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明朗的故事

我希望周明朗去火星我所在的贵族中学有三类人:有钱人,学习特优生,体育特长生。很显然,周明朗属于最后面那个,在我顺利升入高中部的同时,周明朗和我成了校友。并且很不幸地,我们还是同桌。上课时,他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我使上吃奶的劲才能把他越过三八线的胳膊给戳回去。放学时,他有一个小时的特训时间,当我经过运动场时,他就嬉皮笑脸地冲我挥手:“我不能送你,你自己要小心哦!”运动场上的男孩开始哄笑,在我身后吹着口哨。我难堪地撇过头,脚步飞快。穿过球场和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便是我最爱去的奶茶店,萧白正老生常谈地玩着弱智的魔术,他摊开手心,硬币便不见了,他对面的女孩发出惊呼声,我猛吸一口香芋奶茶,走到他面前:“请你教我魔术!”萧白有点惊讶,随后抬眼有点得意地说:“洛卡卡,你不是想追我吧?你们女生喜欢上男生,总是喜欢说:请你教我这个,请你教我那个……”萧白是学校最有钱的男孩,他曾经在我面前变过鸽子,变过玫瑰,我都不拿正眼看他,可现在我太迫切地想有个男朋友来抵抗周明朗了,我拍着桌子豪迈地说:“你教会我大变活人,我就追你!”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把那个讨人厌的周明朗变到火星去。大变活人的魔术夏季运动会轰轰烈烈展开了,周明朗很多的时间都在训练。起跑,跳跃,然后稳稳落地,动作干净利落。他笑着抬头望向教室窗口,我一个激灵扭过头,继续抄笔记。午休时,他趴在课桌上看我写作业,嘴还不闲着:“等我选上参加市里的比赛,可以去三亚玩。”他坐起来,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还可以带家属去呢。”我没理会他。他沉默了一会,突然大声说:“洛卡卡,到时候我带你去吧!”我吓得笔都掉在了地上,周明朗帮我捡起来,用力推了一下我的脑袋:“傻拉吧唧的!”运动会那天,比赛快开始的时候,萧白把我拉到了广播室,他推开窗户,刚好看到周明朗那组:“你不是想学大变活人吗?”说完,走到我面前,“你要记得你说的话。”我迟疑地看着他,萧白又问:“就是把他变没有是吗?”“对,就是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如果你能让他消失的话,别说做你女朋友,就是让我从这跳下去,我都愿意!”说完这些话,我愣住了,因为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正从广播里传出去,萧白的唇角轻轻扬起,他说:“魔术完成了。”窗外正在撑竿跳的周明朗,竹竿滑脱,他人从几米高的竿上跌落,没有落在海绵软垫,而是砸到了地面上。从那以后,他再也不能跳高了。失去特长的他,终于被迫转学。他离开那天,来教室收拾课本,我埋着头不敢看他,周明朗第一次变得这样安静,一言不发地抱着一大摞书离开,盛夏的梧桐花瓣撒落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浓郁的花香里。时光有一点错位我的青春比较迟钝,直到大一这年才开始进入叛逆期,我把卷发烫直剪短,穿骷髅图案的黑色T恤,惟一没有改变的是走路时依然把下巴扬得高高的。谁都知道洛卡卡是个臭脾气的家伙,没有人相信,洛卡卡也曾是个公主,更没人相信,会有一个男孩曾在6月明媚的阳光下仰着灿烂的笑脸大喊:“洛卡卡,我不能送你,你自己要小心哦!”尽管这些,已经是2003年的遥远往事。大三的暑假,我提前去三亚作毕业旅行。我裹得像粽子一样躺在太阳伞下,色迷迷地看着穿泳装的美女,一个裸着上身的型男跑过来不客气地把我拉起来:“嘿,兄弟,我们打排球差个人!”我面红耳赤扯掉墨镜和太阳帽,双手叉腰像泼妇一样大喊:“谁是你兄弟啊!”吼完,两个人同时愣住。眼前的周明朗已经是个俊朗的男孩,他学会假兮兮地说:“洛卡卡,你还是这么可爱。”可他看见我手上的骷髅手链时分明抖了一下。他的成长总是先我一步。当我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周明朗已经在青春叛逆,而时光总是错位,此刻进入成年人行列的周明朗遇见了还在叛逆期的我。蹩脚的魔术周明朗在邻近的城市读热门的经贸专业,他从一个体育特长生变成音乐发烧友,并且组了一个半吊子摇滚乐队。从海南回来后,他就盛情邀请我去看他表演。