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绝唱的故事

她和许多怀揣明星梦的少女一样,频频出现在各大选秀节目赛场。然而,在梦想和现实的多次撞击之下,她绝望了。她将自己反锁在车内,在一个小火盆里点着炭……“父女搭档”豪赌命运许阳丽生于四川德阳一个文艺之家。父母都是川剧团的演员。1岁多时,许阳丽每当听到音乐,就会情不自禁地跟着节奏蹦起来,常常逗得初为人父的许明贵笑得前仰后合。许明贵觉得只要好好培养女儿,她长大后一定能当上明星。此时,许明贵和妻子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最终导致离婚。为了给女儿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许明贵和也是当演员的侯元良走到了一起。侯元良对许阳丽疼爱有加,视同己出,一家三口相处得十分融洽。不久,许明贵开始和妻子跑摊巡演。从此,许阳丽的世界便和剧团结下了不解之缘。受环境影响,许阳丽最先接受到的知识不是习数识字,而是歌曲和曲艺。每逢剧团有叔叔阿姨生日时,她一定会自告奋勇地表演一番,逗乐大家。“老许,你的女儿长得可爱,歌也唱得好,不如让她也上台演出吧。”在剧团里的叔叔阿姨们怂恿下,许阳丽6岁那年第一次登上舞台,给大家演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清脆的童声划破夜空刹那间,只见台下一片寂静,连许明贵也不敢相信,女儿这几年来耳濡目染,已然成了一名成熟的童星。“爸爸、妈妈,我以后可以经常上台唱歌吗?”这次表演让许阳丽一下子对舞台着了迷。“当然可以,只要你表演得好,我们还会奖励你!”侯元良注视着怀里一本正经的可爱女儿,忍不住亲了她一下。读书时,许阳丽一直担任着班上的文娱委员。出众的长相和天生的好嗓音,使活泼开朗的许阳丽在同学之间的人气颇高,大家都喜欢这个多才多艺的女孩。从这时起,她就俨然在体验着明星般耀眼的生活。每逢寒、暑假,她便跟随着父母的剧团走南闯北,一边享受着亲情呵护,一边学习演出技巧。当然,只要一有机会,她也会登上台去,体味那梦幻般的掌声和激情。心中的梦想一但发酵,许阳丽就再也找不回学习的心境了。她开始追星,迷恋偶像,卧室里贴满了歌星的海报。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三毕业,不出所料,她没能考上重点高中。许明贵没有表现出过多的苦恼,在他心中,女儿是时候选择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了。就这样,从这年暑假起,年仅16岁的许阳丽便开始了她名副其实的演出生涯,每天跟随着父母四处登台表演。许阳丽聪明好学,接受能力也很强,她除了能熟练地演唱流行歌曲外,还跟着父亲学说逗唱钻研曲艺,表演起来有模有样。这个能歌善舞,长相靓丽的小女孩,很快成了圈内小有名气的台柱子。“你打算让孩子就这样一直唱下去?”侯元良虽然见女儿在剧团里的演出很有起色,但她总觉得孩子的生活缺少了些什么。“当然不是!这只是第一步,先让她奠定扎实的基础,将她培养成大明星才是最终目的……”许明贵安慰妻子,女儿现在还小,只要顺着这样的路走下去,她以后的人生一定差不了。时逢“巴蜀笑星擂台赛”开幕,许明贵自然没有放弃这个机会,他决定把女儿“推出去”。“孩子,这次比赛很重要,参加擂台赛上了电视后,你以后的路也会更宽阔了。”许明贵手中拿着参赛表格,兴冲冲的找到女儿。父女俩决定同台表演。许阳丽和父亲表演的《父女学说逗唱大PK》粉墨登场。天赋不错的她,以其精彩的表演获得了这次擂台赛的新人奖。第一次出马就载誉而归,许阳丽高兴之余,也对未来满怀憧憬。通过这次比赛,她发现明星这条路并不难,不禁庆幸当初的明智选择。许明贵也不担心女儿未来的出路,他认为就算女儿将来成不了大明星,靠她的表演实力也不至于过上穷困潦倒的生活。许阳丽没高兴多长时间就纳闷了起来:怎么人生中第一个大奖,如同学校里颁发的奖状一样,根本没给现实生活带来多大实惠?许阳丽初次体会到星途的坎坷,不过,她在蓄势待发。就在这时,《超级女声》席卷全国。许阳丽开始坐不住了,李宇春、张靓颖正是她的老乡,在选秀中一夜成名。许阳丽暗喜,自己有歌唱方面的特长,如果能参加这样的选秀比赛,拼到前百强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她开始为下一届“超女”参赛做准备。