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带头的故事

张波从部队退役后,先在赣州汽车运输公司当了几年货车司机。1999年底,张波只身来到了深圳,进了宝安区公明镇一家开关电源厂做业务员。2001年7月,他出差到常德,手机没电了,他才想起,忘记带充电器了,跑了几家商场店铺,也没找到合适的充电器。结果,不仅没把当地业务市:场打开,回到深圳后还被老板骂了一顿。2002年五一放假,张波回家与家人团聚。他一位老战友要从南昌开车到赣州来“看望”他。可是,老战友的手机也碰巧在路上没电了,弄得大家费了好大劲才联系上。晚上,他陪老战友去商场买到了一个合适的充电器。这时,老战友说自己的皮带快断了,便顺便买了一根皮带。张波一手拿着充电器,一手拿着皮带,感觉这两样东西的外形有点相似,都是一根线连着一个“头”。张波灵光一闪:能不能把“充电器”做成”皮带”,天天系在腰间呢?张波觉得,像自己这样经常走南闯北的男人,什么都可以忘记,皮带却是无论如何都是忘不了的!一旦把”充电器”这种容易忘记的附属品,变成“皮带”这种人们无法忘记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后,将会给人们带来很大的方便!而这也将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市场商机!绞尽脑汁,神奇的“多功能充电皮带”诞生可是,要把“充电器”做成“皮带”,对于张波这个不懂物理学的门外汉来说,何其之难!不过,张波还是信心十足,他觉得这个创意最关键的就是如何把充电器头“瘦身”,变成皮带头那种形状的,所以自己必须首先搞清楚充电器的设计原理。为此,他买来了几本诸如《充电器电路设计与应用》之类的书籍,一有空就将充电器拆拆装装,希望能搞懂其中的奥妙。2003年初,张波又报名参加了深圳市宝安区宝文技术培训中心的开关电源专修培训班。基本搞懂充电器的设计原理后,他就在纸上画出了线路和结构图,买来相关的零配件自行组装,他用透明胶将它们粘接起来,然后用火柴盒做“外壳”,再将火柴盒跟一根皮带胶在一起。就这样,他想象中的“皮带式充电器”原始模型便出来了。紧接着,他拿着这个原始模型开始寻找厂家生产正式的样品。为了知识产权的安全起见,他把模型的皮带去掉,只拿着“皮带头”,而且只寻找那些不生产充电器的开关电源小厂家。但张波一连找了20多家小厂,都被拒之门外。2003年10月,他终于在浙江平阳县水头镇,找到了一个愿意帮助他的小厂家。没多久,张波“梦寐以求”的“皮带头充电器”样品终于做出来了。他发明的这种“皮带头”不仅可以充电,而且具有蓄电功能,一次充电3~5小时后,能使手机连续通话3小时以上!“皮带头”上有个按扣,可以随意接上或取下皮带,它的外型和普通皮带是一模一样的,款式、材质等也都可以无限变换!为了能让这种“皮带式充电器”适合更多的手机用户,张波又想到了配备摩托罗拉、三星、索爱、西门子等10多种品牌型号的手机插头,当手机没电、又没有“原始”充电器的情况下,用户只需将已经充电、相应品牌型号的皮带终端插头插入手机,这样皮带头内已经充好电的聚合物锂电池,就可直接对手机充电。2004年8月,他正式拿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可对手机充电的多功能皮带”实用新型专利证书。获得专利后,他很快辞掉了工作,希望能找到合适的生产厂家一起合作,自己当一回老板!颠沛流离。“方便裤腰带”终于让他改变命运张波最理想的合作方式是:厂家负责生产、他负责销售,而且生产款项要等他销售后赚到了才给付。但没有一家工厂愿意和他这样合作,因为他不仅没有钱,公司甚至一间店铺都没有!2005年2月,张波再次找到了帮他做样品的邪个浙江平阳县的小厂家,那老板人很好,很热情地招待了他。张波特别感动,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洋,向其诉说了自己几年来的坎坷经历。那老板听后感叹地说:“兄弟真不容易啊,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这个小老板先垫钱帮他生产了5000个:皮带头”。张波带着这批货立即回到江西,在当地找了一家皮带厂,虽然同样是先打“欠条”,但那皮带厂老板看到张波的“创意”后,很兴奋:“老乡,这产品好哇,肯定有市场!我愿意跟你长期合作!说实话,我做了一辈子的皮带,也从墁想到过它除了做裤腰带外,还能有其他的作喟!”那一刻,张波笑了。2005年10月,他在赣州节区开了第一家店铺,产品就是他自己发明的“充电皮带”。开始,生意不是很好,因为产品价格相对于当地消费水平“比较贵”,他的“充电皮带”根据吏质的不同,分为高、中、低3种档次,价格分别为180元、280元、l80元。后来,张波购进了许多传充皮带,甚至还有女性用的流行腰带。这样一来,‘皮带专卖店”的主题没变,但随着产品种类的丰耋,客户群却一下子翻了十几倍!而且通过比较,“充电皮带”反而畅销起来。后来在一个顾客的建议下,他打出了几条广号宣传语:“现代新型的‘方便裤腰带’,送给男人内最佳礼物!”“东南西北中,走到哪里都会通!”……很快,新型、方便的“多功能裤腰带”在赣州家俞户晓了,张波也成了当地的“名人”。2006年4弓,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公司的张波如鱼得K,业务迅速膨胀。2006年夏,他陆续在浙江、上每、广东等地找到了合作厂家和销售商,市场越做选大。至今,他的销售额已达到数百万元!
