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好心情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心情甚是空乏。因为上的是晚班,每天下班回家,常常已是凌晨,第二天醒来,又是中午时分了。洗脸、刷牙、用过中餐,又得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有时就在问自己,自己为什么工作?为了生活吗?可是,现在自己已没有生活了。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案牍之累,有时还得为热情的杂志写约稿,即使是一台机器,也被磨损得差不多了。我消解疲劳的方式是按摩,就在家门前,有个盲人,三十来岁,每天凌晨,他的店仍然亮着灯,似乎专门等我来。每次,盲人总是说:“你的颈椎有问题了,可不能再恶化下去了。”我苦笑。去过几次,就和盲人熟识了。我精神好的时候,会和他聊一些话题。慢慢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他的眼睛并不是先天瞎的,而是因为一次事故。他还记得富春江的样子,他说那时候江边全是低矮的平房,小街幽长而狭仄。我说,现在平房全拆了,造起了宽阔的道路,还有公园,很漂亮。他跟我说他的眼睛还没瞎时的事情,他经常到富春江中去钓鱼,江中的鱼很多,有一种白鱼,很多,肉很细嫩。有一次我钓了好大的一条,拖到岸边时,都无法下手弄上来。等到那鱼儿折腾得精疲力竭,才把它抓上来。回到家一称,足足有2.5公斤,邻居全来了,他们看着这么大的白鱼啧啧称奇。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我很少听到一个盲人的笑。在我的人生经验里,一个残疾人很少会在健康人面前笑。尤其是当他谈及自己的往事的时候。盲人为我推拿完,有些气喘吁吁。但他一边整理毛巾,一边哼起小曲。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那么开心?”他又笑了,随即突然沉默下来,而后说:“像我们这样的人,生存下来不易。每天,我做第一个生意时,我就想,今天的房租费有着落了;当我做第二个生意时,我就想,自己可以吃上快餐了。快乐是自己的事,就看自己怎么去想了。”那天,我走出推拿店,外面的大街已空无一人。我睡意蒙
好心情的由来
有位秀才进京赶考,考试前两天,他连续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在墙上种白菜;第二个梦梦见下雨,他戴着斗笠还打着伞。秀才赶紧去找算命先生解梦。算命先生说:“你还是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白菜,不是白费劲吗?戴着斗笠还打着伞不是多此一举吗?”秀才一听,心灰意冷,回店收拾包袱就要回家。店老板问其缘故,秀才把做梦和算命的情况诉说了一番。店老板一听乐了:“我也会解梦,我倒觉得你一定要去考。你想想,墙上种菜,不是高种(中)吗?戴着斗笠还打着伞,不是说明你有双保险吗?”秀才一听,觉得很有道理,精神为之一振,于是充满自信地参加了考试。结果居然中了个“探花”。同样两个梦,算命先生使秀才心灰意冷,准备打道回府,差一点葬送了前程;而店老板则使秀才精神振奋,满怀信心进考场,最后进入了前三名。一位哲人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少妇投河自尽,被正在河中划船的老艄公救上了船。艄公问:“你年纪轻轻的,为何寻此短见?”少妇哭诉道:“我结婚两年,丈夫就遗弃了我,接着孩子又不幸病死,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艄公又问:“两年前你是怎样过的?”少妇说:“那时候,我自由自在,无忧无虑。”“那时候你有丈夫和孩子吗?”“没有。”“那么,你不过是被命运之船送回到了两年前,现在你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了。”少妇听了艄公的话,心里顿时产生了一条活路,便告别艄公,高高兴兴地跳上了对岸。这个故事进一步告诉人们:人的心态是可以随时随地转化的,有时变好,有时变坏。同样一件事,如果你心往好处想,心情就变好,如果你往坏处想,心情马上就变坏。好心情可以给你信心,成就你的事业;可以帮助你战胜困难,走出逆境;可以帮助你挑战命运,重新点燃生命之灯……同时,一个精神充实、生活充满快乐的人,他也必然是一个心里健康的人。而心里健康是生理健康的基础、是延年益寿的保证。现代科学证明,一个经常处在好心情之中的人,即使偶尔生病,也容易不药而愈。这是因为乐观者能沉浸在有益的激素“内啡呔”的世界里,提高你的免疫力,给你精力,给你健康,给你超越自我的力量;而心情颓丧者则会被一种称为“去甲肾上腺素”的有毒物质所包围,会加速人的衰老,促人早逝,使你失去战斗力。心往好处想,你就能得到神奇的欢乐物质“内啡呔”;心往坏处想,你就会被“去甲肾上腺素”所包围而中毒。如果人人都明白了这个道理,何愁世间少快乐,何愁身体不健康。
心理励志:好心情,好成功!
