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那份的故事

1在我的印象中,爸爸妈妈是一张褪色的照片:爸爸穿着蓝格的衬衫挽着漂亮的妈妈。外婆对我说:他们出国了,等我长大了就可以去找他们了。也许,这是一个很容易被拆穿的故事,但小时候,我一直相信它是真的。当弄堂里的小朋友都笑我没有新衣服、新书包的时候,我会很自豪地告诉他们,我爸爸妈妈在国外呢,很快就会回来了。我和外婆生活在繁华的上海,不过这些好像都与我们无关。我们住在地板会咯吱响的弄堂,生活俭朴到让我常常想:为什么我家的早餐只有白粥和雪菜。偶尔丰富些,就是小笼包,或者硕大的麻团。我问外婆:“你怎么给我买这么好吃的早点?”外婆喜欢叫我“毛头”,她说:“毛头上学了,就是大人了,要多补营养。你可要像你爸爸妈妈那样好好学习啊。”我点着头说:“好啊。”满嘴都是小笼包的肉香。或许因为真的很小,外婆说我上学需要营养,似乎就应该有好吃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好吃的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直到有一天,弄堂的小朋友把我围在墙角,叫我“剩饭毛头”时我才知道,我每天的美味都是外婆从“白玉兰小吃”捡来的。那天,我气鼓鼓地跑到“白玉兰”。透过干净的玻璃窗,我看见瘦小的外婆站在宽敞的店堂里,等着每一桌客人就餐完毕,在清洁员还没赶到之前,抢下没吃的包子。外婆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尴尬僵在脸上。过了好久,她才窘迫地说:“饿了吗?小笼包我都买好了,咱们这就回去。”6岁的孩子真是很单纯。我曾经为同学的嘲笑责问过外婆,甚至连续一个星期都没和她说话。可在那个还不能很好地分辨对错的年龄,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食物总会在放学之后悄悄占了上风。直到有一次在肯德基捡到一个几乎完整的汉堡,我兴奋地拿着它跑回家,送到外婆的面前说:“外婆,你吃啊,汉堡呢。”外婆吃惊地问:“你哪来的钱买的?”我说:“是别人剩的……”话还没说完,外婆就打了我一个耳光。她高高地举着手,大声说:“你把它给我扔了,谁让你捡的?”我捂着脸,倔犟地说:“你不也是捡包子给我吃吗?我怎么就不能捡?”外婆一瞬间愣住了,重重挥下的手,却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她说:“外婆错了!外婆己经老了,脸可以不要。可你是女孩子啊,一定要自爱,别人瞧不起你无所谓,你自己要有自尊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外婆哭,她瘫坐在地上,像一根失水的篙草。我扑到她的怀里,大声哭着:“外婆,你别打自己啊,毛头知道错了。”。在那之后,我和外婆再也没有去捡过“早点”或是“汉堡”,而我也度过了只有白粥咸菜,却自珍自爱的童年。2从初中开始,我不再纠缠有关爸爸妈妈的故事。因为在我日渐长大的日子里,渐渐明白,那只是外婆为我的童年编织的一个美丽而善良的谎言。其实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怎么苛刻。我申请到了助学金,甚至还有一顿免费的营养午餐。可有时就是这样,得到的帮助越多,心里的自卑感就越强。我不参加学校的任何课外活动,也不随便和同学交往。贫困生就像一个印记,时刻提醒着我与别人的不同。那时,外婆在弄堂口开了一个炸臭豆腐的摊子。我每天放学就会赶去,帮她洗臭豆腐,或是包一盆春卷。后来,有一个男生也常来帮忙。他叫佟鑫,我的同桌。下过雨的午后,他悄悄递了一张纸条给我,我安静地收下,却不知道他怎么会注意到在班里从不说话的我。佟鑫说:“你和别的女生不一样,又安静,又孤独。”有时觉得很有趣,在他看来这两个词代表着个性,但在我看来,更多代表着自卑。我不知道自己和佟鑫算不算是恋爱,每天上学他都会在弄堂口等我,放学后我们坐在天井里做题、温书。外婆会炸一小碟春卷送过来,抹了甜酱和辣油。有时佟鑫要请我去喝奶茶或者吃冰,外婆就拦住我们说:“别出去吃东西,浪费钱又不干净。”临近高二的期末,我和佟鑫在屋里与立体几何连续奋战时,他爸爸突然来了。佟鑫的爸爸带着满脸怒气站在院子里对外婆说:“我儿子呢?眼看就要高三了,阿婆你怎么能纵容他们谈恋爱呢?”