,出差时也都要每天打电话提醒我呢。原来,两年前,朋友四岁的儿子想要一只宠物。逛宠物市场的时候,正好碰见有人在市场入口处举着牌子想要转让一只宠物兔子。转让者是个宠物爱好者,对转让的这只兔子很有感情了,因此很担心领养者今天说喜欢宠物领去了,过几天不喜欢了就肆意去伤害宠物。他不要任何费用,只要领养者的父母口头承诺,一定最少精心喂养这只兔子三年。看着这只兔子,小孩子喜欢得不得了。于是,朋友便领养了这小小的宠物,当然,也承诺了无论小孩子是否长久喜欢,但一定最少喂养这只宠物三年。仅仅是一句空口无凭的口头承诺而已。但他一直坚守。买这只兔子的时候,他还是县文化部门的一个负责人。这两年官运亨通,竟然在差额选举中以代表联合提名的方式被意外选为了副县长。当了副县长后,每天忙得晕头转向,但他依旧记得每天过问兔子的喂养情况,甚至经常亲自去喂养和察看。我又想起了朋友的另一件事情:在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每天都烟不离手。但是最近三年,我竟然一次也没再见过他抽烟。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他曾跟我开玩笑打过一次赌,说一定能在若干时日中戒掉抽烟的习惯。确切地说,因为一句口头的承诺而坚持喂养一只兔子和戒掉多年的吸烟习惯,都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而已。但是我却因此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年轻的副县长为什么能得到周围这么多人的拥护。一个能信守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承诺的人,绝对会是一个值得别人信任和敬佩的人。就像这个年轻的朋友经常跟我说的:做人,尤其是做领导,首先就是要守约。无论是对谁,无论是什么形式,只要有承诺,就一定要信守和坚持。有这一点信守和坚持,我就知道,今后他还将得到更多人的拥护。我确信,无论他的政绩如何,总不会是一个太坏的官员。
养宠物的副县长
东荆县县长牛国振悄悄从新农村建设现场回到县城,晚上他要参加文明委的迎检会议,必须先收集一些素材;恰巧皮鞋张了口,找个地方修修,也算一举两得。在街上转了一圈,原本满街的小摊小贩不见了踪影,好不容易才在城郊的一个巷子口,找到个修鞋摊。修鞋老人六十多岁,一动不动地坐在一把小木椅上,夕阳打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像一尊古铜像。牛国振坐到老人面前,递过张口的皮鞋。老人有些迟缓地接过,先用抹布把表面的浮尘擦掉,再用一截粗铁丝从口子里往外掏泥渣。“老人家,你怎么不到城里去修鞋?这里太偏僻了。”老人没抬头,专心掏泥渣,嘴上却来了气:“嗨,还不是让那个狗日的牛国振赶到这里来的!老子在家门口修了几十年的鞋子,文明委说要迎接什么检查,就把老子赶到城外来了。我来了两天,这还是头一桩生意,真急人啦,孙子明年考大学,还指望我攒钱哩!”老人情绪激愤,手里的粗铁丝差点掉到了地上。这突如其来的一骂,把牛国振噎在了那里,回过神后,他装作若无其事:“你的情况很特殊,没有跟文明委说一说?”“文明委说牛县长有指示,小摊小贩一律赶到城外,我这还算好的,有些还被他们砸摊子、罚款。文明委不文明哒,老百姓说‘远看像土匪,近看是文明委’。”牛国振早就听说城关有个修鞋的老人,手艺好,心肠也好,就是脾气硬,前些年儿子、媳妇双双出了车祸,老俩口带着孙子,日子过得艰难。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了。老人没听到对方接话,就转了话题:“这皮鞋穿得太辛苦哒。我看你也是农村来的,这鞋子修好了包你还可穿两年。农村人不容易,要是县里的干部,这鞋子早就甩掉了!”牛国振听老人这么一说,心里更不是滋味,便故意问道:“老人家,你刚才骂牛国振,你认不认得他?”老人依然没抬头,手中不知何时已换成一把小铁锤,把鞋帮敲得梆梆直响。“谁认识那个狗日的,他天天在电视上晃!”老人这一骂,把牛国振骂得坐不住了,他感到有些窝火,直截了当地说:“老人家,你抬头看看,我就是牛国振!”老人怔了下,放下手中的活,慢慢抬起头,古铜色的脸上现出些许的惊讶,双眼惊疑地盯着坐在眼前的这位黑黝黝的汉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又不太确切。把老花镜往鼻梁下压了压,定睛再看片刻,老人大叫一声:“哟,还真是你个狗日的!”牛国振本来是想听老人说句对不起的话,万没想到,老人会当面再次给他难堪,这让他哭笑不得。如果说前两次骂是无意的,那么这第三次骂就是故意的了,他不禁有些震撼,老人当面骂他,这说明什么呢?为了掩饰尴尬,牛国振迅速摸出一支烟给老人递过去。不知是牛国振没有递好,还是老人不愿意接,烟掉到了地上。据说,在后来的检查中,东荆县获得了全省文明城市建设第一名。检查组的评语中有句话是这样写的:关注民生,把民生摆在一切工作的首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文明城市检查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
