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现场的故事

某地举行了一次现场命题美术比赛,比赛主题是“宁静”。许多画家参加了比赛。比赛组委会从众多佳作中挑出两幅作为一等奖的候选作品。但是,让哪一幅成为一等奖,有很大的争议。第一幅作品画了一池碧蓝的湖水,湖水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宛若一面天镜。湖的四周是连绵一片的黛色山峰,上空是苍白的落日和铅色的云。整幅作品氛围烘托完美,细节精雕细作,内容紧扣主题,看过此画的人无不翘指称赞。第二幅作品也画了山峰,但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天空中,乱云飞渡,还有一道闪电在斜风细雨中明亮地划过。山的一侧,一条瀑布自峭壁顶端飞流直下,水花喷溅,激起一潭碧波琼花。观赏此画,人们仿佛能从电闪听到雷鸣,从水流听到水声,从细雨听到风声,这儿绝对不是一个宁静的地方。然而,仔细端详,可以看到在瀑布的后面有一处石缝,石缝间长出一丛灌木,灌木中有一个鸟窝,鸟窝里一只鸟妈妈悄然静卧,风生雨起中不惊不惧,怡然自得,仿佛正听着潺潺雨韵。最后,组委会将一等奖给了第二幅画。组委会是这样解释的:“宁静不是说没有人声嘈杂,没有车马喧嚣,也不是说远离凡尘与艰苦的劳作,而是在精神上远离世俗,在闹市中能心静如水,在浮华的现实中也能抽出身来,收获清新与甘醇,散发质朴与新鲜……当今社会里尤其呼唤这样的宁静。”
瀑布旁的鸟窝
这是一个矿坑灾难现场,38名矿工受困在地底。昼夜不停的白雪逐渐掩盖一切,连同为媒体所架设的电话亭。我跟摄影师卡塞尔轮流替摄影机保温,每晚与CBS电台连线,提供“今夜世界新闻”节目中的报道。就在这时,27岁的我发现了一个在电视新闻界大展身手的绝佳机会。当参与救援的矿工轮流休息时,就会聚在一起烤火,火花随着雪花四处飘零;热气与黑烟冉冉上升,而那名30多岁的牧师,就在这时开始祈祷:“以上帝之名,我们在此祈祷……”当牧师祈祷时,矿工们开始唱起诗歌:何等朋友我主耶稣,担我罪孽负我忧,何等权利能将难处,到主面前去祈求。山区居民的虔诚信仰,噙着泪水的妇女与小孩,从天而降的皑皑白雪,以及从没听过的新教徒圣经诗歌。画面是如此动人,我已在心中盘算好如何呈现这则完美的特写报道,这则报道会在CBS电视新闻中播出,我的声音将穿越美国大陆,出现在农场、都市高楼大厦及西半球的酒店客栈,遍布所有的自由世界。我的美梦没能持续太久,摄影机发出嘎嘎声———低温导致机油结冻。我无助地站在原地,任凭这神圣的一刻在我眼前结束。我没有画面,没有特写,更没有世界级名声。我们把摄影机挪向烤火桶,当摄影机终于恢复正常,我立刻采取行动。“牧师,”我恭敬地说,“我们的摄影机刚才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没有拍到您完美的祈祷。现在机器恢复正常了,我会请矿工们再唱一次诗歌。”牧师一脸困惑。“可是我已经祈祷过了,孩子。”他说。“牧师,我是C—B—S—新闻的记者。”我特别强调自己的出处。“我已经祈祷过了,”那名牧师回答,“再祈祷一次是不对的。这样做不诚实。”我真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话。不能再祈祷?拜托。我亲眼看过太多重复祈祷:无论是坠机或各种重大灾难现场,都有牧师、神父或宗教界要人,愿意为姗姗来迟的电视台记者二度撒圣水。这家伙究竟有什么问题?“牧师,”我还是不放弃,“CBS的200多个联播网电视台,都会播出您的祈祷;千万名观众都将目睹与聆听您的祈祷,与您一同祈求上帝拯救受困矿工。”我大言不惭地恳求。为了上全国性电视新闻,我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不,”他说,“这样做不对!我已经向上帝祈祷过了。”他转身离去,留下CBS新闻小组颓丧地伫立于雪地。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想通这件事。几个月后,我突然发现,那位牧师不愿意跟耶稣“再来一次”,不愿意为我再来一次,不愿意为那些客栈酒馆再来一次,也不愿意为“遍及自由世界的千万人”再来一次。他展现的,正是我毕生所见最伟大的道德勇气。
我已经祈祷过了
