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北风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大王。他是统管所有大风的王,生活在高山上一个巨大的洞里。有时候风王在自己的洞穴里小睡片刻,那时一切都很平静。但是他醒来时,会离开自己的洞穴,把整个世界搅得乱七八糟。风王还年轻时,对施展自己的威力乐此不疲。他折断树木的树杈,把海水搅得巨浪滔天,把木船吹过大海,追得云朵满天飞。但经过一段时间,树越长越高,船舶越来越大,还有那么多的云,都让他非常疲劳。他还有很多小的家务活儿要干,比如在星期一吹干衣服,在国庆节挥舞旗帜,让小男孩的风筝在空中飞起。他想起自己的孩子,于是自言自语道:“我要让孩子们去干活儿,我在山上的洞里休息。”“阿嚏!”他打了个喷嚏,把天空中两朵大大的云吹走了。“阿嚏嚏!”他又开始打喷嚏,吹翻了大海里一整支远洋船队。“阿嚏嚏嚏!”他第三次打喷嚏,把附近城市里所有的屋顶都掀开了。他对孩子们说:“你们到地球的四个角落,去继承我的事业吧!”说着,老风王折下一根树枝当作手杖。他拿起手杖,指向南方,“南风,你去那里。”南风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有着蓝色的眼睛,发髻插着玫瑰。她格外甜美地回答:“好的,爸爸!”她跳着舞就出去了。随后,老风王用手杖指着西边,“西风,那是你的地方。”西风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有着善良的眼睛和温柔的微笑,嗓音柔和、低沉。她悄声回答:“再见了,爸爸。”她吻了吻他的额头,飘飘荡荡去到她在西方的新家。接着那两个男孩来到老风王面前。手杖指向东方。“去那里干活儿,东风!”老风王下达了命令。东风是个强壮的家伙,性格粗暴而乖戾,根本不服从老风王的指令。风王火冒三丈,拿起手杖打他的小腿。东风连哭带喊地跑出去,把森林中的树木都吓哭了。他痛哭流涕,泪水流成了河,遍布全世界。老风王再次拿起他的手杖,对长子说:“北风,你的家就在这里,在北方。”北风比弟弟更强大,他的肌肉健壮,胡须和头发上挂着冰柱。他呼吸时,嘴里冒出数以百万计飞舞的雪花。唔——大地剧烈都动起来。这时,老风王的手颤抖着,手杖掉到地板上,断了气。他曾是威力无穷的风王,现在却一命呜呼了。于是,四个孩子接智樱唇金发的南风在南部国家到处徜徉。她每到一处,都要在大地上撒播花朵。西风带着柔和的微笑和文雅的声音,给孩子轻声唱着摇篮曲,把凉爽的手放在高烧病人的前额上。她让小男孩的风筝飞过教堂的尖顶,把白帆轻轻吹过海洋。东风跟她们完全不一样,最爱给每个人制造麻烦。他会叫上灰色的云层一起哭哭啼啼,把河水吹过河岸,淹没菜地和果园,甚至冲垮桥梁,淹死可怜的羊。而最残忍的北风越长越大,直到成为地球上最大的巨人。他比山还高,举起手臂时几乎可以触摸天空。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北风巨人出去散步时,看到太阳先生爬上高高的天空。太阳先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浑身穿着黄金甲。北风巨人十分嫉妒太阳先生。他想要那套精美的黄金甲,因为他自己只有长长的胡须和雪制的毛皮大衣。他冲太阳先生晃拳头。太阳先生只是朝他笑,“哈,哈!”太阳说。“‘哈,哈!’你就爱这样说。”受到戏弄的北风很生气,“很快你就会用你另一边的嘴笑了。我会把你吹跑,再也不让人们看见你精美的金甲外套。”“哈,哈!试试看。”太阳先生又笑了。这让北风狂怒不已。他深吸一口气,胸口膨胀得像一个大气球,然后吐出气,发出的声响让北国所有的山都摇动了。云匆匆地从山中出来,覆盖了天空,人们根本看不到太阳和他精美的外套了。“哈,哈!”北风笑起来,“现在你就会用你另一边的嘴角笑了,太阳先生。”他自在地坐在自己的洞穴里。但那是什么呀?云层裂开一个小洞。通过缝隙,他看到渐渐出现的金光。过了一会儿,太阳先生升上天空,一点儿都没变。“哈,哈!”太阳先生说,“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这句话让北风巨人变得更疯狂了,他深吸一口气,几乎把肺吸炸了。