为了不让他太冷场,我特地买了一束花去,没想到,周明朗这么红,他一上台,我就被后面的人挤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快要挤到台上了,一个疯狂的女粉丝从右边冲出来,把我直直撞翻在地。活动结束后,周明朗很帅地从侧台跳下来,当他扛着贝司向我走来时,我有一种错觉,似乎看见了那一年的少年,正轻快地越过横竿,稳稳落地,并对着我得意地坏笑。他走到离我两米远的地方时,疯狂女粉丝再次拦截了他,我想她是来要签名之类的,周明朗却一把揽过她的肩膀,笑嘻嘻地给我介绍:“这个是我女朋友,董晴。”说完指指我,“老同学,洛卡卡。”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已经沦为“老同学”。我把藏在身后的花偷偷扔掉。快放假的时候,周明朗约我同他一起回家,说路上好有个照应,我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暗地里却把机票给退了,好能和他一起坐火车。火车上,周明朗一路都在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肉麻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车厢,打完电话,他就撑着脑袋看我:“洛卡卡,你真是一点没变。”我掏出镜子看自己,周明朗继续说:“还是我恰好喜欢的样子。”他说完把头撇向窗外,像是很随意地提及,“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苹果的故事?”我看着镜子里笑得很难看的自己,似乎回到那个17岁的夏日。苹果的故事关于苹果的故事是这样的———如果,你喜欢一个苹果,但它在很高的树上,你要搬个梯子,才能把它摘下来,那么,你得到它的时候,会很开心。可是如果,你为了摘这个苹果,跳了高,搬了梯子,但梯子没稳,你摔了下来,摔破了胳膊,摔断了腿,还压死了你最爱的小花猫,结果那个苹果自己掉下来,掉到了你怀里,你,还会不会开心?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论文答辩后,我在学校摆着地摊卖台灯,卖书,卖衣柜,甚至把我的古董电脑也卖了。里面装着我从2001年到2008年关于周明朗的所有日记,当然,这些,他都不会知道了。就像他并不知道,在我把他变到火星去的那一刻,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并没有成为萧白的女朋友,相反我们梁子结大了,我在广播室气愤地推了他一把,他的额头撞在了门框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我被勒令退学。我在普通中学里变得很皮实,会参加大扫除会搭公车,也会在饭堂不顾形象地抢红烧肉。把这些日记通通删掉之前,我看到2001年7月13日的那页———2001年7月13日,举国欢腾,我在这浓重的夜色里不小心和少年周明朗拥抱了。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我的眼睛忽然潮湿了。嘿,周明朗,我们一起捱过了漫长的7年时光,我以为再次重逢,我们便不会再分开。可是我不曾预料,你终于放弃掉了我这只骄傲的苹果。我面红耳赤扯掉墨镜和太阳帽,双手叉腰像泼妇一样大喊:“谁是你兄弟啊!”吼完,两个人同时愣住。眼前的周明朗已经是个俊朗的男孩,他学会假兮兮地说:“洛卡卡,你还是这么可爱。”可他看见我手上的骷髅手链时分明抖了一下。他的成长总是先我一步。当我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周明朗已经在青春叛逆,而时光总是错位,此刻进入成年人行列的周明朗遇见了还在叛逆期的我。蹩脚的魔术周明朗在邻近的城市读热门的经贸专业,他从一个体育特长生变成音乐发烧友,并且组了一个半吊子摇滚乐队。从海南回来后,他就盛情邀请我去看他表演。为了不让他太冷场,我特地买了一束花去,没想到,周明朗这么红,他一上台,我就被后面的人挤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快要挤到台上了,一个疯狂的女粉丝从右边冲出来,把我直直撞翻在地。活动结束后,周明朗很帅地从侧台跳下来,当他扛着贝司向我走来时,我有一种错觉,似乎看见了那一年的少年,正轻快地越过横竿,稳稳落地,并对着我得意地坏笑。他走到离我两米远的地方时,疯狂女粉丝再次拦截了他,我想她是来要签名之类的,周明朗却一把揽过她的肩膀,笑嘻嘻地给我介绍:“这个是我女朋友,董晴。”说完指指我,“老同学,洛卡卡。”