招聘现场,汇集着众多博士、硕士等大量精英人才。精深的专业知识让这里的大多数人志在必得。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与他们的预料和期待大相径庭。简单地说,他们几乎同时被两道题难住了。发下来的试卷上只写着两道算术题。拿到试卷,考场上有人发出了嘘声,应聘人员中,有人甚至认为文凭不高、靠自学成才的这家公司老总,出于嫉妒在捉弄他们。可是,认真一看考题,顿时就傻了眼:“18+81=()6”、“6*6=1()”。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两道算术题,任凭他们用尽了任何高深的运算,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无解。考场内所有人都交上了空白的考卷。这时,老总笑吟吟地走了进来。他先给大家讲了一个自己企业发展中的化解危机的例子:“本企业生产的产品是彩电中的显像管,几年前的一段时间,同行业竞争相当厉害。到最后,产品大量积压,可以说,为打开销路减少库存,全企业员工都费尽了心机。只有一个年轻员工,跑过来跟我说,现在产品的价格低到了最低点,我们不妨停止生产,把进原材料的成本和其它生产成本的一半,用来购进同类产品,只要这个行业还存在,这类产品的价格必然有一天会回升到其价值之上。年轻人的话,让我灵机一动,以前在我脑海里盘旋的只是如何寻找销路,几乎成了定势。现在倒过来,从卖出考虑一下买进,是个好主意!”老总神采飞扬,继续说:“我们用一半的生产资金收购了一大批这类产品,用一半的资金维持生存,半年之后,产品价格大幅上扬,且远远超出了原来的水准,企业从中获取了非常丰厚的利润。”老总说完,拿起一张试卷,说:“至于说到这两道试题,并不是捉弄大家,请把试卷倒过来,再看一看。”试卷倒置过来,刚才无解的考题变成了:“9()=18+81”、“()1=9*9”。应聘者几乎异口同声地叫起来:两个括号中分别填上“9”和“8”!最后,这位老总意味深长地说:“我们需要的不是显而易见的答案,而是在无解中求解,给无解一个答案。这似乎不近人情,可是商业竞争就在时时刻刻不断地给我们出看似无解的难题。因此,对于人才,我们也需要那些能够在没有答案中找到答案的人。”
在没有答案中找到答案的人
某个综艺节目现场,女主持人气势咄咄地问一个男嘉宾,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钱,男嘉宾说:“钱能买到一切!”现场的观众哗然了。男嘉宾微笑地说:“我们做个测试吧。一个很简单的主题,你的一个仇人爱上了你的女友,现在想要你退出,哪个男人愿意出一点钱来补偿你?“所有的观众都很不屑这种论调,男人缓缓地开出了第一个价格:“5万!”现场的观众松了口气,论点很集中:“5万,简直是瞧不起人,为了5万放弃了爱情?更主要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人格”。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二个价格“50万!”现场的声音小了很多,一部分的人开始自己的计算了,过了好大的一会儿,绝大多数的男人依然选择了否定,他身边的女友感动地看着他。只有少数的人接受了这50万,一个人说:“自己没有钱,父母苦了一辈子了,临老了生病没钱医治,为了父母,放弃了爱情吧。”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三个价格“500万”!一半的男人沉默了,另一半的男人怯生生地说:“我要爱情。”身边的女友有点呆住了,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说:“如果一个男人肯出500万,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他。”沉默的男人选择了金钱,500万可以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全家过上好日子,甚至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男人接着开出了第四个价格“5000万”!全场哗然了,只有一个人依然选择了放弃,他解释到:“我的爱情是无价的。”当问到他的女友是否感动的时候,女友说:“我虽然感动,但我更感动的是为了我付出自己5000万的人,而不是放弃别人的5000万,他的观点很可敬,但不现实。”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金钱?那个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人,他的为人和评价只是因为钱的变化而完全改变了;爱情是无价的,但面对钱多钱少的时候却又如此不同。问题是,爱情如果通过了交换还称得上爱情吗?有人说,被钱换走的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所有权,爱情已经走了。再听听那位嘉宾最后说了什么:我相信爱情,相信所有的人性,所以我努力地挣钱、爱钱。我只是不希望我的爱情和人性受到别人的金钱的考验罢了。
你的女朋友值多少钱?