县长挨骂之后
镇长招待县长,因为人少,所以县长的司机也坐在一桌。司机老武已经是给四个县长开过车的老司机了,什么事没见过?县长戴着眼镜,斯文的样子,今年年初才调过来。所以在心里,司机还小看了县长,他觉得这个县长没有过去的苏县长有气质。酒喝到半醉的时候,开始还是小喝小喝的司机,就放开喝了。县长看得清楚,十分钟内,司机至少喝了半斤。县长对他说,你是司机,别喝了。司机说,这时我没把你当什么县长,把你当兄弟,告诉你,我喝一斤车开得更好。县长便不说,让他喝。司机反劝镇上人的酒了,不知道他喝了多少。县长要走了,司机找着了车,费了点时间打开了门,打燃了火,打开了门。但县长却没走向车,而是与镇长挥挥手,大踏步朝政府外走去。镇长连忙跟上来问,县长,您还要看其他地方?县长说,不了,我走回县政府。镇长一听,大急。这里离县政府有一百二十里,那是能走回去的?镇长明白了一定是县长的司机喝酒的缘故。镇长连忙说,县长,那请您坐我的车,我的司机没喝酒。县长说,我有车,怎么坐你的车?我今天真的走回去,我喜欢走路。县长说完,不管其他人如何劝阻,大踏步走出了镇,走上了回县政府的乡村公路。出大事了!镇长只得一边跟着县长走,一边给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让他另外派车。他没想到,司机喝酒,喝出了这大麻烦。县长想起司机喝酒,就气愤。前年,他在另外一个县当县长,也是司机喝酒,回去出了车祸。他脸上的肉刮了很大一块不见,在省上那个著名的医科大学里,教授商量半天,最后的结果,就是把他屁股上一块肉割下来补在脸上。有什么办法?县长现在不看自己的脸,不想自己的脸,因为那是想不得的,想想他拍案而起就怒发冲冠。县长走的路都是土公路,很烂。县长说,没想到,公路这么差。镇长说,希望得到县长的支持,改成水泥路。县长说,回去研究一下。然后县长就发现了一个意外,他发现在庄稼地里,有一个女人,挑着桶,担着粪水,在那淋庄稼。县长站住了脚,问镇长,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怎么女人也挑粪桶?镇长说,县长,那可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县长问,有啥故事?镇长说,她的男人受了工伤,在床上瘫痪了十几年。她一直把男人与一家老小照顾得好好的,乡亲们都夸奖她呢。家里没有劳力,当然只有自己挑粪。县长说,上她家看看。最后,县长站在给瘫痪在床上的男人拿了二百块钱,还叫镇上有啥好处都要给这家人送。凡是偏僻穷乡镇的通讯员,都特别厉害。本镇有一个通讯员经常在省报发表文章,所以三天后,省农村日报就发表了一篇通讯,题目十分了得:《步行县长踏泥村组调研 慧眼发现本县第一贤妻》。
脸上的下等肉
我虽然在一个县的县政府工作,但是,我从来都不怕县长之类的官,也不怕市长省长之类的官。我记得我参加过一些会议,许多人都围着市长县长拍个不停,我对此不屑一顾。我所以如此自傲,是我觉得我能写出的文章,市长们是写不出的;我能讲出的学问,更是他们讲不出的。我写的文章可以让三十多个省内的读者分享,并且让读者感觉一点味道,也是他们达不到的。我在妻子面前惟一的不足就是清白得吓死人。我不是没那个才能当那个什么长,而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当那个什么长。如果我当了那个长,相信比他们更优秀。但是,我也怕一种官,而且是怕到了极点。那是在一个文学作品评奖会上,我的一个中篇小说,参加文学大奖的评选。我内心一直以为是要获一等奖的,因为是在中央级的刊物发表的嘛。但是,一个官出来说话了,他挑出了我这个小说中近五十个语法上不规范的错误,还有七个错别字。一向十分自信的我,额上全是汗;背上汗透了!说真的,我自己惟一欣赏自己的,是自己文字方面的成绩。但是这个官,他只有一张削瘦的脸,戴着个眼镜,还长有几根鼠须,样子猥琐,却将我自以为是的追求打败得一踏糊涂。主持评选的人问我,那么你现在觉得你这小说获几等奖呢?我说,优秀奖吧。结果评了个三等奖。很多人为我抱不平,但我觉得得了这个三等奖,绝对心满意足,甚至感觉受之有愧。读者或许会问,这是个十么大官,让高傲的帅士象先生如此害怕?他是文化局长?不是。县长市长我都不怕,还怕小小局长?我的同学恰好是我最怕的这个官的领导马局长。我经常骂他,一个草包,啥学问没有还当局长,管几千教师。马局长哭笑不得,只得悄悄求我别当众骂他。我骂马局长,马局长怕我;马局长骂他,他怕马局长;他无情地说我文字上的错,我怕他。他是个什么官?知道教育局有个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吧?他是那里面的官。天下竟然还有管文字的官!管文字的官,在官场上可能一钱不值。但对于写文章的人来说,嚯——他可就是天下最大的官了。
我最怕的官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