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已经沦为“老同学”。我把藏在身后的花偷偷扔掉。快放假的时候,周明朗约我同他一起回家,说路上好有个照应,我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暗地里却把机票给退了,好能和他一起坐火车。火车上,周明朗一路都在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肉麻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车厢,打完电话,他就撑着脑袋看我:“洛卡卡,你真是一点没变。”我掏出镜子看自己,周明朗继续说:“还是我恰好喜欢的样子。”他说完把头撇向窗外,像是很随意地提及,“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苹果的故事?”我看着镜子里笑得很难看的自己,似乎回到那个17岁的夏日。苹果的故事关于苹果的故事是这样的———如果,你喜欢一个苹果,但它在很高的树上,你要搬个梯子,才能把它摘下来,那么,你得到它的时候,会很开心。可是如果,你为了摘这个苹果,跳了高,搬了梯子,但梯子没稳,你摔了下来,摔破了胳膊,摔断了腿,还压死了你最爱的小花猫,结果那个苹果自己掉下来,掉到了你怀里,你,还会不会开心?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论文答辩后,我在学校摆着地摊卖台灯,卖书,卖衣柜,甚至把我的古董电脑也卖了。里面装着我从2001年到2008年关于周明朗的所有日记,当然,这些,他都不会知道了。就像他并不知道,在我把他变到火星去的那一刻,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并没有成为萧白的女朋友,相反我们梁子结大了,我在广播室气愤地推了他一把,他的额头撞在了门框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我被勒令退学。我在普通中学里变得很皮实,会参加大扫除会搭公车,也会在饭堂不顾形象地抢红烧肉。把这些日记通通删掉之前,我看到2001年7月13日的那页———2001年7月13日,举国欢腾,我在这浓重的夜色里不小心和少年周明朗拥抱了。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我的眼睛忽然潮湿了。嘿,周明朗,我们一起捱过了漫长的7年时光,我以为再次重逢,我们便不会再分开。可是我不曾预料,你终于放弃掉了我这只骄傲的苹果。
你终是放弃了我这只骄傲的苹果
一个月光明朗的夜晚,饥饿的瘦狼遇到了养得肥肥的看家狗。狼很羡慕狗,想和它交朋友。“你看上去怎么这么壮实?”狼问,“你肯定比我吃得好多了。”“唉,如果你要吃我吃的东西,就得干我干的活。”狗说。“什么活?”狼问。“就是尽心尽职地给主人看家、防贼什么的。”“我可以试试吗?”狗一见狼愿意跟自己一样为主人效力,就领着狼匆匆向主人的宅第跑去。它们在一起跑的时候,狼看到狗脖子上有一圈明显的伤疤。“你的脖子是怎么搞的?”“是平时铁链子套在脖子上勒的。”狗不经意地答道。“链子?”狼吃惊了,“难道你平时不能自由自在地随意走动?”“不能完全随我的意,”狗说,“主人怕我白天乱跑,因此把我拴起来。不过到了晚上,我还有一定的自由。重要的是我可以吃到主人吃不了的食物,主人非常地宠幸我……怎么啦,你怎么不走啦,你要到哪儿去?”狗一见狼正在离开它,主急切地喊。“我要回到树林里去,”狼回头说,“你吃你的美食去吧,我宁可吃得糟糕点,也不愿意让链子拴住脖子,失去了宝贵的自由。”狼说完一溜烟地跑了。以上是伊索当初见到的那条看家狗和追求自由的狼的故事。但后来发生的情况伊索不知道。狼回到树林里,虽然日子过得苦点,倒也开心快活。可是后来情况变了,随着林木被大量砍伐,树林面积越来越小,可供狼们活动的余地也越来越逼仄,它们不得已,到处逃窜。于是有些狼被人们捉了去,放进动物园的笼子里供人们观赏,有的则成了猎人的枪下鬼,有的则顺水漂流似地走到哪儿算哪儿。当年离开看家狗的那只向往自由的狼已经成了一只小狼的母亲,它不得不带着孩子离开老窝,一天天颠沛流离,过着惶恐不字的日子。那天傍晚,母子俩正懒懒地走着,突然前边出现了一个扛枪的猎人,猎人身后还尾随着一条气势汹汹的狗。狼母子饥肠辘辘,躲闪不及,面对着猛扑过来的狗和端起枪的猎人,老狼赶紧护着孩子,半躺在地上就范。猎人掏出绳子来三捆两捆,将狼母子拖走了。老狼圈在猎人家的篱笆墙里,和它们母子圈在一起的还有昨晚上的那条狗。咦,这狗怎么好生面熟,尤其狗脖子上那一圈非常显眼的疤痕。它心中一惊:这不是当初在野外邂逅的那条狗吗?