然后他吹呀,喘呀,吹呀,喘呀,直到漫天都布满了乌云,太阳先生和他精美的金甲外套完全被遮掩了。然后北风巨人坐在山洞里歇息。可没过多久,太阳先生再次放出光芒……一百年以来,北风巨人试图吹走太阳的努力总以失败而告终。他长到一千岁时,正值青年。有一天,天黑之后,他在大地上走来走去,来到一片大森林。他看见树林里有光亮,像是有一小块太阳。他跪下来,仔细地从树干间往里看。人们坐在明亮的小块太阳周围暖手、煮晚餐。当然,这只是一堆令人愉快的火焰,北风巨人却断定它是一块落在地上的太阳。他一直渴望把太阳吹出天空,没注意这只是小小的火焰。他跪在那里越看越生气,自言自语道:“哈,哈!这是太阳的一个孩子。我要吹跑他。”他深吸一口气,鼓起脸颊,“呜——”,他朝着小太阳吹出了气。小火焰只是笑了笑,越蹦越高。于是,他这次真正地深吸一口气,胸口鼓得像马戏团的大力士。“呜——呜——”他咆哮着,可是小火焰只是在空中翩翩起舞,显出无比的光明和快乐。他越吹火越旺,人们更快地吃到了晚餐。随后的许多年,老巨人在大地上跺着脚,试图熄灭这些零碎的太阳。但他根本无法成功。与他们的父亲太阳一样,小火焰只是嘲笑他。最后,北风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要找一些大灰狼来扑灭那些火焰。”于是他走进世界上最大的森林,用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一百只狼,驱赶到自己的洞穴里。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人们围坐在火堆旁,感到温馨而舒适。巨人放出群狼,吼叫着:“小狼们,扑灭那些火!”凶狠的灰狼跑出洞穴,连撕带咬地扑向小火焰,却奈何不了火焰,只好耷拉着舌头,夹着尾巴,回到洞里。“没用的东西!”北风咆哮着,“我要找一些老虎来!”他来到大沙漠,捉到一千只猛虎,驱赶到自己的洞穴里。第二天晚上,人们都围着小火堆聊天、唱歌。巨人放出了老虎。“老虎们,扑灭那些火焰!”他咆哮着。老虎们跑出了洞穴,发出可怕的吼声,露出尖利的牙齿,尾巴扫来扫去,到处乱跑。它们朝着火堆咆哮、号叫、怒吼,试图用爪子击灭火焰,但只是烧了自己。老虎们把头垂下来,夹着尾巴,也溜回洞里。北风再次出击,到所能找到的最高的山脉上去捕猎,抓住了一万头狮子。他把它们的尾巴捆在一起,每十头狮子一群,驱赶到自己的洞穴,然后把所有的狮子都派出去:“狮子,扑灭那些火焰!”那些狮子发出了如此可怕的怒吼,震动了整个大地。它们穿越森林,跳过茂密的灌木,抽打着尾巴,摇动蓬松的鬃毛扑向火。但是,那些大狮子还是不能扑灭小火焰。此刻,老北风狂怒了。他把那些疯狂的狼、老虎、狮子全派出去,而他冲在了最前面。可是,他们永远、永远都不能让小火焰熄灭。
北风吹太阳
那一年,在北风呼啸、雪花狂舞的内蒙古草原上,我与母亲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如果不是母亲的善良,也许今天我就不会坐在电脑前,讲述那段动人心魄的经历……那年春节将至。家里的食品批发商店生意极好。已经备好的货物显然不能满足正月时的销售。母亲就对我说:“二子,咱们进趟奶粉吧,库房快空了!”我们进货的地方是距家乡三百多公里,一个叫西乌旗的草原小镇。中午,母亲和我一同向草原进发了。到了晚上8点许,我们赶到了目的地,并顺利地装好了车。我与母亲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第二天天还没亮,母亲就匆匆将我的房门砸开。她焦急地告诉我下雪了。我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草原上下雪是十分要命的事情。如果雪大很快就会将公路盖上,使你分不清是公路还是草原,稍不留神就会有掉进雪坑的危险。曾经有过许多在草原上
是母亲的善良救了我们