让许阳丽欣喜不已的是,当她把参加选秀比赛的想法告诉父母后,父亲与她的想法不约而同,表示全力支持:“女儿拥有这么好的嗓音条件,要是不能出名就太过可惜了。”在他的动员下,妻子也同意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全心培养女儿表演技巧。一个亲人造星工程浩浩荡荡地在这个文艺小家庭拉开帷幕。花季少女疲于奔命许明贵信奉“成名要趁早”,他甚至没有耐心等到下一届“超女”开赛。没多久,上海的《我型我秀》如火如荼地上演。许明贵当即安排妻子带女儿前去上海“赴战”。然而,许阳丽好不容易登上舞台,就被评委刷下来了,根本没能体会到过关斩将的快感。台下的侯元良见女儿黯然失色地退出赛场,虽然她早就在心里做好失败而归的打算,一时却不知如何劝慰女儿。直到女儿扑向她怀抱,泪眼朦胧,侯元良才突然感到女儿的心理比她想象的要脆弱得多。“孩子,赛场上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那些继续留在台上的选手,她们大多可是历经千锤百炼。所以就算你失败了,但有机会吸取更多经验,为以后的比赛铺路……”然而,无论侯元良怎么安慰,许阳丽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回到酒店后,许阳丽没好意思给父亲打电话,甚至连之前和母亲商量要在上海玩几天的行程也改了,落选的当天就劝着母亲一起回四川老家。让侯元良和丈夫意外的是,这次落选仅让女儿消沉了两天,随后她的心伤就不治而愈。原来,许阳丽也不愿放弃选秀这条捷径,并虎视眈眈地盯着眼下正在举行的其他选秀节目。从上海回来后没多久,许阳丽又赶着参加了当地电视台一个选秀节目。在家乡参加节目,她心情自然放松了不少。每次录节目时,许明贵夫妇也会发动亲友,举着支持的灯牌到现场观看,给女儿加油打气。没想到这次许阳丽一举杀进了10强,最后奇迹般获得第5名的好成绩,也获得了评委们的高度好评。许阳丽原本以为从此星途会一路顺畅,可是比赛结束了很久,也没有经纪公司找她签约。她和父母追寻原因,得出的结论是这个节目不够火暴。许阳丽一家人把希望全押在了下一届“超女”比赛中。2006年春天,新一届“超女”开始报名海选。许阳丽喜出望外,她希望这次参赛,能让自己一夜成名。为此她研究了许多海选过关的攻略。当然,她也没忽视实力的重要性,她甚至在家里将一首歌练了上百次,直到自己满意为止。与此同时,侯元良花了整整两天奔波在成都各大商场,给女儿买来各种名牌服装、化妆品,从头到脚将许阳丽包装成星味十足的明星范。然而,踌躇满志的许阳丽在500强那一关落选了。许阳丽回到家,许明贵如往常一般安慰起女儿来。可许阳丽一听到“超女”字眼脸色又变了,父母的关心,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反而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当晚,许明贵和妻子打开电视,一起观看“超女”节目,没想到此举触动了许阳丽脆弱的神经,她突然冲进卧室里,反锁上门,狠狠地大哭了一场。就在许阳丽感到生活一团糟时,几名一直保持着联系的初中同学都考上了各大高校,前途一片光明。这年寒假,几名要好的同学举行聚会。席间,同学们都对大学生活侃侃而谈,许阳丽却一杯接一杯喝着闷酒。这四年来,她跟着父亲四处表演,过着草根艺人的生活。个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才能理解。她产生了一种倦怠感。她开始渴望同学们描绘得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对自己当初辍学的决定不禁感到懊悔起来。但相比重返校园,显然从艺更现实,许阳丽痛定思痛后,决定重振信心,一定要通过一场选秀比赛改变自己的命运。为此,她经历一番奔波后,在一家歌厅找到了一份驻唱的工作,准备一边工作一边潜心研究音乐。为了铺就女儿的星途,许明贵和妻子也没少下工夫。尤其是在多次比赛失败后,许明贵夫妇也归纳了一些原由。女儿唱功并不差,多年的演出经验也积累了不少经验,那么她为什么一到选秀赛场就失败呢?许明贵深思后认为,也许是女儿还没有明星般的气质。