这时,狗似乎也发觉了什么,主动上前来同狼母子搭讪。老狼这回不像上次那么高傲了,无路可走,寄人篱下,又拖累着个孩子。狗见老狼整日郁闷,便劝道:“面对现实吧。现在每天有主人喂我们,食宿无忧了,不用东奔西跑了,有好日子过了,干嘛不快活呢?”狼依旧默默不语。老狼在林子里自由惯了,野惯了,它在骨子里和看家狗不是一路禀性,它看不惯看家狗在主人面前尾巴摇来摇去,舌头舔来舔去,它厌恶狗那种奴才做派,所以有时它心里常骂它:真是狗东西。但渐渐地时间长了,老狼也并不总那么刻板,它偶尔也和狗开开玩笑,甚至忘乎所以了,也仰起脖子,嘴巴对着天空长长地嚎那么几声。可是有一次它的嚎叫让主人听见了,主人举起棍子呵斥道:嚎什么嚎,你以为你叫得好听啊?这让老狼已经受挫的自尊心雪上加霜。但狼毕竟是狼,有一次它壮起胆子在主人面前陈述起给动物以自由的理由来。它主,追求自由是一切动物的天性。这一点人和动物是相同的。我嚎叫,是我真实意识的表示,是我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对此主人不该举起棍子。老狼还乞求,能不能带上孩子,像狗一样也跟着主人出去遛遛圈,自由自由。不料主人态度很坚决,对狼说,我不管你什么天性不天性,你在林子里嚎叫我管不着,在我这儿嚎叫就是不行。至于你和人家狗攀比,想和狗一样待遇,可你有人家的本事吗?主人还挖苦说,你看你整天那副桀骜不驯的德行样,你以为你是谁?狼彻底失望了,它想,人按说属于高级动物,怎么也这么没思想这么不讲道理呢?明明把人家圈在圈里,却说没限制人家的自由,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吗?老狼本来想辩驳两句,不过一想到主人手中常常举起的棍子,也只好打落狼牙肚里吞了。但老狼对自己的孩子并不过分苛求,它想,如此的境况,再按过去林子里的老规矩管教孩子也不是识时务,所以有时孩子也学着看家狗的样子摇尾巴,用舌头舔舔这儿舔舔那儿时,它虽然一开始有一种滴血的痛感,但时间一长也便听其自然了。后来据说老狼死后,它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后来和看家狗的后代结成秦晋之好,再后来生儿育女,于是便有了今天那种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狼狗”。不料主人态度很坚决,对狼说,我不管你什么天性不天性,你在林子里嚎叫我管不着,在我这儿嚎叫就是不行。至于你和人家狗攀比,想和狗一样待遇,可你有人家的本事吗?主人还挖苦说,你看你整天那副桀骜不驯的德行样,你以为你是谁?狼彻底失望了,它想,人按说属于高级动物,怎么也这么没思想这么不讲道理呢?明明把人家圈在圈里,却说没限制人家的自由,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吗?老狼本来想辩驳两句,不过一想到主人手中常常举起的棍子,也只好打落狼牙肚里吞了。但老狼对自己的孩子并不过分苛求,它想,如此的境况,再按过去林子里的老规矩管教孩子也不是识时务,所以有时孩子也学着看家狗的样子摇尾巴,用舌头舔舔这儿舔舔那儿时,它虽然一开始有一种滴血的痛感,但时间一长也便听其自然了。后来据说老狼死后,它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后来和看家狗的后代结成秦晋之好,再后来生儿育女,于是便有了今天那种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狼狗”。
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狼狗”
一个月光明朗的夜晚,饥饿的瘦狼遇到了养得肥肥的看家狗。狼很羡慕狗,想和它交朋友。“你看上去怎么这么壮实?”狼问,“你肯定比我吃得好多了。”“唉,如果你要吃我吃的东西,就得干我干的活。”狗说。“什么活?”狼问。“就是尽心尽职地给主人看家、防贼什么的。”“我可以试试吗?”狗一见狼愿意跟自己一样为主人效力,就领着狼匆匆向主人的宅第跑去。它们在一起跑的时候,狼看到狗脖子上有一圈明显的伤疤。“你的脖子是怎么搞的?”“是平时铁链子套在脖子上勒的。”狗不经意地答道。“链子?”狼吃惊了,“难道你平时不能自由自在地随意走动?”“不能完全随我的意,”狗说,“主人怕我白天乱跑,因此把我拴起来。不过到了晚上,我还有一定的自由。重要的是我可以吃到主人吃不了的食物,主人非常地宠幸我……怎么啦,你怎么不走啦,你要到哪儿去?”狗一见狼正在离开它,主急切地喊。“我要回到树林里去,”狼回头说,“你吃你的美食去吧,我宁可吃得糟糕点,也不愿意让链子拴住脖子,失去了宝贵的自由。”