不是每一天醒来的时候都有好心情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安璐掰着手指头念念有词地计算着。曹唯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联系自己了,想到这里,安璐不免有些失落,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书上说,做女人要学会矜持,这样才有味道。安璐看书的时候总是想,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即使现在不是,也一定可以做到的。暑假开始已经将近半个月了。一个星期之前,安璐和曹唯去逛街。安璐不喜欢去商场,觉得品牌的衣服又贵又普通,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去路边的小店慢慢淘。临出门的时候,曹唯说:“又不是没有钱,你也该买些像样点的衣服了吧,不能总这样啊。”“什么呀,难道说现在这样的不像样了吗?真是的,可是我喜欢呀!”安璐撅起嘴,“我就喜欢每天穿不一样的,我就喜欢便宜的。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高贵的女人嘛。”安璐总觉得曹唯最近越来越喜欢挑刺了。她说很喜欢的歌手,在他眼里都太俗气了;她说非常爱吃的东西,他觉得是垃圾食品;她喜欢熬夜上网到很晚,他却说早睡早起才健康。“什么都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不喜欢我呀?”安璐有时这样问自己。但是再想想,却觉得这样其实是对自己的关心。在一家小店里,安璐看中一条长裙子,虽然曹唯不喜欢,但还是穿上试了试。安璐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不自觉地转了几圈,觉得真好看啊。老板也在旁边夸赞,说安璐穿着它又俏皮又可爱。“今年日本那边很流行这样的款式呢,你眼光真好。而且你长得这么甜,很合适啊。”安璐笑得合不拢嘴,问曹唯:“你说句话嘛,好不好看啊?”曹唯一直在玩新买的手机,听安璐这样一问,才抬起头,说:“这么长,都要拖到地上了,不觉得老气啊。”安璐转身又照了照,双手叉腰,歪着头从镜子里反问:“这样老气吗?你有没有眼光啊!”这时候老板也说话了:“哎呀,小姑娘穿怎么会老气嘛,而且颜色这么粉嫩,很青春啊。”“反正我不喜欢,你看着办吧。”曹唯说完便又低下头摆弄起了手机。“每次都是这样,总是这么扫兴!不行,我一定要买。”说完,安璐生气地推开更衣室的门,换上自己的衣服。她熟练地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高兴地拿着袋子对曹唯说:“嘻嘻,我厉害不,半价拿下!”曹唯抬起头,看着安璐,慢悠悠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哎,你等等我嘛!”安璐伸手去抓曹唯的手,“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我真的觉得很好看啊,又不是叫你穿,你何必这样子呀。”“我不是说了我不喜欢你穿成这样吗?”“那我不是说了我喜欢穿成这样吗?”“随便你吧。”安璐顿了顿,低下头问“你不就是念念不忘你的前女友吗?”“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说错了吗?她不就喜欢穿紧身衣,超短裙嘛?可是我不是她!”“这之间根本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才怪!你总是嫌弃我,你总是拿我和她比较!”“······”“可是就算是比较也应该公平一点吧,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她作为最佳标准,能不能换我一次啊。”说着,安璐竟哭了起来。“别说了,你想多了。”曹唯说着想去搂住安璐,但是安璐退了一步,躲开了。“你认真想一想吧,对我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如果只是因为开始了,怕我伤心,那么还是坦白告诉我吧。”安璐低着头,“等你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说着,转身跑开了。路上的行人有不少注意到了这对闹别扭的年轻情侣。也许这样的场景无论是在银幕上还是在小说里,都见多了,大家看过一眼后也就不再看了。安璐跑了几步,却留心听着有没有追赶的脚步声。“坏蛋,为什么不来追我啊,”安璐心里责备。于是,故意放慢脚步。“应该知道我是希望他追上来的吧,”安璐心想。可是,又走了几步,曹唯还是没有追上来。“也许我应该给个台阶让他下,”安璐想着,停了下来。曹唯还是没有追来。安璐就这样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突然,一副画面浮现在了她脑海中。一个男人,高大帅气,站在几米之后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安璐心软了,慢慢地回过头。画面破碎了。曹唯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一个晃动的背影。“真讨厌!太没有男子气概了!”安璐嘟起了嘴,又跺了下脚。到底是讨厌曹唯没有男子气概,还是讨厌曹唯没有给自己面子呢?安璐也分不清。当天,曹唯没有联系安璐。握着手机,安璐暗暗发誓:哼,那我们就比一比,谁更有耐心。