为此,他和妻子平时除了教女儿一些比赛技巧,也花尽心思包装女儿,从穿着、言行提高女儿的气质。2008年夏天,许明贵和妻子给女儿买了一辆轿车。他们此举除了方便女儿为前途奔波,也想从生活状态出发发掘女儿的富家千金气质。“爸、妈,谢谢你们,你们的苦心我懂,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拿到轿车钥匙时,激动不已的许阳丽许诺道。许阳丽一边在歌厅工作,一边参加了十多个选秀节目。每次忙碌奔波过后,生活现状没有改变,花费开销倒不少。为了梦想,许阳丽不得不鼓足勇气为下一次登台比赛做准备。许明贵夫妇可谓胆战心惊。他们不知道该鼓励女儿继续参赛,还是劝女儿放弃这条朦胧的成名捷径。毕竟,他们很怕女儿在哪次摔倒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疲惫的生命写一曲绝唱2010年4月,青海卫视举办的选秀节目《花儿朵朵》,再次吸引了许阳丽的目光。比赛时,许明贵和妻子一如既往地支持女儿。这一次,命运终于垂青许阳丽,让她一路过关斩将,顺利跻身前百强。不仅如此,评委常宽还点评她为“金嗓子”,称她“大有前途”。然而,没有人会想到,这位被百强选手们视对强力竞争对手的甜美女孩,随后却主动放弃了比赛。原来,许阳丽也没想到会取得如此好的成绩,不过,她也为此多次紧张得汗泪交加,生怕哪一次被“不识泰山”的评委PK掉。所以,当她获得百强通行证后,反而没信心继续比赛下去了。“爸爸,我不想再去参加比赛了,去了还是走不到最后。”“不去就不去吧,以前没选秀节目还不是出了那么多明星!”面对女儿的放弃,许明贵倍感意外,他想过女儿有一天会倒在赛场上,但绝对没想到会以胜利的高姿态放弃赛场。他虽然很不甘心,但考虑到女儿心理素质差,他假装若无其事地同意了。可让许阳丽一家人没想到的是,她的意外退出也引起了一些娱乐界人士关注。一个看似改变命运的机会不期而来。一天,许阳丽正坐在家里和父母一起观看自己的比赛光碟,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喂,许阳丽吗?我们剧组正在四川拍一部电影……”电话那头,一个自称是导演的男子邀请许阳丽拍戏,并约她见面详谈。参加选秀了十多次,终于有导演看中了,许阳丽自然兴奋得像只欢快的小鸟,父母也为她感到高兴,立马为她张罗起来。许阳丽打扮了一番后,来到对方指定的咖啡厅见面。对方告诉她,自己有个剧本,想请个年轻靓丽且会唱歌的女孩当主角,他从电视上看到了她的表演后,觉得挺适合。许阳丽激动不已,她信誓旦旦地告诉导演,自己一定会好好表现,不会让他失望。哪知就在这时,眼前这位道貌岸然的导演竟然色咪咪地握住许阳丽的手,揉了揉说:“女主角暂时就这么定了,只要你表现好我完全可以把你捧红。”见许阳丽没反应,对方索性明确表示要潜规则才能让她担当女主角。许阳丽的脸颊一下子红了,又气又恼,当即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咖啡厅……许阳丽丧气地回到家,面对父母殷切的目光,她终于彻底爆发了,近乎崩溃地在父母面前大叫起来:“不要老问我成没成,现在选秀都要有后门的,歌唱得再好也没有用,连拍戏也得先和导演玩暧昧才能拿到角色,我受够了。”看到女儿情绪失控,许明贵很是心疼,他发现女儿自从参加选秀比赛之后,脾气越来越差,情绪也越来越低落。可自己却无能为力。几天后,许阳丽收拾好心情,再次返回歌厅驻唱赚钱。这时,以前的同学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几个留在四川工作的同学经常邀请许阳丽一起出来聚餐。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前程似锦,而自己依然是一个卖唱的小歌手,受到同学们的刺激,许阳丽心里更加不平衡了,她甚至对生活也失去了信心。许明贵和妻子发现女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甚至一直温顺的她有时还会冲家人发脾气。许明贵和妻子看到原本性格爽朗的女儿变成了整天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十分替她担心,并劝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但许阳丽不肯。