狼说完一溜烟地跑了。狼回到树林里,虽然日子过得苦点,倒也开心快活。可是后来情况变了,随着林木被大量砍伐,树林面积越来越小,可供狼们活动的余地也越来越逼仄,它们不得已,到处逃窜。于是有些狼被人们捉了去,放进动物园的笼子里供人们观赏,有的则成了猎人的枪下鬼,有的则顺水漂流似地走到哪儿算哪儿。当年离开看家狗的那只向往自由的狼已经成了一只小狼的母亲,它不得不带着孩子离开老窝,一天天颠沛流离,过着惶恐不字的日子。那天傍晚,母子俩正懒懒地走着,突然前边出现了一个扛枪的猎人,猎人身后还尾随着一条气势汹汹的狗。狼母子饥肠辘辘,躲闪不及,面对着猛扑过来的狗和端起枪的猎人,老狼赶紧护着孩子,半躺在地上就范。猎人掏出绳子来三捆两捆,将狼母子拖走了。老狼圈在猎人家的篱笆墙里,和它们母子圈在一起的还有昨晚上的那条狗。咦,这狗怎么好生面熟,尤其狗脖子上那一圈非常显眼的疤痕。它心中一惊:这不是当初在野外邂逅的那条狗吗?这时,狗似乎也发觉了什么,主动上前来同狼母子搭讪。老狼这回不像上次那么高傲了,无路可走,寄人篱下,又拖累着个孩子。狗见老狼整日郁闷,便劝道:“面对现实吧。现在每天有主人喂我们,食宿无忧了,不用东奔西跑了,有好日子过了,干嘛不快活呢?”狼依旧默默不语。老狼在林子里自由惯了,野惯了,它在骨子里和看家狗不是一路禀性,它看不惯看家狗在主人面前尾巴摇来摇去,舌头舔来舔去,它厌恶狗那种奴才做派,所以有时它心里常骂它:真是狗东西。但渐渐地时间长了,老狼也并不总那么刻板,它偶尔也和狗开开玩笑,甚至忘乎所以了,也仰起脖子,嘴巴对着天空长长地嚎那么几声。可是有一次它的嚎叫让主人听见了,主人举起棍子呵斥道:嚎什么嚎,你以为你叫得好听啊?这让老狼已经受挫的自尊心雪上加霜。但狼毕竟是狼,有一次它壮起胆子在主人面前陈述起给动物以自由的理由来。它主,追求自由是一切动物的天性。这一点人和动物是相同的。我嚎叫,是我真实意识的表示,是我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对此主人不该举起棍子。老狼还乞求,能不能带上孩子,像狗一样也跟着主人出去遛遛圈,自由自由。不料主人态度很坚决,对狼说,我不管你什么天性不天性,你在林子里嚎叫我管不着,在我这儿嚎叫就是不行。至于你和人家狗攀比,想和狗一样待遇,可你有人家的本事吗?主人还挖苦说,你看你整天那副桀骜不驯的德行样,你以为你是谁?狼彻底失望了,它想,人按说属于高级动物,怎么也这么没思想这么不讲道理呢?明明把人家圈在圈里,却说没限制人家的自由,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吗?老狼本来想辩驳两句,不过一想到主人手中常常举起的棍子,也只好打落狼牙肚里吞了。但老狼对自己的孩子并不过分苛求,它想,如此的境况,再按过去林子里的老规矩管教孩子也不是识时务,所以有时孩子也学着看家狗的样子摇尾巴,用舌头舔舔这儿舔舔那儿时,它虽然一开始有一种滴血的痛感,但时间一长也便听其自然了。后来据说老狼死后,它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后来和看家狗的后代结成秦晋之好,再后来生儿育女,于是便有了今天那种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狼狗”。不料主人态度很坚决,对狼说,我不管你什么天性不天性,你在林子里嚎叫我管不着,在我这儿嚎叫就是不行。至于你和人家狗攀比,想和狗一样待遇,可你有人家的本事吗?主人还挖苦说,你看你整天那副桀骜不驯的德行样,你以为你是谁?狼彻底失望了,它想,人按说属于高级动物,怎么也这么没思想这么不讲道理呢?明明把人家圈在圈里,却说没限制人家的自由,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吗?老狼本来想辩驳两句,不过一想到主人手中常常举起的棍子,也只好打落狼牙肚里吞了。但老狼对自己的孩子并不过分苛求,它想,如此的境况,再按过去林子里的老规矩管教孩子也不是识时务,所以有时孩子也学着看家狗的样子摇尾巴,用舌头舔舔这儿舔舔那儿时,它虽然一开始有一种滴血的痛感,但时间一长也便听其自然了。后来据说老狼死后,它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后来和看家狗的后代结成秦晋之好,再后来生儿育女,于是便有了今天那种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狼狗”。
看家狗和狼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