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高雄的故事

小男孩出生在台湾高雄一个普通农家。六岁那年,他随父亲下地干活,累了,坐在田埂上休息。他一言不发,呆呆地望着蔚蓝的天空发愣。父亲问他想什么,小男孩说:“长大了,我要坐飞机,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父亲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别想好事了,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还有一次,小男孩发现父亲整天早出晚归,非常辛苦,就口出狂言:“长大了,我不种地,也不上班。”父亲没好气地问他:“那你干什么?”“我每天坐在家里,让天南海北的人给我寄钱。”父亲又是一巴掌落在他屁股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净做白日梦!”渐渐地,小男孩升入了六年级,有次放学回家,正在烧火时被世界地图册迷住了,他看到那巍峨壮观的万里长城,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迷人的开罗风光,气势磅礴的金字塔,禁不住浮想联翩,想着想着竟然忘记了往炉子中添柴。等到吃饭时,家人发现锅里的饭半生不熟,父亲质问道:“你是干什么吃的?”小男孩一脸严肃:“我在看地图,长大了,我一定要到这些地方去!”父亲踢了他一脚,又像往常一样讽刺他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可这次男孩显然被激怒了,他与父亲打赌:“每次你都说我什么也做不成,我向你保证,长大了,一定做到这些!”父亲瞄了他一眼,那表情让小男孩酸楚不已。从此,小男孩更加执迷于文学,17岁那年处女作发表,以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20岁时出版了第一本书《莲花开落》,之后便声名鹊起。到30岁时,他的作品囊括了当时台湾所有的文学大奖,他也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他出版的作品逾百部,其中《身心安顿》《烦恼平息》在台湾创下150版的热卖记录,《打开心灵的门窗》一书创下高达5亿元台币的热卖记录。他就是著名作家林清玄。长大后,他向父亲的保证竟然全部实现,没有种地,没有上班,而是坐在家里,稿费从四面八方源源而来,并坐飞机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地方。这一天,林清玄坐在埃及金字塔前面给爸爸写信。他写道:“爸爸:此时,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就在金字塔前面给你写信。记得小时候,你曾说我到不了这么远的地方,还打过我,我是不止一次被你激怒的皮球,压力越大,动力愈强……”
癞蛤蟆吃的就是天鹅肉
多年前我跟高雄的一位同学谈话,那时他太太刚去世不久,他告诉我,他在整理太太的东西时发现了一条丝质的围巾,那是他们去纽约旅游时在一家名牌店买的。那是一条雅致、漂亮的名牌围巾,价格卷标还挂在上面,他太太一直舍不得用,她想等一个特殊的日子才用。讲到这里,他停住了,我也没接话。好一会儿后他说:“再也不要把好东西留到‘特别的日子’才用,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后来,每当我想起这句话时,常会把手边的杂事放下,找一本小说,打开音响,躺在沙发上,抓住一些自己的时间。我会从落地窗欣赏淡水河的景色,而不去管玻璃上的灰尘;我会拉着太太到外面去吃饭,不管家里的饭菜该怎么处理。生活应当是我们珍惜的一种经验,而不是要挨过去的日子。我曾经将这段谈话与一位女士分享,后来见面时,她告诉我她已不像从前那样把美丽的瓷具放在酒柜里了。以前她也以为,名贵的瓷具要待特别的日子才拿出来用,后来发现那一天从未到来。“将来”、“总有一天”这样的词,已经不存在于她的字典里了。如果有什么值得高兴、得意的事,她现在就要听到、看到。我们常想跟老朋友聚一聚,但总是说“找机会”。我们常想拥抱一下已经长大的孩子,但总是在等适当的时机。我们常想写封信给另外一半,表达一下浓郁的情意,或甚至想让他知道你很佩服他,但又总是告诉自己不急。其实每天早上我们睁开眼睛时,都应该告诉自己这是特别的一天。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是那么可贵。有人说:你该尽情地跳舞,好像没有人在看你一样;你该尽情地爱人,好像从来不会受伤害一样。感言:1、真正的快乐人生是把现在过得充实,不后悔。2、让特别成为常态,是一种实在有益的境界,把特别看得过重,是一种虚幻,有时人也活得压抑。3、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生命的存在是一种难得的幸福,拥有幸福而不珍惜,人生何求?4、很多时候,及时行乐,不失为一种乐观的人生态度,只要不是消极处世。
每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