傍晚的山谷,夕阳斜照,北风呼啸。灰狼别克带着一队狼兄弟们出来找食。它们显然有点精疲力竭,懒洋洋地前行着。别克高高的个头,两只闪着凶光的眼睛转个不停。它那一口齐刷刷的狼牙和两只锋利的前爪时常在同伴们面前炫耀,似乎时刻在提醒大家,别惹我,当心我把你撕了!突然,山路上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挡住了它们的去路。定睛一看,是几只野鸭。一只狼欢快地叫道:"太好了!天上掉下馅饼啦!""别碰,"别克大吼一声,大家立即退后三步。别克分析道:"大家想一想,我们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碰到这些美味呢?其中恐怕有诈。"别克说着,一边蹑手蹑脚绕着鸭子转了三圈,野鸭们活生生地被困在一只大网兜进而。"看情形像猎户运输中丢失的。"一只狼附和道:"对!如果是诱饵,只需放一只,而且大多是死的。"另一只狼也在推理分析:"这山徒路险的,也许猎人连人带东西从山上摔下来,人摔到山崖里,野鸭摔到这儿。"别克为自己的分析得到大家的赞同而得意,但它不露声色,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开始下达命令:"你,上前给我把野鸭拖回来,其余的兄弟隐蔽起来!"只见那只被点将的狼,一个箭步蹿上前去,其余的狼"刷"地隐蔽到了丛林中。那只狼拖着野鸭一步一步往回走,心想今晚要美餐一顿喽!拖出四五十米的时候,别克确信无诈,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带着狼兄弟们出发:"我实在是等不及了!"说着揪出一只野鸭,双爪一撕两半,美美地吃起来。一只狼刚伸爪去抓其他的野鸭,被别克一爪拍了回去。众狼只好咽着口水,眼巴巴地望着别克吃得有滋有味。"看来,这些美食今天是孝敬别克大爷了,我们再去另找食物吧。""砰!砰!砰"狼兄弟们没走多远,身后响起枪声,再回头一看,别克和两个同伴倒在了野鸭堆旁……
可怜的别克
那已是他在一年里失去的第六份工作。北风呼啸的寒冬里,他窝在滴水成冰的小屋里,向朋友诉说自己的沮丧。他拥有英语六级证书,第一家公司却认为他口语不过关;他是电脑二级程序员,第二家公司却嫌他打字速度太慢;第三家他与部门经理不合,他主动炒了老板;接连地,第四家、第五家……他暗淡地说:“一次次全是失败,让我浪费了一年时间。”朋友一直耐心聆听,此刻说:“讲个笑话给你听吧。一个探险家出发去北极,最后却到了南极,人们问他为什么,探险家答:‘因为我带的是指南针,我找不到北。”他说:“怎么可能呢,南极的对面不就是北极吗?转个身就可以了。”朋友反问:“那么失败的对面,不就是成功吗?”在瞬间,他如醍醐灌顶,彻底懂得了失败的宝贵。所谓成功与失败,原来是同一片旷野。是今你溺水的深潭,也是能为你解渴的甘泉。谁能在一开始便明察秋毫,寻觅到那通往柳暗花明的小径?必得经历失败,仿佛教学里的排除法,当把所有不可能的结论,荒谬的推论,曾寄予莫大的希望的假设一一排除,剩下的,才套是唯一的正确。而失败便是我们的指南针,在我们一次次晕头转向,头破血流里,以它恒久不变的指针,说着错误的方向,然后揭示我们:转过身去,对面便是成功。
南极的对面
眼看就要冬天了,凛冽的北风肆意的狂卷着树上那仅留的一点枯黄,霓虹初上路上的行人仿佛被雨打了一样行色匆匆,天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模糊了月亮的斑驳使整个世界也为之暗淡了不少。在街头的一角有一对男女,“枫,你刚才在说什么?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女孩儿再也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呵呵,说了一遍你好像没有听明白!那好我就再说一遍: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现在看着你很是让我讨厌”眼前的这个男孩儿五官分明仿佛若刀削一样刻在清秀的脸上,一双秀眉斜插入鬓笔直的刘海遮住了那越发暗淡的双眸,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脸色苍白的吓人。“枫,我不明白为什么?难道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么?你说过会一辈子照顾我,难道你的一辈子就是如此的短暂?”