秋天到了。听说女儿的情绪越来越差,演出繁忙的夫妻俩专程赶回来呆了三天。这三天里,夫妻俩把全部时间都用在了女儿身上,给她布置温馨房间,弄她最爱吃的菜肴等。他们好不容易换来了女儿的笑容。“爸爸,你平时那么忙,怎么这几天像退休了一样天天呆在家里呀。”“再忙也不能忘了我的宝贝女儿啊,专程回来陪陪你……”然而,许明贵很快发现,女儿的淡淡笑容,总会在不经意的转身之间僵硬起来。女儿到底面临着什么困境啊,会不会是感情受挫?就在许明贵想法摸清情况时,因为演出活动,他不得不离家前往宜宾演出。这天,平时起床很晚的许阳丽却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就一直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心事重重的样子。突然,她对侯元良说:“妈,我有事要出去,你不用等我吃午饭了。”侯元良怎么也没想到,女儿一句看似轻松随意的话,却成了母女之间最后的一次对话。这一夜,许阳丽没有回家。侯元良给女儿打电话,发现她已经关机,考虑到她当晚在歌厅驻唱,可能收工后去朋友家了,于是又给她的朋友打电话。得到的回答却是许阳丽当晚根本没有去唱歌。感到情况不妙的侯元良赶紧给在宜宾市演出的丈夫打电话。2011年10月3日下午,许明贵在地下车库女儿的车上发现了她的遗体,医生经过检查证实,许阳丽已经死亡三天了。警方调查后得出结果,许阳丽是将自己反锁在车内,在一个小火盆里点着炭,至二氧化碳中毒而亡。因此,许阳丽被断定为自杀。原本漂亮大方、多才多艺的女儿,转瞬间了结了自己的性命,许明贵和妻子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孩子啊,爸爸当初不该让你去选秀啊……”在女儿冰冷的遗体面前,许明贵哭得死去活来。他怎么也不相信,害死女儿的正是自己当初一个草率的决定。许明贵悲痛欲绝,无比懊悔地说:“要不是当初鼓励你去参加选秀,今天也许你还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孩子。我们为什么就不甘心过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啊……”
沦陷选秀赛场,女歌手哀怨一曲
1深深的窄巷,曲曲折折,常年没有阳光,幽暗而潮湿。巷的尽头,突兀着一栋高大而漆黑的古宅,看上去像一座阴森而肃穆的碑陵。巷子终年阴惨惨的,都说这儿闹鬼,已经多年没有人居住。我痴迷研究城市的历史,胆子又大,就搬到古宅里居住。我在最大的一间房子里住下,这里有一张床、一张画、一张写字台,还有一部很古老的留声机。特别是那张油画,上面画着一个神情哀怨的女子,素白的旗袍,胸前绣着一朵莲花,长发低低垂着,看上去十分的无助。尤其这个女子的眼睛,大而亮,让我不敢逼视。我总隐隐地觉得,这双眼睛里,藏着某种东西。留声机,很古老,象上世纪30年代旧上海的产物,上面睡着一张大大的碟。一周后,我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听到一种特别奇怪的音乐。梦里,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女子,在那首奇怪音乐的伴奏下,起舞、起舞、不停地起舞。她,在那首音乐的感召下,踮起脚尖,旋转、旋转、再旋转,从慢到快,然后到极快;奇怪的音乐,从舒缓到急促、到高昂、到万马奔腾,再到戛然而止,随即一片死亡的宁静……这个场景,总反复的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常常一身冷汗后惊醒,四周却空空寂寂。有一天,我突然留意到那部古老的留声机,上面竟然没有灰尘。我从来没有打扫过,它一直静静地呆在这里,可上面却没有灰尘!这是怎么回事?搬起它,插上电源,把摇把转了转,里面躺着一张碟,一摁,有音乐淌出。留声机里,放出的竟然就是我每晚梦里会出现的奇怪音乐,节奏和旋律,与梦里一模一样!我恐怖不已,猛地冲过去,一把拔掉了留声机的插座。房间,一下子回到了寂静,寂静得可怕!2找,我一定要找出真相。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日出晚归,泡在所有的图书馆里,寻找这首曲子的源头。它到底出自谁之手呢?