某个综艺节目现场,女主持人气势咄咄地问一个男嘉宾,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钱,男嘉宾说:“钱能买到一切!”现场的观众哗然了。男嘉宾微笑地说:“我们做个测试吧。一个很简单的主题,你的一个仇人爱上了你的女友,现在想要你退出,哪个男人愿意出一点钱来补偿你?“所有的观众都很不屑这种论调,男人缓缓地开出了第一个价格:“5万!”现场的观众松了口气,论点很集中:“5万,简直是瞧不起人,为了5万放弃了爱情?更主要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人格”。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二个价格“50万!”现场的声音小了很多,一部分的人开始自己的计算了,过了好大的一会儿,绝大多数的男人依然选择了否定,他身边的女友感动地看着他。只有少数的人接受了这50万,一个人说:“自己没有钱,父母苦了一辈子了,临老了生病没钱医治,为了父母,放弃了爱情吧。”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三个价格“500万”!一半的男人沉默了,另一半的男人怯生生地说:“我要爱情。”身边的女友有点呆住了,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说:“如果一个男人肯出500万,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他。”沉默的男人选择了金钱,500万可以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全家过上好日子,甚至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男人接着开出了第四个价格“5000万”!全场哗然了,只有一个人依然选择了放弃,他解释到:“我的爱情是无价的。”当问到他的女友是否感动的时候,女友说:“我虽然感动,但我更感动的是为了我付出自己5000万的人,而不是放弃别人的5000万,他的观点很可敬,但不现实。”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金钱?那个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人,他的为人和评价只是因为钱的变化而完全改变了;爱情是无价的,但面对钱多钱少的时候却又如此不同。问题是,爱情如果通过了交换还称得上爱情吗?有人说,被钱换走的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所有权,爱情已经走了。再听听那位嘉宾最后说了什么:我相信爱情,相信所有的人性,所以我努力地挣钱、爱钱。我只是不希望我的爱情和人性受到别人的金钱的考验罢了。
爱情和金钱的考验
大牛是市电视台记者,他嘴皮子伶俐,脑子机灵,人称牛铁嘴。这一天,他听说大山村有个叫土根的小伙子会做小型根雕,便带着摄制组专程赶去采访。大牛来到土根家,看到满屋子都是精美的小型根雕,土根本人正坐在桌边聚精会神地拨弄一根口杯粗的树根,心里一乐,赶紧走上前,喜滋滋地说:“土根师傅,我们是市电视台《走进生活》栏目组的记者,今天来采访你制作根雕,因为我们是现场直播,希望你能配合。”一听说是电视台的记者,土根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前年他爹在河滩种了五亩西瓜,瓜还没上市就被洪水冲走了,可电视台为了树立典型,愣是报道说他爹净挣了两万余元,结果搞得他爹好一阵子都不敢出门。今天见记者又来捣鼓,土根把嘴一撅,没好气地说:“哼,你们芝麻大的事也要吹成西瓜,我可不稀罕你们这一套。”大牛一听这话,连忙解释道:“土根师傅,你放心,我们这个节目强调的就是生活的真实,你只顾做你的活,我把你根雕制作过程介绍给观众朋友就行!”正在这时,助手提醒他时间到了,大牛便不管土根同意不同意,叫摄像师打开摄像机凑了上去,自己捏着话筒,在一边口若悬河地解说开了:“观众朋友,这期《走进生活》栏目,我们为您介绍一位来自大山深处的小型根雕艺术家,他的名字叫土根。小型根雕是最近几年兴起的根艺新品种,它以造型小巧而倍受人们青睐……”虽然现场直播对记者而言是个考验,但“牛铁嘴”的绰号也不是白来的,这样的小场面,对于大牛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此刻,他看见土根正拿着一把凿刀小心翼翼地削手中的树根,便不失时机地切入正题,侃侃而谈:“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土根师傅制作根雕的初坯,他刀法娴熟,游刃有余,可见其非凡的功底。”哪知,说到这里,土根好像有意跟他作对似的,把凿刀一扔,拿着手中的树根端详一会儿,把树根调转头,改用小斧削了。这点小事自然也难不倒大牛,他灵机一动,又滔滔不绝说开了:“根雕制作的关键,就是要根据根的形状琢磨主题。土根师傅以其敏锐的触角,超凡的审美情趣,从观察中获得了创作灵感……”话音未落,土根随手丢了斧头,把树根掂了掂,瞧了瞧,改用柴刀削。大牛见了,马上话锋一转,煞有介事地说道:“刀是根雕制作的主要工具,‘削’是根雕制作的基本功,也是根雕成型的重要环节,应该说经过凿、劈、削等工序后,根雕造型的轮廓马上就要出现在我们面前,土根师傅到底要创作什么造型呢?我们拭目以待……”哪知,土根手中的树根越削越细,越削越短,没几下,一只口杯粗的树根,已被削成拇指般粗的四方形。大牛大吃一惊,捏着话筒的手不禁颤抖起来:这是搞什么名堂?哪有见过四方型的根雕?然而,大牛毕竟是个名嘴,他略加思索,又有了解说词:“根雕制作是个不断修改、完善的过程,有时对既定造型不满意,中途还得忍痛调整造型。大家看,现在土根师傅已将刚才圆形树根削成了方形,方形应该说更具阳刚之美……”大牛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土根手中的树根又被削成了圆形。大牛一看,叫苦不迭,喉咙就像塞了一个糯米团,语无伦次说不出话来。土根却不管这些,他挥舞着刀继续削着,树根被越削越小,不一会儿已所剩无几,他索性操一把刨刀,“啪,啪”没几下,全刨成了碎片。大牛惊得目瞪口呆,脸上憋得红一阵白一阵的,瘪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土根看也没看他一眼,进屋拿来一个瓦罐,将地板上的木屑装进瓦罐,提着就走。大牛忍无可忍,再也顾不上正在做现场直播,一把拽住土根的手,大声问道:“你,你到底是做什么?”土根哈哈大笑道:“没做什么,我只是把一根满山白药的根削成碎片储存起来,给我爹泡茶喝,专治他的慢性气管炎。”大牛忍无可忍,再也顾不上正在做现场直播,一把拽住土根的手,大声问道:“你,你到底是做什么?”土根哈哈大笑道:“没做什么,我只是把一根满山白药的根削成碎片储存起来,给我爹泡茶喝,专治他的慢性气管炎。”
现场采访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