我们两个慌张得在屋子里不知道怎么办,但外婆却把佟鑫的爸爸拦在了弄堂口。外婆说:“你先别急。我虽然没文化,可我觉得与其让他们在外面偷偷摸摸地谈恋爱,还不如让我这个阿婆天天看着他们学习呢。”佟鑫跟他爸爸走了。我依偎在外婆的身旁,看着静静翻动的云朵,对外婆说:“你怎么不像别人的家长那样担心我谈恋爱啊?”外婆叹了口气,轻轻摸着我的头说:“怎么不担心呢?只是外婆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毛头笑得这样开心了。”3高三的上半学期,功课变得繁重,已经可以闻到高考紧迫的气息。可是外婆突然病了。那天我正上课,邻居打电话到学校通知我,我飞奔回家发现外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医生说是中风。外婆出院的时候,口齿不清,脑子也迟钝了很多。我说:“外婆,你别担心,我去打工挣钱,肯定能把你的病治好的。”外婆呆呆地看我,许久才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似的,忽然很用力地摇头。我知道外婆想说什么。可我还是去打工了,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做夜班收银员,每天回到家,天都已经亮了。外婆一直不知道我在偷偷地打工。她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已经说不清话,声音变得很小。我睡着的时候,她想叫醒我很难。于是我买了只摇铃给她,我说:“你有事就摇铃。”我在学校上课的时间,只有睡觉。就算清醒地坐在课堂,老师写在黑板上最重要的试题,也似乎都离我很远。每天放学,佟鑫总是把帮我抄好的听课笔记放在我的课桌上。但我对他说:“我不需要了。”因为我连看的力气都没有。一天晚上,我在外婆睡熟后悄悄起床上班。可刚走到门口,摇铃就响了。外婆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斜靠在床上。我扶她躺下,问她有事吗?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而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她的摇铃又响了,叮叮当当地敲打着我的心脏。我忽然按捺不住心里的烦躁,对她大声地喊:“外婆,我已经很累了,你让我喘口气好不好,你到底要做什么?”外婆仍然木讷地看着我,拼命摇着手中的铃铛。我不顾她连绵不绝的铃声,生气地推门离开,可屋子里“嘭”的一声,让我停住了脚步。我跑回去,看见外婆倒在地上,手背不知在哪里擦出细长的血口。她的嘴里呜呜说着我根本听不清楚的话。我连忙扶她起来,但外婆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用手里的东西,一下一下打着我的胳膊。那是我的语文课本,我已经很久没有翻过了。看着外婆反反复复做着这个无力的动作,我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不想让我打工,要我好好学习。可是,外婆,你知道吗?我没有别的选择,我才18岁,我不知道怎样既可以照顾你,又可以去学习。还有5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曾经梦想过无数遍的大学,却在最后一刻失去了希望。后来,我紧紧抱住外婆,答应她回去好好上课,将来考一所好的大学。我知道那只是一句安慰她和自己的话,但外婆却安静下来,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只有两门及格。落下的功课太多,班主任给我突击补习也没办法提高我的成绩。老师报分数的那天,全班哄笑。佟鑫突然站起来,大声地说:“你们不觉得自己可笑吗?”全班变得鸦雀无声。我很感谢他,但我没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4三月的第一天,是晴朗的春天,我蹲在门口包春卷,阳光很暖,屋里传来断续的摇铃声。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外婆摇铃了,进屋的时候,外婆半倚在床上,气色好了许多。她说:“毛头,吃饭吧。”口齿虽然不清,但能听出大概。外婆用唯一能动的右手,指着桌上冒着热气的面。