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某一个艺术院校的神秘电话,让我次日去见这个学校的老校长。电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告诉我,如果想知道这首曲子的来历,就必须去找老校长,说完就匆匆地挂掉。翌日,我去了这所学校。天擦黑,偌大的校园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老校长早已退休,一个人居住着。他的住房,在这个校园的最后面,同样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弄巷。这也是一栋老房。总算走到最里间,我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腐朽的门扇发出“咯咯”的颤音。门里,没有人,桌上亮着一盏昏黄的灯。我轻喊了两声,没人答应。我痴痴地望着这个房间,突然感到一种如芒在背的阴冷!猛的回头,我看见了一张脸,一张衰老的脸离我不到半厘米,他竟然一直站在我的身后。我吓了一跳,连退了几步,仔细地打量眼前这个老人,他的脸苍老得如同皱皱的核桃挤在一起。我定了定神,谦恭地向他鞠躬,礼貌地问道:“您,是校长吗?”他没有回答,只是用眼光打量着我,目光冷得象刀!良久,他问我:“你是从何知道《绝唱》的?”他竟然知道我为什么而来,我这才晓得,那首缠绕我不安的音乐叫《绝唱》。我没动声色,淡淡地说:“一个偶然的机会。”黑暗中,我感觉校长的身子一动,我的脖子就被人死死地扼住。一种鬼魂般苍老的声音呼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他的力气好大,我拼命地挣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将他推开,夺门而出!刚出楼梯口,一声轻响,不知是谁从楼上扔下一个档案袋。我本能地抬头,楼上没有人影。我快速把那包档案袋揣在了怀里,飞快地逃跑……3回到古宅,点上灯,我掏出档案袋看——“尉迟煜”,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跃入我的视线。灯下,一点点地看完,我才知道,这个叫“尉迟煜”的男人,就是这首《绝唱》的作者。他,N年前毕业于这所著名的艺术院校,是这所院校里最有天赋的高才生。在毕业汇演的那天,他弹奏了这首由他亲自谱曲的《绝唱》,艺惊四座!可不久,他就在人间消失了。档案最后一页,有一张泛黄的纸,上面记载着对于尉迟煜的处分。原来,他在学校有一个女朋友,叫“方雨”。因二人谈恋爱,方雨怀孕后被迫退学,尉迟煜记大过处分。方雨是谁?这个名字好熟悉。蓦然间,我想到了:方雨,这个城市里最著名的舞蹈家,她的舞蹈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很有影响。第二天,我很容易见到了她。她,是一个很俏丽的中年女子,身材和容貌都保养得很好。我开门见山地说:“方女士,我想您应该认识尉迟煜先生吧?”“对不起,不认识。”她直接封了我的嘴,优雅地喝着咖啡。“呵呵,那你听一首曲子吧。”我哼起了《绝唱》。方雨手不稳,咖啡撒了一身。她起身擦拭时装上的咖啡,以掩饰内心的惊慌。我知道,方雨身上有我需要的答案。我突然不急起来,微笑着写下了我的住址,淡淡地说:“恭候您的光临。”4接下来的几天,总是泼瓢大雨。我呆在古宅里,忽然听到了脚步声。方雨果然来到我这里,她没有化妆,脸色惨白惨白。她轻轻地走了进来,简单地扫视了一下房间,当看到墙上那面油画时,发出一声惊叫:“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样一副油画?”。我被吓得退了一步,答道:“这个应该问您,方女士!”她沉思了一下,说想听《绝唱》。我把留声机打开,《绝唱》响起……旋转,旋转,不停地旋转,方雨在房间里跳起了舞蹈,如同我的梦境再现!这是怎么回事?我正百思不得其解间,却在旋律之外又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我一转身,看到了另一个可怕的场景: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女子!