女孩儿一口气说完哽咽的再说不出一个字来,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在女孩儿转身的一刹那男孩儿的手动了动没有伸出去。“小玲,你说的没错我的一辈子就是这么的短…”第一次见到男孩儿的眼角湿润了,他抬起头望着那幽灵般闪烁的星辰无力的摇了摇头猛然间打了个冷颤,他抬起的脚还没有落下身子却慢慢的向后倒去!风更大了只是吹在一个毫无知觉的人身上就如同吹在那光秃秃的树干上一样,那么苍白那么无力!都说女孩子的直觉很准,她心里不踏实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对自己呵护有加的枫会这样对自己,她想弄清楚!当她回来看到躺在地下的枫时那低落到谷底的心虚仿佛幻化出了无限力量,她跑过去呼唤:“枫、枫我是小玲啊,你怎么了?”他没有回答她,在他那里时间仿佛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只有风依旧呼啸路上这个时候早已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她背起他步履蹒跚的向前挪着。当他睁开眼后看到的是洁白的病房,紧接着又闭上了!“枫,你醒了!医生说你;没啥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女孩儿喃喃的说着,“你不用来安慰我啥情况我自己清楚,谁让你在这儿的你走、你走咳!咳!”“好、好我走你别着急”女孩儿的眼泪再次忍不住落了下来,这一刻她什么都明白了,从这以后女孩儿天天来看他给他削水果、讲故事,可是男孩儿好像突然变得很冷漠时不时对她大发雷霆,渐渐的女孩儿学会了坚强知道自己在这里不能哭,终于有一天男孩儿对女孩儿说:“我们谈谈心吧!好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女孩儿点点头,“我知道自己得的是肝癌我活不了几天了,你答应我在我死后好好对自己不要伤心找个比我对你好的”,女孩儿还是点点头,“你也要答应我,在这段时间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不然你休想我会答应你”女孩儿说的很坚决,男孩儿无奈的笑笑道:“好吧”。往后的几天一切都好像风平浪静了,女孩儿还是每天来看男孩儿。“枫,你看这是什么?”女孩儿拿出一只小巧而精致的纸鹤,“鹤?你弄这玩意干什么?”说完男孩儿还不忘用眼睛瞪了她一眼,样子像是在责怪但其中更多的是对她的关怀。“哎呀,你就永远是个猪头,传说呢叠一千只纸鹤可以还人一个愿望”女孩儿说完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呵呵,那你叠多少了?”“不告诉你”男孩儿又是会心一笑:“呵呵,明天我就该手术了记得答应我的事”女孩儿的眼神忧郁了一会儿又急切的说道:“我相信会好的我有千纸鹤”,这些天他们都好好的珍惜其中的一分一秒,女孩儿更是没日没夜的叠啊叠自己都不知道叠了多少个一千。手术那天女孩儿早早的来到了医院带着她那如小山般的纸鹤,目送着枫进了手术室或许她一辈子也忘不了枫最后那充满期待与安详的眼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女孩儿在翘首等待中仿佛度日如年,心中一遍遍的祈祷着,当头盖白布的枫从手术室推出的一刹那,女孩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这个结果自己也曾想过,但在这一刻头仿佛被电击过一样一片空白,手中的纸鹤洒落一地。女孩儿木讷的走到枫的身边掀开白布依旧是那张清秀的脸…女孩儿缓缓拾起那些小纸鹤把她们放在了枫的身边,“叠了这么多的纸鹤却没有还我一个心愿”!此情只能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衔恨无眠空死处,只因所埋心上人!女孩儿缓缓拾起那些小纸鹤把她们放在了枫的身边,“叠了这么多的纸鹤却没有还我一个心愿”!此情只能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衔恨无眠空死处,只因所埋心上人!