我扶她躺下,她沉沉地叹了口气:“唉,是外婆连累毛头了。没有我,你就能好好地学习了。”后来我是哭着把那碗面吃完的,因为,我很早就听说过什么是“回光返照”。那个春天,外婆悄悄地走了。2008年的夏天,来得真早,我一个人躲在闷热的家里不想上学。我不想看同学怪异的眼神,也不想听老师不厌其烦的“关心”。我躲在家里的第5天,班主任来了。她说之前因为我打工的事,曾经来家访过,只是我不在。她和语音不清的外婆说了很久,才明白外婆的意思,今天她想把外婆的意思转告给我。她说:“毛头,你还不明白吗?你外婆一直希望你做一个坚强快乐的女孩。也许你没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但她期盼你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班主任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对着外婆的照片站了很久。看着外婆慈祥安静的笑容,我想起外婆唯一一次打我,她用自己从未有过的愤怒来告诉我:你是一个女孩儿,一定要自爱,别人瞧不起你无所谓,你自己要懂得自尊!无论生活怎样,你总要自信而坚强地活下去。这些是外婆用一生教给我的东西,而我却在自暴自弃中,把它忘掉了。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在同学们惊诧的目光中,自信而安然地坐回自己的座位,我不想辜负外婆那份沉甸甸的爱。
外婆那份沉甸甸的爱
年少的时候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不仅在成绩上与班里的其他女孩子比拼,在衣饰和情书上,更是不肯向她们服输。当然这些是在暗地里较量的,一旦被某个爱嫉妒的人上告了老师,这样的虚荣转瞬间就会灰飞烟灭,只留下尴尬和羞耻给自己。我与文康的初恋,便是在这样的小心和甜蜜里,越过“几何老太”的耳目,悄悄生长起来。“几何老太”是我们的班主任,这个“称号”并不是我们给她起的,而是她教数学,又姓何,常以“几何老太”自称,于是我们暗地里也这样叫开了。那时候已是快要读高三,文康和我,皆是几何老太最引以为豪的学生。记不清这段被温柔环绕的爱恋具体是怎样开始的了,好像是与几何老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都常常在放学后被留下来加加小灶,或是在她窄窄的小房子里帮她批改一下试卷,如果改得快,她会将我们“强行”按在饭桌前,做饭给我们吃。她与丈夫,早早就离了婚,儿女皆已成家,她就一个人住。有时候我们猜想她是寂寞,想念自己的儿女,所以才对我和文康如此偏爱吧?还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对她的这份关爱,并不怎样地领情,相反在她转身的时候,还会和文康狡黠地挤挤眼睛,笑她矮胖臃肿的身材。也就是这样无声的交流,让我们渐渐忘了对视的初衷,只看清了彼此眼睛里的依恋和柔情。我和文康,就这样在被称为“爱情毒药”的几何老太的眼皮底下,悄悄喜欢上了彼此。初恋的甜蜜足以让人忽略一切的阻力和危险,几何老太在讲台上义正辞严地重申,一旦发现恋爱者,即刻一刀斩断的时候,我和文康还在传递着温情脉脉的小纸条。她絮絮叨叨地给我们两个介绍改卷的规则时,我们手里握着的红色圆珠笔,早已换成了彼此发烫的手指。就连她在别的老师们面前夸我和文康的聪明时,我们还没有忘了给对方一抹温情的微笑。这样的爱恋还是敌不过周围同学的注意,第一名和第二名的爱情,他们除了羡慕,竟没有一丝的嫉妒。这不免让我和文康觉得得意,偶尔也会因为究竟谁先爱上了谁,而不大不小地吵上一架。那时候的我们,都脱不了骄傲和虚荣,小小的心,也会因为彼此排名的先后,而在说完甜言蜜语的时候,附带着给对方一句淡淡的挖苦。终于在有一次被几何老大批了落后文康的分数幅度太大时,在他略带张扬的笑意里,我张口便给他一句一“回去后把我写给你的字条都还给我!”东窗事发几何老太的反应出人意料这样一句在我们之间常会有的任性的气话,终于让几何老太窥见了我们的秘密。几何老太一定是十二分的惊讶和气愤吧,她一向作为榜样在班里极力宣扬的学生,怎么竟会当着她的面就谈起恋爱来了,而且,竟然到了相互会闹小别扭的地步!几何老太几乎有两个星期都没有理我和文康,她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她看上去有些慌乱,上课的时候看到我和文康高高举起的手,常常会走神儿,好大一会儿才能静下心来,故意跳过我们点下一个学生的名字。