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用小的故事

冬天的风呼呼的刮,刮到脸上就象用小刀子一下一下的割着,真疼啊。松鼠妈妈要生小宝宝了,可是她还没有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松鼠爸爸很焦急,他在树上跳来跳去,想找一个暖和的树洞,找啊找啊,树洞都住满了动物,他一个空洞也没有找到。风越刮越大了,还夹带着雪花。突然,松鼠爸爸看到了一只红色的棉手套。他赶紧叫松鼠妈妈钻了进去,手套里真暖和啊,松鼠妈妈一钻进去就开始生宝宝,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松鼠妈妈一共生了五只小松鼠,小松鼠住在手套的五个手指里,一个手指里一个,正合适,松鼠妈妈想叫松鼠爸爸也进来住,可是,手套里没有地方了,松鼠爸爸只好在手套外面蹲下,用尾巴盖住身子,准备睡觉了。这时有二个小朋友一边说话,一边向松鼠走过来,那个穿红衣服戴红帽子的小朋友说:我就在这里打雪仗了,手套应该就在这里。那个穿白衣服戴白帽子的小朋友说:我们再找找吧。松鼠爸爸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跳到他们面前说:“你们好,你们是在找一只红手套吗?手套在这里。”“啊,我的手套,手套找到了,谢谢你,小松鼠。”穿红衣服的小朋友正准备拿手套,突然,他发现了手套里的松鼠妈妈,他吃惊地说:“啊,又一只松鼠。”松鼠妈妈跳出来,对着手套里面叫道:“孩子们快出来吧,手套的主人来了。”听了松鼠妈妈的话,小朋友明白了,松鼠妈妈刚生了小宝宝,于是穿红衣服的小朋友赶紧说:“不,不,别叫小宝宝出来了,天这么冷,你们就住在里面吗,我不要手套了。”看见松鼠爸爸,他取了带在手上的另一只红手套说:这一只手套也给你们吧。说完,二个小朋友就走了,松鼠爸爸和松鼠妈妈大声地说:谢谢你们。
松鼠的暖房子
孩子们把船放到河里去。哥哥用小刀把厚的几块松树皮做成船,妹妹装上用破布做成的帆。在顶大的一只船上,需要一根长桅杆。“要用一根笔直的树枝才好。”哥哥说着,就拿着小刀,走进灌木丛林里找去。他突然在那儿叫喊起来:“老鼠!老鼠!”妹妹奔到他那儿去。“我割下树枝,”哥哥告诉她说,“它们就叫起来啦!整整的一群!有一只在这儿,在树根底下。你等着,我马上把它……”他用小刀把树根割开,拖出一只小鼠来。“它是多么小呀!”妹妹惊诧起来,“又是黄的!真有这样的老鼠吗”“这是鼠,”哥哥解释着说,“田鼠。每一种都有一定的名称,可是我不知道这一只是怎么叫的。”那只小老鼠张开粉红色的小嘴,“比克”、“比克”地叫起来。“比克!它在说,它叫比克!”妹妹笑起来了,“你瞧,它在发抖呀!唉,它的耳朵上还有血哩。一定是在捉到的时候,你的小刀把它割伤了的。它是多么痛呀!”“反正我要杀掉它的!”哥哥生气地说,“我要把它们杀光。它们为什么要偷我们的粮食呢?”“放它去吧!”妹妹央求着说,“它还小哩!”可是哥哥怎么也不肯,“我要扔它到小河里去!”他说罢,就向着河边走去。女孩子顿时想到了一个法子来救活这小老鼠。“停住!”她喝住了哥哥,“你知道吗?把它放在我们顶大的一只船里,让它去做个旅游吧!”哥哥同意了这个做法──反正小老鼠定会淹死在河里的。小船载着一个活旅客放出去,倒是挺有趣的。他们装好帆,把小老鼠放在木制的小船里面,就放到河流里去了。风推着小船,推着它离开了河岸。小老鼠紧紧地抓住干燥的树皮,一动也不动。孩子们在岸上向它挥手。这时候,家里叫他们回去,他们还看到那只轻飘飘的小船,扯着满帆,在河的转弯地方不见了。“可怜的小比克”他们回到家里以后,女孩子说,“一定的,风会吹翻那小船,比克也终究会淹死的。”男孩子一声不响。他正在想,怎样才能够把谷仓里所有的老鼠弄个干净。
小老鼠变成航海家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