他把充电器做成皮带头
这天清晨,精神病院发生骚乱。带头闹事的患者叫张德,在他的指挥下,几十名精神病人成功地将十几个医生、护士制服,强迫他们穿上病号服,把他们关进一间大病房里,而一群精神病人则换上了医生、护士的服装,充当起医生、护士来,张德更是当起了精神病院的院长。精神病院的真正院长是江宏,他也被关进了大病房。他立即召集手下开会,商量怎样才能脱逃出去。商量妥当后,他们按计划开始实施,首先由一名医生用力摇晃大病房的铁栅门--“咣当咣当”,铁栅门外上了锁,门口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精神病人在站岗,其中一人厉声问:“干什么?”医生说:“我要见你们的张德院长!我的病好了,我要出院。”“你的病好没好,你说了不算,张德院长说了才算。”站岗的精神病人从外面开了锁,放这名医生出来,押着他去院长室。十分钟后,这名医生回来了,他垂头丧气地说,刚才在院长室,他对那个疯子--“张德院长”说,他的病好了,要出院,对方却说,越说自己病好了的,病越没好,就命人把他押回来了。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另一个医生又去晃动铁栅门,要见“张德院长”。于是,站岗的精神病人又押着这名医生去院长室。没一会儿,这个医生也唉声叹气地回来了,他说,在院长室里,他和刚才那个医生反着来,说他承认自己有精神病……但刚讲完这一句,“张德院长”就说:“知道自己有病?那就安心住院治疗吧!”便叫人把他押回来了。大家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江宏院长转悠了几圈,计上心来。他见地上有一把链子锁,那是在骚乱中遗落下的,锁眼上还插着钥匙。他把钥匙放在衣兜里,用链子锁把铁栅门从里面锁上了。这时,正巧到了服药的时间,外面一帮精神病人扮作医生、护士,用托盘托着一堆药片来大病房送药。他们从外面打开锁,却推不开铁栅门,这才发现铁栅门上还锁着一条链子锁,于是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让里边的人开锁。江宏院长从衣兜里拿出钥匙,晃动着,显摆着,得意洋洋地说:“钥匙在我这,就不给你们开!”有人急忙去报告,很快,“张德院长”闻讯赶来了,他的手叉着腰,站在铁栅门外,质问江宏院长:“为什么不给我们开门?”江宏院长说:“因为你们是病人,我们是医生,病人就要被锁在外面,不许进来。”“你胡说!”“张德院长”吼叫着,“我们才是医生,你们才是病人,被锁在外面的应该是你们!”江宏院长装模作样地问:“什么?我们是病人,你们才是医生?”“张德院长”哈哈大笑:“对,没错!你们是病人,我们是医生,因此你们才应该被锁在外面!”“天哪,原来是这样!”江宏院长夸张地叹息着,乖乖地打开了链子锁。“张德院长”--那个真正的疯子带着穿了医生、护士服的精神病人们,有说有笑地进了大病房,同时朝外驱赶江宏院长他们:“出去出去,你们这帮病人,你们应该被锁在外面,不许进来!”江宏院长他们十几个人,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不慌不忙地走出病区,迅速从外面锁上了铁栅门……
精神病院的骚乱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