我很是为那一次的冲动而后悔,写字条跟文康道歉,他并没有怨言,而是忧心忡忡地问我“我们的爱情会不会死在几何老太的手里呢,我们怎么样才能免吃她的‘毒药’呢?”我想了许久,终于不太确定地回复说:“我们不下滑的成绩,或许会抵得住她的各种狠招吧。”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过了十几天后,几何老太终于以“体察民情”的借口,将我和文康叫到了她的小屋。三个人尴尬地坐了一会儿,几何老太才清清嗓子开了口:“近段时间你们两个学习有没有什么困难,如果有,除了找我解决,彼此之间也得互相帮助一下,你们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希望看到一年后的你们,都能给我添光彩,考个状元出来,这样我带你们的这三年,也算是功德圃满了……”没想到是这样的开场白,而且接下来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给我们做她拿手的红烧鲤鱼。三个人像往常一样,聊着班里学生的学习状况,伴着楼道里小孩子的嬉笑打闹声,还有隔壁总也停歇不下来的钢琴声,各怀心思地吃一顿素常的晚饭。只是我和文康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敢碰到一块儿去。而几何老太,也一反往日的急躁,边笑着看我们,边很慢很慢地将手里的一碗米饭吃完。那一顿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有点儿冗长有点儿冷清,但似乎也有一丝丝我们以前从没有体会过的温暖和慈爱在。至少,几何老太眼睛里的东西,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冷漠和阴霾。这之后更是出乎意料的安静,几何老太似乎把我们的地下爱情给忘记了,一如既往地将我和文康视为她门下最得意的弟子。而我和文康的爱情,在这样一场虚惊之后,竟像一条跃过了沟壑与灌木的小溪,开始在平坦的沙滩上,闲庭散步似的徐徐前行。但在见了几何老太之后,还是会有隐隐的歉疚在心里,继而觉得只有将她那功德圆满的梦想实现了,才不枉她放我们一马的宽容。功德圆满感知那份温暖的牵挂就是怀了这样的目的,我和文康彼此憋足了劲儿,终于在高孝的时候,以文康的全市第一名、我第三名的好成绩,将欠下几何老太的这笔心债还清。去看成绩的那天,遇到同班的一个同学,他说“知道吗,几何老太退休回家去了,我们成了她的最后一届弟子。”我和文康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说出一句“原来是这样。”一直到大学毕业前,我和文康还认定,几何老太之所以放过我们,原本是为了在退休的最后一年,给自己留一个完美的记忆,假若因为惩罚我和文康,而在心里留下一块磨不去的伤痕,她这一辈子的教书生活,也会觉得遗憾的吧?终于有一天,我和文康手牵着手在小城的马路上逛街,跟几何老太碰到了一起。我和文康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没想到还是被眼尖的几何老太瞥见了,她像以前那样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才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在一起的。”我的脸徼微有些红,我说“老师,当年我们让你伤透了心吧?”几何老太依然是带着笑,只是这次的笑里,有无限的温情和怀念“不是伤透了心,是伤透了脑筋呢,我把你们当成我最优秀的孩子看,希望你们都能有出息,所以你们两个的爱情,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斩断,还是留下根让它健康地成长。但幸亏我忍住了,因为两个最好的孩子在一起,做师长的除了担心,还是高兴更多一点儿哦,我真的是没有估错你们,果然是我教过的可以把握自己未来的最优秀的学生……”原来是这样的。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恋,能够流畅地走下来,原本是有这样一颗心,在偷偷为我们温暖地牵挂着。