虽然这样想着,安璐还是不断上QQ、查邮件,生怕不能第一时间得到曹唯的音讯。第二天,好朋友蓝筱敏打电话过来,邀请安璐去她家看新买的小狗。因为两家距离比较远,安璐原本不想去,但是想到这样可以打发时间,就不用整颗心都焦急地等电话,于是便答应了。照理应该坐地铁过去,但是安璐却站在小区门口等起了公交车。“公交车走得慢一些,走过的路多一些,说不定路上能遇见他呢。”安璐是这样盘算的。蓝筱敏家新买的小狗是泰迪,咖啡色卷卷的毛,站着不动的时候就像毛绒玩具一样,特别可爱,很受年轻人的喜爱。“哎呀,好可爱啊!”安璐抱着小狗爱不释手,轻轻地抚摸着,对筱敏说“***妈真好,太羡慕你啦!我妈妈怎么样都说不许养狗,还说我不会照顾好的。”“恩,是啊。不过确实养了以后发现真的好麻烦,洗澡刷毛这些倒无所谓,送到店里去就可以了,但狗狗是会觉得寂寞的动物,要多和它玩才行呢。”“这不正好,你反正也没什么事,正好互相娱乐。”“总是和它完也会累啊,再说了,开学以后我回学校了,它就会很寂寞啦。”“那就养一只小猫呗,玩不玩应该都可以的吧?”说完,安璐哼起了SHE的《波斯猫》来,“一转眼就又,看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安璐突然觉得曹唯倒是和猫有些相似。晚上回到家,安璐还是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曹唯的消息,但结果却是又一次失望。“没关系,这家伙本来就比较爱耍酷,那么就再给他几天期限吧。”安璐想。说起来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差不多快十个月了。曹唯和安璐在同一所大学学习不同的专业。曹唯在数学系,安璐在电子系。大二的时候,许多同学都已经开始准备全国数学建模的比赛了。曹唯在班里算是中等生,虽然对这样的比赛不太在意,但还是被同学拉着组了个小队。安璐是电子系的副年级长,成绩优异,再加上本来就对各类比赛十分感兴趣,因此也找了几个男生一起报名了比赛。就这样,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也有了些面熟的感觉。参加建模比赛的同学里,大部分都是男生,很少有女生能吃这样的苦。连续在实验室熬上几天,不休不眠,身体也不怎么吃得消。安璐本身长得就比较漂亮,如今呆在这个男多女少的群体中,更是鹤立鸡群,很惹人注意。慢慢地,有人开始称她为“电子系系花”,还有人主动来向她搭讪和要电话号码。安璐不是那种害羞腼腆的女孩子,可是每到这个时候还是会脸红,虽然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嘴上还是用“对不起,我不习惯这样”来回绝。曹唯虽说不是特别帅,但因为身材高大,在外形上便自然获得一些加分,是比较能让人记得的面孔。那天正下着小雨,安璐没有带伞,低着头往宿舍跑,经过超市的时候撞在了曹唯身上。曹唯正从超市出来,手里拿着一罐可乐,由于刚打开,被安璐撞到后手一颤,可乐翻了出来。安璐个子不高,差不多只到曹唯的肩膀。安璐撞在了曹唯的左臂,他赶紧抬手,握着可乐罐的左手臂在空中划了个圈,落到了安璐的背后。这时候两人的姿势,在旁人看来就像是一个男孩搂着一个女孩,但是他们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哎呀,对不起,跑太快了,没有注意到啊。”安璐抬起头望着曹唯,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因为下雨的缘故,安璐不停地眨着眼睛,于是,眼睫毛便带着水珠在曹唯面前乎上乎下扑闪着。安璐的眼睫毛虽然不浓密,也没有弯弯地向上翘起,但的确很长。曹唯低头看着她,觉得真好看呐。“哦,没,没关系,”曹唯居然有些口吃,但是反应了几秒,又接着说,“你,你是电子系系花吧?哈哈!”这时,安璐也注意到这个男生是数学系的同学。第一次撞了人道歉后听到这样的话,安璐愣了一会,突然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赶紧低下头,半鞠躬地说:“没有。不好意思呀,真的不好意思,走得太急啦。”“好了,别道歉了,真的没关系。”“恩······”“你就别‘恩’了,还在下雨,你快回去吧。”这时候,曹唯的几个朋友买完东西从超市出来,看到这一幕,纷纷发出了“哟”“呃呵”“咦”的声音。安璐赶忙抬起头,说了声“再见”就匆匆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再看曹唯一眼。曹唯的朋友们走上前,搭着曹唯的肩膀,说着“不错呀”“你小子可以嘛”,逗着曹唯。“好了,只不过她跑过来的时候撞了我一下,你们就别起哄了啊。”曹唯推了推几个哥们,笑着说。“有没有情况我们不知道,不过曹唯呀,你也大二了,是该找个女朋友啦,别老想着你那位‘前任’啦。那女人这么风骚,和你分手以后又不知道换了几个男人,你还是快点忘了吧。”万贺把手往曹唯的肩膀上一搭,看样子语气十分认真。万贺和曹唯从初中开始便是特别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两人又成了同学,他们可以说是无话不谈。见曹唯不回话,万贺接着说:“你说那小姑娘会不会看上你了啊,看她说话的时候脸很红啊。恩?可以考虑一下,兄弟挺你的。”“谢谢你,我谢谢你了。不过你还是多考虑下你自己吧,啊,万少爷!”曹唯用手肘顶着万贺的胸部,显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爱情投影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