千纸鹤
天气很冷,北风呼呼地刮了一夜,天空开始飘雪了。刚出生不久的小兔冻得瑟瑟发抖,妈妈给他穿了厚厚的棉衣。可小兔还是冷得直哭,妈妈摸摸小兔的手,冰凉冰凉的。于是妈妈买了一副手套给她戴上,这下小兔感觉暖和了,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天爸妈外出干活去了,偌大的家里就剩下小兔一个人在家,小兔觉得好不孤单啊!“喂,朋友,我们来玩游戏好吗?”突然一个细小的声音对小兔说道。小兔扭头四下看了看,发现家里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谁在跟我说话呢?”正在她疑惑之际,那个细小的声音又响了,“别到处找了,我在你手上呢?”“我手上?”小兔更是感到奇怪,她仔细打量了自己的双手,自己的手上除了戴着一副有着美丽图案的手套,没有别的啊!“你究竟是谁啊,我怎么看不到你呀?”“我在你手上的手套里。”“哦,怪不得我看不到你。”“你想不想要个漂亮的指环?”只听那个声音热情地问道。一听说指环,小兔就想到妈妈手上戴着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会发出耀眼的光,真的很漂亮。于是小兔赶紧回答:“好啊,我要漂亮的指环。”“来,你动动你的手指,看看合不合适?”那个声音说着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可它的笑容小兔看不到,因为它躲在手套里啊!小兔动了下手指,感觉手指上有一个什么东西缠绕在上面了,柔柔的蛮舒服的。“你能让我看看漂亮的指环吗?”小兔对着那声音问道。“要是脱掉手套,你不冷?”那个声音说道,“只要你能感觉得到就好了。”说着这话,那个声音露出邪恶的笑容“嘿嘿,今天可逮到了个大笨蛋。”“恩,好吧!”小兔觉得那个声音很会关心自己,于是她的小手在手套里不停地动着。心里美滋滋地想着“我有一个漂亮的指环。”小兔高兴地在床上打起了滚,翻起了筋斗。“呜呜呜,痛!”到了第二天,天还没大亮,兔妈妈就听到一阵阵哭声,赶紧爬起来,看到小兔在哭。她摇着小兔:“宝贝醒醒,你怎么啦?”妈妈以为小兔在做噩梦了。可是小兔就是闭着眼睛哇哇哇哭,到后来哭声越来越大。妈妈看着宝贝这样,心里很着急,不知宝贝究竟怎么了。不管怎样,先送宝贝去医院再说了。于是妈妈起身穿好衣服,抱着小兔往狗儿阿紫的小诊所跑。阿紫大夫问小兔哪里疼,可小兔就知道一个劲地舞动着小手哇啦哇啦哭着,哭得满头大汗。见问不出什么,阿紫大夫就只好帮小兔仔细检查了。当她脱下小兔的手套,居然看到小兔的左手小指上缠着一根粉红的绒线,而且线已深深地陷入肉里,把小指分成了上下两截,而小指的上端已经发黑。阿紫大夫仔细研究了下小兔的小指,说道:“要把小指的上端截去,否者会影响整个手指。”妈妈听了阿紫大夫的话,简直如五雷轰顶,责怪自己对小兔照顾不周,让宝贝从小就带了残疾。再三考虑了利弊,在兔妈妈的同意下,阿紫大夫给小兔做了截指手术。小兔渐渐长大,看着自己只有半截的小指,时常会发呆,会想起那个温柔动听的声音,感觉自己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梦境。她深深地感到:美丽的东西并不都是好东西,动听的语言也不一定就是好话。要善于分辨身边的善恶,不要被美丽的陷阱所蒙蔽。她深深地感到:美丽的东西并不都是好东西,动听的语言也不一定就是好话。要善于分辨身边的善恶,不要被美丽的陷阱所蒙蔽。
温柔的杀手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