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恋
上中学时,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同学,我必须承认,我被她迷住了。甚至十多年过去之后,我再次偶遇到她,依然心跳加速鼻尖冒汗。我始终认为并非我少年多情,而是我一直把心中的这份隐秘的情感看得那么纯洁,那么神圣。她是一个来自青岛的女孩儿,清丽脱俗,走到哪里都会叫人眼前一亮,几乎令我不敢仰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很喜欢和我说话,我也不知为什么。我那时正青春勃发,满脸的青春痘,被一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深深压抑着。带着这种自卑、惶惑,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直到初中毕业,她转学走了。目送她飘然逝去的身影,我的心就像幽碧深潭投下的一颗石子,悠然地沉去,沉去。上高中时,我几乎没有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因为那个青岛女孩一直牵动着我的思念,她是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忘不了她。我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恋爱,是人家把我甩了,但丝毫未能给我以伤害。她们怎么可以和我心中的美神相比,世界上的女孩加起来,也未必有她好吧!就这样浑浑噩噩,一直到大学。我是在青岛的火车站再次见到她的。那天,我就要踏上西去的列车,开始我的大学生涯。突然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发现她那亮丽的身影。当时那份令我痴迷的惊喜,真是不能用语言表达。是她,肯定是她!我不顾一切一路狂奔到前面的路口堵她。是她,真的是她啊!她家就住在车站附近。我谎称是第二天的车次,好不容易搞到的车票已经无足轻重了。她的房间纤尘不染,洁净而高雅。最醒目的是,墙上挂了一幅歌星翁倩玉的巨幅相片。她热情地招待我,而我,在她安然的目光里面,恍惚又回到三年以前了。自卑、惶恐,不知所措。我说:“真像!真的像你。”她便抬头看翁倩玉:“真像?真像吗?”然后便是无言的笑。无形的压抑使我找个借口逃似地离开了她的家门。不能平视她的目光,叫我如何表达我心中那份神圣的眷恋?直到我娶妻生子,这个秘密一直深藏于我的心海,对多年来的这份单恋,我百倍呵护,像是怀抱一个初生的婴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她在青岛一家大企业做秘书,就利用一个出差的机会绕路去看她。她还是那么漂亮,那么优雅。裹在长绒大衣里的娇躯和挂在嘴角的浅笑,更是平添了一分成熟女性的风情。但这次她对我却是淡淡的,像是接待公司的一个普通客户。我委婉地约她吃饭,被她礼貌地拒绝了。和这家公司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小酒馆里小坐,沮丧的我很快就醉了。朋友同情地看我,斟酌再三才说:“她当然不会和你出来了,你大概不知道吧,她一直没有结婚,却和我们老总关系非同一般,为这事,老总的老婆都闹到公司来了……”从小酒馆出来时,我清醒多了。此时,夜色已深,悄然降临的一场雪驱尽了城市的一切喧嚣,路上已经没了行人。我信步踱到市中心的广场,空阔的广场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过客,四周一片洁白,天地间只剩下宁静和安详,充满了一种超然的情愫。站在广场中心,我打通了她的电话:“你好吗?”“怎么是你?你还没走?”我无言。我说:“下雪了。”“下雪?下雪怎么了?”“出来看看雪吧!”说完我就扣上了电话。后来那家公司的老总出事了,她离职嫁给了一个大她十多岁的个体老板,搞服装的。我走进她的服装店时,她正和一个顾客砍价,右手还握着一块啃了一半的“肯德基”。那顾客终于被她宰跑了,她走过来和我寒暄。我送给她一本以翁倩玉作封面的杂志:“随便翻翻吧!上面有我的一篇文章。”“你又搞写作了?你可真能,什么来钱搞什么。”她边说边把鸡块递到左手,右手的拇指一下把翁倩玉印了个满脸油污。回到家里,妻又上来和我唠叨。妻单位效益不好,这阵子常嚷着跳槽:“我可真去了!那家公司条件真的不错,再说干接待有什么不好,又不干‘三陪’……”我转身不理她,她又上来抱我的脖子:“要不我就辞职下来开店!别人能发大财挣大钱,我们为什么不能?”我粗暴地推开她:“你辞职不干我就休了你!”妻惊愕地看着我,眼泪无声地落下来。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摁她的鼻尖,抱她:“好了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那份令我流泪的单恋
