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下车的故事

记得到阿拉尔的那天夜里,人生地不熟,下车后浮土没鞋,满街的狗跟游鱼一般在你身边游来游去。我在困意到来之前忽然看见一个人孤独地在马路上走着。要知道新疆之大在这样漫长的道路上是不可能看见行人的。眼看着迎面而来的行人越来越近,我连呼停车,司机不解地看我一眼说:“认识?”我点点头,司机无可奈何地停了车,我冲那人跑去。他背着一个不算厚的一米长半米宽的盒子,一副长途的疲惫。我问他:“去哪,干什么?”他告诉我:“前方,卖眼镜。”我惊讶地问:“谁到这荒郊野外来卖眼镜?”他的回答使我终生难忘,颇为受益:“正因为没人来卖,我才来卖。”新疆阳光普照,四季刺目。80年代初,浙江人背着廉价的墨镜走遍了全国各地。今天全国的眼镜市场都是浙江人的天下,打下这天下一定有道理,只是许多局外人看不清而已。我们今天常羡慕别人的第一桶金,浙江眼镜商的第一桶金很可能就始于双足之下。
浙商
这天,老杨到外地办事,刚下车就摔了个跟头,把腿摔断了,还摔掉了三颗门牙。幸好有人把他送去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起码得在这儿住上半个月,还让他赶紧交费。老杨一想,坏了,这趟出门,身边没带多少钱,他只好找出电话本,请小护士帮忙打电话给他儿子,叫儿子打五千块到卡里。小护士拿着电话本到外面打,回来时一脸的不高兴:“大叔,你儿子警惕性也太高了!”老杨捂着破嘴艰难地问:“怎、怎么了?这、小子……不、不肯来?”“来什么呀?”小护士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一口咬定我是骗子,还骂人呢!”老杨呵呵一笑,这小子以前真被人骗过呢。于是,他掏出手机想亲自跟儿子说,这下他总该信了吧?电话通了,老杨说:“阿、阿明……我是、是你老爹,现在在……在医院……”“你不用说了,我这就给你打钱进去。”阿明果然立刻就相信了,焦急地打断他的话,“要多少啊?”老杨说五千,阿明想了想,说五千恐怕不够,他马上打一万进去。放下电话,老杨心里一阵欣慰,嗯,这个儿子还不错,关键时候用得上。过了半个小时,儿子发个短信过来,说钱已经打进去了,他也正坐车赶来。老杨让护士拿他的卡去取钱,谁知护士却空着手回来了,说卡上就只有几十块钱,根本没人打过钱进去。老杨急了,这小子莫不是记错账号打给别人了?他马上又打儿子的电话,没等他说话,儿子就问他收到钱没有。老杨嘴巴痛得厉害,说道:“没没没……”儿子哈哈大笑:“没收到吧?想我给你打钱,做梦吧,你这个老骗子!说吧,手机是偷的还捡的?”老杨大吃一惊:“我是你爹呀!”“我是你爷爷!”儿子在那头怒气冲冲地打断他,“你们组团忽悠我啊!我老子的声音我会听不出来?”咚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老杨一愣,又拨了一次:“真是我啊,没、没骗你……”“没空跟你们玩!”儿子又挂了,还索性关了机。老杨拿着电话愣了半晌,再摸摸自己磕破的嘴皮,恍然大悟:自己的嘴破了,牙齿也少了三颗,说话漏气,声音变了,怪不得儿子听不出他是谁,儿子刚才假装答应,那是故意逗他玩呢。老杨这下没辙了,情急之下,他想起电话本上还有好多亲戚朋友的电话,于是叫小护士帮他打。过了好半天,小护士进来了,说把本子上的号码都打遍了,却没一个人相信她的话,基本上一提到汇款就马上挂了。老杨一听,不禁哭笑不得。他郁闷地翻着电话本,一直翻到背面,突然看见一串数字,仔细一看,是个手机号码。再看前面,却没有写名字,只写着王××。他抓抓头皮,想不起这是谁的电话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护士,这个电话打没打过。小护士一看,还真没打过。老杨求她再试一次。这回,小护士出去不一会儿,就兴高采烈地跑回来说:“终于成功了!这个人说他马上就动身赶来,要亲自送钱过来呢!大叔,他是您什么人啊?”老杨喜出望外,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晚上十点多钟,老杨正准备合眼睡觉,忽然病房里风风火火闯进来一个人,看见他立刻就喊了起来:“杨大叔,果然是你啊!哎呀,我这一趟没白跑!”老杨看看来人,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穿西装,打领带,自己肯定见过,却一时记不得是谁了。那小伙子微笑着说道:“杨大叔,您看,我说得没错吧?您早应该信我的话,这不,现在出事了……”老杨愣了半晌,一拍床头,打断他的话说:“小王,你别说了,你说得对,出院后我马上就听你的,给自己买份保险。可现在,你得先帮我垫点医药费。”
就是不信你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