她穿着一件素百的旗袍,胸前绣着一朵大大的莲花,和墙上油画里的女子一模一样的装扮!方雨对于这个奇怪女子的出现,居然没有显出惊讶!她,对着那个奇怪的女子说了一句更加奇怪的话:“方雨,你还好吗?”这个穿着旗袍的女子“哼”了一声,冷冷地答道:“赖娥,你终于记起我来了?”原来这个假方雨真名叫“赖娥”。赖娥说:“方雨,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和尉迟。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们!”方雨的声音好怪,象哭一样嘶哑地仰天笑:“哈哈,赖娥,到了这般田地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试想我当年好傻,竟然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把我怀孕的秘密告诉了你。结果,你却踩着我的肩膀爬了上去,害得我和尉迟落到了今天的地步,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赖娥没有辩解,答道:“是的,是我把你怀孕的秘密告诉给校长,因为我真的很嫉妒你。我比你长得漂亮,为什么尉迟就只喜欢你?谁又叫你的成绩比我好?我把肉体给了老校长这个色狼,只有排挤走你,我才能用你的名字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可你们也太毒了,为什么要打断尉迟的腿骨,并剪掉他的舌头?”方雨厉声喊道。“啊?没有呀,后面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赖娥张着大大的嘴巴。“好,那我来告诉你吧……”方雨说。赖娥假冒方雨的名字获得了出国的机会,而这些又被尉迟煜洞察。他多次找校长交涉,可惜哭诉无门,于是怀着悲愤无比的心情,谱写了那曲惊世骇俗的《绝唱》,并在毕业汇演上故意演奏了出来。老校长,从音乐里读到了尉迟煜的内心,知道留他是后患无穷,于是派人在一个黄昏的夜晚打断了尉迟煜的双腿……而这些,都被躲在暗处的方雨看到了。她救下了尉迟煜,并带他来到这个古宅。5窗外的风雨更大了!赖娥哭泣,良久,她抬头问方雨:“尉迟,他还好吗?”方雨冷冷地说:“他,死了,是在悲愤交加中死去的!生前,他为我灌了这张《绝唱》和画了那副油画。这就是他最后的作品,也是留给我最后的回忆!”我再问:“也就是说,你一直都在这个房间里,你也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为什么总没看见你?”她答:“你看到那张床了吗?我就生活在这张床下。下面就是一个地下室,里面有我储存的食物和水。当年,我和尉迟就是躲在这里。这么多年,我每天都必须听到《绝唱》,这已经成为我生活的全部。可你来了,我不能让你看见我,于是,我总在这个房间里燃一种迷香,让你很快的睡去。然后,我就从你的床下披头散发地爬出来,反复地聆听《绝唱》,并不知疲倦地舞蹈……”原来如此,难怪我总是在梦里听到这个音乐,总是感觉有女子在我旁边跳舞,原来这些都不是梦,而是真实的。也难怪那部留声机总是一尘不染,原来是方雨每晚在擦。我再问:“那个神秘的电话和那个档案袋,也是你给我的吗?”她“嗯”了一声。我又问:“你把尉迟煜先生葬在何地了?我想去看看他。”方雨泪流满面地答:“他,是我一生中最爱的男人。他死了,也不应该躺着,而是永远的和我站在一起。你回头看,他正看着你呢!”我猛回头,后面没有人,只看见了墙上挂着的那副油画。我茫然回头望着她,她幽幽地说:“他,就在那副油画的后面。我把他站立着砌在了那面墙里,让他天天看我舞蹈!”一切真相大白。赖娥呆呆地盯住油画,突然狂叫一声,披毛散发地飞奔而出。她疯了。我说:“赖娥受到了应有的下场,可惜那个老校长还活着……”“没有,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天,你从学校走了,我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像鬼一样喊他的名字,喊尉迟的名字,他活活地被我吓死了!”方雨答。
绝唱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