童年的时候,总是怀着那份无所知的样子听大人说:“人活着,怎么都是一辈子。”这几个字,说来容易,听来简单,想起来却很深沉和富有哲理。这一辈子,其实就如日出和日落这么简单。一辈子,其实就是三天:昨天,今天,明天。用准确的话来表示,也就一天:白天和黑夜。再用最真实也是最残酷的词语形容却是:一瞬间——生命的最真实演绎就在呼吸那一瞬间。多么可怕,多么实际,多么冷漠,多么现实。人,不就这一辈子吗?春发、夏荣、秋实、冬藏,几十个一年四季,短暂的人生。我常想,把周围的烦恼抛开,将眼前的角逐看淡。世间的劳苦愁烦、恩恩怨怨,如有不能化解、不能消除的,不也驮过这短短几十年就烟消云散了吗?若是如此,又有什么解不开的呢?悲哀也好,微笑也罢,何须过多地计较得失呢?人生真正的内涵与定位是走过的每一天。你笑着也是度过一天,你哭着也是度过一天。庸庸碌碌是一辈子,快快乐乐也是一辈子。人,不就这一辈子吗?青春的激扬离我远去,年少的轻狂离我远去,童年的纯真离我远去,弥漫着美丽和欢乐的时光离我远去。过去了便是也追不回;错过的缘不能再续,失去的机遇不能追回;白了的发再难变黑,老掉了的牙再难新生,伤了的心再难康复。它不容我们从头再活,哪怕是一天、一分、一秒。就是要我们现在就珍惜手中的拥有,珍惜身边的所爱,珍惜手中的生命,好好地活着,好好地爱着,好好地希望着,好好地走着。于是我们不得不抓住眼前的每一瞬、每一刻,多留些生命的痕迹。如果我是英雄,便要创造更伟大的功业;如果我是学者,便要获取更高的学问;如果我爱什么人,便要大胆地告诉她。人,就这一辈子,总有太多的梦想与渴望萌芽,把我们一颗心诱惑。可是生命有限,而欲望无限,这就注定梦想与渴望大多不可能实现,这就需要我们要理智地选择需要的,放弃不需要的。一个人一生,就算不能拥有很多,只要还能因拥有一件值得让自己一生可骄傲与自豪的事,其实也就很满足了,也应该可以说扪心而无悔。人,就这一辈子,无论生活无情地给过我们多少辛苦和无奈,无论命运是怎么地不如意、不顺利,为了心中的那份期待,我们要看淡这些苦难和坎坷。生命中有了理想和渴望才会有生活的动力,生命中有了真挚的感情生命才有了欢乐。看不开时想想它,以求释然;颓废时想想它,以求振作;烦恼时想想它,以求解脱;愤怒时想想它,以求平息;不满时想想它,以求感恩。它使我在软弱时变得勇敢,骄傲时变得谦虚,颓废时变得积极,痛苦时变得欢愉,对任何事拿得起,也放得下。人,就这一辈子,还是看得开一点、宽容一点、快乐一点、真诚一点、多笑一点、多闹一点、多付出一点、少计较一点、对别人好一些,对自己也要好一点,如果都可以,我们的生活就会美一点,快乐也能多一点,烦恼就少一点。路在自己的脚下,也伴随在你左右,就看你如何去书写自己的精彩,如何去勾勒自己的风景。
人,就这一辈子
朋友是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有一天我去拜访他,正遇到他在面试一批刚毕业的大学生。出于好奇,我也坐在旁边听了一下,颇受震动。二十多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个个精神振奋,他们在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都表达了自己对应聘职位的热情。当时招聘的是市场与销售方面的人员,而在这些大学生中,有一半以上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他们有的是学中文,有的学外语,还有两个是生物学专业。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跨专业求职?他们说现在找工作难,谁还在乎专业是否对口。我又问,那你们对市场与销售知识了解多少?他们回答是知之甚少,在工作中慢慢学吧。我对他们说,有些东西是应该在你们大学时期学到的,比如专业知识,等踏入工作岗位后再接触全新的东西,想边工作边学习,这是很难的。一是时间不允许,二是你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三是公司不是学校,不能让你免费学习还给你发着工资。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都是这样,因为竞争激烈,因为内心焦虑,他们跨专业求职,不顾背景地厮杀。但在他们求职前,应该至少明白两件事:一是明白你在找什么工作,二是你是否热爱这个工作。先说第一个。这二十多个学生竞争市场销售岗位,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岗位所具备的素质。在有些人看来,销售就是守着几个大客户的电话,一年做几个单子,看着自己的产品成卡车般地卖出去。我曾见过一个每天都在跑客户、做业务、坐长途大巴的人,对销售,他都有深刻体会。出差跑业务不是在全国免费旅游,而是在承担极大的压力。那些跨专业求职的大学生,当他们扔掉专业走进另一个新领域竞争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申请什么。之前要对所追求的职业有所了解,对照自己是否合适,是否能胜任,是否有激情。否则,建议你别去冒这个险。我们再说第二点。每个人都想找个环境优越的工作,都想进世界500强企业,都想要荣耀、薪水、福利等,这确实具有非凡的吸引力。但是,很少有人问问自己是否喜欢这份工作,是否热爱它,对它怀有激情。作为一名销售人员,他应该对产品有什么功效、针对什么人群、谁代言的、有哪些利弊等了如指掌。什么叫热爱,热爱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了解,热爱就是能抛开面子用所有的方法和手段去得到,热爱就是看到他家广告就激动得好像那公司是自家开的。当你从事某一项工作前,一定要想想自己是否爱它,否则,你在工作的时候,那真是煎熬,为了一份薪水煎熬,这对你的人生没什么帮助。宜家家具很有名,他们每年都招聘新人,一个求职者给宜家人事主管写的求职信结尾是这样写的:“每每看到网络中盛传的宜家样板间样图,我的内心就由衷地激动。那些亲自用双手和辛勤打造出来的美丽空间,让我感到很幸福。我热切地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宜家人,从扭动一颗螺丝钉、搬运一个箱子开始,坚实地种下我的宜家梦想,一个充满爱与温暖的梦想,用心为每一位顾客提供最好的家居服务,与更多的人分享宜家产品以及宜家带给人们的精致生活,这是我最大的梦想和幸福。”面对这样的人,相信没有哪个公司忍心拒绝。工作不能将就,无论你多么焦虑,在对待自己将要面对的工作时,一定要想一想,你的内心热爱什么,想要什么。如果你真的热爱那个工作,就一定要去争取,不要怕费时间费精力。在地上刨一下,只能是一个坑;只有挖到足够深时,才能成为井,才能流出水。当岁月的风沙滑过,坑会变成平实的土地,什么都没有留下,而只有井,才会有永久的痕迹,成为一个深深的烙印,烙在你热情满怀、奔腾前进的生命里,影响你的一生。
如果你真的热爱那份工作
上中学时,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同学,我必须承认,我被她迷住了。甚至十多年过去之后,我再次偶遇到她,依然心跳加速鼻尖冒汗。我始终认为并非我少年多情,而是我一直把心中的这份隐秘的情感看得那么纯洁,那么神圣。她是一个来自青岛的女孩儿,清丽脱俗,走到哪里都会叫人眼前一亮,几乎令我不敢仰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很喜欢和我说话,我也不知为什么。我那时正青春勃发,满脸的青春痘,被一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深深压抑着。那份令我流泪的单恋带着这种自卑、惶惑,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直到初中毕业,她转学走了。目送她飘然逝去的身影,我的心就像幽碧深潭投下的一颗石子,悠然地沉去,沉去。上高中时,我几乎没有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因为那个青岛女孩一直牵动着我的思念,她是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忘不了她。我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恋爱,是人家把我甩了,但丝毫未能给我以伤害。她们怎么可以和我心中的美神相比,世界上的女孩加起来,也未必有她好吧!就这样浑浑噩噩,一直到大学。我是在青岛的火车站再次见到她的。那天,我就要踏上西去的列车,开始我的大学生涯。突然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发现她那亮丽的身影。当时那份令我痴迷的惊喜,真是不能用语言表达。是她,肯定是她!我不顾一切一路狂奔到前面的路口堵她。是她,真的是她啊!她家就住在车站附近。我谎称是第二天的车次,好不容易搞到的车票已经无足轻重了。她的房间纤尘不染,洁净而高雅。最醒目的是,墙上挂了一幅歌星翁倩玉的巨幅相片。她热情地招待我,而我,在她安然的目光里面,恍惚又回到三年以前了。自卑、惶恐,不知所措。我说:“真像!真的像你。”她便抬头看翁倩玉:“真像?真像吗?”然后便是无言的笑。无形的压抑使我找个借口逃似地离开了她的家门。不能平视她的目光,叫我如何表达我心中那份神圣的眷恋?直到我娶妻生子,这个秘密一直深藏于我的心海,对多年来的这份单恋,我百倍呵护,像是怀抱一个初生的婴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她在青岛一家大企业做秘书,就利用一个出差的机会绕路去看她。她还是那么漂亮,那么优雅。裹在长绒大衣里的娇躯和挂在嘴角的浅笑,更是平添了一分成熟女性的风情。但这次她对我却是淡淡的,像是接待公司的一个普通客户。我委婉地约她吃饭,被她礼貌地拒绝了。和这家公司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小酒馆里小坐,沮丧的我很快就醉了。朋友同情地看我,斟酌再三才说:“她当然不会和你出来了,你大概不知道吧,她一直没有结婚,却和我们老总关系非同一般,为这事,老总的老婆都闹到公司来了……”从小酒馆出来时,我清醒多了。此时,夜色已深,悄然降临的一场雪驱尽了城市的一切喧嚣,路上已经没了行人。我信步踱到市中心的广场,空阔的广场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过客,四周一片洁白,天地间只剩下宁静和安详,充满了一种超然的情愫。站在广场中心,我打通了她的电话:“你好吗?”“怎么是你?你还没走?”我无言。我说:“下雪了。”“下雪?下雪怎么了?”“出来看看雪吧!”说完我就扣上了电话。后来那家公司的老总出事了,她离职嫁给了一个大她十多岁的个体老板,搞服装的。我走进她的服装店时,她正和一个顾客砍价,右手还握着一块啃了一半的“肯德基”。那顾客终于被她宰跑了,她走过来和我寒暄。我送给她一本以翁倩玉作封面的杂志:“随便翻翻吧!上面有我的一篇文章。”“你又搞写作了?你可真能,什么来钱搞什么。”她边说边把鸡块递到左手,右手的拇指一下把翁倩玉印了个满脸油污。回到家里,妻又上来和我唠叨。妻单位效益不好,这阵子常嚷着跳槽:“我可真去了!那家公司条件真的不错,再说干接待有什么不好,又不干‘三陪’……”我转身不理她,她又上来抱我的脖子:“要不我就辞职下来开店!别人能发大财挣大钱,我们为什么不能?”我粗暴地推开她:“你辞职不干我就休了你!”妻惊愕地看着我,眼泪无声地落下来。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摁她的鼻尖,抱她:“好了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回到家里,妻又上来和我唠叨。妻单位效益不好,这阵子常嚷着跳槽:“我可真去了!那家公司条件真的不错,再说干接待有什么不好,又不干‘三陪’……”我转身不理她,她又上来抱我的脖子:“要不我就辞职下来开店!别人能发大财挣大钱,我们为什么不能?”我粗暴地推开她:“你辞职不干我就休了你!”妻惊愕地看着我,眼泪无声地落下来。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摁她的鼻尖,抱她:“好了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那份令我流泪的单恋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